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门楣喜

现代言情/已完结

58.9万字

完结于2022-07-31 23:20:09
沈域,沈氏财团的掌权人,名流圈内提起他就只有几个词来形容:冷血、神秘和不婚主义。 就连与他相熟的朋友也一致认为,他这个人寡情冷漠,简直避女人如蛇蝎,直到有一天,他跟一个女人的亲密照被挂上热搜。 #十八线艺人的第N任金主# #十八线艺人与金主野外私会尺度奔放# 看过热搜后,沈域的亲友们集体沉默了,沉默过后便是疯狂的吐槽。 “他不是清心寡欲吗?他不是不近女色吗?” “这照片一定是P的,我有些适应不了他这种反差。” “太卿兽了!窝边草他都不放过!” “小姑娘前几天还娇滴滴地叫我哥哥呢,怎么转眼就成了他的嘴边肉!” 而就在沈域的手机被亲友们的消息狂翻轰炸时,他正揽着热搜女主角,低声诱哄着。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吃饱餍足后的小姑娘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别废话,赶紧走人,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热搜是怎么上去的,跟我耍心眼,没用!” 沈总第N次求名分失败后,并不气馁,本着屡败屡战的精神,继续当起了小姑娘的地下情人。 【爱挣钱但不慕荣华的富贵花(江瑶/阮青禾)vs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商界大佬(沈域)】

第1章 小哑巴

阮家的认亲宴上来的全是芙蓉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也有部分人纯粹是来瞧热闹的。

“瞧那模样,瘦的跟个竹竿似的,听说十来岁就开始下河捞尸挣钱了。”

“好像还是个哑巴,不会说话。”

“我还听说,这丫头命里带衰,但凡跟她走得近一些……总得倒霉,阮家接她回来那天,路上可出了不少事故呢。”

“啊!小姐落水了!”

佣人的一声喊叫直接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引到了游泳池这边。

噗通!

有人跳了下去,是阮家的大少爷阮聆风。

这时,佣人突然站出来朝岸边的小姑娘发难。

“你干嘛要推小姐落水!小姐都已经把阮家大小姐的位置还给你了,你为何还要针对她!”

江瑶立在游泳池边,发怔地望向水里,听到佣人的质问,她连忙摆手否认。

不是她!

她没有!

她焦急地比划着,可是在场的人并不会手语,所以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阮南希上岸后,红着眼眶,委屈地跟大家解释。

“不是妹妹推我的,是我……是我自己没站稳……”

阮聆风看向刚被认回来的妹妹,表情肃然:“今天的事儿,我希望以后不要再发生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诬陷,江瑶鼻子猛地一酸,可别人才不管真相到底如何,只要有八卦聊就行了。

“这小姑娘还真是命里带衰啊。”

“本以为在村里长大的应该是个老实孩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有心机的。”

江瑶虽然是个哑巴,但耳朵却不聋,周围不友好的声音让她有些恐惧,她想家了,她想爷爷了。

她悄悄回到楼上,想打电话给爷爷,哪怕只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可手机里传出的声音却让她怔了片刻。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查询再拨。”

空号?

她虽然不知道家里的电话为什么会打不通,但她隐约有种预感,爷爷还有养父母大抵是……不要她了。

她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

可是此刻,她的眼泪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啪嗒啪嗒地直往下掉。

沐谦宁不过只是出去了一趟,一回来就听说瑶瑶把南希推进游泳池了,她自然是相信瑶瑶的,所以便准备上楼瞧瞧,结果刚走到楼梯口就看见瑶瑶红肿着眼睛,从楼上跑了下来。

见瑶瑶着急地朝她比划着,她虽然不懂手语,但也大致猜到了她的意思。

“瑶瑶,阮家的意思是,你既已回来了,就跟那边彻底断了联系吧。”

江瑶倏地瞪大眼眸,里面全是不可置信,回过神后,她一把挥开了生母的手,然后跑出了别墅。

“吱——”

刚离开阮宅,一辆轿车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

车窗摇下,一张帅气的脸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张脸,她记得,是阮家请来的客人。

“小妹妹,去哪儿啊?哥哥捎你一段。”

霍谨彦还有一个局,刚准备开车离开,就看见今天宴会的主角从阮家跑了出来。

因为长着一颗唯恐天下不乱的心,所以他打算“助小妹妹一臂之力”。

江瑶性格淳朴,安全意识不高,见江家的保镖朝这边追了过来,她便毫不犹豫地打开车门,钻进了后座。

霍谨彦望了眼后视镜,然后一踩油门,车子嗖地一下飞驰而去。

“听说你是捞尸人?十来岁就开始下河捞尸了,不害怕吗?”

