汴京小医娘

汴京小医娘

姒锦

悬疑侦探/已完结

193万字

完结于2023-04-0806:49:32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第1章丑死丈夫

“皇祐三年冬月,盖因家中丑妻厮缠,殿前司都虞候张巡自请出京,客死昆仑关。其妻张小娘子羞愤投河,隔日浮尸水面,色若桃花,开口能言,村民畏不敢前,以水鬼呼之。”

——《汴京邸报》

·

入夜,雨下不停,孙家药铺里灯火昏暗。

灯芯滑入了灯油,掌柜的仍未察觉。他专心听着隔壁酒家对汴河女鬼的议论,慢吞吞地将药材包好,丢在柜台上。

“半贯钱。”

一只干瘦的小手伸过来,拎住麻绳。

指骨枯瘦,皮肤皱皱巴巴,白惨惨的。不是人老后失去弹性的褶皱,更像是刚在水里泡了三五日打捞上来的……

掌柜心脏停跳了一拍,慌忙挑亮灯芯。

眼前的小娘子约莫十五六岁,长发松乱,骨瘦如柴,衣服挂在身上空空荡荡,脸和手一个色,冷白冷白的,巴掌大。

“少了一味,白术。”她说。

“怎的可能?”掌柜不满地瞪她。

小娘子半眯着眼睛,带着笑看他,右眼下一小粒朱红的泪痣,像生出来的钩子,尖刺刺的。

掌柜的想到邸报上的水鬼。

“半贯!快掏钱,我要打烊了……”

小娘子不紧不慢,拆开药包。

恰是少了一味白术。

掌柜的尴尬,小娘子却不着恼,捻起一片茯苓,塞入嘴里。

“外皮纹太粗,裂隙明显,粘牙力弱。次品!”

“胡说八道!我们家的药材,全京城头一份的好。”

掌柜的大拇指一竖,指向墙壁上“妙手回春”“仁德流芳”的匾额,底气足了几分。

“睁大眼睛看清楚,那是左军巡使大人送的,那个是小曹府送的……”

小娘子头也不抬,葱节似的手指又拎起一片甘草,对准油灯观看。

“芦头没有除尽,酒浸不够时辰。蒸法不对。还是次品!”

掌柜的嘴皮一抖,拍桌子骂人。

“哪来的小叫花子?满口胡言乱语。药材炮制的法子,是你这种人能懂的吗?大冷的天,不买就滚。”

咚咚!

小娘子指节曲起,不耐烦地叩了叩柜台。

“快点,就把上好的药材拿出来。”

掌柜的变了脸色,“什么人吃什么药。上等药材是给上等人吃的,你也配?穷抠饿鬼!治不起病,找地方等死去呀。”

“你怎知我是鬼?”

“嘿我说你,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非得逼我动手撵人——”

掌柜的撸起袖管就冲过去拽她。

不料,那小娘子伸出枯瘦的胳膊,反手一抓,鹰爪似的揪住他的衣襟,就将人重重推回柜台。

漆黑的双眼凉幽幽地盯着他。

“这才叫不见棺材不掉泪。”

药铺里阴嗖嗖的寂静,雨声滴答滴答。

掌柜的亲眼看着她将藏在柜台下方暗格里的上等药材一包接一包地拎出来,腿脚一软,便瘫坐在地。

“饶,饶了我吧……”

这个掌柜的在孙家药铺干了有小十年了,东家对他十分信任,就是从来不涨月钱。日子久了,他便生出了歪心思,偷偷买来次等药材简单炮制,再将孙家的上等药材倒卖出去。东家生意做得大,并不会常来药铺,碰上懂行的或是达官贵人,他便用上等药材招呼,普通人来抓药,便用次品糊弄。这么干了好几年,吃得个肥肚流油,从未被人发现。

今日阴沟里翻船,是他命数尽了?

“鬼娘子,不,鬼祖宗,求求你,不要告发我……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小儿,阖家十几口人,就靠我一人养活……”

小娘子眼尾上挑,微微一笑。

“你老母亲死十几年了,全家一共五口人。你娘子就生了一个闺女,也没劳驾到你亲自出力。”

掌柜瞳孔放大。

油灯里那一抹影子纤弱瘦小,却令他恐惧莫名。

“你怎知我家的事?”

小娘子笑了,冷气氤氲,“你说呢?”

“鬼啊!”掌柜的喉头发胀,尖叫一声拔腿就想跑。

尚未出门,就被一只小手牢牢地拽了回来。

寒冷、恐惧一并浸入骨髓,掌柜的颤抖身子,“你,你要做什么?你到底要做什么?”

小娘子静静地,欣赏似的看他挣扎,“告诉东家,店里缺伙计,我可以胜任。”

掌柜目瞪口呆。

女鬼缺香火都要自己出来赚了吗?

那小娘子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老神在在地笑。

“唉,鬼界也不容易,卷!”

……

……

汴京城没有宵禁。更敲二下,尚在营业的酒肆茶寮、勾栏瓦子仍是多不胜数。

雨好像越下越大了。

辛夷看着孙家药铺湿答答的台阶,坐在石炭炉前烤火……

她来到这个世界三天了。

这事说来荒谬。

那个被汴京邸报编排的“丑妻”张小娘子,只是一款角色交互体感游戏——《汴京赋》里的一个NPC(角色)。

《汴京赋》主打元宇宙游戏概念,据说要融合汴京百业和民生百态,重现“清明上河图”,做一部“游戏版的《东京梦华录》”,带玩家穿越繁华的7D汴京城,让历史文化活起来。因此,主创团队特地请来了各行各业的专家,共同设计游戏里的专业部分。

辛夷负责的正是汴京百业之——中医药。

这就是她能轻易知晓孙家药铺那点破事的原因。

她本该是上帝呀!

