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捕诱

致命捕诱

野狸七岁sin

现代言情/已完结

54.4万字

完结于2023-08-0300:51:55
【1v1,双洁,双向救赎,全员恶人】 【苏·优雅妩媚·油画师·暮烟vs商·疯批忠犬·鉴宝师·无恙】 苏暮烟跟了四年的顾安叙出gui了。但他出于某种目的,无视她提出的分手,还对她威迫利诱。 可花花世界迷人眼,谁又比谁更天真。 顾安叙另寻新欢,自然也有人贪恋她的吻。 某日,自以为苏暮烟还归自己所有的顾安叙,为了他的豪门利益,把她锁在墙角:“苏暮烟,既然你不想跟我了,那我重新给你谋个出路怎么样?” 苏暮烟嫌弃的将他推开,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冷声道:“那你得问问我老公,答不答应。” 渣男懵逼:“你什么时候……” “很早了,就在你出gui的三天后。” 自尊受到打击的顾安叙,发疯的调查苏暮烟的新婚丈夫。 第二日,金城那位俊如神邸、杀伐决断,人人闻之胆寒的神秘富豪商无恙,坐在一众大佬中最尊的位置,冷眼看他:“听说,你在找我?”

第001章蛇蝎美人,非我之错

“苏暮烟你别不知好歹!这份店面转让合同,你今天说什么也得给我签了!”

冬季雪夜,温暖如春的咖啡厅内,苏暮烟却冷眼看着眼前面容姣好、浑身大牌、但飞扬跋扈的女人。

此女是金城豪门墨家的二小姐墨可儿,自创了咖啡品牌,目前所在的咖啡厅就是她的。

苏暮烟很讨厌墨可儿,因这个女人每天缠着她的男朋友顾安叙,哥哥长哥哥短。

接而,她一双妖艳若狐的吊稍眸子缓缓扇了扇,才不疾不徐地道:

“墨小姐,我那是少儿艺术工作室,周围都是教育机构,不适合你发展咖啡厅,而且……”

“你很显然是因我的工作室离安叙的公司近,才非要占我的店面,我自然不可能让给想挖我墙角的女人。”

苏暮烟那张妖冶又冷艳的脸泰然自若,仿佛能轻易勾走人的心魄,说话时的语调虽温柔,但话语却一针见血。

墨可儿被噎的浑身不适,眼里更是涌现出浓烈的恨妒。

桌台上有两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三秒后。

一杯咖啡照着苏暮烟的脸泼了过来。

好在她反应很快地把头撇开了,咖啡泼到了她身上那件暗红色呢大衣上,没把她烫到。

苏暮烟不想和墨可儿冲突,她直接起身,想马上离开,不料墨可儿却拽住了她的手臂,被气的破口大骂:“都是你,你这个狐狸精不仅害了我姐,还勾引了我姐的未婚夫安叙哥!”

面对跋扈的墨可儿,苏暮烟的教养让她据理道:

“墨小姐,你姐的事当年警方已经查过了,如果我真有罪,现在不会在你面前,而是在牢里!”

“而我和顾安叙在一起之前,他和你姐的婚约就已经取消了,这件事我一个失忆症患者都记得清楚,我想你一个正常人应该没忘!”

平静与教养更加衬的墨可儿像个张牙舞爪的妖怪,她更加发指眦裂:“安叙哥在我姐成了植物人后单方面取消和我姐的婚约,一定是你这个骚-货给他下了降头!”

此话一落,苏暮烟清澈的眸子骤然缩紧!

在墨可儿刚露出凶狠的得意目光时,突然一只秀气的手朝她的脸挥来!

下一秒,“啪”的一声脆响,荡在了墨可儿的脸上!

苏暮烟胸脯微微喘息,轻轻甩着自己手掌泛红的左手!

如果说,什么能让苏暮烟放弃她优雅教养的姿态,那就是——有人用“骚”这个词汇侮辱她!

这是她,不能被触及的底线!

数秒后,墨可儿回过神来,尖叫一声:“你敢打我!”

然后如疯妇一般的扯住了苏暮烟的大衣衣领。

又端起另一杯咖啡泼在了苏暮烟白皙纤长的脖子上,并用空了的咖啡杯砸了她的头。

苏暮烟不顾身上的疼痛,又扬起手臂正欲还手,门口突然传来一道慑人清冷的磁性声音:“暮烟,你干什么!”