霍谨彦在宴会上听别人提了那么几嘴,便突然对这小丫头生出了兴趣。

“听说你有个外号叫扫把星,凡是跟你走得近的人就连走个路都能摔跤,这事儿是真的吗?”

江瑶本以为霍谨彦是个好人,没想到他也拿她寻开心,她指了指车外,示意自己想要下车了。

霍谨彦却选择性眼瞎:“你从阮家跑出来,是打算去哪儿啊?回你养父母那里吗?”

江瑶不理他。

霍谨彦自顾自地继续说道:“依我对阮家人的了解,你养父母应该已经被迫搬家了,不信你可以打电话试试看,看还能不能打得通。”

江瑶闻言眼泪又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了。

霍谨彦见不得女人哭,于是哄道:“哎……你别哭啊!我带你去个地方,疯玩一天怎么样?”

城郊度假村内,徐子良正站在别墅的观景台上,穿着浴袍,手持酒杯,斜倚在围栏上,一派慵懒。

“瞧那女孩儿长得怎么样?高中刚毕业,还没谈过男朋友,纯着呢,关键身材贼好。”

“没兴趣?”

他觑了眼身旁的好友,见对方压根就没往小美人身上瞧,不仅皱眉调侃道。

“你这人简直太无趣了,整天就只知道工作工作,你就算有不婚的想法,但生理需求总是要有的吧。”

他这位发小,是沈氏财团的执行总裁,商业天赋极佳,刚成年便进入了家族企业帮忙,仅用了五年时间便让家族企业成功挤进了全国前十强。

如今的沈氏财团已在国内多个领域呈垄断地位,许是因为平时太忙的缘故,所以,他至今仍是单身。

“嗞——”

突然,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响起,紧接着是汽车撞墙、坠河的声音。

徐子良的注意力立即转移到了事故发生地。

“我去!”

“这个弯道是个夺命弯吧,上次来的时候这里也出车祸了。”

“估计用不了几分钟,小车就该沉下去了,要不要管闲事?”

“咦?这车怎么这么眼熟啊……”

沈域视力很好:“霍谨彦的。”

徐子良倏地瞪大眼睛:“我艹!”

同样爆了粗口的还有被困在车内的霍谨彦。

他的车速其实并不快,但在急弯处为了躲避一辆超速的大货车只能将汽车侧翻进了河里,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发现自己所坐的车辆已经进了河里,而河水正在一点点地往车内灌。

“我,驾龄九年,今天第一次出车祸。”

霍谨彦觑了眼后座上的小丫头,见她额头上破了口子,火气瞬间消了一大半,他拉了拉车门,发现车门已经打不开,而车窗的开关也已经失灵。

“等从这里平安出去后,我跟你做笔交易吧,我可以帮你找到你的养父母,你呢,帮我个小忙。”

霍谨彦不急不躁,因为他已经看见沈域了。

有他在,他死不了。

在这种环境下,想办法逃出去是人的本能反应,江瑶熟练地摘下救生锤,然后开始从容不迫地敲击着车窗边缘。

车窗被敲碎后,河水瞬间大量涌入。

好在她水性极好,很快便从车内钻了出去。

霍谨彦往出爬时,衣服突然被什么东西给钩挂住了,挣扎间,车子沉得仿佛更快了,河水也很快没过了他的脑袋。

“救……救我!”

江瑶憋气,直接钻进车内。

她淡定地从腰间摘下匕首,然后将霍谨彦被钩挂住的裤子割了道口子。

人在溺水时都会下意识地抓紧自己的救命稻草,霍谨彦也不例外,好在江瑶当了七八年的捞尸人,救人的动作已经相当娴熟。

她将人从车内拖出来后,直接勾住他的脖子,快速朝岸边游去。

上岸后,霍谨彦往地上一躺,开始大口喘着气。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徐子良早已候在了岸边。

“今天爷的生日,大吉大利的日子,你他妈地给我闹这出!”

“幸亏你没嗝屁,你若是死了,以后还要不要我过生日了!”

霍谨彦将肚子里的水吐出来后,忙呸呸呸了几声。

“什么死不死的,老子命长着呢,你少他妈咒我!”

徐子良看向江瑶,问道:“这小子是谁啊?长得倒是挺秀气,你最近也改好这口了?”

