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继承了老公的神位

我继承了老公的神位

水千澈

玄幻言情/连载中

66.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9 22:57:47
宓八月一手善恶书,一手牵崽崽,表示救世这活谁爱谁去,谁敢来要她们献身,她就让对方先祭天。 穿越半年后的宓八月被管家告丧,并获得从未见过的老公遗产才知道,她一直以为穿的是古代种田,实际上却是神鬼灵异。 养了半年的崽崽还是个未来献身救世的救世主,作为未来救世主的娘,故事一开始就得为爱祭天。 是作为人去死,还是作为神去浪?这还需要考虑吗?

第1章 继承神遗

“您的丈夫,我的主人陨了。”

“在小主人成年之前,主人的神遗将由您继承保管。”

宓八月刚从外面出诊回来,手里的手术工具箱还没放下,就被管家劈头盖脸一套‘告丧’输出。

她听完,先将工具箱放置好,将手放进洗漱架上的铜盆里清洗,冷静问道:“遗体找回了吗,送回来需要多长时间,他家中那边亲属是否都通知好了?有多少人过来奔丧?如果家中客房不够,还需先向村民商量借宿,墓地的话就安排在后院那边我看过风景不错的地方。”

将手从水盆里取出,宓八月拿了旁边手帕擦干双手,再取了小格子里自制的润肤膏轻柔的在手上抹开,不放过任何边边角角。

作为一名顶级医生的手,就和顶级音乐家的一样重要。

“正好我今天去吴叔家里看病,他家中四个男丁都回来了,花些钱请他们过来挖个墓地,再让村尾刘爷子刻个碑。老爷子年纪虽大了,但身子骨还硬朗,手艺也好。”

她的手术刀就是由刘老爷子定制的。

半晌没听到管家说话,宓八月向他望去。

管家才堪堪回神般应道:“主人神体祭天,不会遗留阳间,也并没有什么亲朋好友,不需要走这些阳间丧事的流程。”

能不花钱宓八月自是双手赞成,说:“那就不办了,正好这些钱在计划里就要给飞雪拿去上私塾。”

说到飞雪,宓八月就想起问管家,“今天飞雪有好好吃饭吗?”

管家说:“吃完了,现在书房练字。”

宓八月从宽袖内袋里取出个蜜饯纸包给管家,“送去给飞雪,告诉她别一次吃完。”

管家接下后,将来时一直提在手里的小木盒交给宓八月,“这是主人的神遗。”

“嗯。”宓八月淡道:“我会保管好,到飞雪成年时再交给她。”

对于那个自她穿越而来到现在已经过去半年,却从来没有见过的丈夫,宓八月实在没什么情感,也没想在管家面前装。

等管家走后,宓八月先规律的将今天出诊的经验做个总结,再去洗漱换了一身轻便舒适的衣服,回到屋内准备再挑灯夜读时,看见桌子上的木盒。

她名义上‘丈夫’的遗物。

指不定里面会有衣冠之类会发霉的东西,又或者给孤儿寡母留了些往后过日子的钱财?

宓八月走去将盒子打开,然后衣冠没看见,钱财也没看见。

里面的东西一目了然。

一本书,一张铜面具和一块令牌。

宓八月先将最有可能代表身份的令牌取出,放眼前一看却是看不懂的文字,由此预估身份的路子没了。另外是铜面具,看起来有分量,拿起来却轻飘飘的。这做工用材怕是偷工减料,不是真铜而是抹了层廉价的漆面。

最后就是没有书名的小册子了。

指不定是一本遗书。

要是里面真写了一些死者生前信息倒也不算鸡肋。

哪想她的手指刚碰到书面,这本书眨眼间融入她的掌心消失不见。

同时宓八月有眼前一花,翻涌的信息涌入她的大脑,像是在意识深处给她看了一场漫长的电影。

人间愚昧,诡怪横行,多年后地门大开,阴气侵蚀阳世。从此生灵涂炭,阴曹满载,百诡夜行。

这一副生灵涂炭的景象由一个小女孩的视角展开,电影全篇贯穿‘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的主题,作为主角的小女孩从小到大都在遭受常人难忍的痛苦,背叛和陷害是日常,希望到绝望是循环,孤身负重前行,最后因体质特殊牺牲个人,主动跳入阴曹之门,以身殉之,达成救世目的。