一句话,瞬地把她的怒气极为难受的憋在了胸口!

她转头看去,到来的男人俊逸儒雅,一双深邃的桃花眼蛊惑人心。

高大的身躯穿一件及膝的军装风黑呢子大衣,气质非凡。

他身后跟着两位年轻男人,以及三位随行秘书,很显然是来这里谈生意的。

“我……”苏暮烟连连深呼吸,想控制内心的愤怒和脖颈间的疼痛。

而这时,墨可儿却哭喊道:“安叙哥,我不过是和苏暮烟谈事的时候说错了话,你看她仗着你,把我的脸打的!”

顾安叙立马就看到了墨可儿脸上的巴掌印记,眉目当即拉了下来,冷声道:“暮烟,给可可道歉!”

话毕,他这才看到自己女人身上的狼狈,又皱起了眉。

苏暮烟以为他还要说句什么,结果顾安叙只是提醒道:“暮烟,你得明白你的处境。”

顾安叙的话,狠狠地刺痛了苏暮烟。

她的处境,很难。

她原是金城豪门苏家的一个私生女,凭国色天香的姿容,与苏家的正千金苏悠然、墨家大小姐墨薇,并称金城的顶级名媛。

由于她的容貌更甚一筹,被人捧成了名媛之首。

而就在五年前,她们三人一同游湖时,发生了一场意外。

三人全部溺水,苏悠然丧生,墨薇重度昏迷,而她不知所踪。

人人以为她最惨,连遗体都打捞不到。

但在四年前。

她突然出现在金城,还让与墨薇有娃娃亲的顾家继承人顾安叙,不顾家族利益,与墨薇解除婚约,与她宣布情侣关系。

此事震惊了金城豪门圈。

因她好端端活着,又因为墨家失去了顾安叙这么个乘龙快婿,墨家便状告苏暮烟是害了另外两个女生的凶手。

只是案件节节查下来,毫无她行凶的证据。

甚至她也并不是完全健康,她不记得四年前的任何人事物,忘记了自己所有的经历。

顾安叙带她去医院检查,诊断为海马体受损,以及因受过强烈刺激造成的心因性失忆症。

但三人成虎,关于她害人的流言传遍整个金城,还有人传言她是为了得到顾安叙,对墨薇起了杀心,并牵连了苏悠然。

人人都骂她如蛇蝎心肠的苏妲己,顾安叙应该也受了流言的影响,总希望她面对矛盾,吃些亏把小事化了。

但她不愿意吃亏,遇事就吃亏,别人会给她扣个“做贼心虚”的帽子。

人一旦有了错处,怎样都是错,不如做自己。

她强调道:“这不是我的错。”

顾安叙却直接忽略她的话,命令般地道:“你工作室的店面让给可可,我重给你盘一家。”

苏暮烟唇角勾起一抹凉笑,她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这才轻轻擦拭起了自己身上的咖啡。

顾安叙顺着她的动作看到了她烫红的脖子。

他默了两秒,却只是凉薄地厉声道:“听话!”

苏暮烟没反应,也没吭声。

顾安叙立马失去了耐心:“不听话,是不是想分手了?”

苏暮烟一顿,“安叙……”

她依旧垂着眸,把表情管理的风平浪静,“你一直用分手来威胁我,是觉得我不敢走,对吗?”

在多人面前,顾安叙并不打算让步:“你如果这么想,那分手吧。”

苏暮烟抬眸静静望着眼前的男人。

她当初应该经历了很多极为复杂的事。

五年前,她和苏悠然、墨薇是在国内出的事。

但四年前,顾安叙是在海外一群恶棍的手里,救出的她。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摘下那朵高岭之花

