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重生后我被敌国质子缠上了

新茶

古代言情/已完结

67.5万字

完结于2022-10-1215:40:03
亡国后,楚意被迫做了敌国的豫王妃。 她与豫王萧晏过了两年,暗中谋划报仇复国,却死在至亲手中。 一朝重生,她还是上京城最尊贵的六公主; 后宫诡计频出,朝中奸臣作乱,蛮戎虎视眈眈—— 楚意做好孤身救国的准备,没想到…… 父皇:朕的六六有凤雏之姿,谁敢欺负她,朕立即发兵灭他一国! 母后:意儿缺钱吗,这是咱家库房钥匙,也就比国库大几十倍吧。 皇兄们:我的妹妹,要做全京城最快乐的小姑娘! * 这时的萧晏还只是个卑微低贱的敌国质子,她念着上辈子吃他许多补品的份上救他两次,谁知他从此便缠上了自己。 她杀人,他补刀; 她放火,他递柴; 她挽大厦之将倾,他救百姓于水火。 待到千帆过尽,楚意对他说:“萧晏,你我从此两清。” 这人却道:“公主说得对,你我从此‘两情’相悦,朝朝暮暮。” * 楚意后来才知道,他为她覆灭一国,流尽鲜血,只求一个她平安喜乐的来生。 (1V1,权谋,双强互宠。)

第一章亡国公主

初秋的时候,楚意快死了。

四面高墙遮挡着夕阳,几片枯败的梧桐树叶,打着转儿,落到女子苍白纤细的指节上。

她抬起手,任由灰黄枯叶再次被风卷起,指尖轻触着一缕缝隙里透出的阳光。

“今日,能不喝药了吗?”楚意的声音平静,浓墨似的眼中带着几分乞求。

她面前的石桌上,摆着一盏黑红汤药,浓郁苦涩的气息熏得她头晕眼花。

萧晏端起药盏,动作粗暴的将其抵到楚意苍白的唇边,声音寒凉入骨:

“不喝,你死了,叫皇帝给本王按上个谋害王妃的罪名,正好处置本王?你当初费尽心机嫁给本王,也早就想过这一天吧,楚意,你的心思可真是歹毒至极。”

楚意气若游丝的点头,敷衍道:“嗯对对对,我心思歹毒,我死了,你也能解脱了。”

萧晏瞳孔微缩,他死死地盯着这个单薄如纸,奄奄一息的女人,毫不留情的吐出威胁:

“不要以为本王不知道你在背地里,究竟还做了什么勾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不如本王就杀了倚秋,杀了谢殷,让他们陪你一起走,你说可好?”

他说着,婢女倚秋就被押过来丢到她面前,哭着求饶:“公主,公主救救奴婢,奴婢不想死啊——”

楚意叹了口气。

倚秋是亡国后她身边最后一个婢女了,谢殷是父皇留给她的暗子,居然也被萧晏查到威胁自己。

这世上怎会有如此不要脸之人,她活着,他厌恶至极,她要死了,也不能叫她死个痛快。

“王爷,外面来了……”

一名属下对萧晏耳语些什么,萧晏拿起佩剑,淡淡地吩咐:“好好伺候你家主子喝药。”

楚意忍不住叫住他:“萧晏,你把我交出去,风波停矣,也给我个痛快,一举两得。”

萧晏脚步停顿,冷笑一声:“你想得倒美,楚意,多谢你为本王搅乱朝局,本王现在要亲自为你擦屁股,然后明天就造反,你可别看不见本王造反就死了。”

屁股什么屁股?他存心恶心自己吗!

楚意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红晕,听到他要造反,又一下子精神了几分:“这是可以和我说的吗?”

萧晏没再理她,径直走了出去。

倚秋挪到楚意身边,端起药盏劝道:“公主还是喝些药吧,否则豫王又要磋磨公主。”

“也罢,萧晏要是真的造反了,我可得看看。”

楚意接过药盏,她的语调很轻,唇角微微上扬着弧度。

昔日冠绝上京的永宁公主,哪怕现在神情寡淡,面容瘦削苍白,仍旧一笑倾国倾城,灼若芙蕖,让这满园暗淡的秋景都鲜活起来。

倚秋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燕国的公主,亡国后,仍旧穿着织锦绣月的雪白裙袂,美得不可方物,也仍过着锦衣玉食,奴仆簇拥的日子。

这是因为雍国灭燕国当日,永宁公主便自荐枕席,被雍国的皇帝赐给豫王萧晏为妃。

谁人不知,萧晏曾作为质子,在燕国受尽欺辱整整五年,他恨极了燕国,何况是燕国的公主。

楚意呷了一口汤药,心想,雍国皇帝当时可是格外乐意自己嫁给萧晏,毕竟,一个娶了亡国公主的王爷,如何能继承大统?难不成以后让敌国的公主做一国之母?

