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新茶

古代言情/已完结

67.5万字

完结于10-12 15:40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瑾夏醉卿颜·完结·77.2万字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双重生,疯批病娇太子爷vs咸鱼作精小娇娇】 李宝嘉被一纸诏书赐婚给太子五年了。 世人称道太子独宠于她,可只有李宝嘉知道,太子赵懿这个骗子! 什么光风霁月,温润如玉,他实则性格恶劣,是个十成十的病娇疯批。 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他为了掩护心头白月光的手段,自己不过是他的挡箭牌。 好在她没有老死后宫,一个脚滑就重生了…… 李宝嘉竟直接回到了未被赐婚给太子以前。 喜大普奔!成为东宫金丝雀,人之蜜糖,却是她的噩梦。 这一世,她只想摆烂避开赐婚,好好给自己挑得良人! * 太子赵懿一觉醒来,发现前世手到擒来的小娇娇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 这还不够,她还专心琢磨起那些鸡零狗碎的烂桃花? 赵懿不淡定了…… * 男主后期会黑化,前世都是误会,双洁宠文。 女主后期搞事业,也就是开开女学,当当首富这样子~~

小菜丸·完结·45.7万字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拿的是宫斗剧本。 按照套路,要开启宫斗模式? 达咩!她只想猥琐发育。 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 她只想躺着,不想翻身。 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她只想独自美丽。 白天,她是弱柳扶风、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哄得了太后,拿捏得了妃子。 最大爱好,找几个妃子聚众搓麻将。 晚上,她是兴风作浪、偷鸡摸狗的皇宫贼人,爬得了房顶,偷得了御膳房。 最大爱好,带着她的猫儿祸祸御膳房的膳食。 她本想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奈何有人拿针戳着她翻身。 太后赶鸭子上架让她争宠:好孩子,你努力努力,皇后的位置非你莫属。 达咩达咩!她不想做皇后,只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 渣爹渣娘对她劝慰:好女儿,你要努力博得皇上欢心,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侯府久盛不衰。 侯府衰不衰干老娘毛事?死开! 渣姐渣男对她PUA:好妹妹,你要努力往上爬,这样我们的宏图霸业才能尽快实现。 想要她当他们的垫脚石?别说门,窗都没有! 温念软本想着就这样舒舒服服做一条晒干的咸鱼,没想到某一天晚上遇到隔壁宫殿的那位皎如明月、皑如白雪的男子。 从此,咸鱼有了人生目标—— 每天都要想着翻墙! 【双洁,咸鱼女主+双面男主】

百里十书·连载中·58.9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皇贵妃她持美行凶

她出身名门望族,娇生娇养,十三岁以美貌冠绝上京,国色天香,十五岁嫁新帝为贵妃,无上荣华、贵不可言。 可惜,不过是皇权的棋子罢了。 一碗绝子汤,断了红尘梦,半幅残躯,受尽屈辱,心如死灰,最后还被那无良渣帝推出去挡箭横死,至亲之人却说她死得其所? 滚! 重生一次,她依旧没能改变之前的命运,不过既然活着,总不能继续憋屈,左右一死,何必委屈自己? 从此,祸乱后宫,兴风作浪,结交天下美男,把酒言欢、潇洒恣意。 然而还没等她玩够,身边的人却一个个对她避如蛇蝎。 那个随手捡来的小太监不知何时手握大权、翻手云雨,不但把控朝局,还爬上她的凤榻,步步紧逼…….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总之就是…….很后悔! 娘娘,奴才是你的人! 贵妃娘娘:“……”这跟她理解的意思不一样啊,一时大意,竟然把自己搭进去了!摔! 1V1,爽文,女主狠、飒、毒舌,蛇蝎美人。男主腹黑、心机、痴情,奶狗与狼狗无缝切换,(^-^)V 作者随心之作,不要太考究,希望各位小仙女们喜欢。

妖殊·完结·100万字

重生后靠反派权臣续命

重生后靠反派权臣续命

【双洁甜宠】前世,苏菀识人不清,成了别人踏上皇权巅峰的垫脚石,家族覆灭,满门冤魂。 一朝重生,前世的恩怨还没解决,苏菀便发现自己身患奇病,而这病,只有在靠近当朝第一权臣祈宴时,才能够缓解些许。 为了活命,苏菀只能找各种机会靠近祈宴。 北疆围猎,苏菀突发心悸,假装头晕倒向祁宴,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刺客,苏菀正好挡住了朝向祁宴而来的剑锋。 淮南瘟疫,祁宴亲入重灾区,苏菀突破重重阻碍,千里奔袭到祁宴身边,同进同退,出生入死。 朝政突变,祁宴入狱身受重伤,朝堂上下无一人敢靠近,唯独苏菀无微不至的贴身照顾,光明正大的对祁宴摸摸抱抱,偷偷给自己续命。 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用情至深”的女人,祁宴沉沉目光中隐现灼热,“你的心意,我都懂。” 彼时已经恢复健康,准备跑路的苏菀:嗯?懂什么?我有事我先溜了。 祁宴眼中波涛顿起,不动声色的将人圈进怀里, “做个交易?千里红妆,万里河山,皇后之位,都给你。” “那你要什么?” “你。”

一船梦·完结·20.9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连载中·104万字

蓄意沉迷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