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相公是锦鲤

农门相公是锦鲤

茶暖

古代言情/连载中

44.5万字

更新时间:11-27 00:04
  穿越到了古代普通农家   薄田五亩,破屋两间,原主痴傻多年一身蛮力,爹娘无一技之长,刚进门的小赘婿是个看到啥都一脸懵的瘦弱小排骨   看着手中的窝窝头,江米夏准备撸起袖子加油干   不曾想,小赘婿上山砍柴捡银子,下河捞鱼拾珍珠,做生意赚的盆满钵满,就连读书科举都次次榜上有名……   江米夏惊得目瞪口呆:……说好的女主发家致富呢?   星际锦鲤·宋景韫:这些事放着我来,娘子躺赢就好   关键词:种田,农门,双穿,1V1,奋斗,致富,轻松,日常,甜宠,养成,科举,锦鲤,苏爽,家长里短,主温馨,轻极品,无系统   架空,勿考究,一切为情节服务   推荐作者已完本种田《农家后娘巧种田》、《长姐她富甲一方》、《味香》、《掌家小萌媳》,现言《重生之弃妇翻身》   茶暖书友群,39959543,欢迎加入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小锦鲤

穿成科举文中炮灰小锦鲤

实验体1199588号被一场爆炸送到了大岳王朝,生在三江城皂吏之家,一遭家族蒙难,唯她逃出生天。 机缘巧合流落山野农家,成为了农家少年的小媳妇,这才后知后觉,原来自己竟是活在一篇古早科举奋斗文中,成为了隔壁小夫妻的炮灰对照组。 为了活到大结局,588手挽小夫君,斗极品、踩渣渣、苦科举、狂挣钱、科学种田暗发家,不知不觉竟活成了隔壁对照组都羡慕的样子。

我若为书·连载中·90.7万字

逃荒空间:极品恶婆婆在线洗白

逃荒空间:极品恶婆婆在线洗白

江艳一觉睡醒,变成了林家村一个乡村老寡妇。 母胎单身35年的她,一觉醒来,儿孙绕膝,一下成为了婆婆级别的人物,还是那种人间极品恶婆婆,五个好大儿跪在床榻边,一声声的亲娘差点没把她再次送走。 本以为家贫日苦已经很难,没想到荒年天灾不断…老百姓啃树皮的不在少数… 好在江艳有一个位面交易商城。

得了个仙·连载中·47.3万字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相公家的地主婆

【科举发家文】 穿越女主经营田庄,成了地主婆,携手土著小夫君,读书科举的荣升路。 * 某日,众夫人谈笑间,论家中夫君喜好。 户部侍郎夫人,我家夫君面冷心热,舍不得我掉眼泪,最喜我做的衣衫,饰物。 吏部侍郎夫人浅笑,我家夫君温和内敛,最最体贴不过,但有所求,一碗甜汤足以。 礼部侍郎夫人唇角轻扬,妾身浅笑间,夫君没有不应的。 常喜望天,我家夫君喜好弹球,一盒不够,那就两盒,实在不好说话,那就斗一局,万事好商量,这能说吗? 略愁!

程嘉喜·连载中·102万字

娘子可能不是人

娘子可能不是人

一场神魔大战,让无数低阶小仙陨落四方。 冬暖身陨之后再睁眼,发现自己穿到一本看过的话本里。 隔壁书生是未来的权臣,而她则是供着权臣读书,活活累死的无名原配! 本体竹子精,天生没有心的冬暖表示:这原配谁爱干谁干,反正她不干! 相比文弱没有心的书生,冬暖更喜欢住在村尾,不爱说话的高壮汉子。 那汉子身高体壮颜好,身上的气息,还可以温养冬暖的魂魄,实属人界佳品。 冬暖:就你了! 壮汉本汉:你别过来啊!!! —————————————— 一对一甜爽风,女主金手指粗。

二谦·连载中·138万字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咸鱼一家的穿书生活

闫玉一家穿书后,发现这本古早文的主角正是原身大伯。 他们是扒着大伯喝血,早早被分家,在全文末尾被拉出来遛一遛活的有多惨的陪衬小透明。 此时,剧情正走到堂姐被人坏了名声,大伯上门说理被打伤,地里的麦子再不收就要闹荒,他们不但手里没有一个大子儿,闫老二还欠了二十两的赌债…… 一筹莫展之际,【扶持交易平台】喜从天降。 扶持交易平台:连通多个维度,旨在帮助生存艰难的用户,力克时艰,共渡难关。 呜呜呜!感动!对对,我们贫着呢! 一家三口:等待接受命运安排的分家,自力更生,努力活下去。 却不想,大伯他,重生了!!! 一番思量,决心护住全家,走上一条截然不同的路。 现实:啥?不分了?

宅女日记·连载中·62.9万字

带着系统创家园

带着系统创家园

刚刚买了人生第一套房的唐宁心情大好,看了一本小说,醒来莫名其妙穿越了,成了书里十八线外的配角,差点把她呕死 开局就是天灾人祸,兵荒马乱,还有一贫如洗的家境,简直要命了,且看唐宁如何带着全家顽强求生,过上安稳富足的生活。 PS:男主看着普通却一点都不普通。 本文逃huang+基建+细水长流爱情

竹篱清茶·完结·99.6万字

大商小渔娘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连载中·37.8万字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穿书后我娇养了权臣

骆家塘村的骆闻谦是“名动”沂江县的年轻秀才,靠的不是年轻和秀才名头,而是克亲的名声。 陈家村的陈秀颜是远近闻名的美姑娘,可提起她众人议论更多的是她骄纵蠢笨的名声。 骄纵蠢笨,她不再是,她是身揣空间,从末日穿到这美好人间的幸运儿,意图在这古代混得风生水起。 只是因为多看了在河里浮沉的骆闻谦一眼,然后一辈子赔进去了,两人的命运自此开始改写。 一个本是书中短命的“克亲秀才”,一个本是作天作地的妾侍,本来毫无交集的两人,成亲了! 一个扶摇直上成为肱骨权臣,一个妻凭夫贵成为坚强后盾。 一个多了个惧内的名声,一个被冠上了宠夫的头衔。

一只小胖·连载中·68.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