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守寡后,太后娘娘被权臣盛宠了

三一零白月光

古代言情/已完结

39.6万字

完结于2022-07-3118:55:17
皇帝刚亡故,盛宝龄便频繁做梦。 梦中,她因为皇帝临死前的一句遗言,事事请教那个看着弱不禁风,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忠臣裴辞,立志将刚登基的小皇帝扶持为一代明君。 岂料,明君不明,忠臣不忠。 前者要自己命,后者谋自己身。 梦醒,看着一边乖巧孝顺的小皇帝,另一边温良敦厚,权势滔天的丞相。 还想在后宫荣华一生的小太后吓出了一身冷汗。

第1章:守寡了

承和二十九年

慈宁殿

烛火摇晃,在殿中投射出两道缠绕的身影。

身着一袭官服的裴辞一步一步逼近原先换了衣裳已准备就寝的盛宝龄。

直至将人逼至墙角。

女子紧咬着唇瓣,看着眼前高大完全将自己的视线挡住的身影,有些害怕,身子跟着一瑟缩,衣袖下的指尖微微有些颤抖。

裴辞垂眸,缓缓贴近,面色清冷,偏偏眼底神色缱绻温情,直至唇瓣抵在她的颈间位置,缓缓启唇。

嗓音沉沉低哑,如灌了酒一般令人沉醉,“今日娘娘朝堂之上所言,可曾设身处地为微臣想过半分?”

气息微微喷洒在女子的颈间,引来一阵酥酥麻麻。

盛宝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红唇轻颤,一颗心跳得厉害,“裴大人早已到了该娶亲的年纪,那唐家小姐素有汴京第一才女之称,与裴......”

话未说完,男子倾身将那些自己不愿听的话悉数堵了回去。

盛宝龄瞬间耳根子爆红,想要挣脱开,奈何力气根本敌不过。

只能感受到男子从前百般压抑在心底的满腔情意,如同卸了闸门般的洪水袭来。

夜色正浓,烛火摇曳,男人微凉的指尖探向女子隔着薄衣的腰间,寒凉刺骨,惊得女子身子一阵颤栗,瞳孔骤然紧缩......

她一把推开了眼前的男子!

梦中惊醒,盛宝龄坐在榻上,大口大口急促的呼吸,脸颊颈间泛红,冒着细密轻薄的香汗。

她下了榻,快步至桌边,倒了几杯凉水,直到凉意划过嗓间,才勉强为她带来几分冷静。

又是这样的梦。

天色露晓,凉风拂过,带起站于慈宁殿门口穿着素衣的盛宝龄的衣摆,冷得她心口有些发颤,她却一直怔怔的望着殿前的那颗梧桐树。

就在半月前,她的夫君,承和帝重病走了,养在她名下,年仅十三岁的太子赵密即位。

一道先帝半年前的密旨同时下达,太子登基,盛太后权同处分军国事。

一夕之间,好像所有的事,都变了样。

如今皇帝不过才走半月,她夜夜梦魇,做的,却都是这等子令人面红耳赤的梦。

实在令人羞愧。

盛宝龄,是先太后的外孙女,年幼丧母。

七岁第一次进宫,在范太后身边待了小半个月,十二岁这年,范太后为稳固范家在朝堂中的势力,将年仅十二岁的她,指婚给了三十岁的承和帝,册封皇后。

范家无适龄女子,而盛宝龄是范太后的亲外孙女,亦是范太后手中的一颗棋子,一颗将来接替她把控后宫及朝堂,为范家带来兴荣的棋子。

如此荒谬之举,引来无数言官抨击。

盛宝龄更是害怕,一直到被送进宫,身子都在发抖。

大婚当日,盖头掀起,望着眼前的夫君,她却是怯生生的唤了一声舅舅。

承和帝一怔,温和笑笑,之后几年,待她谦和,教她读书习字,告诉她朝中局势,就连批阅奏折亦要她相伴。

或许有几分愧疚,亦有几分真情,可大多,是为了太子。

大约那会,他便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而太子年幼,需有人辅佐。

承和帝韬光养晦多年,一面培养自己的亲信大臣,一面铲除太后势力,多次打压外戚范家,范太后身子也开始出现问题,迫于百官压力,只能归还政权。

范太后临死之际曾叮嘱过盛宝龄,扶持小皇子上位,掌握政权,保住范家荣华,方为她这个皇后的出路,更是盛家的出路。

那时,她还不明白,承和帝尚且年轻,何至于扶持小皇子上位?

直到一年过一年,承和帝身子日渐衰弱,盛宝龄无意间撞听太医诊断,后脊发凉,大病一场。

明明是亲生母子,母害子,子害母,皇家当真无半分真情可言。

忆起往日之事,盛宝龄思绪逐渐收回。

昔日权势滔天的范太后已去,如今,承和帝也去了,这汴京城,想来又该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身后脚步声响起,珠儿缓步靠近,“娘娘,官家来了。”

小皇帝缓步进了慈宁殿,冲盛宝龄讨好一笑,与承和帝五分相像的面容上显出少年人的稚气,“儿臣请母后安。”

