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感化暴戾大佬失败后,我被诱婚了

小楼花开

现代言情/已完结

105万字

完结于2023-12-2118:42:27
桑家大小姐桑浅浅十八岁那年,对沈寒御一见钟情。 “沈寒御,我喜欢你。” “可我不喜欢你。” 沈寒御无情开口,字字铿锵,“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大小姐一怒之下,打算教训沈寒御。 却发现沈寒御未来可能是个暴戾残忍的大佬,还会害得桑家家破人亡? 桑浅浅麻溜滚了:大佬她喜欢不起,还是“死遁”为上策。 沈寒御曾对桑浅浅憎厌有加,她走后,他却痴念近乎疯魔。 远遁他乡的桑浅浅过得逍遥自在。 某日突然听闻,商界大佬沈寒御疯批般挖了她的墓地,四处找她。 桑浅浅心中警铃大作,收拾东西就要跑路。 结果拉开门,沈大佬黑着脸站在门外,咬牙切齿:“跑啊,你接着跑。” 桑浅浅转着小心思,既然跑不掉,那不如试着感化下大佬? 结果感化失败,还把自己搭进去了。 多年后。 发现自己被骗的桑浅浅,一气之下:“我要离婚!” 沈寒御却将人一把圈入怀里,低头吻下。 良久,“还离吗?” 桑浅浅晕乎乎地:“不,不离了……” “那叫老公。” “老,老公……” 沈寒御满意点头:“嗯,乖。”

第1章恐怖的噩梦

“大小姐,那是,是——”

老管家钟叔突然指着前方,结结巴巴地开口,声音骇然至极。

桑浅浅抬头,就见微明的晨光里,桑家庄园七层别墅的顶层,一个身影如断线的风筝急速坠落,重重砸在地面上。

鲜血四溅开来,桑浅浅疾奔的脚步猛地僵住,眼前一阵天昏地暗。

她的世界,在这一刹那间,骤然坍塌了。

“爸!!!”

撕心裂肺的哭喊响彻清晨寂静的庄园,惊得园中鸦雀飞掠而起。

桑浅浅踉跄着扑过去,双腿一软,跪在父亲桑鹏程身前,痛哭失声。

“大小姐,老爷怕也是没办法,才走上这条路。集团欠下了巨额债务,资金链断裂,”

钟叔老泪纵横,“昨天老爷一直在打电话,打得嗓子都哑了,可是没有一家银行一家公司,肯借钱帮老爷渡过难关……”

桑浅浅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汹涌而出,肝肠寸寸绞痛,几欲晕厥。

昨日父亲突然给她打电话,说给她汇了笔钱,让她在国外好好生活时,她就知道,父亲肯定有什么瞒着自己。

她连夜买机票回国,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桑浅浅泣不成声,哽咽道:“集团一直经营得好好的,怎会突然资金链断裂?”

“都怪沈寒御,是他给桑家设下陷阱,是他故意针对桑家,把桑家害得这么惨!”

钟叔的声音变得激愤起来,“这一切,都是沈寒御导致的,他这次回明城,就是为了报复桑家!”

沈寒御,沈寒御。

这三个字从遥远的记忆深处被唤醒,是他,是他回来了吗?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依稀有人,缓缓走到了她的身前。

桑浅浅抬头,隔着朦胧的泪眼,她看到了一个男人。

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从头到脚都散发着森寒气息,容貌异样英俊,眼神却异样冷酷的男人,正居高临下地,静静地看着她。

这个人,她认识,却又似乎不认识。

他不是她记忆中那个黑裤白衬衫的清隽少年。

他是钟叔口中所说的那个,从明城离开数年后,重返明城生杀予夺,要为沈家复仇的世界通讯业巨头——Phoenix公司的创始人,沈寒御。

沈寒御身后不远处,站着钟叔,他被几个黑衣保镖拦住,不能过来。

“大小姐,”钟叔抹着泪,神色异样悲哀,“桑家宅院,如今是他的了。”

桑家名下的所有资产都已被查封拍卖,就连老宅也不例外,买主,正是沈寒御。

不过短短时间,桑家已然物是人非了。

数代人苦心经营的产业,桑家在商界的声名,全都毁于一旦,化为尘土。

桑浅浅缓缓起身,巨大的悲恸,长时间的哭泣,让她头晕目眩,差点跌倒。

男人适时地伸手扶住了她,臂膀沉稳有力。

她脸色苍白地推开他,咬着牙:“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父亲?”

