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攻陷

蓄意攻陷

拉肚肚

现代言情/已完结

93.5万字

完结于2023-01-0117:31:47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第1章前男友

像A大这种百年名校,气势大,硬件条件也是顶级,光食堂就有十九个。

正值午饭时间,棠意礼选了距离女生宿舍最近的,准备解决午饭。刚戴好墨镜走进去,很快就有人发现了她。

走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短短几分钟,棠意礼就收获了十几个注目礼。

有同情,有怜悯,还有嘲弄的。

这要拜李骄阳所赐。

而李骄阳,是A大知名阔少爷,也是她的前男友。

置身这样的注视之下,哪里还吃得下饭。

棠意礼把空餐盘放在回收区,转身出了九食堂。

九月的阳光过于明媚,顶着日头走回来,棠意礼身上已经出了层薄汗,走进宿舍楼,掏钥匙拧开门,一阵凉气扑面,瞬间降温。

可宿舍里没人,空调还开着,室友应该是临时出去取餐了。

身上黏腻,让人心烦,棠意礼放下手包和钥匙,敛了条吊带睡裙,第一时间去浴室洗了个澡,等她清清爽爽出来,室友傅溪已经坐在对面吃饭看剧了。

空气里,弥散着酸辣粉勾人味蕾的浓郁气味。

棠意礼走到自己书桌前,侧头擦拭湿发。

傅溪听见动静,摘下耳机,刚要问棠意礼要不要来点鸭脖,眼神落在她身上,突然感觉什么卡在喉咙里,没说出话。

她打量着棠意礼。

同样作为二十岁的女孩子,这样的观察,很容易带着挑剔,可傅溪却要由衷赞叹一句,大美人。

墨绿色的绸缎面料裹过曲线,开衩堪堪遮在膝盖之上,左腿随意搭在右腿上,雪腻修长,连女人见了都得酥。

何况男人。

“其实李少爷挺疼你的,就是有点花心。”傅溪惋颇有点惋惜,“棠意礼,你和男朋友怎么样了,不会真分手了吧。”

棠意礼手下的动作一顿,一对明眸,透过发丝望过去,冷冷道。

“是,前男友。”

棠意礼刻意加重读音的傲娇劲,引傅溪一笑。

“好,好,好。前男友。”

她们两人是大二下学期才搬来双人宿舍的,当室友也不过四个月的时间,不算捻熟,平时客客气气,还算过得去。

有些话,傅溪不敢多说。

A大谁不知道,李骄阳和棠意礼两家,都是京圈里响当当的家门,日后是要联姻的。

所以,棠意礼说是前男友,可能也只是嘴上说说,两边家里恐怕没那么容易点头。

棠意礼刚好吹完头发,风噪一停,就听见书桌上有手机在响。

傅溪转过身,继续追剧。

棠意礼拿起手机,看见有两条未读消息。

全是李骄阳发的。

美人皱眉,点开查看,寥寥几句话,就让棠意礼血液直冲大脑。

她扣过手机,缓了一下,才翻过来,又仔仔细细地把上面的信息读了一遍——

李骄阳:【既然你想分手,那就把我之前送你的那辆AMG还回来。】

李骄阳:【今晚我住西山院,把车开到那。】

……

晚上八点,出现在西山别墅区的时候,棠意礼是刻意打扮过的。

黑色裹身裙,长眉入鬓,朱唇绛红,活脱脱一个女战神,一双长腿从越野车里跨下来。

整理了一下妆容,棠意礼回头看了眼后排座椅,那上面堆着所有李骄阳送过的礼物。

什么秀款,什么限量版,当初送的时候,棠意礼也没太在意,如今还,她也不觉得有什么损失。

只是,棠意礼见惯了为她要死要活的男人,却第一次遇见李骄阳这种——分手第一时间把礼物往回要。

奇了大葩。

这完全就是羞辱。

停好车子,棠意礼雄赳赳气昂昂走到庭院门口,她说找李骄阳,等着佣人去通传的时候,她才注意到,绿荫重叠到院中,重金属音乐轰然作响。

棠意礼隐隐皱眉,一个不好的预感,像乌云,迅速拢了过来。

不是叫她归还礼物吗,怎么听着里面像开派对?!

