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雍女提刑

大雍女提刑

一朵莲花精

古代言情/已完结

174万字

完结于2023-08-3013:52:15
一道诏雪令,一旨催命符。 大雍前任刑部尚书骤然惨死,一朵追凶霸王花横空出世。 她,素娆,一个来自21世纪的顶级刑侦专家,验尸查案一把抓,谁知一朝丧命竟魂穿异世,沦为冤杀人命惨遭罢官的罪臣之女。 当亲爹枉死,她岂能袖手旁观! 她要,一查到底! 妓子杀夫、古佛泣泪、湖底沉尸、祠堂鬼影……幕后推手重重,势力盘根错节! 一场十八年前惊天血案,卷动江湖朝堂风云翻覆,雷霆震怒。 “女子就该三从四德,侍奉公婆,帮扶小叔!” “女子裁刑断狱乃牝鸡司晨,祸乱朝纲!” “女子验尸闻所未闻!” …… 验尸断案是她,杀敌卫国还是她! 一介女儿身,文能提笔断狱清朝纲,武能策马挥刀定天下! 权势加身,一世荣华! (有男主哒,有男主哒,有男主哒,小宝贝们放心入坑啦)

第1章逼婚!

乾定十三年秋,乌桕叶红胜血,烧透了浣花县的半边天。

夜幕将近,霞光似锦。

县东头泥口巷的生意才正开始,车水马龙好不热闹,一片熙熙攘攘的盛景中独巷尾的小酒馆满地狼藉,像是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素娆正默不作声的收拾着。

昏暗光影笼在她那纤细的背影上分外凄怜,见此惨状,行人纷纷驻足。

“瞧,这还不到半个月就被砸了三次,再这么下去,铺子迟早得关门。”

“谁说不是呢,那刘县令家的儿子可真不是个东西,平日里骄横霸道就算了,这次居然为了逼婚使唤人天天来捣乱,素家父女也是倒霉,摊上这么个瘟神。”

“可别提了,那刘唐年仅十八房中光妾室就有十三四个,这还不算那些养在欢场勾栏里的老相好,这种脏货真是猪狗都嫌!”

“脏货怎么了?人县令年过五十才得一子,宠得跟眼珠子似的,别说使这些下作手段逼着素家嫁女,就是真把人给抢回去了,谁还敢叫板不成?”

“这你就不懂了吧!”

旁边有人忍不住插话,“别人也就罢了,你们别忘了她爹是谁!”

“谁啊?”

“素奉延?那个病痨鬼?不到五十就白了大半儿的头发,知道的说他们是父女,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祖孙呢!”

“你可别瞧不起人家,他啊曾经可是位风云人物…”

“十七岁时连中三元,先皇钦点为状元郎,次年迎娶了豪门世家之女为妻,二十五岁领京西南路提刑官之职,三年后擢升进京授刑部尚书,一跃成为最年轻的中枢大臣,原本封侯拜相指日可待,谁知啊……”

话音戛然而止,余韵勾魂。

“谁知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催促声此起彼伏,传入堂中。

素娆轻将最后一条断腿的长凳安置好,转身迎上那些窥探的视线,接过话茬道:“谁知而立之年骤生变故,罢官被逐,只能折身还乡以卖酒为生,奈何恶霸横行,酒馆被砸,……”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她笑靥粲然,明珠似的眸子弯如新月,衬得越发唇红齿白,娇俏明艳,“诸位看倌,这下也该散了吧。”

“额……”

议论的几人被这目光看的面色发红,尴尬的笑了笑,互相拉扯着离去:“就是因为这样,她爹虽被罢官,但功名仍在,刘家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声音渐远。

风吹暗巷,酒香幽浮。

素娆缓缓收回视线,笑意微敛,指腹摩挲着身旁那粗糙得满是裂口的桌椅,一声叹息轻的似是从岁月的缝隙中钻来。

那一年阿爹从天子新宠、世族贵戚沦为罪臣、叛徒、过街老鼠!

丧妻,死师、众叛亲离!

而她,也从21世纪遭人暗杀的女法医变成了他怀中嗷嗷待哺的婴孩,她知王权当道,世路艰难,敛锋藏拙只为太平度日。

谁知县令刘家滥用职权,不依不饶,竟妄图以强势手段逼她下嫁!

看这样子,酒馆是保不住了。

她还须得与阿爹商议,早做打算才是。

素娆将铺子收拾妥当准备打烊,刚站起身,眼前突然撞进来个干瘪枯瘦的人影,残阳如血笼着他一袭藏青色的粗布长袍,显得整个人格外阴沉。

“老爷子要见你,跟我走!”

这声音……

听着竟有些耳熟?

素娆眸光微眯,上下打量着他,直到眼角余光掠过他腰间悬佩的牌子,顿时凝住。

她记起来了!

那年阿爹抱着尚在襁褓的她刚回浣花县,却在大雪中被家仆挡在了门外。

尖酸刻薄的话被寒风割的稀碎而模糊,唯有一句清晰又恶毒——素奉延,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为什么不死在王都!

