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热吻

坠落热吻

今橙

现代言情/已完结

16.7万字

完结于2022-06-1912:46:05
【新晋女心理医生x闷骚浪子霸总】 孟在昔初见许译,一双凉薄不带温度的桃花眼,惊扰了她许多年。 周围的人都知道孟家那个表亲家的小姑娘恨不得追着他们圈子内有名的花花公子不放。 当许译搂着一个又一个肤白貌美的长腿姐姐时, 孟在昔便一直可怜巴巴的望着他。 孟家出事,孟在昔出国。 阔别三年,饭局上 朋友问:还喜欢着呢? 当年那个小姑娘嗤笑:“谁?” 没人注意到旁的许大少手中的酒杯轻颤。 后来有人见,一向清冷凉薄不自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许译放着公司不管,成天跟在一个妹妹身后。 眼眸微红:“昔昔,我错了,你别不要我。” (追妻火葬场,闷骚浪子回头追妻记双向奔赴) 请支持阅文旗下正版阅读,推文博主勿扰!

第1章太纯了

六月的热潮拍在脸上,孟在昔艰难地拎着行李箱从京南机场腾出来。

来接机的谈郁一身清冷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她“艰难”的搬着行李。

但凡她开句口,他就帮忙,谁让人家压根不想开口?

那他就不用帮。

“谈郁!”孟在昔闭了闭眼睛:“有你这样的吗?”

连着好几年深夜发邮件让她回国,给自己治病。

孟在昔大老远从伦敦飞回来,让这人来接机,反而这人看起来了笑话?

谈郁收起手机,欠欠上前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不忘将刚买的冰美式递到她手上:“晚上跟着我去玩玩?”

三年前孟家出事,孟在昔一声不吭出国,抛弃了他们好多人。

去玩玩啊,注定要遇上一些人。

孟在昔对上他的眼睛有几分迟疑,还是点了头。

没必要跟圈子过意不去,再说她学的是心理学,也不能一直在谈郁的研究院呆着,迟早要出去另立门户,多结识一些人脉是好事。

俩人抵达俱乐部时屋内已有不少人。

那人还时一如既往的风光无限,将他围在主桌,身旁女伴也是着装暴露,尽可能的想要讨好他。

谈郁拍拍她的后背,在耳边低吟:“来了,可别怂。”

孟在昔嘴角挂着浅笑,不动声色的跟着谈郁在一旁坐下。

谈郁是响当当的五好青年,这种非商业性的私人聚会很少来参加,只是这次……

有些特殊了。

江亦目光在两人身上转转,明眼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谈总,这位是?”江亦玩笑着开口,问的是她的身份,目光停在许译身上。

圈子内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当年的孟家大小姐孟在昔曾经是跟在许译屁股后面的小甜妹。

许译换了多少个女朋友他们不记得,倒是这位小甜妹记得格外清晰。

只是后来……

谈郁视线在她身上停滞几秒回道:“我公司新聘的心理咨询师顾问。”

孟在昔笑着看眼江亦,算是打了招呼。

“什么时候还学心理学了?”许译手中把玩着杯子,无视女伴喂过来的水果,就那么大大咧咧丝毫不掩饰的注视着孟在昔。

这是前几年所未有的,在场人倒吸一口冷气。

要知道以前许译都不愿意看上孟在昔一眼,现在居然会主动开口?

孟在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保持平静回道:“也就近几年。”

“这个专业挺好。”许译摩挲着酒杯,一双桃花眼中尽数深情。

无形放电最为致命,关键是有的人,压根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放电。

一不小心就会沉沦一辈子。

“许译,我明天早上还有拍摄。”谈菀坐在许译左手边撒娇出声:“咱们先回去吧。”

那人是谈郁的妹妹谈菀。

签在华娱影视,算的上是一姐的地位。

当然,圈子里都传,许译捧的。

闻言孟在昔对上了谈郁的目光有几分询问的意思在里面。

对方眼神有几分躲闪。

孟在昔吐出一口气,这朋友不够地道啊。

现在的谈菀是声名显赫的大明星,去年刚斩获白玉兰最佳女主奖,年纪尚浅,离大满贯只有一步之遥。

跟许译勉强算是郎才女貌,孟在昔不愿承认。

“走吧。”

许译帮谈菀拿起衣服,两人并肩走出包间。

许译等人走了后,房间内的气氛明显轻松不少。

“我说许译跟谈大明星今年年底就能完婚了吧?俩人都已经爱情长跑五六年了。”

五六年,孟在昔有些吃惊,原来那么早了。

谈郁闻言只是笑笑,表示他不知道。

自家妹妹的事儿他可管不了,而且也管不起。

先不说这几人的矛盾是怎么起来的,反正掺和进去绝逼没好事。

接着又有人开口问:“孟妹妹,你现在不会还对许哥哥有意思呢吧?”

