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肆爷的小祖宗真是坏透了

苏斜里

现代言情/已完结

52.4万字

完结于2023-01-0400:16:59
老干部式总裁X白切黑美人 祁肆遇到个小可怜,被人打压,黑粉黑料铺天盖地 每次见她却都一脸高贵冷艳 偶然,撞见她一边滴答流泪,一边对电话那头放狠话:“真当我是吃素的,既然她要这么搞我,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鼻头都哭红了还不忘放狠话,祁肆想到了四个字:又奶又凶 电话那头喊她出去吃火锅的虹姐:什么玩意儿? 人走后,小可怜一秒变脸,把手里的眼药水丢进垃圾桶 追查坏人到废弃工厂,折叠刀在指尖转了两圈,魅色里,女人马尾飘逸,降唇勾着散漫的弧度,“先从哪个部位开始呢?” 窗外一阵嘈杂,迈巴赫打着灯光疾驰而来 踢开门的一瞬,三个男人惊惶失措,地面躺着的女人衣衫不整 她在祁肆怀里哭的梨花带雨,“我就知道你会来。” 后来,她穿着酒红的长裙笑的摇曳生姿,“跟我结婚吗?” 没得到想要回答的人消失的干净利落 再见,她挽着别人的手款款踏入宴厅,“一年不见,肆爷更帅了。” 意料之中,某人对她展开了追求 她为难道:“算了吧,你不必勉强和愧疚,当初我是开玩笑的。” 男人嗓音低哑温和,“之前是我不识好歹,再给我一次机会?” 【顶级的猎手往往以猎物的方式出现】 【她想亵渎她的神明】

第1章销金窟

帝都。

夜晚,跨江大桥的江风带着刺骨凉意,女人靠着围栏被风吹得眯了眯眸子,嘴里呼出的热气在冷夜里蒸发成茫茫白雾。

手里拎着微醺,指节被寒意冻的发白,也因此将寇色指甲显得更妖冶。

夜空黑得不见底,茫茫江面放眼望去空旷而萧瑟。

高倍夜视摄像头却把桥洞旁边下坡小路鬼鬼祟祟的两个男子拍的清清楚楚。

约莫十分钟后,两名男子原路返回,原先手里的包裹却不见了。

结束拍摄,从卡槽里取出内存卡,转换接头读取视频进手机,牙刷大的摄影机被随手扔进口袋。

寇色指尖在手机上打字。

【玉水河大桥西岸桥洞藏有货物。——y】

后面附加一段视频。

发完消息,过了三秒,将聊天记录删除,手机熄屏。

与此同时,玉水公安局内部电脑收到一封查不到属地的邮件。

“李队,那个叫y的人又有匿名举报了。”

做完一切,徐清蝉往嘴里灌了口酒,酒精混着柠檬的香气从口腔蔓延至肺腑,不一会儿心窝都渐渐变暖。

她舒服得喟叹一声,细长眉眼融在夜色里也被染上寒意,缥缈深远。

正享受着宁静良夜,口袋里另一部手机嗡嗡响起。

取了鸭舌帽,对镜整理了下表情,她才点了接听。

“你在外面?”虹姐看清她周围环境,“大晚上不在公寓练瑜伽,乱跑什么?”

“睡不着,出来夜跑。”

“谁夜跑会半夜十二点跑?”

“失眠嘛。”

倪虹恨铁不成钢地扶额,“你怎么一点女艺人的自觉和职业素养都没有,早睡早起保持好的肌肤状态明白吗?需要我给你科普熬夜的十大危害吗?”

徐清蝉微微叹气,“不是熬……”

算了。

“知道了,我以后一定早睡早起不熬夜。即使是个没作品没粉丝没背景的新人也会牢记自己的使命好好努力不松懈,维持身材颜值提高业务能力,私生活简单干净不让以后的无良媒体挖到丁点黑历史,爱惜自己的羽毛做个德艺双馨的艺人。”一口气说完虹姐爱听的大饼话,很顺溜地接上,“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我有工作了吗?”

“倒不是工作,我在帮你争取一个跨年盛典的观众席名额,盛典结束后可以去参加晚宴。那里众星云集,也聚集了很多行业大佬导演品牌方什么的,带你去见见世面,顺便混个眼熟,要是被那些导演一眼相中,合作不就来了。”

听起来是很好,不过那种地方是她这种刚入行不久的小新人可以去的吗?

“有把握能去吗?”