盛宝龄微微抬手,“皇帝不必多礼。

她目光落在眼前小自己四岁的小皇帝身上,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掌心有些许发凉。

“儿臣听闻母后近几日身子不适,不知今日可曾唤过太医了?”小皇帝恭恭敬敬,声色间也夹带了几分关切。

想起梦中的一切,一股寒意,却从盛宝龄的脚心直窜头顶,连带着四肢百骸,都僵硬得发冷。

梦里,眼前这个孝顺乖巧的小皇帝,将自己囚禁,用尽一切狠毒手段将自己折磨至死。

更制出多少残酷刑具,对待那些对他有怨言的朝中官员。

百姓苦不堪言,哀怨载道。

“母后?您怎么了?”见盛宝龄发愣,脸色有些不好,小皇帝拧眉,上前了一步。

盛宝龄骤然回过神,惊觉失态,只是梦罢了,自己何至于如此在意。

她抿唇笑笑,“只是瞧着你,想起了你父皇。”

似追忆,她缓声道,“你父皇爱民如子,勤勉为政一生只为国泰民安,你可明白?”

小皇帝一怔,慌忙低头,“儿臣定当像父皇一般,为江山社稷朝乾夕惕,爱民如子,绝不负父皇所托!”

盛宝龄笑笑,“皇帝能有此心,是臣民之幸。”

话了些家常,小皇帝这才说起朝中之事,请盛宝龄定夺,盛宝龄却只是神态恹恹地提点了两句,小皇帝这才离开慈宁殿。

珠儿捧着一盏茶水,送到盛宝龄手边,纳闷道,“娘娘今个儿是怎么了,对陛下似乎不似从前那般亲近了?”

盛宝龄接过茶盏,微不可见的瞥了珠儿一眼,“皇帝如今已非太子,万事都该开始学会独当一面,岂还能像从前一般?”

珠儿笑笑,“娘娘所言极是,是珠儿多言了。”

盛宝龄抿了两口茶,皇帝要她垂帘听政,却又并不想让自己成为第二个范太后。

眼前的这个珠儿,便是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看着眼前的珠儿,盛宝龄只觉心烦躁得厉害,喊了一旁候着的蒹葭,“陪哀家到外头走走。”

珠儿也不跟上,心知,自己方才多言了。

盛宝龄在御花园小坐了一会,蒹葭奉着茶。

忽而听见一阵低低的交谈声,蒹葭回头望去,这才低声道,“娘娘,是几位大人过来了。”

盛宝龄一阵恍惚。

这才想起,承和帝刚走,新帝年幼,留下的朝中琐事颇多,这几位辅国大臣,自然日日进宫辅佐小皇帝处理政务。

在蒹葭的搀扶下,盛宝龄起身间,那几位大人,已经行至此处......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之公子谋妻

时家有女,玉骨冰肌,端庄淑雅,是帝都第一名媛。 时家有女,自出生便是太子妃,只待及笄礼成,择太子以完婚。 于是坊间有言,得时家女,得天下。 这天下间,唯有公子顾辞,三分妖气,七分雅致,担得起一句,公子如玉,世人皆以“公子”尊之。 他说,本公子无意这天下,但她……受了我四年心头血,就凭他们,娶得起?

暖笑无殇·完结·159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双重生,疯批病娇太子爷vs咸鱼作精小娇娇】 李宝嘉被一纸诏书赐婚给太子五年了。 世人称道太子独宠于她,可只有李宝嘉知道,太子赵懿这个骗子! 什么光风霁月,温润如玉,他实则性格恶劣,是个十成十的病娇疯批。 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他为了掩护心头白月光的手段,自己不过是他的挡箭牌。 好在她没有老死后宫,一个脚滑就重生了…… 李宝嘉竟直接回到了未被赐婚给太子以前。 喜大普奔!成为东宫金丝雀,人之蜜糖,却是她的噩梦。 这一世,她只想摆烂避开赐婚,好好给自己挑得良人! * 太子赵懿一觉醒来,发现前世手到擒来的小娇娇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 这还不够,她还专心琢磨起那些鸡零狗碎的烂桃花? 赵懿不淡定了…… * 男主后期会黑化,前世都是误会,双洁宠文。 女主后期搞事业,也就是开开女学,当当首富这样子~~

小菜丸·完结·45.7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惊!疯批奸臣被娇软美人亲懵了

绝色心机公主×阴冷偏执掌印 (原书名《权宦的掌中雀》) [双洁1v1HE+架空历史私设如山+男主真太监+双疯批主角] 大梁朝昭定公主宋清安,白玉为骨雪为肤,生就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囊。 世人眼中,昭定公主有倾国倾城貌,温柔端方,才气过人,受万民爱戴。 可惜因曾沦于冷宫,落下了体弱的病根。 “裴掌印,这可是犯上大罪。” 昏暗金绡帐内气息缠乱,宋清安桃腮染红,眸光潋滟,攀附着裴卿哑声说道。 后者轻柔捧住她脸颊,徐徐落下一吻,眼中情意缱绻疯狂。 “……此是公主先招惹的。” —— 裴卿是于尸山血海中爬上高位的人,所处之地皆为深渊。 她的到来,如同一道突兀明光,撕破深渊的黑暗。 可那并不是救赎的光,裴卿以为的皎皎明月,其实与他同样深陷泥淖。 “公主,他们都恨咱家。” “那……我便来爱你。”

流云簪·完结·45.1万字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她软着身子倚在香软榻,嘴角微翘:“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时京京·完结·63.9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新茶·完结·67.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