这两年来,萧晏对她横眉冷目,言语间充满恨意,大抵是看见她每一眼,都会想起因为自己,他才失去名正言顺争夺皇位的机会。

唯一庆幸的是,豫王府的后宅因只有她一个正室王妃,所以吃穿用度皆是顶尖,她除了要被迫喝下一碗又一碗苦涩的汤药维持性命,过得还算舒心。

最近半年,楚意更是得到萧晏允许,可以在闲暇时出府逛逛,省的碍他的眼。

也正因如此,她才能暗中联系到父皇留给她的故国旧部,搅乱雍国朝政。

府外的杀伐声小了许多,楚意以为自己今日必死无疑,没想到竟活了下来?

算了,既然还没看见萧晏造反这么让人高兴的事儿,再撑几天死也无妨。

下一刻,一柄尖锐的利刃,将她的心口贯穿!

“噗嗤。”

鲜血,骤然间染透了她雪白的衣衫。

“嘶,你……”楚意闷哼一声,呕出一口鲜血,痛得呼吸困难,她艰难的转头看向倚秋,眼中有不解与悲哀。

药盏从她手中跌落,化作无数碎片,苦涩的汤药倾洒到地上,掩不住更浓郁的血腥气息。

倚秋将利刃在她胸口搅动几下才抽出来,带起一簇血花。

“公主,您反正也要死了,不如奴婢送您一程,您死了,先帝的旧部才能归陛下所有。”说完,她便快速折身,逃出了院子。

“陛下?原来你是楚昭的人……”楚意低声呢喃。

她那四皇兄,亡国后建立了对雍国俯首称臣的南燕不说,还惦记着自己这么一点父皇留下的人手。

当真是一尺布,尚可缝,两兄妹,不能容。

“楚意!”

一道沙哑破碎的声音,传到楚意耳中。

她的眼神渐渐涣散,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急掠到自己身前。

是萧晏回来了,他手中染血的长剑当啷坠地,上前将她拥入怀中,疯了般捂住她血流不止的伤口。

“你……你急什么?”楚意疑惑的问。

他都准备造反了,何必在意自己死活。

她只是与他虚与委蛇的妻子,让他受辱的敌国公主,叫他不能争夺帝位的一座牌坊。

萧晏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不停地唤着她的名字。

模糊的视线中,楚意看见他跪在地上,捡起一片破碎瓷片,反手割破自己的手臂,将鲜血淋漓的胳膊凑到她的唇边。

腥甜的血液滚进喉咙,让楚意皱起眉头。

他难道,还指望自己喝点血就能活吗?

“楚意,不许死,本王不允许你死!”

萧晏的声音嘶哑,从咆哮变成哀求,他手臂的血还在不断流进她的喉中,可渐渐地,她听不见了。

温热的血在楚意身下慢慢浸开,她漆黑的眼睛像一面镜子,要将世间风景烙印到瞳孔里。

楚意最后看见的,是萧晏猩红的眼眸,滚下一滴眼泪。

她恍然听见一阵不知从何而来的铃铛声响,自己的魂魄仿佛被引着倏忽飘起。

临死前,她忽然有些想家了。

可燕国已亡,她已失家。

楚意眼前一黑,彻底陷入无尽的黑暗。

她死了。

大燕永宁公主楚意,死在亡国后的第二个秋天。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瑾夏醉卿颜·完结·77.2万字