她穿越半年取而代之的不是这个故事里的救世主,而是故事一开始就祭了天的救世主她娘。

在一声“时间到了”的回音中,宓八月意识回归身体,睁开眼就发现窗外的天已经半黑,她这闭眼睁眼间至少过去了一个小时。

张开掌心放在眼前。

一本书随她意念出现。

之前还没有名字的书本上有了【善恶书】三个字。

很好。

之前管家说的‘陨了’‘神遗’‘神体’‘祭天’之类的形容,宓八月听了权当是这个世界的某种习俗,或是仆人对主人家的尊敬。

现在才明白她那位从没出现过的丈夫是位真的神,这个负责照顾老宅里一切的管家实则是这座老宅的宅灵变化,包括她之前见到的婢女、厨娘都是它的装扮。

难怪半年了,她都没见过这几个人出过宅院,让半年前初来乍到的她什么都需要自己去采办。

原来是宅灵出不了它的本体范围。

宓八月看了手中善恶书一会,随即做下个决定,转身将手术工具箱里的手术刀收进袖内走出门。

爹娘祭天,子沉幽冥。

可谓一家人整整齐齐。

这救世的活儿谁爱谁干去,反正宓八月没有为爱祭天的情操,也不打算让宓飞雪去接。

宓飞雪就是她给原身女儿取得名字,穿越当日看见小小的瘦成火柴棍般的小女孩藏在门后偷看,偏偏这小女孩还长得跟上辈子在孤儿院童年期的自己极其相像,宓八月就知道自己放不下这孩子了。

养只猫猫狗狗半年了都有感情,何况是一个孩子。

……

四五岁大的孩子小小一只,皮肤苍白没多少血色,头发才到耳下肩膀。一双大大的眼睛在小脸上格外突出,黝黝的眼珠子又大又黑,却没有任何神采在里面。

宓八月出门没走多远就看到宓飞雪。

这还是她精心养了半年有所改善的结果,半年前的小孩形同瓦窑里挖出来的小难民。

此时跟在宓飞雪身后有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少年。

“姐姐。”

少年朝宓八月喊道。

一身锦衣,腿上有血。

唇红齿白的俊俏模样。

少年额头有汗,脸色苍白,说:“这位姐姐,我和家中仆人外出游历被歹人埋伏追杀,我家仆人为掩护我离开都丧命歹人手里,现在还有追兵在后面,求姐姐帮我,待回到家中必有重谢!”

宓八月几步走到少年面前蹲下,“我先给你看看伤口。”

清切软和,声如烟雨。

少年紧绷的身体在这充满治愈力的嗓音下松懈,眼底深处藏着的警惕也化开了。

下一秒他双脚一软失去承重力跌坐地上,又是两道细微得近乎感觉不到疼痛自手腕传来,他扭头去看,手腕上细小的一条红痕渗着血。

试探的握拳,发现双手和双脚一样失去了动力,少年惊骇的望向宓八月。

宓八月用手帕擦拭着小巧纤薄的手术刀,朝一旁的宓飞雪招手,柔声说:“过来。”

宓飞雪快步走到跟前。

宓八月扶着她瘦弱的肩头,“宝宝,今天再给你上一课,越好看的男人越会骗人,不要相信他们的话。”

小孩歪头眨了眨眼睛。

宓八月和她无神的双眼对视。

看了遗书故事,她才明白半年里小孩一直不言不语不仅是心理问题,还是眼口有疾。

现在躺地上动弹不得的少年就是她未来的青梅渣马,给缺爱的救世主一点温暖就让她死心塌地的当牛做马。

祭天的原身不是为了救世主,而是是为了给这匹救世主的渣马争取逃跑时间,被渣马追杀者干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下,让朕来

沈棠在发配路上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很不科学。 天降神石,百国相争。 文凝文心,出口成真。 武聚武胆,劈山断海。 她以为的小白脸,一句“横枪跃马”,下一秒甲胄附身,长枪在手,一人成军,千军万马能杀个七进七出! 她眼里的痨病鬼,口念“星罗棋布”,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排兵布阵,信手拈来! 这TM都不能算不科学了! 分明是科学的棺材板被神学钉死了! 而她—— “主公,北郡大旱,您要不哭一哭?” 沈棠:“……” “主公,南州洪涝,您要不多笑笑?” 沈棠:“……” ———————— 看着被她干掉的十大碗米饭,比脸干净的口袋,以及一群嗷嗷待哺、不怀好意、整天惹是生非的村民,疑似饭桶转世、真·灵魂画手的村长沈棠,不得不放弃心爱的画笔,被迫走上应聘诸侯之路。 PS:已完结种田争霸文《女帝直播攻略》,休闲慢穿大佬文《大佬退休之后》。

