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百里成双

现代言情/已完结

53.4万字

完结于2022-08-2723:21:57
【娇软古穿今咸鱼美人x矜贵清冷闷骚总裁】 顾总从海上捡回一条失忆的“咸鱼”,怀疑是对家派来的内线,决定带回去暗中观察。 小女人每天吃他的喝他的,懒趴趴过着小日子,不仅毫不在意他家商业机密,还暗戳戳送着秋波。 终于,顾总忍不住了,大半夜爬起来发帖:如何才能抵住咸鱼的诱惑? 网友:忍什么? 顾衍黑眸一暗,瞬间醍醐灌顶。 * 某日,顾衍刚到家,满地都是碎成片儿的六位数西装。 “……解释?” 管家十分淡定:“入冬了,太太说要给您绣个厚实的香囊。” 果然,顾衍那点小火苗啪唧一下熄灭了,次日褚音收到了十枚纯金打造的顶针。 * 又一日,顾总刷到一条火爆全网的短视频。 视频中,女人裙摆飞扬,舞姿曼妙如踏月仙子。虽然带着面具,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家咸鱼。 当晚,顾衍将安安静静纳鞋底子的小女人捞了过来,一双暗眸黑压压盯着她: “你到底还有几个马甲?” 褚音心尖一突:“夫…夫君且息怒…” 为了哄回男人,褚音洗手做羹汤。 拎上汤桶,她望向蓝天,太阳这么大,还是回去躺平吧。 一转身,不小心踢飞了女配摆在门口的水果篮,又顺便踩烂了塞进门缝儿的情书。 唔…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 算了,转身看还要费气力,好累哦……

第一章你是谁

盛夏,一艘豪华游轮灯火通明,宛如一只巨大的珠宝盒子,在黑夜里熠熠生辉。

百位乐手架起各自的乐器,却只是安静等候着,目光纷纷投向船舱顶层。

船舱里,偌大的空间落针可闻。

三十多名高管僵直着脊背,一眨不眨观察着上首位置男人的表情,连大气都不敢出。

屏幕后,男人盯着电脑上红红绿绿的曲线图,半边脸隐在光影里,辨不出喜怒。

楚流涟憋不住了,他烦躁地抓了把乱糟糟的金发,开口时声音竟有些滞涩:“哥,结果……怎么样了?”

顾衍淡淡瞥了他一眼,又将视线转回了屏幕。

时间一分一秒滑过,缓慢的令人焦灼。

终于,在众人忐忑期待的目光中,顾衍啪的一下扣上了电脑。

他抬起鸦黑的长睫,寒潭般的黑瞳染上了一层笑意,声音低沉悦耳:

“成了。”

空气一凝,船舱内霎时爆发出轰鸣的欢呼声。

员工们兴奋地拍打着彼此的后背,一张张疲惫的脸因为激动涨得通红。

熬了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顾氏终于抢先林氏一步,收购海外某老牌企业,一跃跻身全球顶尖资本行列。

楚流涟攥起拳头在空中哦耶了一下,然后猛地跳上会议桌,一双桃花眼瞪成了铜铃。

“那还等什么呢?庆功宴开始!嗨起来啊!”

人群爆发出更热烈的叫好声,柔美的交响乐划破繁星夜空。

众人陆续涌向舱外,渐渐,舱内只剩下顾衍一人。

甲板上,月白色餐布铺了十多米,上千只香槟罗列成高耸的金字塔。一名女员工提过一只高脚杯,瞥了眼船舱方向,款款踱步而来。

她一袭大红色低胸吊带长裙,整个身子慵懒地倚靠在窗沿上,直勾勾盯着船舱里的男人。

冷光下,顾衍身型颀长挺拔,白衬衫款式简单却垂感极好,勾勒出硬朗的轮廓。

一条长长的银色暗纹从肩膀绵延至袖口,低调而奢华,随着他细微的动作隐隐闪着冷光。

顾衍正垂眸签字,眉眼间透着疏离淡漠,格外招人。

“顾总……”

