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她

诱她

澜笙

现代言情/已完结

180万字

完结于2023-03-3120:32:57
南枝再见傅寒州,是在前男友的聚会上。她跟他源于荒唐,忠于臣服。成年人的游戏,双双博弈,黑红游戏,无人生还。

第1章这是个刺激的游戏

  “5306。”

南枝把房间号发了出去,却不是发给自己的男朋友江澈。

这个想法,是在发现他出轨的半个小时后决定的。

对于这场刺激的游戏,显然双方都游刃有余,认为无人发觉。

门铃响起时,她回过神,拢好了身上的战袍,本该由江澈亲自拆开的生日礼物。

门开的瞬间,视线所及只能看到一双眼尾带着几分情潮的眼,直到高挺的鼻头辗转擦过她的鼻尖,她才看清楚来人——傅寒州。

不过傅寒州可没给怀里这女人一点反应的机会。

他身上有一股冷木调香,南枝在片刻的怔松后,闭上了眼睛,任凭自己沉沦。

或许是她的主动点燃了傅寒州,他热情得跟印象中的他截然不同。

可南枝不知道的是,电梯门刚响,江澈走到门口,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傅寒州单手将她的双手抵在头顶,一手撩拨她的发丝,整个身子都挡着南枝,在江澈愤怒的准备冲进来的时候,转过头,对着江澈邪肆一笑。

江澈的脸瞬间惨白,傅寒州长腿一踹,门彻底关上了,还发出了酒店房门特有的音效。

想来江澈下辈子都不会忘了刚才那一幕,不过不要紧,谁在乎呢。

“第一次?”傅寒州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

……

凌晨4:30

手机插上充电器后,才看到了里面有30个未接来电,全部来自于陌生号码。

南枝没有打回去的兴趣,因为猜到了估计是江澈发现自己被拉黑后,用其他人的手机打来的。

窗外的天还是灰蒙蒙的,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床上只有自己一个人,想必傅寒州已经走了。

地上原本散落的衣服,已经被放在了沙发上,空调调整到了最舒适的温度。

她掀开被子坐了起来,觉得以前大家对于傅寒州的评价,还是太浅薄了一些,至少她昨晚那几次,是挺快乐的,非凡的体验。

不过她并不打算在这个地方多待了,原本就是陪着江澈过来过生日,事到如今,在这浪费时间还不如回公司加班。

起码后者能让她的老板高兴,前者是给自己添堵。

南枝从不打算在这点上亏待自己,她在行李箱里挑选衣物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

傅寒州也没想到洗个澡出来,能看到不错的福利,女人的身材很好,虽然瘦,但该有的地方很有料,微卷的长发映衬得肌肤越发白皙。

活色生香,宛如女妖。

这是傅寒州最深的感受。

南枝的身形只是顿了一瞬,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目光也在打量着傅寒州。

比之以往更加放肆的打量,毕竟在此之前,傅寒州给她的刻板印象,是自律,内敛,高冷,昨晚算是见到了另一面。

傅寒州也没有逃避她打量的目光,很坦然得任由她的目光挑剔的巡视。

尚未擦干的水珠顺着肌肉分明的轮廓滚落浴巾内侧,昏黄的灯光下,南枝竟然莫名想吹个流氓哨。

“傅先生。”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沙哑的厉害。

一声轻笑,显然是那男人发出来的。

眼下的情形显然不适合彼此寒暄,南枝自暴自弃道:“我觉得你这样盯着我,不大合适。”

毕竟他还有个浴巾遮身,她只有一头长发。

且这样着实算不得好看。

“你介不介意,再来一次?”

南枝:?

