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平黑莲靠做咸鱼飞升了

躺平黑莲靠做咸鱼飞升了

雾眠

仙侠奇缘/连载中

93.5万字

更新时间:2024-03-0423:10:08
三枚天地铢,算地算天算三界 盛红衣没想到本是孤儿的自己会胎穿到一个修仙家族成为父母俱全的全乎人 你以为,这样就能开开心心当个啃老族了?错 你以为,这样就能背靠大树好乘凉了?错 你以为,当个最小的小小辈,就不用努力了?错 错错错,她只能重拾自己前世用于坑蒙拐骗的“神算”大法,拨错反对,尽全力让她可爱又可怜的老弱病残孕的相亲相爱一家人能吃好穿好睡好…… 什么?天地铢撂挑子不干了?痛斥她没有上进心? 盛红衣掏掏耳朵:啥?风太大,没听见,我的生活我做主,谁也别想把我从即将躺平的被窝里拉出来! 排雷:无CP,本文女主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杀人不眨眼,只要能达成目的,她不介意用各种手段,想看真善美的女主的友友们可能会失望~

001摆摊神算

白霞城的某一坊市的角落,挨挨挤挤着一撮人。

这些人伸着脑袋,一脸期盼的往最里面看,眼中希冀、忐忑以及渴盼之色纷呈……

然而,动作都很收敛,乖乖的站着,甚至连说话都小小声的很。

王二十一是难得来这个坊市一回,远远的就看到这种奇怪的景象。

他搓搓下巴,想都没想探出神识。

岂料,神识一触便吓得收了回来。

饶是如此,那人群之中,已经有人察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王二十一缩缩脖子。

哎,草率了,用神识随便扫视别人,实在莽撞。

尤其他如今不过是个炼气三层的小修,对方的修为虽然不至于完全看不出来,但个顶个的修为比他高,至少是达到练气五层的炼气中阶修士。

虽然他背靠家族,倒不是真的怕他们,但若是随意闹出事情来他还摆不平,那也太丢自己的脸了。

可是,他们究竟在看什么呢?

顿了顿,还是忍不住凑过去,乖乖排在最后,眼睛却在东张西望。

这般,倒是让他看出了点名目来。

只见人群簇拥的尽头,一黑幡歪斜在一边,无人问津。

他眯眼一看,只见上面血红的大字印在中间:

神算。

边上还有一行醒目的小字:

一天三卦,一卦十灵石。

王二十一顿时就觉得生理性不适。

黑幡血字?

难不成这里面有个魔修?

虽则在他们荒原大陆之上,道魔佛妖并存于世,但道魔之间自古以来,就没和平共处过。

旁的不说,就看道魔接壤之地开明岛上……

那可是出了名的流放之地啊。

这但凡要是有什么宗门小弟子犯了大错了,把他往那儿一扔,呵呵,就不要想活着了。

神算?!

算命的?

修士也信算命?

其实只要自身达到一定的修为,自会对自己的命数有所感应,何须求助旁人?

这番做派,着实把他的好奇心提了起来。

他也不敢用神识惊扰了,只伸长脖子往人群中看,唔,隐隐绰绰的,依稀坐着个年轻女子?

修士的眼神儿都是极好的。

哪怕隔得还挺远,不过他稍稍眯眼一看:

额!

平平无奇。

王二十一嘴角一撇,没啥兴趣了。

暗淡的肤色,后脑勺攥着一圆髻,簪个木簪,一身暗红色的长道袍,隐隐绰绰能看出大约是炼气中阶修为。

嘴巴开开合合的,却没有声音传出。

一看便知是她在周遭搞了隔音阵之类的东西。

不过看起来不像个魔修。

她似乎很受人推崇。

正在此时,坐那女子对面的华服道友正好起身,人群一阵动荡。

只见那华服道友放了一个储物袋在算命女子桌上,往外跨了一步,随之,那道友恭敬又饱含着喜悦的声音传来:

“洪仙子,上回听您的话,果然避过了灾劫,今日我本是特来道谢,准备了些小小谢礼,不成敬意,没成想,今儿又承您一卦,真是惭愧呀。”

盛红衣起身,她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给她平添了些许让人信服的气质:

“客气了,既然是张道友的谢礼,那我便收下了,记住我刚刚跟你说的话,只要不超过方圆三百公里,可保你这一次不仅无危还能满载而归。

张前辈拱拱手:“那是那是。”

