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

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

赟子言

古代言情/连载中

21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6-1323:54:06
一道赐婚,将黎语颜与失明病弱太子绑在一起。 世人嗤笑,一个草包废物第一丑,一个失明病弱有隐疾,绝配! 人前, 黎语颜捏了捏手指,松松筋骨:“太子殿下温润如玉,至纯至善,不许你们说他,冲我来!” 失明太子眼覆白纱,笑意温和:“太子妃来自山沟沟,很多不懂,你们别欺负她,冲孤来!” 人后, 她思忖,他若是嗝屁,她可继承一大笔遗产。 他思量,她若不安分,需得尽快除之而后快。 -- 殊不知,从山沟沟里回来的她容颜绝色,惊才绝艳,风华绝代。 而阴鸷疯批太子渐渐发现重金求而不得的神医就在自己身旁。 直到新婚夜,她扶腰问:“你不是有隐疾么?” 他含笑答:“许是太子妃帮孤治好了吧。” 胡说!她只治过他的眼疾、寒疾,就是没治他的隐疾。 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后,她欲逃。 他轻松将她桎梏住,眼尾泛着红意,低沉魅惑道:“太子妃于孤,好似亘古长夜后,黎明破晓。”

第1章惊艳归来

男人掐上她纤细的颈子:“你嫌孤眼瞎?”

差点喘不过气,黎语颜猛地惊醒。

已连续两月做这种尺度离谱羞耻,且惊心动魄的梦了。

梦里,她被眼覆白纱的男子抵在榻上,疯狂纠缠。每回事毕,他都会阴鸷冷酷地掐住她,稍一用力就能折断她的脖颈。

他,邪魅如妖,又狠辣如魔。

每次他皆不言语,这次竟然自称孤。

当今天下,自称孤的唯有太子!

梦与梦里的信息让黎语颜惊出一身冷汗,惊醒的动作吵醒了同在马车内的丫鬟妙竹。

“小姐,又梦魇了?”

黎语颜摇头:“无事。”

“老爷真是的,把小姐扔在山沟沟五年不管不问,如今倒是想起来了。”妙竹掀开车帘,瞧了一眼蒙蒙亮的天色,“让小姐马不停蹄地进京,究竟为的是哪般?”

快到京城了,五年前的事情在黎语颜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彼时,一母同胞的大哥在战场上阵亡,母亲得知消息后一蹶不振,不久竟也离她而去。

从那开始,她原本倾城的容貌变得丑陋,面似猪头,堆起大色块。不光如此,她浑身皮肤变得黝黑,身段越来越臃肿。

在她守孝不到一月时,府内撤下白布挂上红绸,父亲扶了姨娘当继妻。

扶正酒宴上,她准备当着众宾客的面质问父亲,母亲尸骨未寒,他如何能心安理得地扶正姨娘。

哪承想,话尚未问出口,与她定了娃娃亲的韦家公子见到她的容貌,当场退了亲。

宾客们笑她是天下第一丑女。

父亲嫌她弃她,连夜将她送出京城,扔到山沟沟,任她自生自灭。

就是扔到山沟沟的当晚,她一命呜呼。

等她醒来时,内里已经换了一个芯子。

那时,她发现所占身体极其虚弱,身上所中之毒之厉害,一旦发作便会顷刻要人性命。

这是有人想要原主的命!

由此可见大哥的阵亡与母亲的故去都有蹊跷。且母亲乃父亲正妻,正妻去世,身为丈夫理应守丧一年,而父亲却迫不及待地扶正了姨娘,其心可见一斑。

五年了,她身上奇毒总算彻底清除,容貌随之恢复。

此次进京,不管父亲的目的是什么,她报仇来了!

黎语颜的思绪被妙竹的碎碎念打断:“小姐,再睡一会吧,婢子守着您。马车颠簸,本就睡得不够,好不容易恢复的容貌,若是眼底落了青乌,婢子无法跟先夫人交代。”

妙竹是当初母亲给她选的几个丫鬟之一,她被赶出府的那天,只有她陪着。

“不睡了。”

天色大亮,车子也进到了京城热闹的集市,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传入车内。

妙竹腹中饥饿,一阵咕噜作响,不好意思道:“小姐,婢子……”

黎语颜轻笑,拿出轻纱遮了面:“走吧,我们下车买点朝食。”

“好呀!”

妙竹高兴地扶着自家小姐下了马车。

一条街全是小吃早点,令人眼花缭乱。

马车后跟着的另一辆马车上,黎家仆妇鄙夷地看着主仆二人挑选早点。

到底是山里长大的,无甚教养,不知矜贵为何物,竟然到这市井之地买朝食!

这时,刚从西市花街柳巷出来的韦锐立,看到不远处一位少女,不禁眼前一亮。

她身着水蓝色裙装,手臂上挽着白色披帛,清风拂过,飘飘欲仙似仙子临世。

纵使她轻纱遮面,但身段玲珑之极,光是那走路的姿态都足以让他如痴如醉。

本想在这随便吃点东西,顺便带些糕点回去哄下家中老太太,好避免一夜未归的责罚。但此刻他忘了原本目的,脚步不知不觉地跟了上去。

黎语颜买了几样糕点包子,妙竹付了银钱,准备回车上吃。

主仆二人刚出店门,就被一男子拦住了去路。

黎语颜怔愣一瞬,眼前的男子长了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左眼眼尾一颗小痣,多情又自负。

这么明显的特征,让她一眼便认出他是那个自小跟她定了娃娃亲的韦锐立。

韦锐立优雅地收起手中折扇:“不知姑娘是哪家的小娘子,可有婚配?”