她僵硬得转动脖子,恍惚间以为自己听错了。

“啪。”屋内最后一盏灯也被熄灭,男人将她拦腰抱起,南枝下意识搂住了他的脖子。

意乱情迷时才听到他在耳边道:“不好意思,有些食髓知味。”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婚痒

圈中盛传楚宁宴是一朵高岭之花,他我行我素,做事全凭兴致。只有林浅知道,在他们这段肤浅关系里,她早就被这狗男人啃得渣都不剩。后来,林浅才发现,那场无关情爱的邂逅,其实是男人精心设计的陷阱……

弄月·完结·99.3万字

限时沉迷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时京京·完结·60.3万字

他的掌中娇

秦浅无名无分的跟在陆西衍身边五年,最终换来的是他与别人订婚的消息。她选择默默离开,却没有想到一向清心寡欲的总裁找了她七天七夜。再见面,她惊艳四座,身边亦有人相伴,男人悔不当初,发疯般诉说迟来的爱意。“阿浅,回到我身边,命都给你。”却只得到她轻蔑的笑脸。“可是我不稀罕呢!”她态度疏离,语含讥诮。男人喉结耸动,抬手遮住她冷淡的眸子:“乖,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受不了……”

西瓜味的猫·连载中·120万字

夜宴

徐岁宁跟洛之鹤结婚的前一晚,陈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颤着声音说:“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爱情多不可靠,所以我最喜欢,******白日一拍两散。

仅允·连载中·114万字

偏偏期待

港城第一财阀闵行洲,位高权重,话说尽事做绝,用情烂到骨子里,可克制,也放纵。 有次起了玩心,养起港城最娇的金枝玉叶,养着养着,栽人手里了。 起初他薄幸:“没爱她,不谈情。” 后来那一夜,外港正上演最盛大的喷泉灯光秀,闵行洲手里拎她的细高跟鞋,走在她身后,舌尖抵丢烟丝:“乖一点,再给一次机会行不行。” 剧场一: 美人刚从酒局回来,在他怀里几调哭腔脆弱得要命:“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英雄救美,你都不来挡酒,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害怕其实说一次就够了,她说叠词,叠加她的软弱。 成功把责任全推给男人,这男人一旦有愧疚心,心里博弈上就落了一大截。 剧场二: 车里的男人咬着烟,目光盯向走进红地毯的女明星,一袭细闪晚礼裙,曼丽又懒倦,半响,男人挤熄手中的烟,打理凌乱潦倒的衬衣扭扣,发现少了一粒,还真是又被她盘走。 有点烂有点坏拒绝认知重建总裁vs千娇百媚名伶女星 (闵行洲读xíng)

时京京·完结·90.1万字

找到他的顾太太

开新书了《以婚为局》,欢迎入坑。 三年前,京都门氏第三代独女被逐出家门,从此杳无音信。 三年后,东城最具实力财团拓远国际,司念凭借靓丽的外表和出众的业绩脱颖而出。 司念一直承认,接近顾京昀她有自己的算计。 只是到了最后,她却把心也算计了进去。 东城最年轻帅气,又多金的商界奇才顾京昀,外表出众,手段雷厉风行,对异性似乎绝缘,却在遇到司念后,一颗心不再平静。 一次访谈中,记者问顾先生: 此生还有没有遗憾的事情? 顾先生稍加思索,轻轻摇头: 遇到顾太太是我人生圆满的最后一步!

纯纯十一·完结·110万字

顾总,太太又去男科给你挂号了

五月二十号,乔若星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条动态:单身,可追。PS:生理健康者优先。  配图是一张离婚证。  这一通操作,一如她当年毫无征兆的嫁进顾家,再次血洗朋友圈。  分手后,内涵前夫不孕不育,这操作,她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顾景琰是谁?一个能把造谣的媒体告到破产的狠主,会纵容一个净身出户的前妻,这样内涵自己吗?  结果二十分钟后,众人再次大跌眼镜,乔若星的动态下,一个新注册的账号评论,“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

乔十一·连载中·247万字

别闹,霍先生

多年后,记者替万千吃瓜子群众采访简凝:“你一个离婚过的女人,凭什么嫁给完美男人霍司泽?”

别枝·连载中·103万字

满级诱欢,在顾爷怀里撒野

为了报复和姐姐好上的未婚夫,林燃不怕死的找上了姐姐的未婚夫顾霖。 - 游戏开始时,林燃不屑一顾:“逢场作戏,玩玩而已,林家和他,我都不在乎。” 游戏结束后,林燃心如刀绞:“呵,还是陷进去了。” 就在林燃牵着他人的手高调离场时,顾霖才发现,这场游戏的主导人,早已不是他,或者,从来都不是他。 顾霖冷笑:“呵,无论是谁,赢的人,只会是我。” 接下来,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安意乱·完结·1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