“我正好认识其中一个负责人,明天约他出去吃顿饭,这事儿有八成的几率能成。所以你最近老老实实在住处待着,练练瑜伽,对镜练习下表情,培养培养业务能力。我尽量多给你找点机会。”

徐清蝉点头,“好,辛苦虹姐。”

“知道我辛苦就好,新进公司这群艺人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你要争气啊,以你的条件绝对可以杀出一条血路来。”

一阵夜风吹过,将女人两侧脸的八字刘海拂乱,明艳深邃的五官在微暗的路灯下照样忽视不掉的惊绝和冲击力。

她挑了挑眉,心情似乎不错,“那我努力做匹黑马吧。”

冬季深夜鲜少有车辆路过,所以余光里发觉远处有车辆行驶过来时徐清蝉下意识看了过去。

一辆黑色迈巴赫,流线型车身充满了力量和质感,低调又肃穆。

宽大的车头和车前轮防尘罩显得复古而凶悍,巨大而醒目的迈巴赫标志搭配上镀铬散热器格栅藏不住的奢华,而镶嵌在拱起的前轮防尘罩上的凤眼形组合前大灯,就像猛兽的眼睛。

对,就像猛兽,蛰伏在夜间出行的猛兽,不可忽视的力量和神秘感,带着绝对的威严。

徐清蝉在心里感叹了声,这车她不吃不喝工作一百年都买不起,车里坐着的人不知道是什么大人物。

这么想着,视线朝车里看去。

驾驶座是个年轻男人,一身西装革履,侧颜轮廓俊朗,倒是矜贵沉稳,一看就是做大事的。

迈巴赫经过眼前时,路灯照射下她看到车后座有道阴影,因为没开窗探不到里面人的长相,恍惚之间只觉得那阴影高大而笔直,坐的很端正。

挂了电话将最后一口酒喝完,徐清蝉在原地站了三秒,突然心血来潮想回去练瑜伽,本来今天不想动的,突然就有动力了。

她也想买豪车。

——

因为想买豪车的动力驱使,她最近在公寓里练瑜伽学唱歌学表演,做足了一个艺人该有的努力的样子。

这天夜里,角落那台满是代码的电脑页面倏地变红,出现信号定位。

徐清蝉眼眸一眯,扔掉手里的开肩拉伸器,看清定位地点后换上一身黑色鱼尾裙,涂上暗红的唇彩出了门。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帝都纸醉金迷的娱乐城。

北城一带是富人区,精确点来说是属于上流阶层的辖区,也是帝都的经济中心,极奢极华。

这一带的商业街,写字楼大厦,各种娱乐会所都归传说中的财阀家族所有。

而这座娱乐城里,地标性的建筑,是那栋叫丽尚斯都的会所。

丽尚斯都是所有奢华娱乐会所中最闻名于世的一个,就连徐清蝉这种普通小老百姓都耳熟能详的存在。

一到夜晚便灯火通明,宏伟壮丽地立在娱乐城中心,是衣香鬓影的上流名门们以进出为傲的销金窟。

普通人对那里的奢靡、神秘带着无限的想象和向往,也因此,它成了上流社会的代名词。

看着不远处的豪华会所,徐清蝉微微蹙眉,那地方可不是李树随便砸钱就能进去的。

他一个偷鸡摸狗的草包,没有点关系怕是花光家底也无法踏足半步。

要么,他的手机被别人拾到了,要么……

他的身份没那么简单,他后面有人,还是有权势的人。

大理石雕塑下,西装端正的男人搂着美人走到门前,值守的工作人员看了眼男人手里的贵宾卡,颔首放行。

看着这一幕,徐清蝉唇角微翘。

美人计。

这个她熟。

包里的舞会面具派上用场,戴上狐狸眼的面具,她去旁边酒吧忍痛买了杯酒。

酒液沾染了颈侧和发丝,换上迷蒙的眼神,她踩着不是很稳的脚步出了酒吧。

刚走没几步,肩头被人拍了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诱他上瘾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2万字

总裁,太太又回娘家了

清冷禁欲总裁X温柔清绝美人 温婳要联姻了。 对方据说是欧洲金融巨头一个华人家族的掌门人。 见面时,他西装革履,举手投足矜贵自恃,一身的风度。 温婳沉默着注视他,半晌,才轻笑一声,“有意思。” 婚后,两人在外是模范夫妻,人后却相敬如宾互不打扰。 好友问她为什么嫁给席漠。 她言笑晏晏,“他有钱有势啊,要是有比他更有钱的我也嫁了。” 蓦地一抬眼,男人深暗的俊脸隐在酒吧迷幻灯光下。 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婳婳你惨了,回家跪搓衣板吧。” 回家是不可能回家的,她转道回了娘家。 惹了事回娘家,生气了回娘家,说错话也要回娘家 对此,席总已经见怪不怪,十次有九次都是好言好语地把人哄回来。 他追到温家时,某人正坐在客厅吃橘子,看见他,不慌不忙地吃掉最后一瓣,面带挑衅,“你在这里不要动,我去给你买几个橘子。” “……” 他不生气,反而温柔耐心地把她哄回家。 温婳一口气刚松下来,臀部一阵火辣辣 ,“你打我?!” 男人黑眸宁静,慢条斯理地:“横竖最后你是要落到我手里的。” ……她中计了! 隔日,他帮她揉着腰,“下次别去打扰岳父了,嗯?” 温婳红着耳朵,不要脸!

