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后我成了六宫之主

退婚后我成了六宫之主

五月柚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3万字

完结于2023-01-1900:44:40
苏静言乃是宣国公夫妇唯一的嫡女,一出生就尽享宠爱。 十六岁那年,皇太后下旨赐婚,苏静言顶着长安众人羡艳的目光出嫁大棠杀神摄政王萧廷。 新婚日,苏静言在闺房中从早等到了黄昏,不见新郎来接她。 至天黑,才知萧廷竟在大婚当日,抛下新娘前往边关征战。 苏静言苦等三年后,边关大捷,萧廷凯旋带回一柔弱女子,要立柔弱女子为妃,一纸退婚书给了苏静言。 被退婚后的苏静言受尽了旁人的嘲笑。 皇太后不忍苏静言被人嘲笑,立志于要让她嫁给大棠朝最有权势的男子。 不久,萧廷后悔与苏静言退婚,跪在宣国公府门口一次次提亲,却是一次次被苏静言所拒。 …… 萧廷:“呵,你想要嫁最有权势的男子,在大棠朝你还能找到比我更有权势的夫君吗?” 苏静言看了一眼一旁看她热闹的小皇帝,指着他道:“他不比你更有权势?” 看热闹的小皇帝:“???” 皇太后便下旨赐婚封苏静言为皇后。 懿旨下,苏静言从被退婚的摄政王妃一跃成了六宫之主。 …… 男主是小皇帝哈~前期会有妃子,但男女主身心1V1。 前未婚夫追妻火葬场挫骨扬灰的那种~ 求收藏,求评论~

第一章摄政王凯旋

初春,白雪消融,柳条抽了嫩芽,沉寂了一个冬日的花儿也渐渐地绽放开来。

小皇帝已年满十六,正是要选后妃之时。皇太后便借着春光正好赏花之名,邀请了洛阳城中各适龄千金前来华清宫参加赏花宴。

想从中挑选出合适的贵女,内定为嫔妃。

前来参加的贵女们都心知肚明今日赏花宴是为了给陛下选秀做准备,也皆好生打扮了一番。

是以华清宫之中可谓是万花齐放。

众女子中最为耀眼的还数皇太后身边的容貌绝世的女子。

宣国公府唯一的嫡女,当今太后的亲侄女苏静言穿着一袭时下最新的云锦,惊艳四座。

一寸云锦一寸金,云锦向来是皇家所用,极少数的勋贵才能得宫中赏赐下来的云锦,而苏静言却总能率先穿上最新的云锦衣裙。

“苏静言怎得也在此?今日赏花宴不是为陛下选妃的吗?她不是已经出嫁了吗?怎得也来了?”

“她出嫁当日,新郎可没有迎她进门就去了战场,也不知她算是未出嫁还算是已出嫁呢?”

三三两两的贵女聚在一起谈天,说到这里,众人都免不了地轻笑出声。

三年前,皇太后给苏静言与大棠有名的杀神摄政王萧廷赐婚,那时洛阳人人羡艳苏静言。

可成亲当日,苏静言在闺房之中苦等一日,直到夜里都等不来新郎。

直到黄昏时,才知萧廷抛下新娘前去边关打西凉去了。

战事再紧急也不至于连个迎亲的功夫都没有,苏静言一时间也成了勋贵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即便算苏静言是未婚,今日赏花宴是替陛下选秀,苏静言有婚约在身也轮不到她进宫为妃吧?”

另一个贵女道:“今日虽说是给陛下选妃的,总也不能如此明显,还是会请些已有婚约的女子前来一道赏花的。

再说苏静言乃是皇太后娘家唯一的侄女,今日这等大事,宣国公府岂会不插手?”

大棠人人皆知,当今陛下并非皇太后亲生,而陛下也只是宣国公府与太后所拥立的傀儡皇帝而已。

陛下日后的后宫嫔妃人选,宣国公府岂能不在意?

礼部侍郎之女李艳拿起帕子掩唇轻笑道:“说起来这苏静言也真可怜,她与摄政王婚事到底是成还是不成呢?

她可快要十九了呢,摄政王新婚之日都不曾迎娶她,这婚约可还算数?”

