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态沉迷

病态沉迷

又浪又慢

现代言情/已完结

64.2万字

完结于2022-10-0714:33:33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 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 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 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 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 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 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 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 “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 “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 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 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第1章出逃失败

你是心疾,无药可医。

——《病态沉迷》

火车站,川流不息,人来人往。

候车室不起眼的角落,一身简单白衣黑裤的女人小幅度抬头谨慎地用眼角的余光环视了眼四周。

周围的人也都是乘客,各自行色匆匆,盘算着自己的行程,没什么异常。

女人低头,紧绷的肩膀微微放松下来,但仍旧用力往下压了压鸭舌帽的帽檐。

本就不大的一张脸,被彻底盖了个严严实实,只露出一点尖俏的下巴,以及一张颜色浅浅的薄唇。

她的唇瓣是好看的菱形,唇珠丰润,没涂口红,唇瓣颜色是淡淡的粉,健康莹润的色泽,像桃花一样,引人采撷。

赶往江城的火车终于开始检票,女人起身,低着头快速往检票口走,她走路的步伐不算大,速度却非常快,仿佛后面有狼在追。

终于抵达了A3检票口边上,前面只有两个人,且在她赶到的同时,进去了一个。

女人却并没有放松,捏着车票的手不断放松再收紧,把好好的一张票捏成皱巴巴的花椰菜。

终于,前面那人也通过了!

女人快速迈出一步上前,火车站的人员声音是公式化的冷漠。

“请出示火车票。”

请字才出口,女人就已经把自己的票据递了出去,火车站的人淡淡扫了眼,打开电子锁:“过去吧。”

女人长出了口气,刚要往里走,候车室却突然闯进了一百多个黑衣人,密密麻麻,把整个候车室的氛围都变得窒息。

为首的那个戴着墨镜,身边跟着手持喇叭的火车站负责人员。

“不好意思,先耽误大家五分钟,封锁所有检票口,暂时先别出人。”

A3检票员的动作很快,赶在女人通过前,立马重新放下了安全锁。

“等一阵儿吧,估计又是傅家来抓贼的,隔一天就会来这么一回,也不知道那贼偷了对方什么,这么兴师动众。”

女人听见她的抱怨,帽檐下被挡住的眼闪烁了下,依旧没发出声,站立在检票口前的腿,细看在微微地打颤。

“把头抬起来。”

黑衣人动作很快,分散开在候机室转了一圈,很快有人查到了A3检票口,站到了女人面前。

女人微微地抬了下脸,黑衣人狐疑地盯着她的帽子,倏然伸出手,快速摘下了她的鸭舌帽。

女人受惊,急急低头,前面的黑衣人却在眼中露出了惊喜的光,仿佛看到了自己一片光明的前途。

“头儿,头儿!”黑衣人回头兴奋地喊:“你快过来,看看这人是不是照片上的女贼,我好像把人给找着了!”

领头的贺迟延闻声快速跑过来,在看到低着头面色惨白的女人时先是面上一喜,接着便一巴掌拍在了喊话的那黑衣人头上。

“会不会说话啊你,什么女贼,这是傅先生的夫人。”

说着,他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一排黑衣人立马便把女人围了个整整齐齐,没给她留任何逃跑的缝隙。

贺迟延脸上态度极为恭敬,他有一米八,一米六八的女人在他面前要矮半个头,他在跟身前的人讲话时却刻意弯了腰,保持着比她矮些的地位,语气像哄小孩一样讨好。

“夫人你怎么在这啊?是要出远门吗,走之前跟我回家一趟呗。先生这两天没见着你,人都急的瘦了一圈,饭也不好好吃,您好歹回家看他一眼。家里还有私人飞机,到时候您想去哪我都能送您过去。”

黎荆曼在黑衣人出现那一刹那就已经知道自己走不了了,她有些绝望,又有些早知如此就不该白折腾这一场的悔意。

她早该清楚的,以傅景行的手段和性格,只要他不愿意放手,她就算把全部的身家性命全压上,也难以逃出他的手掌心。

眼下一百多个黑衣人全都朝着她的方向围过来,分成两排,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围成一条特殊的单人通道,贺迟延依旧弯着腰,保持着低姿态。

“请吧,夫人,我会跟先生说是您自己回来的,不会让您难做。”

眼下的困境已经没有破局的可能,黎荆曼听着贺迟延讨好一样的话只觉得无比嘲讽,抿着脸微微抬头,终于让周边看热闹的围观群众看清楚了她的具体面孔。

五官如画,极具古典美中又蕴藏了点点清冷,是第一眼会让人惊艳心生向往,第二眼又会让人自惭形秽不敢亵渎的圣洁之美。

明明穿着最普通不过的长衣长裤,却莫名地让人觉得她周围就是环绕着一股子仙气,氤氲极了,再加上体型本身的清瘦,让人看她仿佛雾里看花,小心翼翼,生怕一碰就会散。

“你如果想在我面前做好人,那就让我走。”

黎荆曼开口,声音和她的气质浑然一体,清冷中带着浅浅的疏离,声线又平又稳,不带一丝感情。

贺迟延面露愧色:“夫人您说笑了,先生还在家等着您吃饭呢,您可千万不要为难我。”