苏斜里·完结·45.5万字

心动侵占

【新书《心上偏爱》】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 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 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 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你的时候出现呢?” 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 ——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完结·113万字

清冷美人今天拒婚豪门太子爷了吗

【矜贵禁欲太子爷X清冷高贵高岭花】 裴家太子爷清贵桀骜,做事乖张放肆,百无禁忌,是众豪门少女想嫁又不敢嫁的人。 然而只有鼎盛的几大家族才知道这位太子爷早就名草有主了。 对方正是白家赫赫有名的小姑奶奶。 倦爷本人表示:家族婚姻,爷想退就退。 深山学艺十五年,小姑奶奶终于下山了。 素手执一把玉骨扇,冷清美人,谪仙之姿,锦缎蜀绣旗袍掐出小细腰,摇曳生姿,扭到太子爷的心尖上了。 众人不以为然,冷嗤:不过就是个花瓶罢了。 谁知小姑奶奶闷声放大招,一手丹青挥洒自如,刺绣技艺更是超群绝伦。 全国大赛上,身份曝光,她作为最年轻,功绩最卓越的评委出席,惊艳众人。 同行挑衅切磋,“白小姐这么年轻有为,就是不知道能否压的过我这招。” 小姑奶奶玉扇轻摇起身,身段曼妙,神色散漫,“粤绣嘛,我也会。” 一见钟情后的倦爷:我愿意嫁给泠儿,哪怕整个裴家入赘,我也愿意。

暮若芸·完结·50.1万字

致命捕诱

【1v1,双洁,双向救赎,全员恶人】 【苏·优雅妩媚·油画师·暮烟vs商·疯批忠犬·鉴宝师·无恙】 苏暮烟跟了四年的顾安叙出gui了。但他出于某种目的,无视她提出的分手,还对她威迫利诱。 可花花世界迷人眼,谁又比谁更天真。 顾安叙另寻新欢,自然也有人贪恋她的吻。 某日,自以为苏暮烟还归自己所有的顾安叙,为了他的豪门利益,把她锁在墙角:“苏暮烟,既然你不想跟我了,那我重新给你谋个出路怎么样?” 苏暮烟嫌弃的将他推开,摩挲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冷声道:“那你得问问我老公,答不答应。” 渣男懵逼:“你什么时候……” “很早了,就在你出gui的三天后。” 自尊受到打击的顾安叙,发疯的调查苏暮烟的新婚丈夫。 第二日,金城那位俊如神邸、杀伐决断,人人闻之胆寒的神秘富豪商无恙,坐在一众大佬中最尊的位置,冷眼看他:“听说,你在找我?”

野狸七岁sin·完结·54.4万字

顾少夫人是个娇气包

【正文已完结】 【先婚后恋+偏日常+恋爱线为主】 乔予羡第一次见到顾砚璟的时候,在心里评价了他四个字:冰山美人。 几秒之后,又评价了四个字:冷面煞神。 而她当时的脑袋里就有一个想法:想和这个男人结婚。 然后...一个月后,那个心狠手辣的顾少被逼婚了。 ... 后来有人问顾砚璟:乔予羡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砚璟想了想道:“小话痨,娇气包,胆子太大...像是个妖精。”

花朝满月·完结·155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完结·54.6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小祖宗腰软心野,薄爷沦陷了!

“薄太太,你老公身心健康,暂时没有分居的打算。” 渣男和亲妹联手背叛,南娇娇扭头就嫁给别人。 从此被宠得无法无天。 “先生,太太把您白月光给揍进医院了,您是去医院还是去警局捞人?” 薄晏清眼皮一抬:“又捞?” “先生,太太把前夫哥的公司给整跨了,想求您帮帮忙。” 薄晏清眉头一皱:“前夫什么哥?你重新说。” “先生……” 薄晏清嚯的站起来,直接往家赶。 他的小妻子欠教育,实在欠教育! 当晚却是他被虐得起不来,抱着她哄:“你乖一点,捅天大篓子我给你兜着,只要你别跑。” “你爱的又不是我,我干嘛不跑。” “谁说我不爱的,我他妈爱死你了!” 燕迟曾评价南娇娇揍人,“腿挺长,腰细。” 难怪薄爷宠得快上天了。 娇娇会撒娇,薄爷魂会飘。

糖棠君·连载中·221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