油爆香菇·连载中·178万字

少君骑海上

施宣铃幼年从大山里回了皇城,开始被迫伪装成一个规规矩矩的世家小姐,可骨子里始终渴望自由。 多年后朝中风云变幻,越家世子跌下云端,被流放到海上孤岛,还惨遭她二姐悔婚,她却在这时站了出来。 “我愿陪世子一同被流放!” 机会难得,她终是可以逃脱高门大户。 于是盈盈一拜,演技惊人:“我早已爱慕世子多年,愿生死相随!” 恰巧在门口听到的越世子震惊了—— 施三小姐竟然……心悦于我? 远赴海上的一路,她对他花式表白,鼓励他振作起来,他总忍不住想着—— 她就这么喜欢我吗? * 施宣铃是个很会说甜言蜜语的爱情骗子。 越无咎是个很会自我攻略的病娇恋爱脑。 * 【病娇忠犬美强惨少年 VS 纯真灵动扮猪吃虎少女】 ——她说,小灰猫不要哭,我陪你等雨停,一同看那道长虹贯日,好不好? ——他说,是你先对我这么好的,我不信命,却信你,我踽踽独行至今,得见天光,宁死也不会放手。 * 少年夫妻,患难与共,生死不弃,无论海上浮沉,波诡云谲,总有我给你的一个家。 * 一事能狂便少年,赤子之心永炙热。 一群少年少女的海上热血历险记,并肩作战,揭开几百年前波诡云谲的王朝秘密。 *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

吾玉·连载中·28万字

魏晋干饭人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 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郁雨竹·连载中·158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被困无限综艺后咸鱼大佬她杀疯了

【不是无限流!楚门的世界类故事!】 【反杀金丝雀×自我攻略上位者】 * “谁说的我要抛弃他?我要让他为我所用,让他为我叛变阵营,让他自以为还有希望挽回,让他永远活在谎言中。” “那我呢?” “你是谁?” “一个心甘情愿被你利用,随时等着上位的男人。 * (男主顾行则)

九方yu·完结·88.3万字

竹漂美人

黎箫初次见竺笙,她脚踩一根竹竿,在赤水上面练劈叉。 OMG,再现武侠小说名场面“一苇渡江”,中国轻功水上漂? 一个念头就此萌生…… 离家出走的富二代,一心成为自媒体优质内容导演。 在对竺笙的跟拍中,他的一颗心彻底沦陷。 竺笙有一个舞蹈梦,现实中碰壁后,她将舞台搬上了大江大河。 水上芭蕾、水上飞天、水上民族风、水上采月亮…… 一人一竹一条江,火爆全世界。 【非遗传承人天生舞感小姐姐】X【风度翩翩镜头酷炫的小哥哥】 欢喜冤家互动日常,打脸极品为辅,个人成长为主。 本书又名《我靠水上漂惊艳全球》。

烟水漪·连载中·22.4万字

男主发疯后

姚守宁觉得自己可能中了邪。 她近来恶梦频频,先是梦到姨母过世,接着又梦表姐化名为说书人口中的精怪敲门。 可她娘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妖怪,只是世人愚昧,受传说蒙蔽。 只是下一刻,恶梦成真。 她看到表姐披麻戴孝,带着姨母的死讯而来,长相还与她梦境之中一致; 她听到表姐的身体之中,还隐藏着另一道对她恶意极大的声音。 貌美如花的少年救了她娘后,被古怪的黑气钻入身体。 一切都与她娘说的完全不一致。 就在这些事情发生后不久,姚守宁就听到了长公主家的那位陆世子,突然发了疯的传闻。

莞尔wr·连载中·135万字

我有一座百草园

网文版简介: 穿书成为活不过开头的同名悲剧女配, 百草诗表示不慌,左手反坑系统赚积分,右手种下一个百草园。 赚钱养家,娇宠相公两不误, 开药房、制药膳、布局药妆,顺便经营个高尔夫球场 走上人生巅峰。 正剧版简介: 流落民间的小农女,捡了个人间肖想相公。 从此,她种草养家,他高岭之花。 世人都说:她区区小寡妇,如何配得上他? 只有他知:春天的金银花、夏天的鲜竹沥,皑皑高山上的雪莲,悬崖峭壁上的石斛,她伏地祈祷,垒土为坛,撮草为香,将最宝贵的自然馈赠,与他独享。 阴谋诡谲的皇朝争霸中,她手握富可敌国的财富,助他登顶权力的宝座。 如果没有你,我要这黄袍加身、锦绣河山有何用? 一句话简介: 世间百草不及你,你是我唯一的药石。 这是一本关于天下本草的爱情故事。 本书又名《农门娇娇女:我靠种草养俏相公》 PS:1v1双洁,本文架空,切勿考据。

烟水漪·完结·110万字

系统:你给我支楞起来

我叫贝伊,别看我才18岁,别看我没处过男朋友,但爱情里的套路我都懂,因为我有老嫂子系统。 我的老嫂子系统说:“女人这辈子的难处,永远是证难考、钱难挣,至于男人那玩意儿太好找。” 我的老嫂子系统说,只要我好好读书,只要我挣足人民币,那我往后的生活一定会如意。 我的老嫂子系统还语重心长对我说过:“贝鼻啊,相信我,当你完成所有的升级任务,你的生活里一定会出现非常优秀的人。他会手捧鲜花,盛装出席。他会对你说,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会从这句话开始。”

YTT桃桃·完结·6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