男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她,一双暗不见底的黑眸,如冬日浮了碎冰的幽潭,嗓音低冷至极:“不如,问问你自己?”

桑浅浅呆了呆,近乎被遗忘的年少旧事,一点点浮现在脑海,她瞬间如坠冰窟。

多年前,她喜欢沈寒御,沈寒御却拒绝了她的表白。

她一气之下给父亲打电话哭诉,父亲为了替她出气,逼着沈寒御退学离开明城,动用手段让沈家公司破产。

沈寒御的父亲大受刺激,突发脑出血后很快去世,沈寒御则不知所踪。

谁能想到,而今沈寒御成了商界巨头,竟会重回明城,将曾经桑家施与沈家的,数倍还了回来。

所以到头来,竟是她自己,害了父亲,害了桑家吗?

桑浅浅颤声道:“所以,你报复桑家,是因为我?”

男人低眸看着她,漆黑眼底带着说不出的意味。

“桑浅浅,”他一字字开口,“我找你很久了。”

男人的声音低磁至极,却带着如霜的冷冽清寒,听在桑浅浅耳里,只觉一阵战栗恐惧。

他找了她很久吗?

因为找不到,报复不了她,所以才将所有的恨意,都发泄在了桑家头上?

“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

桑浅浅泪流满面,“沈寒御,你恨的人是我,你不该,不该……”

话到嘴边,她却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不该如何呢?不该牵连桑家,不该害死她父亲?

可当年桑家对沈家,又何尝不是如此!

桑浅浅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噩梦。

可是父亲冰冷僵硬的身体,地上干涸的暗色血迹,无一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是残忍的,血淋淋的现实。

她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想哭,心头仿佛被巨石堵住了似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桑浅浅的身体颤抖得厉害,眼前一黑,竟这么晕了过去。

……

再清醒时,她的人,不知为何,竟是到了监狱里。

隔着厚重的探监玻璃,桑浅浅看到了身穿囚衣,双手带着镣铐的闻旭。

闻旭是除了父亲和哥哥外,她最亲近的人,他们从小玩到大,闻旭喊她浅姐。

他们不是姐弟,亲似姐弟。

记忆里那个五官明晰意气飞扬的英气少年,此刻形色憔悴,眉眼间是遮不住的颓丧与黯然,一双眼睛如同灭掉的灰烬,没有半点生气。

闻旭本是一家影视公司的老总,却被人设局,卷入一起强奸案丑闻中,身败名裂不说,还被法院以非法经营、偷税漏税等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十八年,罚款数十亿,公司彻底破产。

能害得闻旭这么惨的人,只能是沈寒御。

除了他,没人能让桑闻两家一夕间墙倒众人推。

桑浅浅从监狱出来,直接去了沈寒御的公司,她想求他放过闻旭,无论付出任何代价。

可她没能见到沈寒御,却被几名黑衣人强行送进了疯人院。

“沈总不愿见你。”

有人对她说话,一张脸模糊在迷蒙的烟雾中,看不清面容,语气却带了残忍之意:“桑浅浅,你就好好在这里度过余生吧,这也算是沈总对你最后的仁慈。”

然而那并不是仁慈,是比凌迟还要恐怖的折磨。

在一个雷电交加风雨大作的夜晚,桑浅浅走上了与她父亲相同的悲惨结局:从精神病院十三楼一跃而下,血溅雨夜,死不瞑目……

……

桑浅浅猛地翻身坐起,剧烈的恐惧攫取了她的心。

她急促喘息着,额头冷汗涔涔而下,脑海中还残存着梦境中的恐怖一幕。

——

1v1,双洁、超宠、追妻

开头只是悬念,男主超超深情。女主成长型,喜欢的小可爱多多收藏投票支持哇,感谢~~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踹了作精竹马,我被校草娇宠了

