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岁长安

余岁长安

十二因缘做戏言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0万字

更新时间:2024-07-2020:00:00
世家贵女林锦颜,被倾心的渣男骗的家破人亡,立下毒誓:“生生世世都要让恶贼得尝恶果!”万念俱灰下,一心求死。 不曾想竟然还魂重生回到十二年前,这世她定要保至亲平安!以茶治茶,以莲治莲!不就是撒娇柔弱飚演技?老娘两世为人能输给你? 真心交付?不过贪图她背后势力!威胁她至亲?她便让这天下换个人做!

天楚皇后

天楚,承泰二年十月二十七,新帝楚承曜登基已有两年。

新帝登基两年内以雷霆手段,除外敌,平内乱,现如今,天楚国内可谓君臣一心,国运强盛。

明日便是封后大典,皇宫内各处,都是宫女太监忙碌的身影,规章布置无不彰显第一强国的富丽堂皇。

而此刻皇宫阴暗角落里,一女子全身是伤,头发散乱浑身血污的靠坐在墙角。

正值初冬,天寒地冻这女子就坐在冰冷的石板上,因衣衫单薄微微的打着寒颤,才看出这人还活着。

一束阳光,从房间高处的气窗口照进来,散落在女子脚边,女子缓慢僵硬抬起颤抖的手想触碰,从衣袖伸出来的手背,露出森然的白骨,大多地方都已经有了黄白的脓。

她慢慢冲着阳光抬起脸,就这小小的动作,仿佛要了她全身的力气。露出的脸庞,疤痕交错,看颜色伤口有新有旧煞是恐怖。

眼神里全是木然,不带半丝生机,直到门外传来一声尖嗓:

“周贵妃驾到!”

女子原本毫无生机的眼里瞬间迸发出嗜血的仇恨!!

门外接着传来:“贵妃娘娘金安!”

一个柔媚的女声慵懒道:“起来吧。”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两个太监麻利的搬了张金丝楠椅,在屋中间放好,又铺上了软垫退至一旁。

一肌肤胜雪模样倾城衣着华贵的女人,漫步走进屋内坐在椅子上。拿起手帕捂住口鼻皱眉道:

“这什么味道啊?真难闻。”

然后放下手帕,对着墙角的女子粲然一笑:“锦颜妹妹,我这些日忙着封后大典,忙的食不知味实在是无暇分身,好些天没来看妹妹了,妹妹莫怪。”

墙角的女子双手撑地,像野兽般狠狠的盯着椅子上的女人,几次张嘴嗓子里只能发出嘶哑的声音,说不出什么话,大口的喘着粗气。

见状,华贵女人面上一副关切状:“锦颜妹妹这是怎么了?”

又侧头看向宫人问道:“不是说让你们好生伺候皇后娘娘吗?这怎么伺候的?”

墙角狼狈如斯的女子,竟是明日,本该出现在天楚封后大典上的皇后林锦颜!!!

宫女听完问话上前跪答:“回禀贵妃娘娘,奴婢们一直小心伺候着,只是这罪妇林氏这几日不吃不喝滴水未进,奴婢们也是没法子。”

听着宫女回话,华贵女人眉目低垂的看着自己手指甲上的蔻丹淡淡道:

“蠢货,她不喝,你们就不会喂吗?瞧瞧把我们的皇后娘娘都渴的说不出来话了,再伺候不好,本宫可得罚你们了。”

跪着的宫女心领神会道:“贵妃娘娘,奴婢这就伺候。”

说完起身出了屋子,提了桶冷水进来,同另一个宫女一起,蹲在林锦颜身前,捏着林锦颜的下巴,强行用水瓢灌水。

呛得林锦颜拼死挣扎,可残破之躯本就没什么力气,一通挣扎不仅水没少喝,衣服头发也湿了不少。

待灌完水,两个宫女起身退至门口,失去支撑的林锦颜,趴在地上咳嗽不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侯门主母重生后,侯府全家遭殃

前世,江扶月被自己的父亲当做交易的筹码送入侯府。 她任劳任怨地将侯府打理得井井有条,上孝顺婆母,下教养庶子,还为整个江家女子挣下了善于持家的好名声,让几个妹妹得以嫁入高门,为人正室。 可夫君对她心生怨恨,婆母把她当成管理侯府的工具,几个庶子女背地里叫她母老虎,就连家里的妹妹们也都嫌弃她窝囊…… 她操劳一生,却到死都没有得到过半点尊重。 她的一生,简直就像是一场天大的笑话! 一朝重生,江扶月彻底醒悟。 想踩着她安心享乐,做梦! —— 和离后,安远侯府一落千丈,恶婆婆和渣夫走投无路,跪地求她回去。 某清冷权臣轻拥江扶月入怀。 “何不以溺自照?”