李艳对面的姑娘朝她挤眉弄眼,李艳却丝毫不闻地继续嘲讽道:“摄政王再不回来,这苏静言怕是要成为苏家老姑婆了。

满洛阳哪里还有年满十九还待字闺中的姑娘?也就她苏静言独一份了。”

苏静言走到李艳跟前,凤眸一挑凉声道:“李侍郎好教养。”

李艳见到苏静言过来,吓得一阵瑟瑟,苏静言乃是宣国公夫妇唯一的嫡女,从小就是受尽宠爱,在洛阳向来是无人敢惹的。

李艳也只敢在背后笑话她,哪敢当面笑话。

李艳忙行礼道:“苏,苏姑娘。”

苏静言对着身后的婢女道:“迎春,送李姑娘回府,将她方才所说之话一五一十地告知李侍郎。”

李艳听到这里,涂了厚厚水粉的小脸越发得惨白。

许是恐惧到了极点,李艳便生出了几分大胆道:“苏静言,今日我是受太后所邀前来赏花的,你凭什么让我回府?”

苏静言看了眼自个儿新涂的丹寇之上有一灰尘,略一蹙眉道:“莫非你想要我将你方才所言,告知太后?”

李艳心下更是慌张了,太后是苏静言的亲姑母,她方才所言若是被太后知晓,太后岂能饶过她?

怕是还会连累父亲,李艳便只能愤愤然地离去。

一旁永平侯府嫡女走到苏静言跟前,见她双眉微蹙道:“你与那等子人见什么气?”

苏静言伸出自己的白嫩的玉指给梁岁柔看,闷闷道:“哪是为她置气?我今儿个方涂好的指甲就染了灰尘,心烦。”

梁岁柔轻轻一笑,苏静言自幼是被宠着的,浑身上下无一不精致:“这不仔细瞧也瞧不出来什么来,你可别忘记了,今日姨父是来叫你做什么的?”

苏静言自是知晓是来给小皇帝挑皇后的,小皇帝登基时才十一岁,一眨眼,都十六了,也是该娶皇后了。

如今朝堂之上风云诡谲,皇帝大婚后便要逐渐亲政,是以皇后人选乃是重中之重,不容有失。

就在此时,一内侍急匆匆地进来对着皇太后下跪道:“恭喜太后,边关大捷,摄政王打退了西凉,西凉投降愿为大棠之属国。摄政王不日就会返回洛阳。”

在场众千金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三年前曾经要嫁给摄政王的苏静言。

摄政王真不愧杀神的称号,竟然能让西凉成了大棠属国,功不可没。

一时间,众人都羡慕极了与摄政王有婚约的苏静言。

摄政王萧廷容貌俊朗无比,如今也不过二十六,重要的是他不近女色,至今后院之中还无任何通房侍妾。

梁岁柔握着苏静言的手,真心替苏静言开心道:“静言,你终于不用再等了。”

苏静言还是再用手帕轻轻擦拭着指甲上的灰尘,擦不净的灰尘,令她心中没来由的烦躁不安。

摄政王大胜回朝,还让西凉愿意附属大棠,可是要比赏花宴要紧得多。

是以这次赏花宴也就匆匆落下帷幕。

太后便带着苏静言去了宣政殿。

小皇帝未曾大婚还未亲政,当年先皇驾崩前,命宣国公,林相爷,胡太傅同为辅政大臣,命先皇之幼弟萧廷为摄政王。

是以宣政殿之中,宣国公,林相爷,胡太傅三人已在了。

苏静言随着太后入内,却不见小皇帝,问着宣国公道:“爹爹,小皇帝人呢?”

宣国公瞪了一眼苏静言,双手抱拳恭敬道:“那是陛下,你可不能再一口一个小皇帝了,陛下已经长大了。”

苏静言已经三年没来参加宫宴了,并不是怕人说三道四,就是旁人的眼神让她看着心烦,因此也是三年不见小皇帝了。

“陛下到!”