就是他!

素府的管事周忠!

十多年过去,他身量佝偻老态毕露,唯独那声音依旧尖锐,满藏针芒,仿佛酝酿着极浓烈的恨意,透骨而出。

恨?

素娆敛眸失笑,最该恨的人是她阿爹才是,但眼下说这些实在没有意义,浅声道:“我们父女与素家早已恩断义绝,客官若是来买酒,我自当欢迎,若是其他……那就好走不送了!”

她越过此人走到门边,含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动作干脆至极。

“这也是你爹的意思吗?”

周忠寸步不移,凝视着她,声略沉:“素娆,你可要想清楚了再答话,机会只有一次,你确定你爹他真的想同本家走到至死不见的那一步?”

素娆笑意顿凝。

旁人不知道她却清楚,爹爹虽然表现得毫不在意,但多少次夜深人静后,常抚摸着那块象征着身份的铭牌叹息不已。

落叶归根,这是他的心愿……

素娆心思百转,难免挣扎,周忠见状也不催促,耐心的等着她的答复,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短暂的死寂后。

她阖眸掩去眼底异色,再抬头又噙着惯常的笑意,“去就去,我也想看看你们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关上铺子。

两人穿街过巷,最终停在了城北的一处大宅前。

宅子白墙乌檐,朱红色的门楼上高悬着一块牌匾,上书“素府”二字,端的是恢宏大气,威仪万千,素娆没想到有朝一日她还会踏足此地,驻足凝望片刻,抬步迈入。

明华堂内。

周忠躬身禀了句“老爷子,人带来了”,说罢,识趣的移步旁侧,再不出声。

原本喧闹的堂厅因这句话诡异的安静下来,众人齐齐侧目,待看到那披着霞光,缓步而来的女子时,皆难掩眼中的惊艳之色。

她青丝如墨,朱唇含丹,一双凤眼微微上挑,融尽万千风情,连那身粗布衣裙都压不去半分艳色,更显脱俗之姿。

怪不得能迷得县令公子神魂颠倒!

真是祸水!

打量的功夫,素娆也将众人诸多神态尽收眼底,温软含笑的眼底掠过抹讽色,越过他们径直看向那端坐在主位上的老者。

此人一身绛紫色的团云双鹤纹长袍,发须皆白,梳得一丝不苟,正是素家这一代的族长,她名义上的亲爷爷,素谦!

“你就老二当年抱回来的那个小丫头?叫什么来着?阿娆?”

素娆听到这个称呼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眼中仍旧笑着但说出的话却十分疏离客气:“小女福薄,当不得老爷子这声‘阿娆’,您还是有话直说吧。”

音落,众人哗然。

一个黄毛丫头她竟敢驳老祖宗的面子!

周忠更是当场沉了脸,喝道:“叫你一声‘阿娆’那是家主抬举你,你这算什么态度?果然有娘生没娘养的,终究是个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这话可谓诛心。

众人交换了个眼神,也不制止,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这幕,女儿家面皮薄,被这么羞辱哪里还能忍得住?

哭吧!

哭了才能记得住教训,记得自己的身份!

他们这般想着。

却见女子面色不改,斜睨了眼周忠,娇软温柔的声线中渗了股不易察觉的冷冽,“素家好歹诗书传世,自诩守规重礼的望门大族,如今竟什么东西都敢在贵客面前狺狺狂吠,看来果然是要没落了!”

这话将在座所有人都嘲讽了进去。

“贱种,你说谁……”

周忠大怒,冲上前去。

“阿忠!”

冷眼旁观的素谦终于出声,周忠闻言脚步一滞,回头看了眼自家主子,想到寻她来的目的,终是按下了心中的火气,低垂的眼底掠过抹寒意,转身退回自己的位置。

气氛有些尴尬。

“一点小事也至于闹成这样,真是……”

素谦摇头轻笑,打破了寂静,看向素娆叹道:“你这性子倒是和你爹如出一辙,同样刚硬不屈,半点场面话都懒得应付,在家里就罢了,以后出去难免会吃些苦头。”

到底是老狐狸,一番话明褒暗贬,说的甚有水平。

素娆眼底掠过抹讽色,没有答话。

须臾。

素谦端起茶盏抿了口,自顾自说道:“酒馆被砸的事情我听说了,苦撑着也不是办法,我们几个老家伙商议了下,决定让你和你爹搬回来住。”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祭拜宗庙,回归本家,等百年之后葬入族地,受后代香火。”

他话音轻飘飘的如云似雾,寻常的像是在说今日天气不错。

素娆知道,眼下才算是进入了正题。

她没有惊讶,也没有众人意料中的欢喜,平静笑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素谦微微蹙眉,似是对这反应有些不满:“他是我儿子,你是我孙女儿!骨肉血亲,天伦之乐,能有什么原因?”

是吗?

素娆没有接话,只定定看着他。

很明显,这个答案她并不满意。

素谦久居上位,向来说一不二,行事何时需要跟别人解释?今日破天荒多说了两句,谁知眼前这人还不识好歹!

