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喜

合喜

青铜穗

古代言情/连载中

63.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9 23:31:05
一个有点技能的拽巴女 × 一个总想证明自己不是只适合吃祖荫的凶巴男~ ****** 燕京苏家的大姑娘从田庄养完病回府后,似乎跟从前不一样了,她不仅令顽劣反叛的亲弟弟对其俯首贴耳,还使得京城赫赫有名的纨绔秦三爷甘心为其鞍前马后地跑腿。 与此同时在锁器一行具有霸主地位的苏家却正面临发家以来最严峻的考验:京城突然间冒出一位号称“鬼手”的制锁高手,传说制出的锁器比苏家的锁具更加复杂精密,已令城中大户不惜千金上门求锁,名气已经直逼当年苏家的开山祖师爷! 东林卫镇抚使韩陌有个从小与皇帝同吃同住的父亲,打小就在京城横着走,传说他插手的事情,说好要在三更办,就决不留人到五更,朝野上下莫不谈“韩”色变。 但韩大人最近也霉运缠身,自从被个丫头片子害得当街摔了个嘴啃泥,他丢脸丢大发了,还被反扣了一顶构陷朝臣的帽子。所以当再次遇上那臭丫头时,他怎么舍得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呢? 只是当他得偿所愿之后,前去拜请那位名噪京师、但经三请三顾才终于肯施舍一面的“鬼手”出山相助办案之时,面纱下露出来的那半张脸,看起来怎么有点眼熟??……

第001章 你完了!

“这锁是改制的四簧锁,两重锁栓,如今市面常见的仓房锁具大多只有三簧片,要么就是一道锁栓,比如顺天府府衙案卷库房,用的就是双栓三簧锁。

“卢掌柜,‘鬼手’给你特制的这把锁构造比起府衙来都复杂精密,可保你仓房无忧。你这五百两银子花出来,赚大发了!”

茶馆的窗下坐着两个人,左首的白衫少年举着茶,斜坐的姿态透着散漫。

对坐的商贾捧着一把崭新的两寸长福禄寿喜花旗锁,眉间喜色掩饰不住,颤着声点头:“想那鬼手神龙见首不见尾,我等哪有机会拜见?全靠秦公子从中牵线,在下才能如愿以偿!这份恩德,在下不会忘的!——这是五百两银票,公子请收好!”

苏婼从商贾麻溜掏出的那一沓银票上收回目光,低头慢条斯理地啜起茶来。

茶盅放下,对面的少年就已经到了跟前,坐下的同时,啪地把银票摆在了面前茶桌上。

“瑞祥银庄的票,我验过了,你点个数!”

那边厢商贾已经走了,窗下空荡荡。苏婼拿起银票,哗啦啦数了两遍,然后麻溜抽出八成的份额收下,把剩下推过去:“交代他守住口风不曾?”

“这点你放心!小爷我办起事来什么时候出过差错?”秦烨摊开银票放到嘴边亲了两口,然后一把塞进怀里。“话说回来,我竟然不知道你还有这么一手技艺!要是每个月有十来回这样的进账,小爷我可就发财啦!”

苏婼没理他,看了眼门外纷飞的大雪,把最后一口茶喝完,然后起身拿起斗蓬。“等我回了苏家,你要找我就递信进来。”

“知道了!”秦烨拍了颗碎银在桌上,跟着起身。

走到茶馆外头,门廊下等着各自的马车。

看到苏婼手里拿着把铜钱大小的小锁,秦烨又伸手来拿:“这是什么?”

苏婼拍掉他的爪子:“起开!”

“起什么开?什么宝贝,碰都不能碰?”

苏婼把挂在璎珞上的锁举高,挑眉道:“我说不能,当然就不能。”

秦烨送她一个大白眼。

立春过后的这场大雪,把京城又拉回了冬天。从昨夜到今早,雪就没停过,从北城门通往内城的这条主道上,街上人迹罕至。

城门下,此时正冒着风雪急驶进来三匹骏马,马蹄扬起的积雪混合着泥泞,溅起一路黄瀑。

“大人,我们是直接去苏家还是先去衙门?”

三匹马呈品字形前行,位于后方左侧的蓝衫青年扬声问着前方着玄服的少年:“罗智在朝混迹多年,与三司不少官员都有交情,这些老滑头,知道证据都被锁在铜箱里,只要打不开箱子,证据就取不出来,他们多半会想办法拖延。”

“苏家有宋延在,老家伙们再滑头,我就不信能翻得过我韩陌的五指山!”玄衣人勒马,顺眼望着前方茶馆屋檐下一双正说着话的男女,一张棱角利落的脸上,又透出几分不羁还有烦恼,“我得先去衙门,你回府跟夫人报个平安。”

往日人头涌动的这条大街上,此时因为下雪,整条街只有这间茶馆下还站着人,韩陌原本昨夜就该到家,因故推迟了半日,母亲此时只怕又已在府里念叨他。想到这里韩陌也有些无可奈何,他已经进东林卫当差有大半年,但母亲还是不赞同他的决定。

蓝衫人浮出一脸的理解,深深点头道:“那属下先行一步!”

