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

不装了,抱上太子大腿后我真香了

巴西松子

古代言情/连载中

79.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6-1010:01:00
殷如婳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原只是侯府庶女,却仗着自己生得玉骨冰肌,容色无双,明里暗里势要与嫡姐较高低! 某天她做了个梦,梦里她嫡姐才是天选之女,而她不过是嫡姐脚下的一块绊脚石,是雍容华贵的嫡姐最好对照组…… 一个卑贱如蝼蚁,一个贵不可言。 醒过来的殷如婳:去它的卑贱蝼蚁,姑奶奶可不奉陪了! 赶紧收拾包袱,她可得去给剩下一口气的太子冲喜呢! 比起那些个杂鱼,这位才是真龙,这条大腿谁也别想抢! 病弱太子:待孤病死,你就改嫁吧。 殷如婳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翌日暗卫上报:夫人近月一直割腕放血为药引…… 语未落殷如婳就软软一倒,太子强撑起‘病体’扶住她。 这一扶,就把她扶到天下女子最尊贵的位置上。 (1v1,双洁。扫雷:女主心机绿茶属性。)

第1章小娘养的

“小姐,快洗漱穿戴,宫里来圣旨了,现在老爷夫人他们都去接旨了!”婢女冰壶急忙忙跑进来。

殷如婳抓着冰壶,“你说什么,宫里有圣旨下来?”

“对啊,小姐你快点收拾一下,也去接旨吧!”

殷如婳如遭雷击!

梦境是真的,今日竟真有圣旨降下来!

就在昨晚上,她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那个梦境将她的悲惨一生全部过一遍,她就如同一个局外人一般,亲眼看着自己是如何在作死的道路上一路狂奔不回头的。

在她的梦境中,自己最后是被一杯毒酒赐死的,死后被抛尸荒郊野外,尸体被野狗啃食,狰狞白骨在寒风之下显得无比凄凉,似乎在诉说着一个失败者的结局与下场。

殷如婳一早上都没回过神来,可眼下冰壶带来的消息叫她五雷轰顶!

“我现在还是病重之身,就不去接旨了,冰壶你去,听听圣旨上说了什么,要立刻回来报!”她面色发白地说道。

冰壶也想起来她家小姐如今可是‘病重之身’,演戏可不就得演全套?

“是奴婢的错,奴婢这就去!”

冰壶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而殷如婳则坐下来等圣旨。

没多久冰壶就一脸震惊回来报信,“小姐,宫里降下圣旨,要从殷侯府挑选一位小姐去给太子殿下冲喜!”

殷如婳瞳孔陡然就是一缩,袖中那颤抖的双手更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惊涛与骇浪。

宫里降下这道赐婚圣旨没有半点预兆,突如其来的圣旨把殷侯府上下都打了个措手不及。

太子司徒稷昨晚上病重垂危,太医连下三副虎狼猛药这才保住一口气!

现急需要一个贵女冲喜,这门亲事就‘幸运’地落到了殷侯府身上。

本应该是阖府欢喜的亲事,但满京城谁人不知道太子殿下病弱?

纵然是当今皇上捧在手心上的心尖儿子,纵然还占据了太子之位,可这位太子根本就是风中残火,随时都有咽气的可能。

嫁给这么一个人,跟嫁过去守寡有什么区别?更有甚者,陪葬都不是不可能!

殷侯府包括她在内的三位及笄小姐,没一位愿意嫁的!

冰壶就第一时间说,“小姐,你快点躺下,你现在是‘大病之体’,这门亲事是绝对不会落到你身上的!”

殷如婳那如同桃花一般娇俏的脸上带着一抹煞白,心里再无侥幸可言。

她姨娘为了帮她打听皇子下落,与她一起落入嫡母设下的圈套里,东窗事发她姨娘一力承担全部责任,把她摘得一干二净。

她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她姨娘被打发去庄园上?

所以去主院求了她爹,就在烈日之下跪了不到两盏茶功夫,她就‘倒下’了。

她爹跟她姨娘可是真爱,于是就看在她‘一片孝心’的面上,罚了她姨娘半年月钱与禁足三个月以儆效尤。

冰壶口中的‘大病之体’当然就是烈日下跪那两盏茶功夫跪出来的……

但却因为这件事,她真的躲避掉了这个冲喜的差事!