一脸喜色的离开了。

见盛红衣站起身来了,人群又开始骚动,排在最前面的那人迫不及待的和她打招呼:

“洪仙子,老朽等了好久,您看今儿能否给老朽算上一卦,实在是前路昏蒙,洪仙子可以说是老朽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啦。”

语气恳切,王二十一站在最后呢,都忍不住动容。

只随着那华服男子的离开,洪仙子脸上刚刚洋溢着亲善喜悦的笑容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把张前辈放在桌上的储物袋收进袖袋里,才道:

“对不住啊,道友,今日三卦已满,所以下次赶早呗。”

盛红衣刚刚探出神识感知了一下储物袋中,唔,有两百块灵石,刚刚的张道友真是太客气了,真是好人呐。

既然如此,她明日便可以休息一下喽。

她拒绝的毫不犹豫,说着话呢,便把笔墨纸砚以及三枚灰扑扑的铜钱一股脑儿的收好,然后提起桌子和小马扎,准备一一塞进储物袋之中。

那人似乎急了,眼睛瞪出,似乎下一刻就要爆发了。

王二十一站在后面幸灾乐祸:该,让你装,装过头了吧?

这位道友浑身气息深沉,至少是个炼气高阶修士,你顶得住不?!

反正,王二十一对“洪仙子”第一印象很不好。

一则嘛,长成这么一般的模样就算了,还充满着市井的气息,王二十一是世家子弟,觉得她这般,很粗鄙。

另外,同是炼气修士,这女人凭啥这么嚣张,还能让人对着她众星拱月?

他就觉得这是个骗子。

哼,装腔作势,这回踢到铁板了?

却说,下一瞬,王二十一嘴角的笑就僵住了。

只见那“老朽”面色通红的作揖:

“是老朽莽撞了,那明日?”

盛红衣摆摆手:“明日不成,我明日要闭关养神。”

王二十一心中冷嗤:什么毛病?把偷懒说的这么冠冕堂皇?

就张嘴说点儿装神弄鬼的话,损耗哪里了?还闭关?

呕!

岂料,他觉得的不是大家觉得的,周围排队的人就吃她这一套,纷纷道:

“洪仙子尽管闭关,等您下次来我们再来便是。”

那“老朽”也连连摆手:

“是老朽唐突了,洪仙子好好休息吧,老朽就住在这边附近,等下回再早些来排队就是。”

如此,盛红衣方才展露笑容,她浅浅一笑,初晨的阳光正好洒落在她身上,脸上的肌肤细腻光泽,五官突然就鲜活又亮眼起来,王二十一晃了晃眼,竟然觉得有点好看?

他闭了闭眼,再睁开,那女子正在低头捡她的黑幡,灰扑扑的。

他脸色恢复寻常,就知道他刚刚估摸是眼瞎了。

就在他愣神这一会儿,人群居然已经散去,盛红衣逆着人群往外走,王二十一心口一动,一把拉住她。

盛红衣眯眼看了下来人,她在这个坊市稳定摆摊已经三年有余,从打出名声开始,已经没人敢如此唐突的拦她了。

烦死了,她还要去城西抢一波便宜两块灵石一升的灵米,眼看着就要开市。

她眯了眯眼,声音里已经带出不满来:

“你拦我干什么?”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进修仙界后我又苟又卷

穿进修仙界后,叶翩然一边苟着发育,一边卷生卷死。 出身世家,却不被家族重视,反而被有权有势的堂姐欺负。 叶翩然:先苟为敬。 修仙界天才辈出,强者林立,拳头才是硬道理。 叶翩然:开卷了哈。 就这样,边苟边卷,不仅解决了堂姐,还顺带卷哭了一众天骄。 某日。 众天骄望着那道翩然而立的身影,疯狂吐槽。 “这个人是怎么修炼的?我天生道体,单风灵根,还比她早修炼十年,为什么她现在都超出我一个大境界了?!” “我堂堂剑子,老祖都夸我剑道天赋冠绝三代,她凭什么强过我?!” “……” 叶翩然微微一笑。 哎呀,忘了现在已经没人可以威胁到她,也没人强过她了。 可是她习惯又苟又卷了诶,改不掉了怎么办。 【升级,慢热,无cp】