故作娇嗲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拉回了顾衍的注意力。

他从文件中抬起头看过去,没说话,一双黑眸清洌冽的,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盯着男人流畅的下颌线条,女员工咽了咽口水,眼底流露出几分藏不住的贪念。

她抿了口香槟,自然地将自己用过的杯子往前递了递,声音放的极柔:“我敬您一杯。”

咸湿的风从海面吹了上来,摇曳着杯中淡金色的光晕,杯子边缘还蹭着一抹艳红的唇印,唇印正对着男人的方向,香艳暧昧。

顾衍收回了视线,对她传递而来的殷切视若无睹,钢笔在纸张上刷刷动着。

见状,女员工嘴角抽了抽,但一想到自己来的目的,又堪堪压下了心中恼怒。

良久,久到她举的手腕都隐隐发酸,对面老板椅的滑轮一滚,男人终于动了。

顾衍一步步向她走来,举手投足间带着上位者才有的矜贵优雅,女员工一颗心不自觉砰砰砰跳了起来,瞬时忘了刚才的难堪,心里还颇有些得意。

果然,男人都是视觉动物。

表面上再怎么清冷自持,里子还不都是好色的?始终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随着男人越走越近,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

女员工适时露出一抹羞答答的笑,身子悄悄往一侧微靠了靠,将胸前的优势尽数展现在男人面前,她手腕往前一送,胜券在握地等待对方接过她的杯子。

然而,出乎意料的,那只手越过了香槟杯,径直伸向了窗台下的笔记本。

顾衍低垂着眼,从旁边抽了张纸巾,擦掉外壳上溅着的液体,接着就要关窗。

下一秒,推拉玻璃却被五根猩红的指甲截在半空中,又缓缓推开了。

刚被熨平的眉心再次微不可查地一皱,顾衍抬起眼皮,这才看清楚女员工长的什么样。

“还有事?”

几个字凉飕飕的,没什么强烈的情绪。

女员工脸色一僵,厚重的粉底也遮不住她尴尬的神色,却还是勾起一抹自以为撩倒众生的假笑,硬着头皮拽住了男人的领带。

几乎是同时,一股强烈的压迫感就罩了过来。

顾衍眸光一暗:“你在哪个部门?”

女员工怔愣了好几秒,才从男人漆黑如墨的黑瞳中拔了出来,结结巴巴回道:

“我,我叫陈曼妙,在市场部,上个月刚刚转正,这个季度我……”

顾衍礼貌地没打断她,却根本没听进去她后面在讲什么,声音依旧淡淡的:

“去财务部领十八个月薪水,你被解雇了。”

说完,转身往里走。

陈曼妙胸口一噎,男人轻飘飘的话像巴掌一样直接扇在了她脸上,火辣辣的疼。

她不死心,回想起电视中霸道总裁偏爱沙雕傻白甜的片段,她眸光一闪,一改方才的魅惑妖娆,摆出一副倔强隐忍的表情,冲着男人后背叫嚷了起来:

“你是总裁就很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无视别人的心意了?我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员工,但既然已经转正,那就是顾氏的一份子。我勤勤恳恳工作,业绩一直名列前茅,你怎么能无缘无故辞退我?我…我要申请劳动仲裁!”