孟在昔眼神朦胧,漫不经心反问:“谁?”

是吧,都这么些年过去了,要是还有意思,当真说不过去了哈。

周围人唏嘘。

俩人又坐了会儿,后来以公司有事,谈郁半搂着孟在昔离场。

全然不顾身后的议论。

“有心人”江亦早已将照片拍下,扔在他们几人的小群里,疯狂轰炸许译。

【江亦:小青梅这身材可以啊,就是不知道郁哥哥有什么想法】

【江亦:我可是听说谈郁特意给她腾出来个什么科技公司供她折腾】

【江亦:这要还能是友情,我特么都不相信爱情好不了?】

许译将手机扣过,不想搭理他。

想想还是给他回了。

【许译:滚】

江亦挑眉,有戏。

其实这次孟在昔回来除了谈郁的盛情邀约,还有一个问题在于她的远方表哥跟她大学的亲闺蜜余念终于结束了两人长达五年的恋爱长跑,修成正果。

特意找她回来当伴娘的。

本来孟在昔是不为所动,谁让人家诚意实在是太到位。

就连伴娘服空运了好几次到伦敦,改了又试,试了又改。

余念婚礼那天,谈郁做的伴郎,孟在昔做伴娘。

来了不少人。

“怎样?”谈郁帮她理着裙摆:“最近上班没人找你麻烦吧?”

孟在昔摇摇头。

相比他们研究院要好很多,都是拿着真才实学出山,没谁敢说不。

何况他们研究任务重,每天忙的连吃口饭的功夫都难得,同组的组员都在忙,你一旦闲下来了,自己都会觉得羞愧。

“要是真遇见了什么事儿记得跟我说。”

孟在昔点点头。

一时间竟也不知道他这要求她进研究院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呦,许总闲啊。”江亦从一旁拿起一杯香槟递到许译手中。

轻啧两声:“你说在昔妹妹要是跟谈郁真结婚了,你是得管她叫妹妹呢还是叫嫂子?”

许译的视线从孟在昔进入场内就没在移开过。

别人是看不太懂许译,江亦倒是看的清楚。

简直就是当局者迷旁观清。

白皙的肤色配上夕雾蓝的伴娘服,棕色长发飘飘自然落下。

太纯了,一看就不是他平时玩的类型。

许译仰头将手中的香槟饮尽,收回视线跟身边的女伴调情。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都怪我入戏太深

安初虞的颜值被称为娱乐圈天花板,每次走红毯必艳压各方,跟她同框的女星压力很大。 颜值top就算了,演技也被各大导演拎出来夸,电影资源好得不行,让无数圈内人士眼红,是行走的热搜话题。曾有人戏言,营销号随便报道一个关于安初虞的料都能顶上半年业绩。 安初虞畅想自己会在演艺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捧到更多的奖杯,谁知世事难料,她一个转身就踏入婚姻殿堂。 家族联姻,没有任何感情基础,甚至不了解对方,只见过一面就领了证。仅有的一次见面还是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进行财产公证以及签订婚前协议,以防将来离婚出现纠纷,可谓做好了随时一拍两散的准备。 安初虞有一个要求:隐婚。 席筝:真行,刚结婚就被打入冷宫:) * 本以为这场婚姻有名无实,各玩各的,没成想二人在浪漫之都巴黎偶遇,天雷勾动地火,一发不可收拾。 回国后,安初虞川剧变脸似的,翻脸不认人,继续征战娱乐圈。席筝却念念不忘,隔三差五撩她。 …… 后来,安初虞被拍到在化妆间与一男子姿态亲昵。经证实,此人正是悦庭的掌权人席筝。 #安初虞金主曝光#火速窜上热搜第一。 粉丝惊了,黑粉活跃了,死对头纷纷发通稿碾压。 席筝没忍住,偷偷登上公司官博亲自辟谣:我与安初虞已婚,且育有一子,感谢关心。