因为府上可不仅仅只有她这个及笄未出阁的小姐,排在她上边的是嫡母所出的嫡女二姐殷如月,最上边是老实巴交的庶长女殷如星。

庶长女殷如星的姨娘是嫡母的陪嫁丫鬟,后被开脸提拔上来的,可不比她姨娘是个厉害角色,赤手空拳在这后院里打出自己的一片天。

所以可想而知最后这门亲事落到了谁头上。

殷如星嫁过去太子府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这下太子不仅快咽气,还克妻。

只是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病弱的太子殿下才是名副其实的真龙啊……

虽然接下来要说的可能有点不矜持,但想到梦境里自己的悲惨下场,殷如婳是真恨不得立刻收拾包裹,去给这位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太子殿下冲喜!

这个时候,她姨娘身边的周妈妈过来了。

殷如婳知道周妈妈来干嘛的。

果然周妈妈就说,“三小姐,姨娘让老奴传话,让你今晚上泡一晚上冰水,把这重病之体坐实了!”

殷如婳轻笑,这就是她姨娘的能耐。

人被禁足关起来了,也完全阻挡不了她通天的手眼,且她知道,就在昨晚上,她爹就悄悄去看过她姨娘,还留了宿一直到天快亮了才走……

夫人等人必然知道,少不了要气得半死呢,指不定怎么骂她姨娘狐媚子狐狸精呢。

“三小姐?”周妈妈不明所以看她。

“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我姨娘,让她好好休息,我的事情她不用多操心。”

周妈妈也知道三小姐的能耐,她行了礼就回来给禁足的茴姨娘复命。

茴姨娘就是殷如婳的生母。

能生出殷如婳这样的女儿,且在殷侯府十几年盛宠如一日,茴姨娘的相貌自然是不俗的。

尤其是她身上的那一股子韵味,就跟一只熟透了的桃子,散发着诱人的芬芳!

每次看到她这幅模样当家夫人张氏都觉得尤其刺眼。

但殷侯爷却满意喜欢,故此她的盛宠无人可撼动。

就比如昨天她才被罚了,但殷侯爷还是悄悄就过来安慰她。

说是悄悄,可后院就这么大,其他几房肯定也知道,必然是要打翻了陈年老醋。

茴姨娘跟一只狐狸精似的躺在贵妃榻上,满意道:“婳儿记下就好,这一次咱们也是因祸得福了。”

虽然误入陷阱被夫人设计,但也正因为这样女儿‘病了’,顺理成章得很。

冲喜之事迫在眉睫,‘生病’的女儿肯定不能嫁!

周妈妈说道:“让三小姐泡冰水是否有些伤身?侯爷是最宠爱小姐,而且上边也还有两个大的呢,怎么也轮不到咱家三小姐的。”

“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小心?”茴姨娘想都不想道:“虽然要受点苦,不过也总好过去冲喜!”

能在侯府打下一片天的女人,哪里是吃不了苦头的主?

别说泡一晚上冰水,要是能躲过这门亲,就算要泡两天晚上她都得让女儿咬牙坚持。

不然稍有万一,嫁过去这辈子就完了!

“我婳儿如今风华正茂,是女子一生最美好的年纪,就算万中之一的几率我也赌不起!”

周妈妈还是了解她的,笑道:“这会只怕另外两边要闹腾起来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争什么宠?娘娘后宫搞事业赢麻了

现代996打工人林夕梦一朝猝死,穿越到大盛朝弘治二十年。 生前她最大的愿望就是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然后躺平。 可惜临死也没能实现。 倒在工位上那一刻她发誓,如有来生一定直接躺平,拒绝内卷。 穿越后,她成了六皇子谢辰瑜的侍妾。 本打算直接躺平。 谁知原主处境凄惨。 上有皇后虎视眈眈逼她当眼线,监视她的夫君谢辰瑜。 中间有赵良娣周良人嫉妒她美貌得宠,几次三番毒害她小命。 下有已经被砍头的大将军父亲,和一帮流放三千里苦苦待救的亲族。 林夕梦:“……” 所以,要继续卷? —— 侍寝当晚,林夕梦死死抱着谢辰瑜大腿,爆发了小宇宙般疯狂……。 谢辰瑜咬牙掐着她的腰。 “再勾引也没用,敢出格半步,本殿一样杀了你” “主子爷放心,上了您的船,以后咱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 某人瞬间黑脸,你才是蚂蚱。

半枝雪·完结·59.9万字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封奕登基之前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这个没存在感不受宠的皇子,登基之后后宫里塞满了朝中重臣的女儿。 看着伤眼,处着心烦,宠幸她们都觉得自己脏了自己的龙体。 他决定选一个性子泼辣嚣张跋扈爱吃醋的女子进宫,替他将这些垃圾全都打进冷宫。 宋云昭穿到古代十四年,一直猥琐发育,苟着度日,就等着剧情开启,然后化身嚣张跋扈泼辣善妒的恶女,等到落选好挑一个夫婿逍遥快活的过日子。 后来,宋云昭看着对着她笑的十分宠溺的陛下说道:“昭昭,过来。” 宋云昭只觉得大事不妙,脚底发凉,狗皇帝面带温柔眼神冰冷,分明是想拿她当刀使!