陈曼妙没有刻意压低音量,周围员工的目光纷纷投了过来,窃窃私语。

然而令她失望的是,顾总似乎并没get到她的“耿直”人设,他被吵得彻底没了耐心,眉宇间的褶皱又加深了几分,心中烦闷更胜。

男人头也不回,抬手按亮了手机屏幕,找到市场部经理的名字拨了过去,没过几秒,那边就接了起来。

“把你的人领走。”

清冽冽的嗓音令听筒那边的人抖了抖,紧接着传来了中年男人点头哈腰毕恭毕敬的回复。

窗户砰的一声关上,隔绝了一室喧嚣。

顾衍将脖子上那条被女人触碰过的领带扯了下来,随手一团,扔进了脚边的垃圾桶,黑眸中划过一丝嫌弃。

“哦豁,今儿个是怎么了?火气挺大嘛。”

船舱另一侧窗户框上,楚流涟一身花衬衫,单手支着他那颗金灿灿的脑袋,声音懒洋洋的,显然已经吃瓜许久。

顾衍看都没看他一眼,自顾自从冰箱中拎出了一瓶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嘟咕嘟喝了起来。

随着吞咽的动作,男人的喉结滑来滑去,几滴水珠顺着他的下巴隐没进了领口,看的楚流涟轻啧一声,颇有些同情刚才吃瘪的女员工。

也是啊,换谁天天对着这张脸,这腰,这大长腿,都得削尖了脑袋往上扑吧?

何况是他家表哥这么个钻石单身汉,嫁给他,就等于同时嫁给了面包与爱情。

可香饽饽虽好,却不是谁都能拿捏的,像她这样的货色,自家表哥这一个月下来不说碰到十个,八个也是有了的。

见顾衍不搭理自己,楚流涟也不恼,还咧嘴一笑,一双桃花眼满是兴味,调侃道:

“原来我们顾总也有公私不分的时候啊?我可听说了,人家陈曼妙是市场部新秀,为公司谈了好几个大单子呢,你这说炒就给炒了?”

顾衍慢悠悠喝完了水,长指一捏,扁了的塑料瓶应声飞入垃圾桶。

接着,他随意地在手机上敲了几下,对方裤兜开始嗡嗡震动起来。

是一份电子文档。

楚流涟狐疑地瞥他一眼,漫不经心地点开,下一秒,一双桃花眼骤然失色。

门都不走了,他直接撑着窗户框一跃,翻了进来,脸色罕见的没了平日里的轻慢,开口时,语气竟有几分凝重:“这女的……她也是林家派来的?”

顾衍颔首。

见状,楚流涟脑仁生疼,林氏不断往他们顾氏安插内线,这已经数不清是第几回了。

既然这个陈曼妙转正了,那说明她已经潜藏了大半年,居然还是市场部这么核心的位置!这得窃取多少内部资料啊?

楚流涟细细扫视这份表格,越往下看越心惊。

这里面一部分人已经被揪了出来,怎么还有几个竟然是刚才参与会议的高管?

他正要发作,余光却瞥见了一处:“哎,最后一行怎么是空白的?是查不到吗?”

表格里,每个编号后都对应着探子的姓名,职位,入职时间等信息。然而最后一行,除了性别女几个字,别的什么也没有。

顾衍勾了勾唇:“不是查不到,是人还没就位。”

居然还有正在派送中的?

楚流涟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桃花眼里满是鄙夷:“我这就让人事部停招,就算他们再怎么见缝插针,总不能大海上漂过来一个吧?”

下个月就签订合同,这时候万万不能出了岔子。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阵突兀的喧哗声,悠扬的音乐随之停下,只剩下众人的惊呼声。

顾衍推开窗户,脸色就是一沉。

见状,楚流涟也扒着窗户框向外看去,待他看清了外头的动静,嘴角忍不住一抽:“……还真是漂过来的啊。”

外面黑漆漆的,海面上只有月色隐隐散发着冷芒。

不知何时,距离他们游轮不远处的位置漂来了一块浮木,上面竟然趴着一团黑影。

朦胧的雾气中,看身型隐约是个女人,也不知是死是活,正被救生员费力的往甲板上拖拽。

联想到方才那份文件,楚流涟一个头两个大,为了安插内线,林氏还真是什么五花八门的路数都想的出来,也不怕真把人弄死了?

转念一想。如果人真死在他们游轮附近,那他们家股票岂不是彻底完了?