眼含色气,语气颇为油腻。

黎语颜淡淡睨了他一眼,抓住妙竹的手臂,错身而过。

立在原地的韦锐立啧啧暗道,这少女的一双眼美得惊天动地,像是会勾魂,若是对他笑一笑,魂都要被勾了去。

不光如此,瞧她那背影,一截细细的软腰,走得婀娜娉婷蹁跹,煞是好看。

一阵风过去,裙子贴住身型,越发显得她的身姿腰是腰,臀是臀。

他不由地舔了舔唇。

京城何时有了这等妙人,他竟不知?

若是当初跟他定娃娃亲的黎语颜有这身段,就算她脸似猪头,他断不会退婚。

猛然间,他觉得以往睡的都是庸脂俗粉。

韦锐立潇洒地展开折扇,唇角勾起笑意。

若能尽早寻到神医给九公主治疗腿疾,届时他寻医有功,顺利尚了公主,再纳了妙人做外室,人生美哉!

马车上。

妙竹狠狠地啃着包子:“小姐,刚才那人是韦家公子?”

“你也认出来了?”

“嗯,他那颗痣生得女气,不认得都难。”

“既已退婚,我与他再无干系。”

若是再次遇见,行轻薄之举,休怪她不客气。

马车辘辘行驶,至黎府外,缓缓停下。

下了马车,入目所及是烫金匾额高悬府门,两尊石狮威严,一如原主给她的记忆中一般,黎语颜收回目光,抬手固了固面纱。

从后头马车上下来的仆妇连忙将她引进府去。

行至前院厅堂,黎语颜有些诧异,祖母、父亲与其继室、姨娘,以及她所谓的兄弟姐妹们均在,甚至叔父一家也在。

人到得这么齐!

众人震惊于眼前看到的少女。

犹记得当年她被赶出去时,那一身的肥肉,那丑陋的面庞,每每想起都令人作呕。

而眼前的少女虽然戴着面纱,但身段窈窕,肌肤白皙,完完全全没了那丑陋的影子。

这叫冯氏与其女黎曼婷心里打了个突。

有嬷嬷轻手轻脚地站到黎老夫人身侧,轻唤:“老夫人,五小姐回来了!”

正闭眼小憩的黎老夫人这才睁眼,入目的少女袅袅婷婷,叫她吃了一惊……

这孙女竟像是脱胎换骨一般!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 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 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 …… 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 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 某日。 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 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完结·204万字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7.4万字

娘娘她人美路子野

令牌出,天下乱。 令,是明月令;持令之人,乃南蓁。 明月阁一朝叛乱起,南蓁被迫出逃,误入冷宫高墙之中。 本意借住养伤,顺带揪个叛徒,结果伤还没好,就被皇帝抓个正着。 当江湖侠女误入皇室后宫,就如同活鱼游进了死水里。 自此,朝堂风起云涌,后宫再无宁日。 贤妃不贤,端妃不端,她这冷宫也从未被人冷落过。 “娘娘,贤妃带人抄家伙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端妃找您算账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 “继续关门,放狗!” 冬月认真回应道,“不行,狗打不过陛下。” 一句话简介:强强互宠,共谋河清海晏。

禾叶苏·完结·89.4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新书已开《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完结·83.1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完结·81.1万字

绝色嫡女一睁眼,禁欲太子掐腰宠

发现自己重生了,白宪嫄喜极而泣! 前世,身为顶级门阀世家的嫡女,她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 阿爹温厚,阿娘能干,祖母慈祥,弟弟可爱,她还有个人人羡慕的未婚夫。 这一切,自阿爹失踪多年的发妻和嫡女回来开始,全变了! 未婚夫变心,爹娘、祖母、弟弟接连去世,白宪嫄声名狼藉逃亡他乡,最后被人一剑贯穿了心脏! 这些都拜那对母女所赐! 老天垂怜!居然给她重来一次的机会!她要揭穿那对母女的真面目,将他们大卸八块喂狗! “哭什么?”突然,身边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你发现自己中了毒,就该去找你未婚夫,谁让你来找我?现在又哭!” 白宪嫄浑身一僵,转头看向那人。 这该死的重生时间点…… 这位,是跟了她多年的贴身侍卫于仞。 她中了毒,刚强迫他给自己解完毒。 上一世,她给钱让他走人。 这次……她不打算那样干了,她打算嫁给他。 然而后来,当白宪嫄打赢了家族保卫战,却被皇帝钦点为太子妃。 她不愿,但为了全家性命,不得不嫁。 新婚夜,盖头被挑开,她看到于仞穿着大红喜服,手拿如意喜秤,挑眉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1v1,双洁,男强女强)

夏虫语·连载中·71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