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红豆包

玄幻言情/连载中

79.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9 00:18:12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第1章 穿越成新娘

郁郁葱葱的山林中,一支迎亲队停在路边。

大红花轿里,新娘一副被惊吓过度的模样,脸色煞白,唇色发青,眼皮一动不动,就连瞳仁也呈涣散状态,仿佛……死了一样。

而大红花轿外,躺了一地被脱了外衣的死人,还有一群正在换衣服的活人。

“不是说了都下手注意点儿,别让衣服见了血,这可怎么穿,回头进了城还不穿帮喽。”刘老二抖着滴滴嗒嗒掉血点子的外衫。

已经换好衣服的乔东子瞥了一眼,“都他娘红色儿的,看不出来。实在嫌弃你扎条红腰带,糊弄过去就行。倒是那个新娘子,刚才吓的直叫唤,现在又没了动静,别给吓死了。”

“真吓死了咋办?”

“嘿~那就让你婆娘假扮一下呗。”

“滚,怎么不让你家乔娘子假扮。”

“那不是我婆娘嘛。”

“艹!我看你是想死求了。”

刘老二走到轿子旁,掀开绣着大红喜字的轿帘……

只见新娘子头上蒙着红盖头,端端正正的坐着,手里还握着一条喜帕。

“咋样儿?”乔东子问道。

“么事。”放下轿帘,刘老二招呼众兄弟,“别误了吉时,老大可还在城里等着咱们呢。”

一群男人嘻嘻哈哈说着荤话,其中抬轿子的四个‘轿夫’一边抬,一边不时的颠一颠轿子里的新娘子。

听到里面的娇呼,一群男人就开始大笑。然后平稳的走一段,差不多走的无聊了,再颠颠,循环往复,乐而不疲。

在一路颠簸,差点颠吐了的折磨下,暮润总算捋顺了这个身体和自己的所有记忆。

公司放假,她拒绝同事介绍的相亲下午茶,急匆匆的回了武夷山老家,帮家里采茶青。俗话说明前茶,贵如金,早一天是宝,晚一天是草,便是说茶青时节,十分重要,过了采摘的时候,那就是草而已。就在她采了满满一筐‘黄金叶’,准备回家时,忽感心脏一阵绞痛,继而两眼发黑,昏倒在地,再醒来就到了这里。

至于这身体的本家辛莲,是个山村孤女,被亲舅舅做主,嫁到邻县地主老财曹家,给曹老爷的儿子做填房儿媳妇。

同村的乡邻一听辛莲要嫁到曹家,看她的眼神都是怜悯的。还有看她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便告诉她实情。

原来那个曹少爷,之前已经娶过四个妻子,无一能活过满月,皆是暴毙惨死。乡邻劝她跑了吧,说不定能有条活路。

辛莲天生胆小怯懦,犹犹豫豫没主心骨,几日耽搁下来,迎亲队来了。

辛莲在舅舅一家的欢送下,战战兢兢的上了花轿。

迎亲队一路出了村子进山林。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曹少爷克妻功力太强,辛莲还没过门呢,就先遇到了土匪。

土匪二话不说,切菜砍瓜一样,把人都杀了,而辛莲因目睹屠杀,也被活活吓死。

暮润低头看着手里的喜帕,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逃?逃到哪儿去,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辛莲的记忆里,从小到大,离开村子最远的地方,就是这里!

她倒是想回自己的身体里去,但谁能告诉她方法。

只能先走一步算一步了。

蓦地,肚子一阵疼痛。

茫然烦躁的暮润,抬脚狠踹轿子,对外面的土匪们喊道:“该死的混蛋土匪!停轿!老娘要方便!”

外面抬轿子的‘轿夫’们,停了下来,面面相觑。

“她叫唤啥?”刘老二问道。

其中一个‘轿夫’,一字不差的回道:“她说——该死的混蛋土匪,停轿,老娘要方便。”

乔东子,“啥?”

‘轿夫’土匪又重复了一遍。

“……”乔东子觉得自己被骂了三遍!

旋即又笑道:“嗨,有点儿意思,刚才看到那些死人,吓的吱哇乱叫,现在都敢骂咱们了。”

‘轿夫’土匪:“这新娘子该不是被咱们给玩坏了?”