这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举办受降仪式吗?!

李少爷嚣张会玩,是出了名的。棠意礼感觉自己像猎物一样,一步步正在入局,心里没底。

她想打退堂鼓了。

这时,已经有佣人来请,棠意礼抿唇,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绕过前庭草坪,从连廊穿过,在庭院的西侧有个泳池,衣着清凉的男女都聚在那。

真的是泳池趴。

她的出现,像个不速之客。

原本喧嚣奢靡的气氛,蓦然卡壳,嬉闹的人定身在那,都拿眼睛上三路下三路的打量棠意礼。

棠意礼头皮发紧。

泳池边上,李骄阳穿着平角泳裤,腹肌收在腰间,正伙同一个女孩子,把人往水里推,看见棠意礼,眼中绽出惊艳之色。

他一脚踹人入水,勾笑着走过来,问:“阿梨,你怎么来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只对你服软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圆子儿·连载中·135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2万字

心动侵占

【新书《心上偏爱》】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 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 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 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你的时候出现呢?” 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 ——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完结·113万字

蓄意惹火

【温婉娇气绝世小嗲精vs温润清冷渣苏斯文败类】 傅家大院里她与他初相识,他温润清冷,气质儒雅。 他被家长勒令照顾好这位来他家看病的妹妹。 于是,他是这么照顾的—— 1:早上五点晨跑,美名曰为她身体好 2:被子豆腐块,培养她耐心和专心 3:禁止追星,防止被坏男人拐跑之类的等等……一系列反人类的照顾。 后来,小姑娘成年了,总暗戳戳的蓄意惹火。 傅叙家收到的快递,收件人为:【傅叙的老婆】 温吟笑眯眯的收件:“哥哥,我帮你杜绝烂桃花!” 傅叙:“……” 再后来。 “哥哥,小时候我都听你的,现在我想被你这个坏男人拐,可以吗……” 男人皱眉:“不可以。” 并给她一通思想教育。 直到某天,她带了一个假男友回来。 男人忍无可忍,把惹火的小家伙抵在墙角:“养你这么大,我是让你去便宜外人的么?” 再后来,温吟才清楚,温润清冷什么的,都是伪装,就是一个妥妥的斯文败类!

朝思暮欢·完结·95.7万字

偏偏期待

港城第一财阀闵行洲,位高权重,话说尽事做绝,用情烂到骨子里,可克制,也放纵。 有次起了玩心,养起港城最娇的金枝玉叶,养着养着,栽人手里了。 起初他薄幸:“没爱她,不谈情。” 后来那一夜,外港正上演最盛大的喷泉灯光秀,闵行洲手里拎她的细高跟鞋,走在她身后,舌尖抵丢烟丝:“乖一点,再给一次机会行不行。” 剧场一: 美人刚从酒局回来,在他怀里几调哭腔脆弱得要命:“电视里都是骗人的,哪有什么英雄救美,你都不来挡酒,我好害怕好害怕。” 好害怕其实说一次就够了,她说叠词,叠加她的软弱。 成功把责任全推给男人,这男人一旦有愧疚心,心里博弈上就落了一大截。 剧场二: 车里的男人咬着烟,目光盯向走进红地毯的女明星,一袭细闪晚礼裙,曼丽又懒倦,半响,男人挤熄手中的烟,打理凌乱潦倒的衬衣扭扣,发现少了一粒,还真是又被她盘走。 有点烂有点坏拒绝认知重建总裁vs千娇百媚名伶女星 (闵行洲读xíng)

时京京·完结·90.1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