从前有尾鱼·连载中·42.6万字

谁还没把剑

新书《筑基后,仙子她想咸鱼》连载中……平平无奇沈贯鱼,莫名穿成了道魔两位大佬的亲闺女。 御剑飞行,劈山断岳,遨游世间荡不平,好一个修仙世界!!! 世人都晓修仙好,不知仙人也操劳,朝游东海斩恶蛟,暮至西极除魔妖! 百年易逝,沈贯鱼手握长缨肩背利剑都做到了。 “下一个百年,我要轻轻快快飞升成仙!” 忽的—— 某位魔道巨佬在她耳边恶魔低语:闺女,醒醒,别做梦了。 沈贯鱼:?!! 小剧场: 沈贯鱼从坊市捧回一尺三寸木给娘:“娘,别人都说它又圆又坨,拿来当烧火棍真真是恰如其分! 可我怎么觉着它暗藏腾腾杀气?” 老爹黎川:“闺女,这可是仙剑,你交给我,我帮你找根更好的烧火棍怎么样?” 夏初一拔剑挽了个剑花,一泓秋水叩沧海:“谁还没把剑,黎川,你想要?打赢我!”

修仙呢没空·完结·153万字

女配靠种田带飞全宗门

龙盼兮穿进一篇修仙文,在原书中,她爹是半步炼虚,她娘是半步化神,不过都死了,她怀揣丰厚家产寄人篱下,最后下场凄惨。 龙盼兮穿书而来,还没去天衍宗,她可不去送宝送死。 她拥有一个西月宗,先封宗、种田,苟过原书死的时间。 科学种田、工业炼丹、商业酿酒…… 某一天从宗门出来,听说原男主和原女主联手斩杀了化神大魔。龙盼兮吓的忙溜走,惹不起惹不起,她先找个地方突破化神去。 天衍宗是正道第一大宗门,大能有不少,龙盼兮继续苟着吧,她最爱种田了。 ◇◇◇ 渡劫大能冀望,被人暗算,回到西月宗即将消失的时候,没想到少宗主不去天衍宗了,他决定先在西月宗苟着,以后再找天衍宗算账,替宗主报仇!

初景·连载中·117万字

仙界净土在下界玩泥巴

剔仙骨,拔仙根,去仙籍,斩仙魂。 莫幽被以盗取仙界至宝的罪名处以极刑! 她在那诛仙大阵中痛苦挣扎生不如死,认识她的仙人皆说她是冤枉的,毕竟莫幽仙子品性良善,从不与他人起争执,她又如何会做出这等事来! 只是仙界至尊对这些求情的声音充耳不闻,他端坐在那九十九重天上俯视阵内莫幽,势要亲眼看见阵内的她死成飞灰! 莫幽匍匐在自己的血泊中,艰难的抬起头来仰视那九十九重天,死死的凝视着那冰冷至极的至尊,随后斩仙雷落下,掌管仙界万万顷仙田果园的莫幽仙子就此陨落,魂归天地。 旁观的仙人皆为此摇头叹息,殊不知仙界至宝混沌琉璃珠护住了莫幽散开的魂魄,悄无声息的带着她去了下界,投身入了一怀孕五月的妇人腹中! 【传统修仙+无cp+偏慢热文+爽文】

小巷寂寥·完结·71.3万字

凡女修仙录

【大女主+无CP+剧情流】 凡人一生不过百载,唯有修仙可得长生。 一介凡女许钰秀,天生病弱,在生命的最后关头,得遇仙缘,拜入仙门,从此摆脱重病,踏上一条绚烂多彩的修仙之路。 这究竟是她命运的转折,亦或是她临死前的一场幻梦?

忘忧的猫·连载中·109万字

莫挨,我转修无情道了

大道独行,因果了了,还想挨我,你礼貌么? 时瑶在渡元婴雷劫时,陷入了心魔劫,看到了她日后为了气运之子徒弟去累死累活,为了宗门去拼死拼活,为了整个灵洲修仙界而魂飞魄散——气得时瑶拔剑而起。 成为元婴真君后,宗门竭力劝说时瑶收徒——累死累活? 时瑶:“先前本君忽然顿悟,今后转修无情道,此生绝不收徒。” 当掌门要时瑶带领宗门弟子前往秘境历炼——拼死拼活? 时瑶:“听说混沌海最近妖兽频频作乱,我已向太上长老请愿,即日就会自行前往混沌海坐镇。” 灵洲天神山封印破裂,魔族尽出,全灵洲修仙者都盼望着时瑶能出手镇压魔物——魂飞魄散? 时瑶:“……合着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全灵洲是吧?”

