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系统在八零年代当小祖宗

带着系统在八零年代当小祖宗

脆皮小饼干

现代言情/已完结

62.6万字

完结于2022-09-05 19:26:44
八十年代的农村,男娃当成宝,女娃是根草,耗子都是公的好…… 偏偏乔家不一样。 别家女娃:洗衣、做饭、干农活。 乔思思:读书、认字、上学堂。 为此,村里人没少说闲话。 “一个女娃你养这么好有什么用?以后还不是别人家的。” “瞧瞧他家那孩子,养得个娇里娇气的模样,以后哪家敢娶她?” “我闺女要这样,生下来我不要她了……” 乔思思每天都在村里人的质疑声中长大,可是她压根儿不在意。 手握系统,在缺吃少穿的年代,要白面有白面,要大米有大米,还赶上时代风口带着全家发家致富,每天在线打村民的脸。 小时候差点儿埋了她的爷爷开始飘了。 “我家思思,生下来的就是大小姐的命,根本不用做你们那些脏活累活。 你们想娶,也得看我老头子舍不舍得孙女。”

第一章:把她埋了吧

“听说了吗?东边老乔家的二儿子生了个丫头。”

“哈?就是那个几年才怀上的乔家?”

“那乔老二可不是要绝后了吗?”

“可不是吗?我看呐,就他们家那个老二媳妇只怕再生不出了。”

“哎哟,现在就是想生也不能生嗫。”

…………

冬日,地里下了冻,几个大娘守着村西口闲聊。

谁家领了新媳妇、谁家添了大小子,是她们最喜欢谈的话题。

此刻她们嘴上的乔安杰是大安村唯一的代课老师,要不是因为没钱,说不定就考上高中进城去了呢。

乔安杰人长得不差,高大,干活是一把好手,又有文化,村里不知道多少小姑娘记挂呢。

他倒好,偏偏从外头捡了个媳妇回来。

那媳妇长得倒是白白净净的,可惜是个傻子,种地都不会,刚来的时候连红薯秧子都分不清楚,不知道闹了多少笑话。

这就算了,最要命的是肚子不争气,几年了也没个动静,这不,好不容易怀上了,结果是个丫头。

“那这个乔老汉可不是急死了?”有人接着问道。

“可不是了么?着急上火,腮帮子都肿了,那个媳妇可不是疯魔了吗?嘴上说着生男生女都一样,都是她的娃,还要叫全村的人去吃红蛋叻。”

“可真是疯了,生女娃还吃红蛋?”

要知道各家各户谁家要是生个女娃哭都哭死了,这乔家倒好,不仅不哭,还把这么珍贵的鸡蛋拿出来给全村人吃。

嘴上这么说着,但是有白吃的东西谁不吃?

村里人个个都跑到乔家跟乔老汉道喜,讨了蛋也不吃,揣在兜里,给自家的娃存上。

这是乔思思第一次看见这个世界。

周围围了许多人,都笑嘻嘻地盯着她,嘴里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

“你看看这孩子,刚生下来就睁眼了,我们家娃足足半个月才睁眼。”

“是叻,是叻,长得也白净,可真漂亮。”

她们嘴上说着夸赞的话,但心里藏着另一句话——可惜了,这是个闺女,如果是个小子该多好啊。

乔思思看着看着忽然涌上来一阵难受的感觉,她捏着小拳头,皱了皱眉“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周围的人没有散开,反而接着道:“哟哟,这娃的哭声真亮哟喂。“

她娘柳云若坐在人群中间,脸色有些泛红:“那个……大娘、婶子……你们能不能出去一下呀?

思思饿了,我……我要给她喂奶。“

一句话弄得众人哄堂大笑。

“哈哈,乔老二家的,你臊什么呀?大家都是女的,你那玩意儿谁没有啊?“

“就是,就是,你让我们看看你的奶水足不足,娃够不够吃啊?不够的话,我那里有两张偏方,下奶可厉害了。“

…………

女人们说着,还上前一人一把地摸着柳云若的胸脯。

女人们都聚集在产妇屋里头,外头老乔头和村长闲聊。

老乔头心里愁啊,烟杆放在嘴里抽得“吧嗒“”吧嗒“作响。

抽干了,又倒扣在桌上磕起也烟灰,这才长叹一口气和村长道:“你说,我们家祖祖辈辈都是良善人,从没有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怎么这断子绝孙的事就被我家安杰遇上了呢?“

村长知道老乔头的心思,这种事,谁遇上不烦心啊?