他耐心耗尽,不禁沉了脸。

“怎么?你以为我这是在和你商量?长辈的决定你不必知道原因,照做就是了。”

“至于行李也不需要你操心,我自会派人去取。”

一锤定音,话音不容置疑。

“你要软禁我?”

素娆笑意渐淡,袖中的手指微蜷了下,猛地捏紧!

当年将他们父女说扔就扔,如今想要了,一声令下又指着他们感恩戴德,嗅着味儿听话的往回钻,若不应和,就扯破伪善的面皮,露出獠牙来,这就是骨肉,这就是血亲!

他们和刘家的无赖有什么差别!

竟敢欺她至此!

面对这句质问,素谦的语气毫无波澜,“一家人总要住在一起,免得外人非议。”

这算是变相的承认了?

素娆径直问道:“你们先是以我阿爹相诱,后又大动干戈逼我搬入素家,到底想要做什么,不妨把话挑明了说!”

堂内一瞬死寂。

素谦见撕破了脸,索性破罐子破摔:“也罢,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没必要再藏着掖着。”

“素娆你听好了,刘公子愿纳你为贵妾,府中已经将聘礼收下,婚期定在了七日后,这段时日你哪儿都别想去,安心在府中待嫁吧!”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一品仵作

开棺验尸、查内情、慰亡灵、让死人开口说话——这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干了。 西北从军、救主帅、翻朝堂、覆盛京、倾权谋——这不是仵作该干的事。 暮青也干了。 可她剖得了死人,剖得了活人,剖得了这铁血王朝,如何剖解此生真情? 待山河裂,烽烟起,她一袭烈衣卷入千军万马,“我求一生完整的感情,不欺不弃。欺我者,我永弃!” 风雷动,四海惊,天下倾,属于她一生的传奇,此刻,开启——

凤今·完结·228万字

朱门寒贵

提示:本文女主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行! 苏轶昭悲催的穿越了,穿的还是一个丧母的外室女。 家徒四壁,前路一片迷茫。 但好巧不巧,正赶上苏家少爷坠马摔坏了身子,她被父亲安排女扮男装接回府。 初入苏府的苏轶昭憧憬着以后的美好日子,却见便宜爹搂着小厮阿贵嚎啕大哭:“我的好大儿,这么多年,你受苦啦……” 苏轶昭:“……” 有个不着调的戏精爹就算了,没想到这府中的老鼠也成了精,打探消息、寻宝、聊天解闷不在话下。 本以为自己要过上宅斗的日子,却不想那一桩桩离奇的案件将她卷入其中。 苏轶昭:那我行我上了。 本文女扮男装,科举断案、发家致富样样拿手。

九天飞流·完结·115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130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71万字

一品女仵作

新书《掌河山》已发布~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女法医池时一朝穿越,成了仵作世家的九娘子。池时很满意,管你哪一世,姑娘我只想搞事业。 小王爷周羡:我财貌双全,你怎地不看我? 女仵作池时:我只听亡者之苦,还冤者清白。想要眼神,公子何不先死上一死? 面柔心黑小王爷vs铁血无情女仵作

饭团桃子控·完结·112万字

茗门世家

一朝穿越,跨国茶企CEO叶雅茗成了江南茶行行首家刚刚及笄的三姑娘。 叶家前世遭人诬陷被抄家流放,原主嫁了个凤凰男被虐待而亡。 今世换成了叶雅茗,叶雅茗表示这都不是事儿。 制茶是她的专业,搞人是她的本行。再有原主前世的记忆,改变叶家和原主的命运真不是难事。 先发行个茶币,解决资金问题;再制个桂花茶,打响叶茶名声;然后融资把蛋糕做大,找几个伙伴靠山;顺手给对方挖个坑,还他一个陷阱礼……叶雅茗拍拍小手:叶家前景无忧。 至于凤凰男,那就更简单了。稍稍放点诱饵,对方就身败名裂。 面对茶类、茶具一片空白的大晋茶市,叶雅茗的事业心大起:她要在这架空大晋,打造属于她的第一茶业!

坐酌泠泠水·完结·75.2万字

大燕第一废材

我的新书《我是玄学大佬,狂赚五百亿怎么了》更新中,求关注!求收藏! 【1V1女强爽文+探案+玄幻+团宠】 沈思棠穿过来的第一天,家被抄了,爹快没了。 于是她干了两件大事:击鼓鸣冤,剖尸断案! 传闻燕朝第一废材沈思棠不仅会查案,修为还突飞猛进,她分明是天才,世人恍然大悟,不信谣不传谣。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唯有强大,方能立足! 妖、魔、鬼、怪,来一个她灭一个,来一双她灭一双! 当她浑身浴血杀出重围,却被天下人唾弃,唯有一人向她伸出了手。 “君庭宴,你可知我是妖族后裔?” “那又如何?若没有你在本殿身边,本殿要这天下何用?”

知雁归·完结·72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完结·19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