三月棠墨·完结·21万字

诱他陷入

坊间传闻,岑二少因为给已分手的初恋女友做手术失败,从此对手术间有了阴影,再也没办法拿起手术刀,成了医坛一大憾事。 出生医学世家,16岁便以一篇论文震惊医学界,年纪轻轻就蜚声医坛的岑二少就这样从家族中的神坛跌落谷底。 但没有人知道,牵动他的心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他的那位“初恋女友”。 霍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岑二少。 她从六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上他上过的学校,学他学过的专业,看着他恋爱、分手、为情所困,只等着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一场车祸,把他从她的记忆里剥离,她记得全世界,缺独独忘了他。 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假失忆,真甜宠,1V1】

御尘寰·完结·37.9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诱梨

宣家有个身子骨孱弱的三小姐,因体弱多病十八岁前一直养在江南。 在十八岁时,宣梨被接回了宣家老宅。她气质温婉,说话时总是柔柔的,像江南的春风一样绵软。 人们都说她柔弱可欺,说话大点声就能把她吓到眼眶通红,泫然欲泣。 可有人见过她气势凌人地逼问江澄的下落,也见过她掌掴诬陷自己的人。 江澄在遇见宣梨之前,一直是个我行我素的主。遇见她之后,会因为一句“烟味不好闻”而戒烟。也会在她生气的时候软了嗓音哀求:“小祖宗,理理我行不?” * 江澄:“她从来不是小白花,是开在我心上永不凋零的红玫瑰。” 宣梨:“你是我平淡岁月里最惊艳的风景,我的终点是你。”

未闻茗香·完结·27.5万字

影帝的娇妻每天都在想离婚

【先婚后爱x追妻火葬场】 苏浅和陆明修隐婚三年,她扮演着他喜欢的替身,无怨无悔。 直到某天,她得知他的初恋情人要归国,翻然醒悟,及时藏起那一份萌动与心悸,准备离婚退场。 不料在离婚当天,陆明修出了车祸,失去记忆。 失去记忆后的他坚持两个人是真爱,不肯离婚。 为夫人痴,为夫人狂,为夫人哐嘡撞大墙。 某日。 苏浅发现陆明修压根没有失忆,一直以来都在骗她。 决定拔剑断情,安心搞事业。 坚持要离婚。 陆明修一套操作猛如虎,发现成功把夫人做没了。 追妻之路漫漫兮,最后他顿悟—— #精诚所至,少点套路

沙罗昙花·完结·42.9万字

延时热恋

【清冷骄矜京圈大小姐x矜贵深情京圈投行大佬】 林曦十七岁那年,伤了耳朵暂时失语。父母车祸离世,她和哥哥相依为命。后来哥哥工作调动离开,她被接到临市外婆家生活。期间,哥哥嘱托朋友来看她,来得最频繁的,就是那个比她大了五岁的“三哥”——秦屿。 京市距离临市一百多公里,他坚持陪她看医生,耐心教她讲话,甚至每晚都会准时出现在她的校门口。他将仅有的温柔全都留给了她,但一切又在她鼓起勇气表白前戛然而止。暗恋未果,家里又突生变故,她远走他乡和他彻底断了联系。 再见面,是她七年后回国相亲,被他堵在餐厅走廊,“楼下那个就是你的相亲对象?怎么在国外待了几年眼光越来越差了。身边有更好的选择,你还能看上他?” “谁是更好的选择?” 她下意识追问。 秦屿:“我。” 【青梅竹马,破镜重圆,双向暗恋小甜饼】

陆方之·完结·50.3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尝桃

陈氏家族聚会上,有人起哄问陈京裴:“裴哥,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陈京裴略微沉吟,想起那个阳光温暖的慵懒午后,小姑娘怯生生的喂他一瓣桃。 他笑容邪性桀骜,目光挑衅般的投向那个坐在他堂哥身边吃桃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桃子味。” 宣枳:“……” 现在戒桃还来得及吗? … 无人知晓,他们曾经疯狂相爱过。 陈京裴VS宣枳 CP名:奉枳陈婚 【有钱有颜的游戏公司大老板X娇软漂亮的一线记者】

火几·完结·2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