黎荆曼懒得再看这虚伪的人一眼,甚至连冷笑一下的念头都提不起来。

一言不发地拿回了自己的鸭舌帽,迈步往前走的同时,重新戴上了帽子,遮住了那张引得周围保镖都有点看直了眼的红颜。

外面整整齐齐,停了二十一台黑色保时捷,无声地彰显着车队主人的财势显赫。

黎荆曼随便找了个车钻进去,接下来又是一言不发,垂着眼安静地坐着,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布偶娃娃。

一路车速飞快,半小时不到,她就被打包带回了耗费她半年心力,最终却只逃出去不到一礼拜的傅家。

傅家是五层的独栋别墅,带后院和花园,整体占地面积大概有七千平,园林绿化做的很好。

假山绿植,翠湖活水,莲花万顷,比一般的公园还要美不胜收。

七十多米鹅卵石路的两侧,莲花朵朵,路的尽头,傅家别墅的大门敞开着,诱人的饭菜香从里面传来。

一个穿着白衬衫男人在门口眺望,他身量修长,面容白皙精致,一双电力三百伏特的桃花眼,迷人又耐看。

哪怕怀里还抱着个奶团子似的孩子,也丝毫不影响他惊艳到让周遭一切都黯然失色的气质。

台媒曾戏称,傅景行是行走的人间荷尔蒙,壕圈颜值扛把子,不分男女,只要被他用那双温脉多情的眼睛看上几眼,就全会忍不住为之倾倒。

可惜黎荆曼是土生土长的内陆人,她看战狼长大的,对他这类型的美人免疫。而且三观奇正,对病娇这种属性也避之不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只对你服软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圆子儿·连载中·136万字

不赴星河

左星云销声匿迹八年,向晚等了他八年,等回来的,却是他带给她的家破人亡。 她以为她也是他野心之下的牺牲品,却不想在她遇险时他紧拥着她轻语:“我在,别怕。” —— 所有人都知道,他狠绝、冷血,极具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唯一的软肋。 只有向晚不知道。 直至被逼到墙角,向晚才后知后觉,眼前男人的野心,一直都是她。

柠檬味的猫L·完结·84.3万字

诱他陷入

坊间传闻,岑二少因为给已分手的初恋女友做手术失败,从此对手术间有了阴影,再也没办法拿起手术刀,成了医坛一大憾事。 出生医学世家,16岁便以一篇论文震惊医学界,年纪轻轻就蜚声医坛的岑二少就这样从家族中的神坛跌落谷底。 但没有人知道,牵动他的心的,从始至终都不是他的那位“初恋女友”。 霍家大小姐从小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除了岑二少。 她从六岁起就跟在他屁股后,上他上过的学校,学他学过的专业,看着他恋爱、分手、为情所困,只等着有一天能够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 但是一场车祸,把他从她的记忆里剥离,她记得全世界,缺独独忘了他。 原来没有他的世界是这样的。 【假失忆,真甜宠,1V1】

御尘寰·完结·37.9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心动侵占

【新书《心上偏爱》】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 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 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 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你的时候出现呢?” 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 ——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完结·113万字

和离后,疯批摄政王只想娇宠我

赵斯斯与摄政王成亲以来都是各过各的,仿佛谁也不爱谁。 在偶然撞见摄政王与相府小姐出入私宅过夜后,摄政王那是两天两夜不回府,赵斯斯执意要与摄政王和离。 和离前夜,摄政王意外负伤失忆。 自那以后,每当赵斯斯一提和离,摄政王就昏迷倒地。 ** 摄政王那张好看的皮囊有多矜贵内敛,骨子里就有多偏执疯狂。 偏偏,他养得好好的女人执意要和离,后来那些藏在心底的占有欲彻底暴露。 也后来,一碗落子汤,摄政王仅有的理智彻底崩塌。 她软着身子倚在香软榻,嘴角微翘:“比狠吗,来啊。” #那是他用皇权富贵养的小金枝儿# 【偏执流氓手段脏的摄政王VS不走心的美人】

时京京·完结·63.9万字

情诫

苏酥是个“欺横霸市”的“小渣女”,她看上了君子端方的谢珩。 原以为是要费尽心思才能如愿,结果他深邃的眉眼一抬,从容就上了她的钩。 这时,苏小姐娇气的说:“虽然我家境好,但以后会好好对你。” 谢珩只笑不语。 后来,她才知,他是上京百年家族的继承人,他那时沉默是看不上她家的家底。 那天,家主继承大典上,谢珩一袭深沉黑衣肃穆威严,金丝边眼镜,手执三柱香烟焚香参拜。 手腕之上戴着的却是格格不入的兔子发绳。 那是此生例外。 可他伤了小姑娘的心,小姑娘就跑了,不要他了。 经年之后,世人皆知,谢家家主谢珩被一个小姑娘拿捏死死的。 旁人来问:“听闻谢太太驭夫之术很厉害?” 苏酥眉眼轻眨:“大概因为我漂亮吧,他一开始就是觊觎我的美色。”

原野听风·完结·67.2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