“要不,让你儿子再生一个,上头说了,头一个是女娃的话可以交罚款再生一个。“村长劝道。

老乔头却是摆摆手。

“不中用,儿媳妇不中用啊……“

老乔头一边说着,一边手往屋里指。

“你看她那个样子,妖妖巧巧,连挑两桶大粪都挑不起来,就是长得好,把我家老二的魂儿勾了。

结婚多少年,才怀这么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娃,我看呐,老二这辈子都要抬不起头了。“

村长看着老乔头这个犯难的样子,眼睛左右瞟了瞟,才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道。

“这种话本来我这做村长的不该说,但是想着咱们几十年的交情,实在不想把老哥哥你逼上绝路。

要不然,你就把那孙女儿悄悄埋了吧,对外头说是夭折了。“

一句话,吓得老乔头浑身一震。

回过头把眼睛瞪圆了看向村长。

这种事在村里也不是没发生过,现在的日子虽然不困难,但是也不宽裕,很多人不愿意为了一个无用的丫头多添一个人的口粮。

而且上头有了规定,不让多生,所以很多人家生了丫头会悄悄拿到水缸里溺死,又或者带到后坡的土沟里埋了。

但是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女,乔老汉先前可从没打过这个主意啊。

此刻村长还在说:“反正这个女人是在外村捡的,又没费彩礼,把这丫头埋了,叫你儿子她撵出去。

再找一个,找一个好生养的,你儿子还年轻,肯定还能生。“

“不,不行,这怎么行叻?“

乔老汉下意识地拒绝了,但是村长这话却像是有魔力一般,一直在他的耳朵边回荡。

晚上吃了晚饭,他一个人坐在门槛上抽旱烟,村长的话犹如魔音灌耳。

寻摸着寻摸着,乔老汉将烟杆一丢,站了起来。

“怕个屁,反正是个丫头,没了这个说不定还能换个小子回来。”

乔老汉悄悄摸到儿子房间。

乔老二出去给学生开小灶去了,儿媳妇正在洗头。

他的这个儿媳妇,半个月要洗回澡,隔三差五要洗回头,也不知道有什么好讲究的,他们庄稼人,一个冬才洗一回澡。

乔思思正在床上睡觉,乔老汉趁着这个机会,抱起床上的乔思思就往外头走了。

乔老汉心脏“噗通”“噗通”地跳。

一直走出了院子都还不能平静。

一低头,怀中的孩子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她不哭,反而睁着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他。

乔老汉惊呆了,这孩子是真水灵啊,只怕走遍十里八村都找不出这么漂亮的娃。

可是再漂亮有什么?还是一个赔钱的货。

乔老汉一咬牙一跺脚,还是抱着乔思思朝后坡走去。

一面走,一面道:“你可不能怪我呀,你这模样本来就不应该托生在我们庄稼人家,下辈子投胎去城里吧,不愁吃不愁穿,你这么漂亮肯定被人宠在心尖尖儿上,顺顺当当地过一辈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锦鲤福妞:我在年代当团宠

红星生产队以前是十里八乡最穷的地方,每回去镇上开会大队长都恨不得现场学个隐身术让别的生产大队看不见他。 但是某天公社开大会的时候突然发现红星生产队支棱起来了! 而且是越来越富的那种! 大队长满含幸福的泪水,都是咱家福妞有福气啊! 众人疑惑:福妞?这谁? 福妞是条路痴小锦鲤,投胎的时候跑错了肚子。 亲爹亲妈不想养她,还管她叫小妖孽! 气煞福妞!人家明明是真宗小锦鲤! 幸亏她奶奶眼光好,一下就给她找准了爹妈。 上辈子的倒霉事都滚远点,莫挨我爹妈。 小小锦鲤,逆天改命我最行。 看我福妞带着一家人走上人生巅峰路! 赵春娟抱着自己的黑头儿子,呵,克弟缘的小妖孽谁爱养谁养去,反正她不要! 但是谁也没想到养了福妞的顾老四一家顺风顺水顺财神,连带着对福妞好的亲戚都一路好运。 村子里看着连连倒霉的顾老三两口子摇头,眼见短还命中带衰的一家! 你说都是老顾家的? 嘿,人家顾老太太都朝你翻白眼了! 顾老三两口子搓搓手:能把闺女还我妈吗? 顾老四翻个白眼:现在是我闺女了! 此时,一只竹马路过:能把我媳妇还我吗? 顾老四恼羞成怒:你也麻溜圆润离开!