霍谨彦骂道:“你他妈是不是眼瞎!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徐子良一双眼珠子立即挪到了江瑶平坦的胸脯上,然后又移到了她的脑袋上。

“女的?胸太小了,没看出来,而且,小姑娘家家的,剃个板寸……”

霍谨彦赶紧打断他:“行了,你赶紧闭嘴吧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宠婚入骨

许家多年前送去乡下养病的女儿许呦呦回来了,回来履行与林家的婚约。 婚礼当天,新郎却逃婚去找白月光。 众人:哇哦……【吃瓜表情】 许呦呦:哦豁。 下一秒,白皙细软的小手攥住男人的衣袖,甜糯糯的语调:“墨先生,您可以娶我吗?” …… 墨深白商业巨擘清心寡欲,神秘低调,在波云诡谲的商场叱咤十年,无一家报刊杂志敢刊登他的一张照片,也没有一个异性能让他多看一眼。 所有人都说墨深白娶许呦呦一定是协议婚姻,一年后绝对离婚。 许呦呦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的瓜,只是吃着吃着就发现好像不对劲啊。 逛街购物不需要买单,吃饭不用点餐,不管走到哪里大家热情跟她打招呼:墨太太好。 后来墨深白的白月光回来了,前未婚夫深情表白:“呦呦,只有我是真的爱你,回我身边,我不嫌弃你。” 许呦呦还没来得及回答被男人霸道的揽入怀中,低音性感撩人:“宝贝,你没告诉他,这里有了我们爱的结晶。”温热的大掌贴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许呦呦红了脸,渣男红了眼…… 【先婚后爱文|专注虐男二】

妖妖逃之·完结·163万字

不努力种田就要回家继承千亿资产

皇城上下都传,宋家大少爷被一个不入流的小网红缠上了,还是山里来的野丫头,想红想疯了,天天直播种田卖番薯、萝卜,叫什么柚子直播间,一听就上不了台面! 直到某天,全网喊话,平台瘫痪。 农学院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新研发的七彩种子还有货吗?在线等,急! 著名影帝转发【柚子直播间】,抢不到妹妹种的西瓜,好难过…… KM帝国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王子抢不到荔枝,重金采购! 中医协会官博转发【柚子直播间】,水果蔬菜抢不到就算了,草药你们也要抢! …… 宋家大少爷转发【柚子直播间】,一日三餐都是自家种的,无添加无农药,太营养了怎么办? 池柚柚:宋时聿!你还有空转发直播间!还不过来上链接!哈密瓜、苹果都抢空啦,加货加货! 赚钱赚到手抽筋~ ┐(゚~゚)┌ 没办法,要是不努力种田,就要被外公带回去继承千亿资产,那多没劲呀!

姜鹿鹿·连载中·84.2万字

甜爆!和沈先生相亲结婚后

庆功宴上,宋绯意趁着醉意强吻了一向霁月风清的沈霁影。 那晚明月清辉,月光晃呀晃,惹得沈霁影整宿整宿的睡不着觉。他想,他和宋绯意将来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 可接吻不到一个星期,宋绯意就不怕死的跟他说分手。他清冷着眉目问她是真的吗? 宋绯意点头:“是,你吻技太差了,我们分手吧!” 沈霁影的脸一阵青白,这辈子都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 - 可十年后,二十八岁没有嫁出去的宋绯意被迫走上相亲之路,看到坐在她对面风姿卓卓、英俊帅气的沈霁影,她惊掉了下巴。 宋绯意:“这些年,你怎么混的这么差?” 以他这条件,应该用不着在村里相亲吧? 沈霁影坐在她对面,薄凉冷澈的目光要把她看穿一个洞来:“怎么,还要试试我的吻技?” - 一周前,宋绯意听说某某人相亲到订婚只花了十天,她一脸愤慨,痛惜一生的幸福怎么能如此儿戏! 但,她和沈霁影从相亲到结婚,只花了七天?! 结婚后的某天,有记者采访到宋绯意。 记者:“听说你和沈导儿是通过相亲认识闪婚的,沈导儿身上哪一点让您觉得可靠、能够作为一生的选择呢?” 宋绯意憋红了脸,想了半天说出一句:“因为他吻技好”就躲到了男人的怀里。

多财财·完结·41.1万字

娇妻盛宠,九爷很强势

厉绅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苏绵,书香门第,钟灵毓秀。 苏绵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厉绅,军阀名门,暴厉恣睢。 --------- 厉绅第一次见苏绵,温驯灵动,打扮得很是勾人。 苏绵第一次见厉绅,过分俊美,嘴唇比她还要红。 --------- 厉绅一直认为苏绵是只温软乖巧的小绵羊。 直到有一天, 小姑娘双眼猩红,举着一根折叠棍,狠狠地抡在人身上,嘴里还念叨着: “小姐姐,他敢对你图谋不轨,你就弄他,这小区内监控多着呢,有警察叔叔给你撑腰,你怕什么!” 苏绵一直认为厉绅是一头披着羊皮绅士禁欲的小狼,可哪想,这披着羊皮的狼,也是狼啊。 “你一点也不绅士。”苏绵裹着被子红着小脸抗议。 厉绅搂紧她在她耳蜗低语,“绵绵,外界说我们家人肆意霸道,都是真的。”