太子的掌中娇她另谋良配了

【双重生,疯批病娇太子爷vs咸鱼作精小娇娇】 李宝嘉被一纸诏书赐婚给太子五年了。 世人称道太子独宠于她,可只有李宝嘉知道,太子赵懿这个骗子! 什么光风霁月,温润如玉,他实则性格恶劣,是个十成十的病娇疯批。 所谓的宠爱,也不过是他为了掩护心头白月光的手段,自己不过是他的挡箭牌。 好在她没有老死后宫,一个脚滑就重生了…… 李宝嘉竟直接回到了未被赐婚给太子以前。 喜大普奔!成为东宫金丝雀,人之蜜糖,却是她的噩梦。 这一世,她只想摆烂避开赐婚,好好给自己挑得良人! * 太子赵懿一觉醒来,发现前世手到擒来的小娇娇竟然对自己避之不及。 这还不够,她还专心琢磨起那些鸡零狗碎的烂桃花? 赵懿不淡定了…… * 男主后期会黑化,前世都是误会,双洁宠文。 女主后期搞事业,也就是开开女学,当当首富这样子~~

小菜丸·完结·45.7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逃婚夜!战神王爷说我是他白月光

新书《宠妾灭妻侯门主母杀疯了》已发布 楚颜玉重生一睁眼,战神被她灌醉,丢上床! 疯了!这不白重生了? 要不趁醉将人丢出去? 前世,楚颜玉贵为嫡公主,名声却烂得一批,骄纵草包黑心肝,还对战神死缠烂打。众人骂:不要脸! 最终,她失去所有,惨死在战神白月光的冷箭下。 今世,她痛定思痛,远离战神,做个娇宠嫡公主,养十来个美貌面首宠着自己不香吗? 谁知,冰块战神天天杵在她面前,各种暗示暧昧。 战神曰:刷存在感。 楚颜玉:我信你个大头鬼! 她使出浑身解数,甩掉草包纨绔臭名声顺带搞事业,誓做富甲天下的白富美。 谁想,正义战神为她白切黑,曰:本王脚踩白骨方往生,只为护她宠她! 美女让她不痛快?剥皮可好? 才女用才华踩她?剁手可行? 皇亲贵戚、国之重臣压她? 他薄唇浮起喋血笑意,横刀跨马,率领千军万马堵人门口。 曰:聊聊你全家未来‘灿烂’人生。 任楚颜玉如何努力,她最终被赐婚战神王爷! 那还了得,趁大婚当天夜黑风高,赶紧逃! 逃婚夜,她被战神堵在床角,人家委屈巴巴的哑声道,“阿玉,我心悦你已久。乖,听话,让为夫好好疼你。” 楚颜玉似被雷劈,你怕不是病入膏肓了吧?

翎凡凡·完结·58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重生后靠反派权臣续命

【双洁甜宠】前世,苏菀识人不清,成了别人踏上皇权巅峰的垫脚石,家族覆灭,满门冤魂。 一朝重生,前世的恩怨还没解决,苏菀便发现自己身患奇病,而这病,只有在靠近当朝第一权臣祈宴时,才能够缓解些许。 为了活命,苏菀只能找各种机会靠近祈宴。 北疆围猎,苏菀突发心悸,假装头晕倒向祁宴,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刺客,苏菀正好挡住了朝向祁宴而来的剑锋。 淮南瘟疫,祁宴亲入重灾区,苏菀突破重重阻碍,千里奔袭到祁宴身边,同进同退,出生入死。 朝政突变,祁宴入狱身受重伤,朝堂上下无一人敢靠近,唯独苏菀无微不至的贴身照顾,光明正大的对祁宴摸摸抱抱,偷偷给自己续命。 看着眼前这个对自己“用情至深”的女人,祁宴沉沉目光中隐现灼热,“你的心意,我都懂。” 彼时已经恢复健康,准备跑路的苏菀:嗯?懂什么?我有事我先溜了。 祁宴眼中波涛顿起,不动声色的将人圈进怀里, “做个交易?千里红妆,万里河山,皇后之位,都给你。” “那你要什么?” “你。”

一船梦·完结·20.9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重生后公主殿下是朵黑莲花

沈千昭贵为公主,自幼锦衣玉食,娇养长大,没想到最后落了个国破家亡,自己被迫下嫁仇人的凄惨下场。 她带着执念,灵魂飘荡了数千年,终于重生回到了上一世。 这一次,她不仅要护住父兄姐妹,护住百姓,更要护住那个她爱而不得,执念成痴,英年早逝的心头白月光,宋怀。

三一零白月光·完结·11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