这时,暮润掀开轿帘,头上还顶着红盖头,走了出来。

刘老二面露狠色,对暮润无不威胁道:“好好配合咱们,别耍花样,否则你就跟那些人一个下场。”

“放心,老娘很惜命的。”暮润一把扯了头上的红盖头,露出一张又小又瘦的脸,皮肤暗黄暗黄的,不过眼睛很黑很亮,如夜幕下闪烁的星辉,透着一抹看不透的神秘。

土匪们看到新娘子的脸色,还有身材,就跟没长熟的干瘪青果子,半点女人韵味儿都没有。

一些对其有亵渎想法的土匪,瞬间歇了心思。

暮润对这张脸还有身材,还是很自信的,只要不是饥不择食的色中饿鬼,人渣禽兽,没有哪个男人会对她这么一根干瘦发黄的‘咸菜干’有不轨之心。

所以在解决了生理需求后,又放心大胆的回了轿子。

乔东子咂摸着舌尖儿,对刘老二道:“这新娘子虽然身条不咋地,眼神着实有点儿意思。”

刘老二抬腿就是一脚,“一个半大孩子,你也能品出意思来,变态!”

乔东子:“喂!论变态,老大是第一,你小子是第二,跟你们比起来,我就是一纯良好不。”

‘轿夫’土匪附和,“我,我是纯种。”

刘老二:“……纯种土匪!艹,都活舒坦了是吧?想尝尝我刘家铁拳。”

‘轿夫’土匪,“二爷饶命!”

乔东子,“走了走了,别让老大等急了。”

暮润听着这群土匪胡扯八道,明白了他们还有一个头目,而且这个头目现在就在县城里,等着和他们汇合。

土匪么,除了烧杀掳掠、为非作歹还能干什么好事。再加上这迎亲队所要去的地方,也不难猜出,他们十有八九要抢曹家。

到时候,她来个浑水摸鱼,趁机跑路。总归辛莲没干成的事,她要干,而且一定要成。

笃定主意后,暮润便坐稳了花轿,等待时机。

自打见过了新娘子的‘成色’,土匪们也没了戏弄她的心思,一路快行,没多久就到了固县的城门口。

刘老二对众匪喊了一句,“都操练起来,要进城了,得让老大听到。”

当即,喇叭、唢呐、大锣、小锣、竹板、笛子……吹吹打打的聒耳喧天。

坐在轿子里的暮润,大张着嘴巴捂着耳朵,眼睛都被震晕了。

这、这都什么奇葩土匪!乱七八糟的奏乐居然还合成了调调!

就是……太特么费耳朵了!本来还想观察一下环境的暮润,一时间只顾着保护自己的耳膜。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

现代牛逼轰轰的神棍大佬林苏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弃妃,还是有心疾那种,娇气得风吹就倒。 争宠? 不存在的,咸鱼保命才是生存之道! 可偏偏,身边助攻不断! 太后:趁着皇帝神志不清,快快侍寝,怀上龙子,你就是皇后! 林父:皇上受伤,机会难得,闺女快上,侍疾有功,你就是皇后! 只有宫妃们生怕她林苏苏一朝得宠。 于是! 今日宴席,皇上微熏,绝不能让林苏苏去送醒酒汤! 遂,一众妃嫔齐心协力,把林苏苏困在了冷宫。 可谁来告诉她!冷宫那个眼尾泛红的男人是谁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把皇帝送到了她眼前啊!! (1V1,双洁)

玉楼人醉·连载中·147万字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 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 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 ****** 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 “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 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 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 【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 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风舞苏苏·连载中·76.3万字

都督今天追到夫人了吗

(新文《夫人离家十年后回来了》已发,欢迎关注哦~) 大兴朝女帝时颜死了,再醒来,发现自己成了大兴朝大都督恒景不受宠的夫人。 想起自己冷落恒景,甚至冷暴力恒景的过往,时颜: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后来,她发现恒景心里有个白月光。 再后来,她发现,那个白月光……似乎就是她自己……

细雨鱼儿出·完结·91.3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连载中·49.2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连载中·124万字

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沈域,沈氏财团的掌权人,名流圈内提起他就只有几个词来形容:冷血、神秘和不婚主义。 就连与他相熟的朋友也一致认为,他这个人寡情冷漠,简直避女人如蛇蝎,直到有一天,他跟一个女人的亲密照被挂上热搜。 #十八线艺人的第N任金主# #十八线艺人与金主野外私会尺度奔放# 看过热搜后,沈域的亲友们集体沉默了,沉默过后便是疯狂的吐槽。 “他不是清心寡欲吗?他不是不近女色吗?” “这照片一定是P的,我有些适应不了他这种反差。” “太卿兽了!窝边草他都不放过!” “小姑娘前几天还娇滴滴地叫我哥哥呢,怎么转眼就成了他的嘴边肉!” 而就在沈域的手机被亲友们的消息狂翻轰炸时,他正揽着热搜女主角,低声诱哄着。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吃饱餍足后的小姑娘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别废话,赶紧走人,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热搜是怎么上去的,跟我耍心眼,没用!” 沈总第N次求名分失败后,并不气馁,本着屡败屡战的精神,继续当起了小姑娘的地下情人。 【爱挣钱但不慕荣华的富贵花(江瑶/阮青禾)vs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商界大佬(沈域)】

门楣喜·完结·58.9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连载中·93.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