沈唯一有个年下竹马男朋友,弟弟好,弟弟妙,身高腿长腰力好,心思很野很会撩。 十八岁的江执意肆意爱玩没有定性,奶or狼一键切换,弟弟颜正性野,受到无数女生追捧。总以为那个只要他叫声姐姐就会无条件妥协的人,会一直哄着她,却不料那个人突然就不要他了。 分手就分手,谁反悔谁是狗。 却不想那个自己叫一声“姐姐”就红了耳根,什么都愿意让着他的人竟然一去不回头。 十八岁的沈唯一喜欢一个人是真喜欢,说不爱的时候,也比谁都决绝。她说:“江执意,老娘谈恋爱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的。” 后来的江执意,为她不顾一切,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把头低到了尘埃里,却看到她在别的男生怀里笑颜如花,嫉妒地发了狂。 盛汀,Z大的学霸男神,高岭之花,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眼里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是他们见过最清心寡欲的人。殊不知在见到沈唯一的第一面,他连她们未来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竹马VS天降,不求被全世界宠爱,但求这一生是你一个人的例外。】

梨萌鱼·完结·50.2万字

踹了白切黑影帝后,我翻车了

【破镜重圆\双向奔赴\团宠\女帝】 沈栖宴交往过一个男朋友,男友二十四孝,唯命是从。 后来…… 沈栖宴踹了他。 再后来…… 她翻车了…… 前男友进入娱乐圈,一朝成为顶流影帝,她还是个苦哈哈的N线女明星。 她被前男友步步紧逼,“还爱我吗?” “还想和好吗?” “做梦吧。” 沈栖宴“……” 哪里还有一丝小奶狗的样,愣是把24孝好男友整成了白切黑。 - 盛时妄进入娱乐圈后,无时无刻不在提及那个踹了他的前女友。 全网都知道影帝盛时妄有一个前女友。 直到某天,热搜爆了。 全网都是盛时妄和沈栖宴的接吻照。 沈栖宴“为什么有我都没见过的照片?狗仔哪弄到的?” 盛时妄“你该不会觉得是我曝光的吧?你也不看看谁蹭谁的热度。” 沈栖宴:“……” - 无数影视资源砸来,纷纷让两人营销CP。 网友高举CP大旗!高喊复合! 沈栖宴为了违约金疯狂否认。 盛时妄本尊直接顶着ID来了直播间,礼物刷满屏幕。 沈栖宴:“我的违约金,呜呜呜。” 盛时妄:“我付!” 莫名冒出的几个哥哥纷纷来抢着送钱、给她送别墅、砸资源,甚至直言,“宴宴你回来当咸鱼吧,哥哥养你。” 沈栖宴“?” 这些人是谁? 她怎么成了团宠? 怎么还成了女帝?

九木颖颖·完结·95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改编漫画《白月光他对我下手了》求支持! 【本文1V1甜宠,极限拉扯,双向奔赴,暴躁大小姐VS心机狗男人】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光线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躺在身边…… 等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后,江家没人敢再欺她,京圈大佬对她无比尊敬,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沈总的偏执娇妻重生了

叶晚晚上辈子老公不爱儿子不亲,一朝重生,她幡然醒悟,这辈子她不要再全心全意、不顾一切的去爱一个人了。 索性她直接放飞自我,不再约束自己,开始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 沈屹工作繁忙,特别是被父亲选派海外建立分公司,他已经两个月不曾回家,不曾见到他的妻子。 妻子生日那天,他特意回国,却从佣人口中得知他的妻子去看某个歌手的演唱会了,沈屹连人都没见到,连夜离开了。 结婚纪念日那天,沈屹再次回国,却看到妻子带着一群狐朋狗友在别墅里开泳池派对,最后喝得烂醉,他连跟她说几句话的机会都没有,再次离开了。 初步完成国外公司建立,沈屹正式回国,回国前一天还特意打了电话问家里的佣人,确定了妻子在家,并且打算明天打算去接机,沈屹心底隐隐有些高兴。 第二天,沈屹在机场里见到了身穿露小吊带以及小短裤的妻子,看起来青春洋溢活力十足。 然而他的妻子却是挤在人堆里,对着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大声喊着:“老公!” 沈屹沉着脸,问着身旁一脸尴尬的助理,“我什么时候离婚了?” [土狗小甜文,不甜不要钱!女主小白花,不能大杀四方,后期有小团子!]