一盅清九·完结·84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领到分配的顶流老公后热搜爆了

【甜宠、娱乐、1V1、男德、青梅竹马】 坊间有传闻,娱乐圈顶流巨星祁扬不喜欢女人,对女人避如蛇蝎。 所有人都不知道祁扬有个秘密,他对女人过敏。 兰溪是个十八线外的小透明,公司倒闭被经纪人卖,喝了加了料的酒。 为了自救,她扑倒了祁扬的身上,娇软的喊:“亲爱的,你来接我啦~” 祁扬发现他对兰溪不过敏。 后来,祁扬微眯着眼欺身靠近兰溪,危险的问:“听说你要把我送人?” 顶流巨星祁扬颜值卓绝,身材极品,才华横溢,粉丝见了都要大喊一声我可以! 兰溪吞口水,如此绝色脑子有包才不要,“不,你是我的!” 婚后…… 兰溪:“传闻,在你方圆三米之内不能出现女人。” 祁扬亲昵的拥住她:“宝贝,你除外。我可以和你零距离…” 兰溪:“传闻,你不能和女人呼吸相同的空气。” 祁扬温柔一笑:“宝贝,那不科学。而且呼吸着你呼吸过的空气,格外香。” 兰溪:“传闻,你不能和女人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 祁扬无奈又宠溺:“宝贝,咱要不信谣不传谣。” 世间女人千千万,唯兰溪是他的救赎!

春浅夏森·完结·92.4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连载中·124万字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娇软古穿今咸鱼美人x矜贵清冷闷骚总裁】 顾总从海上捡回一条失忆的“咸鱼”,怀疑是对家派来的内线,决定带回去暗中观察。 小女人每天吃他的喝他的,懒趴趴过着小日子,不仅毫不在意他家商业机密,还暗戳戳送着秋波。 终于,顾总忍不住了,大半夜爬起来发帖:如何才能抵住咸鱼的诱惑? 网友:忍什么? 顾衍黑眸一暗,瞬间醍醐灌顶。 * 某日,顾衍刚到家,满地都是碎成片儿的六位数西装。 “……解释?” 管家十分淡定:“入冬了,太太说要给您绣个厚实的香囊。” 果然,顾衍那点小火苗啪唧一下熄灭了,次日褚音收到了十枚纯金打造的顶针。 * 又一日,顾总刷到一条火爆全网的短视频。 视频中,女人裙摆飞扬,舞姿曼妙如踏月仙子。虽然带着面具,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家咸鱼。 当晚,顾衍将安安静静纳鞋底子的小女人捞了过来,一双暗眸黑压压盯着她: “你到底还有几个马甲?” 褚音心尖一突:“夫…夫君且息怒…” 为了哄回男人,褚音洗手做羹汤。 拎上汤桶,她望向蓝天,太阳这么大,还是回去躺平吧。 一转身,不小心踢飞了女配摆在门口的水果篮,又顺便踩烂了塞进门缝儿的情书。 唔…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 算了,转身看还要费气力,好累哦……

百里成双·完结·53.4万字

闪婚后,首富老公抱着我不撒手

【占有欲爆棚暴躁霸总VS清冷美飒电视台女主持,1v1,玄学】 苏家大小姐出嫁了,极尽奢华的婚礼上却没有新郎的身影。 * 传闻容家太子爷,性格冷戾,手段狠毒,脾气暴躁,薄情高傲,又因身患隐疾,会三不五时昏迷,很可能活不过三十岁。 重生后的苏漾却头也不回的嫁进了容家。 新婚当夜,昏迷半月有余的容家太子爷竟真的醒了过来。 看着男人周身稀薄到几乎看不见的紫色气运,苏漾不禁感叹:自己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婚后,有记者问:“请问容总在未来公司或者生活上有什么大致规划吗?” 男人眉头轻挑,若有所思:“先定个小目标,生个孩子吧。” 粉丝A:“又是吃狗粮吃到撑的一天。” 粉丝B:“举报,这里有人屠狗,屠我这只单身狗。” 粉丝C:“@苏漾,你管管你男人,让他做个人吧!” 此后,帝都再次有传言传出,惹谁都不能惹苏家那个私生女,她是容家太子爷放在心尖上,不容任何人染指的朱砂痣和白月光。

槿郗·完结·4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