呵,还真是好算计。

楚流涟越想越头秃,一扭头,就发现他表哥随手拿了件外套,下了船舱。

深蓝的天空早已被浓墨渲染,碗口大的星子缀满了黑色的幕布。

被捞上来的女人躺在甲板上一动不动,海藻般的长发湿答答贴在身上,双眼紧闭,正被医护人员做着心肺复苏。

一下,两下……

直到某一瞬间,她猛地吐出了一口水,眼珠动了动,缓缓打开了睫羽。

呆了呆,她撑起身子坐了起来,四下环顾了几秒后,一双琉璃浅眸慢慢爬上了荒谬和不可置信的情绪,仿佛在看着一个陌生的世界。

一群人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窃窃私语,头顶的空气变得稀薄,一道道视线肆意打量着她。

“喂,你一个女人怎么在海上漂着呢?”

“是不是有人害你啊?要不要给你报警啊?”

“怎么不说话呀,不会是哑巴吧……”

啪的一声脆响,周围嗡嗡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女人苍白如纸的小脸印上了一个明晃晃的巴掌印,她自己的一只手还僵在半空中,控制不住地轻颤,神情还带着丝恍惚。

然而,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还是将她拉回了现实,眼前的一切并不是梦境。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女人蜷缩起身子开始往后挪动,湿漉漉的裙子拖出了一条水痕,直到后背抵住甲板上的栏杆,退无可退。

她双臂环抱着膝盖,以一个极其不安的防备姿势,蜷缩在角落里,警惕地观察着四周的人和物。

……这是在哪儿?

无视周围伸过来的一只只手,她紧了紧自己的手臂,尽量将自己缩到最小,头埋进了膝弯里。

四周安静,只有海风呼呼吹着,盛夏的空气咸湿闷热,她却如坠冰窟。

甲板上响起了阵阵脚步声,不疾不徐,人群自动向两边分离,让出了一块空地又缓缓聚拢到一起。

视线里,一双棕色皮鞋停在那儿,纤尘不染。

女人的身子开始剧烈地颤抖起来,正心乱着,肩上忽然一暖,一件西装外套落了下来,隐隐带着一股好闻的冷香。

她长睫轻颤,一抬眼就对上男人黑压压的视线,无端的开始头皮发麻。

紧接着,耳边传来顾衍低沉磁性的嗓音,仿佛带着召唤性。

“你是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软美人在年代文里被甜宠了

【爆甜小甜饼!直球糙汉×娇软作精美人】娇气的豪门大小姐叶蔓蔓穿进年代文,成为被抢气运还被女主狂打脸的重要女配,从嫁人开始两人的命运就开始两极分化。 女主风生水起,女配心系男主守身如玉宁死不从,最终穷困潦倒,还被拐进山沟沟成了神经病。 叶蔓蔓无语jpg. 掰着手指头细数完糙汉老公的各项品质,全职保姆,全能管家,精英厨师,全自动打款机…… 娇气挑剔,爱好shopping的叶蔓蔓直呼爱了爱了。 结婚!锁死!打死也不离! 从结婚那天起,全村人都不看好。 叶蔓蔓娇娇软软,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不下地干活还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隔三差五要收鲜花吃野果,都说男人这是娶了个活祖宗,搁谁都受不了,这婚迟早得离。 不料叶蔓蔓越作,男人越宠,看得全村人都酸掉了牙,嫉红了眼…… 两人日子还越过越好,装修扩建,做生意买洋楼,还考上大学成为了首富…… 本该当贵妇住洋楼开豪车的原文女主最后衣衫破烂的躺在地上望天。 “究竟是哪里不对,说好的富贵人生呢!”

