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瑾夏醉卿颜

古代言情/已完结

77.2万字

完结于2022-12-19 12:43:17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第1章 你可曾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我?

滴答,滴答......

阴暗无光的地下密室,水滴不断滴落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密道拐角处,一道红色倩影步子轻缓,身形纤细窈窕,发髻上的金色步摇轻摆,仅凭背影便知是个十足的美人。

女子肌肤白皙,五官精致,尤其是那一双含情似水的眸子,仿佛摄人的漩涡,只一眼,便足以让人沦陷。

美人在骨。

女子名为卿虞,正是前些日子安定侯府才找回来的已经失踪了五年的大小姐。

卿虞并不是安定侯的女儿,而是侄女。

早些年,卿虞的父亲才是安定侯,只不过,却在一次陪着她的母亲出城进香时,不幸成了山匪的刀下亡魂。

卿虞是父亲独女,所以父亲死后,卿虞的二叔自然而然的继承了安定侯的爵位。

说起来,卿虞的母亲,当年也是名震盛京的美人,只可惜,红颜薄命。

“那几个人,怎么样了?这些日子可还算安分?”

红唇轻扬,声音慵懒醉人,让人听起来心都有些痒痒的。

“回主子,不过幽禁了短短十几日,那几人便已经受不住了,尤其是卿子恒,日日吵着要见您。”

卿子恒,当今安定侯,半月前却同自己当年的兄长一般,死在山匪刀下,一家四口无一幸免。

山匪猖獗,整个盛京顿时人心惶惶,当今皇帝不得不派兵围剿。

可如今,卿子恒却是离奇出现在此处。

听此,卿虞眉目含笑,声音里却是带着浓浓的嘲讽,“我这二叔,可真是娇贵的很呢。”

“走吧,既然他想见我,那我这个做侄女的,焉有不见之礼。”

*

密不通风的地下暗室,被改造成了两间牢房。

这里本是安定侯府储藏钱财之地,直到卿子恒继承爵位,不仅转移了金银财宝,更把这里改造成了牢房,囚禁的,便是自己的亲哥哥一家!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人知道,曾经的安定侯,卿虞的亲生父亲卿子衍,根本不是死于山匪之手!

而是被自己的亲弟弟卿子恒折磨至死!

“让你们的主子出来见我!”

“我乃堂堂安定侯,你们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敢囚禁我!”

卿虞离着牢房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时,便听到了卿子恒布满怒意的吼声。

声音中气十足,看起来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

勾唇一笑,眉眼中流露出醉人风情。

卿子恒这么想见她,就是不知道真见到了,他会是什么反应。

牢房里,卿子恒脸色难看,双眸微红,恨不得撕碎看守的下人。

想他堂堂安定侯,受圣上重用,受百姓敬仰,如今竟受如此折辱!

卿虞一出现,便对上卿子恒那恨不得吃人的凶狠目光。

“听汐言说二叔吵着要见我,怎么见到我竟是这般神态?”

见到卿虞,卿子恒脸上的怒意直接僵住,眸子里满是错愕。

竟然是卿虞!

这怎么可能!

他明明在她回府之时就让大夫诊过脉。

卿虞身子极弱,日常起居尚不能自己完成,能不能活过十八岁更是另说。

而且他已经查过,当年卿虞虽然逃了出去,却也不过是在一处普通农家苟延残喘了几年。

养父母相继逝世,卿虞举目无亲,凭借一块刻有“卿”字的玉佩,才被京兆府尹认出送到安定侯府。

如今看来,这一切,都是假的!

卿虞竟然骗过了他!

更让他无法相信的是,三年后的卿虞竟然有如此手笔,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把他囚禁在此!

可再不相信,事情还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他,卿子恒,曾经取卿子衍而代之的安定侯,如今却成了卿虞的阶下囚!

想他筹谋半生,最后竟然栽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竟然是你!”

卿子恒咬牙切齿开口,一时间还不能接受这个超乎预料的事实。

卿虞笑笑,缓步走到卿子恒面前,精致白皙的小脸上满是天真,清澈如溪的眸子里写满无辜。

“可不就是我呢,真正的安定侯府大小姐,卿虞。

在卿虞心里,卿子恒的安定侯之位,不过是偷来抢来的,做不得数。

另一间牢房里,关着的是卿子恒的妻儿,名义上的安定侯夫人林氏,还有卿子恒的一双儿女。

比卿虞只小了三个月的堂妹卿瑶,还有年仅八岁的堂弟卿昀。

此刻母女二人皆是定定的看向卿虞,任凭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幕后之人,竟然是卿虞!

那个曾经被她们百般折辱险些丧命的卿虞!

唯有卿昀,一脸天真的看着卿虞,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关起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些日子爹娘才让他喊堂姐的卿虞如今却这般模样出现在这里。

他虽然年纪小,却也看的出来那些对他的爹娘和姐姐都很凶的下人们,看向卿虞的眼神里只有敬畏。

是堂姐把他们关起来的吗?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氏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卿虞的那张脸,和曾经的那个女人,简直太像了。

尤其是那一双清澈无辜的眸子,简直和她如出一辙,一样的令人厌恶至极!