话剧女神秦卿卿,骄矜傲慢,却能凭借盛世美颜和舞台展现力圈粉无数。 她往日得罪了太多人,所以一朝丑闻缠身,许多人都等着看她跌落神坛。 索性有赞助商白悬,投入巨资打造新戏,指名秦卿卿担纲女主角。 秦卿卿见到白悬的第一面就沦陷了——那个冷硬刻板,扣子永远紧扣在喉结下,又过分英俊的男人,完全就是她的理想型! 直到夜幕下,她窥见他单手将纽扣挑开,仪态慵懒,风流到了极点。 她心口绞痛,自己心头的高岭之花,原来却是风月老手! * 白悬是时尚集团的继承人,传言他冷静自制,不近女色。 他就像是清心寡欲的圣僧,无数名媛佳丽明争暗撩,都不能求他一顾,唯一的热情只贡献给工作。 没人知道,白悬有一个不能与人言的灵感来源——那抹舞台上的姝色,令他夜不能寐,肖想无数。 * 卖家秀:高傲作精×高冷赞助商 买家秀:娇气哭包×重欲系总裁 人设反转,双向明恋 【签约出版】

北流··完结·28.6万字

心动侵占

【新书《心上偏爱》】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 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 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 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你的时候出现呢?” 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 ——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完结·113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热吻野玫瑰

《碎冰月季》新书已发,欢迎收藏 【嗲人精×痞子】 林晚看上江易辰的时候,朋友和她说:“他不适合你。” 她不信,卯足了劲儿非要追。 奈何江易辰这人天生放荡不羁,游戏人间,众星捧月惯了。 说白了就是不服管,告白后她果然被拒绝了。 他漫不经心的模样绝情又凉薄:“你管不住我,算了吧。” . 后来 千帆过尽,历尘跌宕,星光璀璨不过尔尔一时。 再次重逢,沉沦这场情意的不再只是她一人。 林晚挑眉:“你当初说我管不住你。” 他笑,眼底一片悔意:“我现在求着你管,行不行?” . 粉丝的眼里,林晚是个高冷女神,江易辰眼里,“林晚就是个嗲人精”。 --- 他重新站上舞台,那是她记忆中的少年,像是杂草丛生,野蛮生长,肆意又勃发。 “人潮汹涌,有虔诚的信徒,也有尔尔一时的追捧,我曾见过他最落寞的惨相,也见过他众星捧月的模样”。———林晚 PS: 男主有前女友 姐弟恋,一岁差 女追男

S酸糖·完结·29.8万字

病态沉迷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 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 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 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 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 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 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 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 “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 “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 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 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又浪又慢·完结·64.2万字

双陷

【双洁互撩,偏执,大甜小虐,结局he】 从小被宠大的唐氏二小姐,能医善武,善骑烈马,可盐可甜,骄傲又自信。 偏偏,一个傅先生让她折了腰。 她问:“你电话多少?” 傅先生靠着车门,默默点了根烟,他说:“离我远一点。” 后来,寒风肆虐的冬,唐氏二小姐的订婚宴,他把门踹了,直接把人抱回家。 “你要结婚,只能嫁给我!” 哦,说好的不适合呢…… 【半架空,勿考究】

吴壹一·完结·35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当清冷美人拿了钓系剧本

【一】 一段时间,圈子里盛传京圈二爷被一小姑娘给拦在会所外求婚了,让人议论多时。 “回去吧。”他拥着怀里的女伴走进会所,没有半分怜惜。 有人问这小姑娘是谁,人只说小姑娘脸皮薄,被拒绝后就走了。 那些年,她走过北国风光,领略南极潇湘,只是却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被阮家二爷放在心尖上惦念了好几年。 * “姜烟,等我好吗?” “阮先生,我等你什么?等你浪子回头金不换,还是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那是阮二爷第一次后悔。 ··· 【二】 姜烟初次见到阮江临时还是个小粉团子,他一身慵懒,站在她身后,指着一道小学四年级的数学题温声说:“错了。”他讲题细致,嗓音低沉,时不时地拿一两句京话来调侃她。 * 他身上的清冽味让姜烟记了十年。 ··· 姜烟是个执念很深的人,她对阮江临一念上瘾,可她将心托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于是她攻于心计,步步为营,撩得阮江临情迷意乱之时又抽身离去。 她就是算准了阮总占有欲极强,看上了的从来都是要到手才肯作罢。之后阮二爷为了追寻她一路从密西西河到了南非草原。 * 她笑问:“阮江临,你想好了吗?我是你要找的人吗?” “老子来这儿晒太阳?” * 【清冷美人×真浪子】 指南:男主真浪子!女主攻心计 追妻火葬场

S酸糖·完结·23.5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