韩陌看着他疾驶而去,也扬鞭启程,精选出来的蒙古骏马立刻又以风驰电掣的速度疾驰在街头。

苏婼眯眼对着天光,凝视着挂上了铜锁的璎珞:“我这锁有灵气,像你这样五毒俱全的人,碰了是会坏它的风水的。”

秦烨白眼快翻到了天上!“说得好像你有多纯洁似的!”

苏婼目光剜他,正要收回双手,“关爱”他几句,城门那边突然而来的马蹄声却压住了她的声线。她抬眼望去,这马蹄声却已经到了耳边!也就是一个错眼的工夫,一匹枣红烈马居然擦着她的衣角,如同闪电般疾驶而过,带起的一股风拉扯着她往前栽!

秦烨连忙扯住她衣袖!

一个踉跄后她好歹稳住身子,但等她回过神来,手上却已经抓了空!——原本被她握在手中的璎珞,此时竟被勾住在了最前方那匹枣红马的马鞍上!

“哪来的恶徒?!”

当街纵马不说,居然还带走她的东西?!

苏婼怒从心中起,追了几步后看着疾驰中离她越来越远的马匹,她又恶向胆边生!瞅准路旁被铁链锁住的一堆用来建房子的木头,拔下头上金簪,果断探入缚在铁链上的铁锁的锁孔——

这堆砍伐下来的树木少说有上百棵,靠墙竖立放着,只凭一条铁链锁住,这时候那铁锁叭啦弹开,就听哗啦一声响,铁链啪嗒掉落在地上!而说时迟那时快,一阵排山倒海般的响声震耳欲聋,松开的树木立刻哗啦啦四散倒去!

韩陌急于赶路,又碰上这飞雪街头没有什么行人,手下便没有松懈。到了站着人的茶馆面前,为免撞到人,他还特意缓下了速度,只是惯势之下马儿踏雪打滑,还是走偏了点方向,朝着那路人冲了过去!

不过他旋即勒紧马缰,及时将它拉了回来,所以并没有造成什么损伤。

可没等他走上几步,就听到后头陡然传来雷霆巨响,下意识地将马勒住,余光中只见靠着茶馆墙边安放的一大堆木头,这时居然如洪水般朝着自己翻滚而来!

“大人!……”

作为从小习武的武将子弟,韩陌自然练就了几分观察力,方才过来这一路,他就已经留意那堆被铁链和锁拴住的木头。那木头都被捆得好好的,他不明白怎么会突然间就倒了!

但是情势刻不容缓,他不能不先以最快速度避到街对面再说!

街这边,目睹了这一幕的秦烨在认清楚那枣红马上的人之后,一双正待替苏婼鼓掌喝彩的手掌倏然停在半空,而且还蓦然睁大了眼睛!……

韩陌几乎没有在毫无防备下遇见过如此紧急而莫名的状况,他甚至来不及回味那百余棵比屋顶还高的木头以山崩地裂之势压向自己的窒息感,视线就不由自主地投向了奔向自己而来的那道纤秀的、而又明显透露出怒意的身影!

这是个十多岁,梳着双丫鬟的少女,穿着藕合色裙袄,有着一副让人印象深刻的相貌,所以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先前冒着风雪站在茶馆门前与男子说说笑笑的那个丫头。

韩陌也绝不记得自己与她曾经有过交集,所以他不明白她为何要停在自己马前,仰着头,气恼地瞪着他,那神情活似是他先前瞅了她一眼的工夫,就掠走了她的家财……

被无故这样对待的韩陌也没有什么好心情,但他还没说话,那绷着脸不发一语的少女,就突然间伸手探向他马鞍下方!

身旁的杨旭刷地抽出剑来:“你干什么!”

韩陌倒是不至于被个弱不禁风的小丫头吓倒,但这丫头却无视杨旭的长剑,居然直接在他马鞍底下摸索起来!

他又惊又怒,仿佛她摸的不是马的脖子,而是他的脖子!还没想好以什么法子逼退她,她就已收回手掌,在那只小巧而红润的掌心里,竟赫然躺着一串挂在璎珞上的小铜锁!……

韩陌着实惊了:“这是哪来的?!”