可惜,张小娘子不是《汴京赋》的主角,连炮灰都算不上。

她本是张家从牙婆手里买回来的,家住何方,姓甚名谁,一概不详。村里人都叫她张小娘子。

在她嫁到张家村的当天,村里有个妇人临盆,生了个怪胎——“头大肢短,歪眼无鼻”,那妇人当晚便抱着孩子投了河。

从此,张家村怪事不断。村子里再没有出生过正常孩子,陆续有人投河死亡。

渐渐的,“水鬼找替身,吃婴孩脑子”的说法,便流传开来。这个村的男子再讨不着媳妇,姑娘到了岁数也许不了人家……

为了这事,张小娘子在村里没少被人戳脊梁骨。公婆不喜、妯娌相厌,张巡更因心有所属,至死不肯和她圆房。还有三个继子女,个个当她是“恶毒继母”,恨她入骨。

后来不知怎的,张巡死在了昆仑关。

张小娘子也投了河。

……再然后,那个“浮尸水面,开口能言”的女水鬼就是穿越而来的辛夷了。

然而,故事的吊诡之处在于——

游戏剧情里的张小娘子,不是投河而亡。

张巡也死得很离谱。

原本,张巡的设定是妥妥的男频爽文大男主——自小家贫,被人瞧不起,后来武举入仕,在殿前司任职都虞候,风光得意。

尤其张小娘子死后,张巡以鳏夫之身,一路升官发财,成了鼎鼎大名的怀化大将军、殿前都指挥使,睡公主、娶红颜,封侯拜相,权倾一时。

辛夷想不通,张巡怎么半道就死了呢?

难道是游戏里的NPC有了自主意识,脱离了设定?张巡之死导致张小娘子投河自尽,因此程序错乱,将正在做剧情任务的她卡入了游戏?

辛夷理不清原委。

总之,她死而复活,差点吓死人。

张家人说她“水鬼附体”,要烧死她。辛夷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开局就四面楚歌,面临死亡危机。

幸好,张小娘子有一个自带的金手指——天生神力。

要不然,她根本逃不出张家村。

更不可能找到孙家药铺这个栖身之地。

……

……

“快看,她在那里!”

一声疾呼传来,辛夷扭头。

张家人居然追到了孙家药铺。拿扁担的,拿木棍的,拿竹竿的、甚至还有拿桃木剑捉鬼的,气势汹汹。

领头的是张小娘子的婆婆刘氏,她叉着水桶腰,喘着粗气叫骂。

“跑啊,野蹄子,老娘看你往哪里跑……”

被一群古人喊打喊杀的滋味,辛夷仍是不太习惯。

但是,由着别人抓回去当水鬼烧死和变成“钮钴禄张”之间,她只能选择后者。

“水鬼也敢追?”

辛夷站到掌柜的前面,不甚在意地看着张家人。

“怕奈河桥堵车,赶不上投胎?”

别人说她是水鬼,辛夷便扮起了水鬼。

不成想,张家人统一换了口风。

“三郎媳妇,你说的什么疯话?”

“哪里来的水鬼?”

“我们也不求你为三郎守节,等大丧办完,你要改嫁也不拦你。可三郎丧期未过,你就跟人私奔,未免太寒人心…”

突然示弱还定一个私奔罪名,什么情况?

辛夷正奇怪他们在搞什么花样,那刘氏和张家人便转身齐齐地拜下。

“小民见过广陵郡王!”

“民妇见过广陵郡王!”

辛夷脸色微变。

她走出药铺,望街中看过去。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骑马慢行而来。最前面的男子身量极高,年岁却不大,一副骄慢清贵的模样。面色凉若秋霜,黑眸深似苍穹,一袭雪白氅衣,却骑了一匹通体全黑的马,毛色光亮,体格健壮。

岁暮天寒下,广陵郡王风华绝代。

“小嫂闹够了吗?”

一声笑,凉丝丝的,漫不经心。

辛夷感觉心头被挠了一下。

这个人是……

傅九衢。

长公主的独子,皇城司头目。

——《汴京赋》游戏里的大反派大BOSS。

最重要的是,在游戏剧情里,张小娘子就惨死在傅九衢的手里。

死因是勾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雍女提刑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一朵莲花精·完结·174万字

合喜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青铜穗·完结·95.9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30万字

踏枝

新书《燕辞归》已开 --------- 【双强、甜宠、玄学大佬女主VS腹黑太子遗孤】 秦鸾梦见了师父。 师父说,让她下山回京去,救一个人,退一桩亲。 * 我的道姑女主是有些玄学在身上的。 #玄学大佬下山,退婚、救人、夺江山#

玖拾陆·完结·92.8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18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医妻三嫁

苏凉穿越后,嫁给同一个男人,三次。 第一次,只是交易。 第二次,还是交易。 第三次,又是…… “事不过三,我们假戏真做吧。”顾泠说。 【女主视角】 军医穿越,成了被豺狼亲戚害死的苦命村姑。 报仇雪恨之后,无处可去,便跟美男相公搭伙过日子。 相公是个神棍,字面意思。 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风生水起,跌宕起伏,伏伏伏伏…… “要不,散伙吧?”苏凉认真提议。 美男说,“下辈子再说。”  【男主视角】 天生特殊能力,让他选择离群索居。 从来都是让身边的人离开,第一次开口挽留的人,就是她。 顾泠觉得他和苏凉天生一对,注定要在一起。 有人反对? 他一直在救人,偶尔杀几个也无妨。 【霸气睿智成长型穿越女主vs仙气地气并存异能男主】

三木游游·完结·2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