宛若七七·完结·91.2万字

重生新婚夜!偏执大佬被我撩红脸

【重生爽文+打脸+病娇疯批】 【又疯又狠野玫瑰x矜贵病娇太子爷】 齐愿死了,死在前世她爱的男人的婚礼上。 死后,她看到她清冷矜贵的京城太子爷闯进婚礼现场,抱着她的尸体猩红了双眼。 重生一世,齐愿只想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前世伤害她的人,她要她们血债血偿!前世为她收殓尸体的沈家大少,她也会好好报答。 只是……这沈家大少怎么白天晚上有两幅面孔? 白天清冷矜贵的沈大少:齐愿,什么时候离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 晚上病态暴戾的偏执大佬:阿愿,我把你的腿锯下来,哪也不去,永远都陪着我,好不好? 齐愿这辈子不想在拘于情爱,只想报仇和报恩,却没想到被精分大佬一路为她铺路!

程九溶·完结·103万字

失忆后错把前夫的死对头当老公

(1v1,爽虐前夫,男主上位,不喜勿喷) 滨城人人皆知顾荞爱沈遇白入骨,可三年后顾荞却提出离婚,还在离婚当天车祸失忆了,把前夫的死对头傅凌霄认错成老公。 傅凌霄看着眼前这个顾荞,不断提醒自己这不过是这女人为了帮沈遇白搞垮自己的手段,哼,他绝不可能上当!可是……她竟然搂着自己叫老公唉! 沈遇白以为顾荞就算离婚也不过就是闹一闹,然而却发现她是自己追妻火葬场都追不回的妻。 “荞荞,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你,回来。” 顾荞看着沈遇白跪在自己面前满眼悔恨的模样,却只是往傅凌霄怀里凑了凑。 “老公,我不认识他。” 傅凌霄搂紧怀里的小娇妻,当着死对头的面吻了吻她的额头。 “傅太太别怕,老公在呢。” 气的沈遇白差点当场升天。

明金·完结·161万字

影帝的娇妻每天都在想离婚

【先婚后爱x追妻火葬场】 苏浅和陆明修隐婚三年,她扮演着他喜欢的替身,无怨无悔。 直到某天,她得知他的初恋情人要归国,翻然醒悟,及时藏起那一份萌动与心悸,准备离婚退场。 不料在离婚当天,陆明修出了车祸,失去记忆。 失去记忆后的他坚持两个人是真爱,不肯离婚。 为夫人痴,为夫人狂,为夫人哐嘡撞大墙。 某日。 苏浅发现陆明修压根没有失忆,一直以来都在骗她。 决定拔剑断情,安心搞事业。 坚持要离婚。 陆明修一套操作猛如虎,发现成功把夫人做没了。 追妻之路漫漫兮,最后他顿悟—— #精诚所至,少点套路

沙罗昙花·完结·42.9万字

离婚后,小作精被大佬追着求负责

某天,大佬发现自己不过一星期没回家,名义上的妻子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 之前楚楚惹怜,极尽温柔,任劳任怨,想方设法讨他欢心,还想他想疯了的老婆,不但开始作天作地,也不想跟他生孩子了,反倒是天天想着跟他离婚,还到处沾花惹草作妖。 “霸总是吗?Yue了,我看不上你,麻溜地给我滚。” “生孩子?老娘要独自美丽,你找别的女人生吧。” “老公是什么东西?世界那么大,生活如此多娇,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臭男人身上?” 大佬一怒之下将她轰出家门,三天后—— “她知错了吗?” “少爷,少夫人成了全民团宠!小作精作天作地又作妖,深受大家喜欢!” “……” 这老婆还能要么? 觊觎男主很久的原女主气急败坏:这炮灰女配为什么蹦跶了这么久还不下线!!! 【穿书+1v1宠文+日更,美艳小作精VS高冷腹黑大佬】

咬桃子·连载中·71.6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