霜浓花瘦·完结·73.9万字

小福包在年代文里被宠翻了

老苏家五代终于出了一个大胖闺女。 从那以后,“哎哟!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鱼啊?这年头就是有鱼票也买不到鱼,您这鱼是哪弄的?” “湖里头钓的。” 众人钓了半天:鱼个锤锤,连鱼苗苗都见不到一条。 又过了几天,“苏师傅家这是在吃鸡蛋?我可有两年没见过蛋了,这蛋哪来的?” “窗户外飞来两只野鸡,生了一窝鸡蛋。” 众人把家里窗子全打开:…… 再之后,苏家门槛被踩断了,一堆人想攀亲家。 苏爸爸抱着自己小闺女,“滚滚滚,我女儿出生在新社会,才不定什么娃娃亲,她要自由恋爱!” 等他闺女长大了,苏爸爸把追他闺女的男孩子打得满街跑,“自由恋爱个屁,都给老子滚!” 哪成想…… 他千防万防,他宝贝闺女早就被打小在他眼皮子底下长大的臭小子勾搭走了。

深巷喵喵·完结·173万字

团宠年代:锦鲤崽崽三岁半

【甜宠+锦鲤+萌宝】 魔王揣在怀里捂了三千年的小魔蛋,破壳之际却突然消失! 一睁眼,粑粑不见了,而崽崽居然来到了八零年代的清水村,香香的躺在麻麻的怀里? 虽然没有粑粑,但是崽崽有疼她的麻麻和一大家子人呢,她还突然从以前被喊打喊杀的灾星变成了小锦鲤? 崽崽也并不太懂姥姥她们说什么祖坟冒青烟、自己是锦鲤的话到底是什么,明明她是一只小脑斧嘛,但是家里好像越变越好了哇~ 妈妈升职、姥姥开店、舅舅发财、就连粑粑都能时不时的托梦来看看蛋蛋呢,真幸福~ 做锦鲤真好呀,比以前做小魔蛋幸福多了,她一定要努力做锦鲤多捡点东西,争取早日把粑粑捡回家叭!

骑着狗蛋游世界·连载中·208万字

年代娇宠,娇软美人被糙汉宠野了

苏雪无意中得知自己竟然是一本重生年代文里的炮灰女配,真假千金文里的假千金! 炮灰苏雪是假千金,被真千金家被娇养长大,拥有女二的一切特征,肤白貌美大长腿,十指不沾阳春水。 在她的亲生父母双亡之后,她不愿意回乡下照顾三个未成年弟弟妹妹,整天在城里跟真千金苏宝珠争风吃醋! 作天作地最后落得被嫁给了带着四个孩子的老鳏夫! 而重生回来的真千金苏宝珠则凭着真善美以及锦鲤体质,一路开挂高歌猛进,嫁给了同大院门当户对的优质青年,夫妻恩爱百年…… 苏雪:???? 我可去你的炮灰女二命吧! 她一把撕掉这劳什子的年代文,麻溜收拾东西滚蛋回乡下。 村里人都认为无父无母的苏家兄妹四人生活过得一定很凄惨,谁知道他们家越来越好,老二苏小龙年年考第一,老三苏小虎被部队学校相中提前招入伍了,就连最小的苏宝儿,也被某大导演指定为御用演员! 至于老大苏雪,早就成了十里八村知名的裁缝! 说亲的媒婆踏平了苏家门槛。 只见那个十里八村都畏惧的地痞子包工头,扛着一头三百斤的猪往苏家门口一站。 带着疤的脸上皮笑肉不笑。 “谁敢打我家小月亮的主意,这头猪的下场就是他的下场!”