肆月桃·完结·66.7万字

闺门荣婿

陆明薇重生回被退婚当天。 祸害了她一辈子的渣男正当着她的面侃侃而谈:“薇薇,我知道我一表人才,可你也不能吊死在一棵树上。” “我们虽然无缘,你也不会再遇上比我更好的人,但你总归要好好的过日子,不要自轻自贱才是。” 上一辈子虚伪惯了的陆明薇睁开眼的第一件事便是朝着这个臭男人呸了一口:“我夸你,是因为我这个人特别虚伪,不是因为你真的牛逼,请你照照镜子,对自己有个清醒的认知,谢谢!” ...... 崔明楼挑了挑眉,他从前只觉得陆明薇除了虚伪之外,还有眼瞎的毛病,这回两个毛病都一起治好了。 陆明薇上辈子孤老终生,是盛京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姑婆。 重生一世,她决定痛改前非,男人算什么?她只想独自美丽。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的路越走越不对了。 多金纨绔小王爷,潇洒风流帅将军,年少有为酷首辅,都对她另眼相待。

秦兮·连载中·147万字

春云暖

新书《折月》已经发布…… 徐春君开局手握一把烂牌:家道中落、父亲流放,嫡母专横…… 偏偏主事的二哥被人陷害,家族又遭灭顶之灾。 为求得生机,她只身进京寻求门路。 诚毅侯夫人正为侄子的婚事发愁,这个万里挑一的败家子早已名列京城士族“不婚榜”之首,没有人家愿意与之结亲。 看到送上门来的徐春君,侯爷夫人眼前一亮,如意算盘敲得劈啪作响…… 殊不知徐春君的眼睛更亮,小账本笔笔精细…… 京城士族纷纷叫好,大赞这门亲事旗鼓相当。两个家族都气数将尽,正好手牵着手在破落的路上齐头并进。 只是……怎么好像哪里不对? 说好了请大伙儿吃瓜看热闹的,怎么一转眼刁奴就被扫地出门?还开起了偌大的商铺? 怎么出入郡王府如家常便饭?连驾前红人项内史都要奉她为座上宾? 更要命的是,花花公子郑大少居然洗心革面读起了书! 这小庶女究竟有多大本事?能让徐、郑两家起死回生,鲜花着锦。 徐春君微微一笑,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只今·完结·133万字

嫡女谋权

重活一世,陆微雨誓要早作筹谋,藏起锋芒装病娇,扮猪照样能吃虎。父亲失踪、族人争权,她锋芒毕露,强势夺下家主之权,一肩扛起陆氏一族的未来! 完结文:《农门凰女》、《农门猎女》

白羽凤麟·完结·115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侯府嫡女不为妃

她曾是名动京城的天之骄女,却因一道阴险谋算的圣旨跌入深渊,从此低如尘埃。 当所有人都疏远她、嘲笑她、欺辱她,只有曾经的竹马对她深情不改。 她满怀希望,却不想新婚之夜,合卺酒变软筋散,婚书也变休书,而她颜莞卿却只能眼睁睁看着竹马与庶妹在红罗帐中。 只因庶妹的一句:“军中甚是缺少如姐姐这般美貌的女子,不若让姐姐顶了去,也好让姐姐为朝廷尽一片绵薄之力。”他便不顾往昔情义竟是将她送入军中为妓,被活生生践踏致死。 含恨而终,重生归来,她步步为营,谋算人心,亲手将一个个害过她至亲之人的人送入地狱。 一场宫宴,她尽显锋芒,竟将邻国选手辩得气吐血,惊才绝艳,不想竟招了狼的惦记。 这狼不仅偷入她深闺,更誓要偷得她的心,一场狼与羊的追逐由此开始。 片段: 亲卫一脸慌张禀告:“王爷大事不好了,听说颜姑娘要和亲南夷。” 某王爷闻言淡然道:“即刻修书皇上,南夷这些年越来越不像话,本王要挥兵南下,为皇上开阔疆土。” 亲卫吓的一脸懵逼。 某王爷却深沉道:“以防本王战死沙场,恐后继无人,本王也该和颜姑娘成亲了。” 亲卫一脸汗,自家王爷武艺高强,智慧过人,有着战神之喻,怎么这说瞎话的本事差点连他都被忽悠过去了? 更多精彩移步正文。

青涩虾米·连载中·127万字

重生之清贵嫡女

新书《表姑娘她弱不禁风》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三只鳄梨·完结·104万字

山河祈宁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眼抬山河·连载中·5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