易千寻·完结·69.7万字

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

现代牛逼轰轰的神棍大佬林苏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弃妃,还是有心疾那种,娇气得风吹就倒。 争宠? 不存在的,咸鱼保命才是生存之道! 可偏偏,身边助攻不断! 太后:趁着皇帝神志不清,快快侍寝,怀上龙子,你就是皇后! 林父:皇上受伤,机会难得,闺女快上,侍疾有功,你就是皇后! 只有宫妃们生怕她林苏苏一朝得宠。 于是! 今日宴席,皇上微熏,绝不能让林苏苏去送醒酒汤! 遂,一众妃嫔齐心协力,把林苏苏困在了冷宫。 可谁来告诉她!冷宫那个眼尾泛红的男人是谁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把皇帝送到了她眼前啊!! (1V1,双洁)

玉楼人醉·完结·149万字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五年后带着缩小版摄政王炸翻王府》新书已经发,欢迎收藏 【高冷医学教授VS眼泪过敏小哭包】 别人都说,裴教授是高山上的寒川,除了医学研究,再无东西能让他动容了。 直到有一天…… 差点溺水的他被一个小姑娘从海里捞了出来。 小姑娘是深海里的小人鱼公主,娇气得很,一戳就猛掉眼泪。 每次受委屈了,她总吧唧着嘴巴,眼泪红红地看着他。 裴教授眼神一沉,心疼坏了,什么恶毒姐姐,什么吃软饭渣男,全帮她给收拾了。 直到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裴教授在小巷子里见到小姑娘一人单挑八个流氓…… 见到秘密被发现,小姑娘赶紧跑过来,眼睛红红的开口:“对不起,我骗了你。” 他一脸平静:“没事,我早就知道了。毕竟,我在海里假装昏迷的时候,见到你赤手空拳打跑了一条鲨鱼。” 她:“……”

宋一沁·完结·97.9万字

领到分配的顶流老公后热搜爆了

【甜宠、娱乐、1V1、男德、青梅竹马】 坊间有传闻,娱乐圈顶流巨星祁扬不喜欢女人,对女人避如蛇蝎。 所有人都不知道祁扬有个秘密,他对女人过敏。 兰溪是个十八线外的小透明,公司倒闭被经纪人卖,喝了加了料的酒。 为了自救,她扑倒了祁扬的身上,娇软的喊:“亲爱的,你来接我啦~” 祁扬发现他对兰溪不过敏。 后来,祁扬微眯着眼欺身靠近兰溪,危险的问:“听说你要把我送人?” 顶流巨星祁扬颜值卓绝,身材极品,才华横溢,粉丝见了都要大喊一声我可以! 兰溪吞口水,如此绝色脑子有包才不要,“不,你是我的!” 婚后…… 兰溪:“传闻,在你方圆三米之内不能出现女人。” 祁扬亲昵的拥住她:“宝贝,你除外。我可以和你零距离…” 兰溪:“传闻,你不能和女人呼吸相同的空气。” 祁扬温柔一笑:“宝贝,那不科学。而且呼吸着你呼吸过的空气,格外香。” 兰溪:“传闻,你不能和女人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 祁扬无奈又宠溺:“宝贝,咱要不信谣不传谣。” 世间女人千千万,唯兰溪是他的救赎!

春浅夏森·完结·92.4万字

我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俏皮可爱憨憨大小姐x斯文禁欲金融巨鳄) 南歌最近一直想换掉自己的兰博基尼,但凑来凑去就差几万块。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哥哥给她找了份使命感十足的好差事——银河护胃队,简称送外卖。 第一天上岗,她一路身残志坚,把外卖送到了富人区的大佬沈晏清手里。 —— 沈晏清,淮城商界神话,为人低调。合作过的人都说他是批着温柔皮的清冷谪仙。看似温润有礼,实际上本人绝情的很。 一次意外,沈晏清遇到一个颇有好感的小姑娘,本以为很难再见,直到某个雪天他点了个外卖,门打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沈先生晚上好,我是irelyn餐厅的外卖员,祝您用餐愉快!” 沈晏清以为南歌是个勤工俭学的小可怜,从那之后,便一直照顾她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的车坏了临时要出门—— 听到他有急事的南歌:“我有车!” 沈晏清还在犹豫该怎么拒绝她那四面漏风的小电驴时,转头看到她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按。 不远处,一辆价值三百万的兰博基尼车灯一闪: “愣着干嘛,上车呀!” “……”

陆方之·完结·62.5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完结·161万字

团宠哑妻不好哄,沈总追着宠!