柠檬超甜的·连载中·115万字

重生九零之锦鲤福妻有空间

季元元属于一手好牌打烂的了的典型,原本在家人和前夫的庇护下,可以养尊处优的过完这一生。结果为了赵天华这个渣男,不仅害的母亲死不瞑目,大哥客死异乡,二哥被车撞身首异处。就连她自己,也在乡下的那间破房子里面,难产而死,生下的孩子,被赵天华亲手掐死。临死才知道,她那个一向沉默寡言的前夫,为了找她,差点发疯。 重生回到九零年代,季元元不仅拥有了锦鲤体质,还拥有了神秘的空间。从此以后,季元元走在路上会捡钱,野外迷路,野猪会自己撞大树,投资什么都火爆…… 眼看着赵天华这个渣男贱兮兮的又凑上来,季元元一脚将他踢开,抱紧前夫哥的大腿:“大佬,求保护。”

浅元·连载中·176万字

团宠农女小福娃

柳山村的福家,几代下来都男孩,穷得只剩下男娃,终于盼来一个闺女。小女娃一出生把差点死翘翘的阿奶给高兴得病好起来;一出门捡东西捡到手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山里跑的飞禽走兽悉数往她前面掉,跟掉馅饼似的。 原以为捡到金子就够厉害的,没想到半路还能捡到一个夫君,对方还是个挺厉害的人物。 自打她出生福家顺风顺水,做生意盖房子全不落下。家里人对她宝贝得紧,把她往死里宠。

随心飞舞·完结·111万字

八零新婚夜,甜妻娇包有空间

云茉穿书了,穿成了一本年代文里的同名恶毒女配。 原主是被抱错的假千金,嚣张跋扈,又坏又作,被忍无可忍的养父母嫁给了穷糙汉。 糙汉脸好身材好,发达后每天赚大把大把的钞票,可原主却嫌弃发达前的糙汉是个泥腿子,只懂赚钱不顾家,婚后没几年就耐不住寂寞出轨小白脸,最后夫离子散,穷困潦倒而死。 手握灵泉空间的云茉表示不慌,即使是烂牌她也能打出王炸。 — 一心想把云茉踩在脚底碾压的重生女·真千金·云瑶发现,嫁人后的云茉像是开了挂。 她利用重生优势忙着赚钱时,云茉正和名媛贵妇们悠闲的喝着下午茶。 她为考上大专沾沾自喜时,云茉拿到了第一学府京大的录取通知书。 她为嫁入豪门做阔太太扬眉吐气时,云茉转头就与首富认了亲,摇身变成了首富唯一的继承人。 重生女·真千金·云瑶:到底谁才是女主??? 【娇气大小姐VS冷漠糙汉】 双洁1V1,年代甜宠

七女王·完结·158万字

带着别墅穿八零

二十一世纪的苏舒刚继承亿万遗产,一睁眼穿成了1977年软弱可欺的苏舒。 在这个缺衣少食的年代,好在她的大别墅和财产也跟着穿来了。 然后她就多了个软包子妈和小堂妹要养。 亲戚不怀好意上门说亲,想让她嫁给二婚老男人,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娘。 ** 梁振国退役转业后,把战友的两个遗孤认养在名下,为了更好的照顾两个孩子,他想给孩子找一个新妈。 人人都说镇上的苏舒,胆子小,没主见,心地善良,梁振国打算见一见。 ** 为了带堂妹逃离老家,苏舒看上了长得高大英俊,工作稳定的梁振国。 一个一带二,一个一带一,正好,谁也别嫌弃谁,两人见面第二天就领了证。 结婚后没多久两人直呼…… 梁振国:草率了! 苏舒:失算了! 梁振国:每天都被媳妇儿张口闭口要离婚气的黑脸。 苏舒:每天都要被狗男人大男子主义发言,气的血压飙升只想摆烂。 大儿子:妈,你和我爸离婚的话,我们可以不可以跟你不跟我爸? 小儿子:后妈也是妈,我不要当没妈的野孩子。

清风莫晚·连载中·79.9万字

带着超市重返年代

苏小软没想到自已一觉醒来,竟然回到了八十年代。 不仅她回来了,还带着自已耗费了大半生心血开设的超市也带过来了。 从此以后,苏小软踹渣男灭渣女,带着全家奔小康。 想要害她大哥的坏女人,统统赶走! 想要断她二哥前程,那她就遇神杀神,遇魔降魔! 想要毁她三哥幸福,别怪她先把渣女一家子给赶到大西北去! 重活一世,苏小软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越活越自在,越过越勇猛。 等等,这是哪儿来的大帅哥? 苏小软小嘴一撅:我只想独自美丽,不想跟你组CP! 某帅哥笑地贼兮兮:惹了我,却不想负责,难道你是耍流氓? 苏小软瞪眼:…… 某帅哥继续道:我有钱有颜有腹肌,绝不让你受委屈! 苏小软眨眨眼,脸色微红:就这么凑和过好像也还行。

夭白·连载中·14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