笔尖蘸墨·连载中·70.6万字

我在修仙界做最卷的崽

火凰出生现代顶级豪门,是个不折不扣的卷王家族。 将酒楼开遍全国的她,成了业界top1,心理却出了问题: “人生变得好没意思,怎么办?” 下一秒,她胎穿修仙界。 啥也不说,卷起来! * 启蒙班月考,有一题问最喜欢的同窗是谁?为什么? 小崽崽们的答案惊人一致:火凰,因为火凰可好学啦。 小崽崽们没敢说出口的心声:有火凰天天缠着先生问问题,先生都没精力盯着他们,他们就可以尽情的玩耍啦,互抄作业啦,偷吃小零嘴啦…… 火凰:友情提醒,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小崽崽们:啥意思,听不懂??? * 四宗入门考,看着面前俊美得天怒人怨的男子对她说:“小娃娃,本座乃神剑宗北辰真君,你可愿入本座门下?” 心里念叨着跳槽好久的火凰,高兴的接下了第一强者北辰真君抛来的橄榄枝。 有第一强者做靠山,书灵百味兴冲冲的问:“咱啥时候建立食修宗门?” 火凰是这样回复它:“我现在就半吊子水平,这时建宗门收弟子,不是误人子弟?” 百味鼓腮帮子:“所以……” 火凰接话:“所以,开宗立派那是拿到高级灵厨职称后,才该操心的事。” 第二天,修炼计划表出炉: 一日三餐是食修时间,上午研究阵法,下午练剑,上半夜炼器,下半夜修炼。

舒洁·完结·54.6万字

摆烂太狠,我苟成修仙界团宠

木盎然身为作者,不慎穿进众多小说融汇的修仙世界中。 她成为出身天空仙都中的大小姐,又拥有一身绝佳根骨,哪怕她什么都不做,只要旁观故事发生,便有无数修为竞相来临,活得简直不要太如鱼得水…… 然而木盎然生平却有一个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之人! 那便是对谁都温文尔雅,唯独从初见起就恨不得她去死的的玄修道旭! …… …… 未卜林玄修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一卦知尽天下事,尤其是其中玄修道旭,深得未卜林真传,知晓前后千年事迹,然而风光如道旭,也有忧愁之事。 至宝卜算之境断言他日后有情劫,深爱一人不得也,乃是他飞升大劫。 长辈慌乱无措,四处寻求解救之法。 道旭却轻抬眼眸,淡淡道:“绝无可能发生之事。” 他淡如松竹,“我看到她的脸。” 闻名大陆的玄修继续说道,“我去杀了她便是。” 有一日再见道旭,木盎然恍然惊觉他已消停许久,遂问之。 道旭沉默不语,只定定看她。 木盎然顿了下,忽而弯腰笑出声,“哎呀呀,你还真爱上我啊……” 笑意无了,她眼眸冰霜凝结,“可惜……我这人记仇。” 道旭无言。 直至飞升的最后一刻,就像是既定的命运一般,道旭追逐在木盎然身后,她却很少回过头……

耶味然然·连载中·65.5万字

我靠残血修长生

【无CP仙侠文】【一格电修长生】 作为原天命之女的长生,有个和她名字一样朴素的愿望,她不想死。 是的,不想死。 即使她生来就被天外来客夺走了天赋、体质甚至亲人,好好的天命之女变成一个小可怜出生,她也不想死。就算被弃若敝履,她也像棵不起眼的小草一样坚强的活着。 但有那么一些人,总想让长生死。 凭什么?这是她的命,这是她的人生,她要自己说了算,她就是要长长久久的活着,活到最后!剑指苍穹,断命罪魁! 她名长生,千秋万载,唯余长生。 *** 被打的落花流水之后,众修士惊恐的盯着那个气息全无的身影。 “她还活着吗?” “应该……没?” 结果众人离开之后,长生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又活了!且目测还能继续活下去。这叫什么?虽然我血残,看上去随时都会咽气,但我一直有血啊!

言如许·完结·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