暗香·连载中·74.2万字

这个皇后不太卷

【病娇暴君VS事业批皇后】 颜鸢曾在边关救过一个天底下最尊贵的少年, 那时她是女扮男装的小将,奉了军令,单枪匹马拖着少年走出雪原。 后来她病了,无奈入宫寻求治病出路。 临行前爹爹耳提面命: “后宫不比战场,争宠绝不能动武。” “你的东家是太后,往后行事要尊重雇主心意。” “那昏君不是个东西,少碰,少摸,最好不见面!” 颜鸢当然不会去招惹那个暴君。 那家伙阴鸷乖张,豢养权臣,宠幸奸妃,就连爱好都成迷好伐? 她只想做皇宫里兢兢业业的打工人,苟住小命才是根本! 直到后来,她在皇帝的密阁找到了一块灵牌,上面赫然写着她的男装身份的名字。 颜鸢:……??? 颜鸢:那就债见吧东家少爷! 不料出师未捷,被堵在月夜之下。 暴君在她耳边咬牙切齿:“所以你还想抛下孤第二次?” 颜鸢:“……”

白柠柚·连载中·50.4万字

娘娘她一心只想高升

陆菀宁作为忠勇侯府的五姑娘,即便是生的花容月貌,也从没有想过要进宫去争那一份泼天富贵。 可谁成想她那失了孩子,再不能有孕的贵妃堂姐却偏偏看中了她的好相貌,以及没了父亲好拿捏,非要她进宫。 反抗不能,陆菀宁想干脆就随了她们的愿。 不就是进宫吗?她进就是了。 她不但要进宫,她还要一步一步成为宠妃,取堂姐而代之。 终有一天,她会让堂姐为了今日的选择感到后悔。 避雷:宫斗文,非双洁,非1V1,不能接受者请绕道

杨阿宅·完结·67.6万字

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二公子、齐安伯三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三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一千万·连载中·41.5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完结·62.3万字

贵妃娘娘宠冠后宫

相府嫡女林晚意,容貌倾城,才情双绝,却为了安生立命,一直在后宅小心谨慎。 原以为会择一平顺人家,得一世顺遂,却在收到进宫圣旨的那年急转而下。 家中父兄不给力,入宫位份又只是区区末流的答应,而她除了投靠长姐贵妃似乎并无其他出路。 本想要关门闭户过自己的清净日子,谁料冷心冷面的九五至尊却来得比谁都勤快! 外人皆道林氏媚宠,却不知道强势而隐忍的少年皇帝只一眼就乱了方寸……

三只鳄梨·连载中·90.6万字

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

【年代+甜宠+爽文+双洁+穿书】 唐初夏,胸大蜂腰大长腿,一张脸更是又纯又欲,可惜是个疯批美人! 顾北淮,肩宽腿长公狗腰,教条刻板能力强,私下却是桀骜不驯狂傲至极! 谁都知道顾北淮最厌恶的就是青梅竹马的唐初夏,而且两个人见面就互相嫌弃。 在所有人眼中,就算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俩人,也不可能凑成一对。 谁知大院组织的相亲会上,妩媚动人的唐初夏被人抵在墙角,而动手的竟然是老古板顾北淮。 “不是喜欢我的吗?” 他双手死死地握住唐初夏的细腰,就听见唐初夏在他耳畔轻语:“领了证,让你亲个够可好?”

桔味喵·连载中·50.2万字

公府娇媳

【缺爱娇贵嘴硬心软千金*成熟稳重直爽腹黑小公爷】 谢知筠出身名门,千金之躯。 一朝联姻,她嫁给了肃国公府的小公爷卫戟。 卫戟出身草芥,但剑眉星目,俊若繁星,又战功赫赫,是一时的佳婿之选。 然而,谢知筠嫌弃卫戟经沙场,如刀戟冷酷,从床闱到日常都毫不体贴。 卫戟觉得她那娇矜样子特别有趣,故意逗她:“把琅嬛第一美人娶回家,不能碰,难道还要供着?” “……滚出去!” 谢知筠做了一场梦。 梦里,这个只会气她的男人死了,再没人替她,替百姓遮风挡雨。 醒来以后,看着身边的高大男人,谢知筠难得没有生气。 只是想要挽救卫戟的性命,似乎只能依靠一场又一场的欢喜事。 她恨得牙痒,张嘴咬了卫戟一口,决定抗争一把。 “狗男人……再这样,我就休夫!”

浅春山·完结·51.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