随着太监的吟唱声响起,苏静言随着众人一道下跪。

萧翊入内对着皇太后行礼道:“母后。”

皇太后笑着对萧翊道:“快起。”

萧翊略带着少年沙哑的声音对着下跪众人道:“都起来吧。”

苏静言在太后身边一起身,发现三年前还差自个儿一大截的小皇帝,如今比自个儿要高出大半个头了。

自家父亲与胡太傅都算是男儿之中算高的,可小皇帝竟比他们二人还要高出小半个头。

苏静言小声喃喃道:“还真不是小皇帝了。”

萧翊微凉的目光轻轻扫向苏静言。

苏静言抬眸望着萧翊,见着他的容颜更是一惊,萧廷与先皇都是美男子,不曾想萧翊比起先皇与摄政王而言丝毫不差,反而比他们二人还要出色几分。

也难怪今日赏花宴中,这些贵女们都花费着心思打扮了。

若不打扮,怕是远远不及小皇帝的容貌来得美。

萧翊的目光紧紧只是一瞬,便坐在龙椅上道:“皇叔为我大棠立下汗马功劳,迎皇叔与大军凯旋之礼得隆重方是。”

宣国公道:“臣觉得陛下可去洛阳城门口亲迎摄政王,犒赏三军。”

萧翊应道:“好。”

皇太后在一旁道:“摄政王回洛阳那日,静言也去相迎吧。”

苏静言福身应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双洁、甜宠、0点准时更新】 桑烟穿成了克夫命的美貌寡妇。 夫家厌恨,娘家嫌弃,就在她自请去庄子咸鱼养老时,被病娇暴君给盯上了。 彼时 暴君身有怪病,一靠近女人就痛痒难耐、呕吐不止。 是以 二十六岁大龄还没宠幸过后妃,更别说延续皇嗣了。 前朝后宫整天催生。 民间百姓也在盼望小皇子。 当他们知道暴君心悦桑烟这个克夫命的寡妇时,全国上下一片反对声音。 后来 全国都在跪求桑烟给病娇暴君生崽崽…… 克夫命美貌寡妇VS女色过敏症暴君

麦香芒种·完结·82.7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新文《祸水美人她登基了》已开更!

拾筝·完结·60.7万字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新书:上恋综后,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已发书,欢迎收藏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公孙小月·完结·152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 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 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 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 掉马小剧场 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 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 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 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 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 目睹一切的李照:“……” 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完结·112万字

太后她娇媚动人

穆清朝承认,前一世,她有点恋爱脑了。 心仪的男人是个渣男,联合她的表姐,把她送到半截身子入土的老皇帝身边。 最后落了个妖妃骂名,受极刑之苦,背天下骂名,连累满门…… 重活一世,她清醒了。 她不做渣男皇妃了,要做就做渣男母妃…… 她目的明确、手段凌厉,将前世陷害她的仇人一个个手刃,一步步坐稳太后的位置。 “妖后”两个字也让人人闻风丧胆。 穆清朝不在乎,她只要自己过得好,哪里管别人怎么想? 可是转身,她落进了一双深邃的眉眼中。 江泊这样的人啊,活得清心寡欲,美色钱财一概不要,家人死光了,孤零零独守边关七年。 这样无趣的人,怎么总是让人忍不住想逗一逗呢? “听闻将军一身正气保家卫国,哀家到了夜里总觉得心里慌慌的害怕呢,将军能不能用你的正气来帮哀家压一压?” “将军将这腰带压在哀家这儿,若是将军说话不算数,哀家就出去说是将军轻薄哀家……” 穆清朝这么逗着逗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那只可远观的高岭之花,不食人间烟火的下凡谪仙,她怎么生生在他眼中瞧出一丝欲望来了? 世人皆传穆清朝是妖后,刚开始江泊也是这样想的。 后来啊,他看到那蠢蠢欲动、心思不纯的皇帝,他慌了,急急惶惶跑到战场上,拼杀一身军功,就回来“讨赏“来了。

南风十里过境·完结·47.8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娘娘她不想宫斗

姜蔓:我入宫只为混吃等死,宫斗这种费脑子的事我就不参加了。 永安帝:这恐怕由不得你。 ———————————— 姜蔓入宫四年未曾得见圣颜,就在她以为她能这样安安稳稳过一辈子的时候,永安帝却一脚闯入了玉芙苑。 这本也没什么,后宫美人何其多,想要争宠不容易,想要失宠还不简单,再说她也不算得宠。 但……人算不如天算。 姜蔓看着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欲哭无泪。 永安帝不是子嗣艰难吗?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这么快就有了?

杨阿宅·完结·60.6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