卿瑶则是下意识的往林氏的身后缩了几分。

她不会忘记,当初她是如何残忍的毁掉卿虞的容貌,那时候,卿虞只有十二岁……

虽然她不知道卿虞的容貌是如何恢复的,但她知道,卿虞一定不会放过她。

半响,卿子恒才微微冷静了下来,沉声开口,“所以,你之前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忍不住想从卿虞这里求一个确定的结果。

卿虞眸子微动,却是没有回答。

也只有她和汐言知道,她果断狠绝手腕逼人是真的,而大夫所言的她身子娇弱活不过十八岁,也是真的……

她的命,本来就是她自己与天相争争下来的。

没有人知道,她是如何走到今天的这一步的。

五年来,她受尽折磨,虽生不如死,却也拼命的想活着。

原因无他,她要报仇!

父母受尽折辱惨死,她受尽苦楚一次次游移在死亡边缘,她怎么能就这么死了!

对着卿子恒绽放一抹笑,仿佛黄泉之路上的彼岸花开,妖娆却致命。

卿子恒神情微晃,仿佛看到了曾经的那个女子……

“卿子恒,你可曾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杀了我?”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完结·159万字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陛下,娘娘她又娇又媚

【双洁+男强女强】温凰生得好。 眼波似水,肌肤如雪,眉目含情,又娇又媚。 只可惜……被她爹送进了宫当替死鬼。 她爹是当朝丞相,野心勃勃想篡位。 太后不是吃素的,让相府送嫡女入宫,明面是嫔妃,实则为人质。 温丞相也不是吃素的,转头就把丢在老家那位糟糠之妻所出的女儿温凰给送了去。还声称,这是相府唯一的嫡女。 所有人都等着看温凰是怎么死的。 尤其是那些嫉妒她美貌的妃嫔。 —— 面对龙潭虎穴,强敌环伺,满级大佬.温凰慢悠悠笑眯眯地摆摆手:木事木事!本尊活了六千年,啥没见过?这才哪到哪? —— 太后?后来搂着她叫:母后的小心肝! 妃嫔?通通跪在她面前:皇后娘娘,求带! 她爹?在她娘面前像条狗:夫人,看我一眼吧,就一眼...... 至于皇帝玄珀嘛……温凰不太想提他。 不是因为他长得美,太招人;也不是因为他城府深,手段狠。 而是因为……这小子总馋她,她特么头疼!

夏虫语·连载中·70.1万字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 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 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 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 掉马小剧场 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 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 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 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 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 目睹一切的李照:“……” 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完结·112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恣爷的心尖宠又飒又野

【冷艳女总裁vs隐藏大佬伪装小奶狗~】 前世,商界一代传奇的陆倾乔被算计,声名狼藉惨死,亿万家产被抢夺。 重生归来,她交了个病弱小可怜的男朋友后:和渣男未婚夫划清界限、把狼子野心的堂妹一家逐出家门…… 所有人都认为她是被小男友吹了枕头风,等待她醒悟后抛弃小男友,然而等到的却是一把把狗粮。 直到有一天,有人说他除了一张脸一无是处,不配和陆倾乔站在一起,他冷笑一声,爷决定今天不装乖了! - 京城大家族里,没有不知道底蕴丰厚的第一世家秦家,而听闻秦家的现任家主体弱多病,性格乖戾暴虐,长相彪悍…… 如今,这位在外养病的神秘家主终于回京,众人在秦家宴会上翘首以盼的时候,看到眼熟的帅气男人乖戾的笑着:“各位,又见面了。” 众人又惊又惧之下,颤巍巍的念着:传闻果然不可信! - 男主秦恣: 所有人都认为秦恣是为了陆倾乔的家产,只有他知道,他是从一颗糖、一束玫瑰、一场烟火……一点点积攒的心动。 遇见陆倾乔,他甘愿沉沦。 - 女主陆倾乔: 初遇秦先生,以为是“小奶狗”一枚,不料却是白天小奶狗,晚上大灰狼,秦先生你还真是“表(臭)里(不)不(要)一(脸)”!

林木十一·完结·128万字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本书已完结,新书《天桥摆摊后,玄学大佬她赚疯了》连载中,欢迎观看~】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小剧场1】 沈千昭素指抬起宋怀下巴,娇笑,软白的小手在他心口处绕动,“宋大人,你们东厂的人,都似你这般生了一副好容貌吗?” 宋怀维持着恭敬的跪姿,一动也不动,眸光平静,“殿下,您不该如此。” 【小剧场2】 宋怀发现,宫中这位小公主可能是疯了。 第一次见面,便给自己这个阉人擦汗送绣帕,还告诉他闺名。 第二次见面,上手抱了亲了自己,还口口声声要对自己负责。 第三次见面,更是欲将自己拐进殿中... 宋怀克己守礼,谨记三个字,忍忍忍。 —— 后来小公主长大了,想飞了。 已是权势滔天的宋怀再忍不住,一把将娇小的姑娘圈于怀中, 嗓音嘶哑低沉,“东厂不是人人都似属下这般生得一副好容貌…” “小殿下若是欢喜,应当身心如一,从一而终才是。”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113万字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新茶·完结·67.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