沈域,沈氏财团的掌权人,名流圈内提起他就只有几个词来形容:冷血、神秘和不婚主义。 就连与他相熟的朋友也一致认为,他这个人寡情冷漠,简直避女人如蛇蝎,直到有一天,他跟一个女人的亲密照被挂上热搜。 #十八线艺人的第N任金主# #十八线艺人与金主野外私会尺度奔放# 看过热搜后,沈域的亲友们集体沉默了,沉默过后便是疯狂的吐槽。 “他不是清心寡欲吗?他不是不近女色吗?” “这照片一定是P的,我有些适应不了他这种反差。” “太卿兽了!窝边草他都不放过!” “小姑娘前几天还娇滴滴地叫我哥哥呢,怎么转眼就成了他的嘴边肉!” 而就在沈域的手机被亲友们的消息狂翻轰炸时,他正揽着热搜女主角,低声诱哄着。 “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吃饱餍足后的小姑娘开始翻脸不认人了。 “别废话,赶紧走人,别以为我不知道,那热搜是怎么上去的,跟我耍心眼,没用!” 沈总第N次求名分失败后,并不气馁,本着屡败屡战的精神,继续当起了小姑娘的地下情人。 【爱挣钱但不慕荣华的富贵花(江瑶/阮青禾)vs清心寡欲不近女色的商界大佬(沈域)】

门楣喜·完结·58.9万字

当结婚三年的老公失忆后

【高亮:真没看过一部分人说的那部小说,撞设定纯属意外,关于设定的具体解释已放在第一章,所以球球别再ky了(⇀‸↼)】 陆云湛出车祸了。 段映棠火急火燎地赶去医院,然后发现她结婚三年的老公坏掉了。 医生是这么告诉她的:“他的记忆出现了混乱,现在坚信自己才十七岁,还在市二中念高三。” * 陆云湛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竟穿到了十年后,还多了个老婆! 他想吃冰棍,老婆不准。 他想打电动,老婆扔给他一摞文件。 他想泡吧,老婆准了…… 但是他回到家,老婆却扔给他一条薄毯子,让他去睡沙发。 陆云湛忍无可忍:凭什么我睡沙发? 他老婆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凭这床是我买的,房子也是我的,对了,就连你手上的毯子也是我的。 陆云湛:那什么是我的? 段映棠:老婆是你的。 [沙雕甜文,咸鱼大美人女主X失忆前高冷宠妻霸总失忆后小学鸡男主]

竹西木·完结·30.2万字

将军怀里的小奶包她娇软可欺

一朝穿越成和亲公主,开局就被虐。 云初暖表示不慌:我能逃跑! 谁知那个壮硕如熊的蛮子将军,连夜抓到她! 骚话连篇,热情如火! 最大的嗜好就是把娇娇软软的小公主抱在怀里! 达咩! 她拒绝! 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连男生的手都没拉过,怎么能嫁给一个种马? 云初暖再次开启了逃跑大计。 然鹅,又以失败告终。 朝夕相处后,云初暖才发现,她对这男人的误会有多深。 他不是种马,只是人美心善呀~ 动心后,云初暖开启了疯狂的宠夫模式! 边辽国民物资匮乏?不慌,她有现代科技,带着百姓发家致富! 边辽战士食物短缺?不慌,她有灵泉血珠,种植畜牧齐齐发展! 等等! 大夏国那位摄政王找上门?自称是原主的老情人?让她执行计划?坑害她的将军驸马? 云初暖冷冷一笑,打开房门,娇娇软软地唤了一声:“夫君~”

春熙暖·完结·8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