苏婼简直想啐他一口!顺走了她的东西,还问东西哪来的?她倒想问问他是哪里来的脸!

也不想跟他废话,瞪他两眼,她在衣衫上小心翼翼地擦拭干净铜锁上的灰尘,转身就走。

“你站住!”

就这么任她莫名其妙地来了,又莫名其妙地走了,韩陌顺不来这口气,必须唤住她问个究竟不可!

他竟然还不依不饶?

苏婼脸色越发不好看了,她脚步停下来。

秦烨一个箭步冲到她面前,白着脸拽住她衣袖往回拖:“算了算了!快走吧!”

算了?在城内纵马,害她当街失仪,还顺走了她的东西,居然让她算了?!哪有这么好的事!放在衙门公堂上都不占理的事情,她苏婼可不会惯着!

她转过身,冲马上人咧嘴笑了下,然后慢步走回他马下,猛地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腿就朝他马臀上踹了过去!……

“该死!”

饶是韩陌功夫再纯熟,也顶不住他压根没想过这一着!电光火石之间,惊怒之中的他迅速拉紧马缰,但也没能顶住这份猝不及防!咒骂声刚落地,他就在仰天狂嘶的马鸣声里,连人带马如箭般地飞了出去!……

“大人!”

杨旭惊恐万状,当下就策马飞奔了上去!

苏婼直到亲眼看见枣红马上的人跟个棒槌似的,一头扑进了雪泥之中,才满意地拍拍手掌,披上斗蓬。

而她旁边的秦烨却双手抱着脸,已经只剩进气没有出气!

苏婼皱眉:“你这是做什么?”

“你完啦!”

秦烨怪叫着跳起来,惊恐地望着她,然后掉转头,如同避瘟神一样地跑了!只有漫天风雪捎来他抖得稀碎的一句话:“以后千万别说你认识我!”……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夺荆钗

十年前,晋王失意,宋绘月父亲代晋王受过,宋家随晋王到潭州小心度日。 十年后,宋绘月年满十六,议下婚事,预备出嫁,以为可以平静过一生。 不料卧龙抬头,贵人按捺不住,涌入潭州,将潭州搅成一滩浑水,将宋绘月的婚事搅黄,将宋家搅的支离破碎。 一无所有的宋绘月,只能杀出一条血路,一战成名。 * 致力夺位的晋王:“这个狠心的坏月亮。” 杀心难改的护院:“愿与大娘子执鞭坠镫。” 不知谁能巧夺荆钗,揽月入怀。

坠欢可拾·完结·107万字

娘子且留步

新书《花千变》开坑了! 颜雪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有人在为她拼命,她很欣慰,这一世终于能安安静静做一朵含苞待放的小白花了,可是手里的这一把烂牌是怎么回事? 颜雪怀:娘啊,我来了,打架带上我! 某少年:我也...... 李绮娘:离婚了就别来烦我,闺女归我! 某大叔:我也……

姚颖怡·完结·156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夫人被迫觅王侯

正经简介: 搬迁路上,全家要靠祖母腰间半袋粮食度日。 尚在饥饿线上挣扎的赵洛泱,突然脑海里多了一个系统,要被迫赚取足够的魅力值,变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名满天下。 赵洛泱:有点难。 兢兢业业地实干,终于魅力值攒了一大把,不过这时候赵洛泱才发现最难的是,系统还白白赠送了一个夫婿。 赵洛泱:送错了?能不能退货? 被迫当了系统的某人:退是不可能的,权当买了个教训吧! **** 男主版: 突然有一天,他变成了系统,需要帮助赵洛泱完成任务。 从来没有被人如此命令过,他冷眼相对,正准备消极怠工,却收到来自系统的警告~ 【!】警告,生命值降低,即将面临死亡! 看着逐渐虚化的自身,他不得不忍气吞声,继续任劳任怨做好一个系统:还有什么需要效劳的? 小剧场版: 终于熬到生命值100%,他终于可以离开牢笼,重新回到自己的身体。 侍卫禀告:主子,赵家小姐前来拜见。 终于等到她来了,也该是他报复的时候。 “将门关好,不准她迈出府门一步。” 侍卫闻到了腥风血雨、不死不休的味道。 他继续道:“将长公主请过来,再叫上中山侯夫人、南安侯夫人……请她们为我做媒,让赵洛泱签了与我的婚书。” 八抬大轿将人娶回家之后,再慢慢算账。

云霓·连载中·67.4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我行我上,众卿平身》

非10·连载中·30.5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连载中·65.1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连载中·155万字

花千变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连载中·67.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