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

温爷家的小妖精撩翻了天

沉安安

现代言情/连载中

74.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23:34:19
一场意外。 应景穿书成了豪门女配,还被强制不走剧情就得死。 由于过度摆烂不务正业她重生了。 - 上辈子因为强制剧情应景错过了真正喜欢的人。 重活一世应景彻底放飞自我。 剧情要她爱男主,她偏偏往那位神秘大佬身边蹭。 蹭着蹭着好像有点不太对了。 大佬主动送上豪房、豪车。就连名下的所有资产也与她共享。 某一日。 还在暗搓搓制定计划追求大佬的应景发现大佬貌似也是重生的。 吓得她手中的瓜子都掉了。 - 傲娇小白兔重生追求男神,殊不知男神早已挖好坑等着她往下跳。 华国首富温傅丞有一个秘密:他爱了一个人,两辈子。 【穿书】【娱乐圈】【双重生】【1V1】【甜宠】 【恣意潇洒欢脱穿书女VS重生宠妻腹黑神秘大佬】

第1章 让他成为自己的归途

应景死了,死在一个鹅毛飘雪的大冬天。

她早有预感。

离开前提早安排好一切。

还有那一封未曾送出去的书信。

-

迎山风景好,地处偏僻地带,往来人烟稀少。

这日半山道的阶梯上多了一抹红色,缓慢前行着。

女人捏着木棍的手有些发抖,额前也渗出薄汗一层,汗珠顺着侧脸滑下。

抬头望了望还有百余步的阶梯。

扯了扯唇角。

仍旧固执的往上爬去。

心跳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扫地的小僧见到她丢掉手中的扫帚小跑几步到了跟前,握住她的袖口将她扶到大殿。

“接连几日帝都都是大雪,栈道上都是厚雪,您是一个人来的?”

应景偏头看了一眼小僧,笑着说道:“没事,这雪下的刚刚好。再过几日,大雪封山路就不好走了。”

她独自一人往前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回头看向小僧。“十年了,你现在都比我高了。”她虽是笑着,笑意却不达眼底。

这一场叙旧并没有延续多长的时间,应景在偏殿见到了住持。

应景径直走到佛前,双膝跪下,双手虔诚合十。

十年前,她无意从现实世界死亡穿入一本小说里面,成为了不走剧情就得死的女配。这十年间为了成为男女主在一起的绊脚石,她没少作死。

她反抗过剧情,仍旧躲不过既定的命运。

终于成功把自己作死了。

应家没了,父母没了,哥哥也因为她和男主作对被算计进了牢里。

在现实世界里,应景是在一场空难中死亡的。

她是孤儿,说起来也是无牵无挂。

是应家给了她温暖,给她所有的关怀。

可惜,她是个女配,被强制走着剧情。

谁知道十年,竟然是她生命的终点。

十年,将她的性子磨了不少,再也没有二十岁时的明媚娇气,浓烈的愁感蕴积在双眸中。

可她还是很美,在风雨飘摇的娱乐圈屹立十年不倒。岁月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就收回她的美貌。

饶是今日,提起美人。

全球粉丝只服应景的美貌和演技。

应景摸摸心口的位置,有点发烫。

那里藏着一个十年的秘密。

庙里的住持给殿中的长明灯又添了些油。

“大师,你说人死之后会去哪里呢?”这个世界于她而言已经不是一本书那么简单。

她身边所有的人都是有血有肉最真实的存在。

“应小姐想去哪里,哪里便是最终的归宿。”

真的是这样吗?

她笑了笑。

经历了这么多,应景仍旧在心底留了一块最干净的地方,保留了最后一丝美好的幻想。

“我想,重新来过。没有剧情的束缚,只有一颗真心,我可以把那句喜欢对他说出来。”她说着表达爱意的话,像极了那年见他春心一动的小女孩。

听着身后的呢喃自语,大师走出大殿,视线落得有些远。

此时山坡的阶梯上多了一抹黑色,这雪也是越下越大了。

……

应景从大殿出来往内院走去,这是唯一一处还没有被雪覆盖的干净地方。抬眼望去,参天的大树撑起底下的一方小世界。

她就坐在树下的长椅上。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死亡降临的气息,雪在某一瞬停止了纷飞。

应景伸出手,接到几朵落下的雪花。

短暂的夕阳冲破天际,映照出了一片绯红。

阳光暖洋洋的从树梢的缝隙投射下来。

她伸手接住了温暖。

面容上没有露出任何的痛苦,她是笑着的。

回顾短暂的一生,直到视线逐渐模糊,她好像看见路的尽头出现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人席卷风雪而来,身上却暖的不行。

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揽入怀中。

可惜,她好像已经抓不住他了。

“应景。”他低哑的喊着她的名字,一遍遍不舍的抚着她的秀发。

“嗯,我在呢?”她对他有所回应,他是她的十年大梦,是咬紧牙关也不敢说出口的喜欢。

这一生,她对不起太多的人。

她牢牢的握紧他的手。“我哥哥,他是无辜的。求你救他。”

英俊的男人满目憔悴一遍遍温柔的抚摸着她的脸颊,答应她所有的要求。

那就好。

这是她唯一能做的。

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温傅丞,我是不是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很喜欢你呀!”从最初的一本书,不知何时那些冰冷的文字开始有了生命,跳跃在她的人生中。“你不是不存在,是一直都在。”都在她的心里。“如果这是梦,你在我的梦里多停留一些时间好不好?”

她悔了啊,一直悔了这么多年。

当初一句不可能让他远赴国外那么多年。

他却悄悄的在他乡守着她也这么多年。

她知晓他一直都会在远方看着她,所以拼了命的爬上星光最高的地方。

想让他知道,虽不能在一起,但应景一直都站在他一眼就能看见的地方。

他怀抱着她,一遍遍亲吻着女人精致的眉眼,一遍遍的告诉她这不是梦。

她知道啊。

可是,她却要去找她的梦了。

如果有来生。没有强制剧情,她想走的路一定是通向他的身边。

畅通无阻。

她就像是一只蝴蝶,以为自己不会深陷于花中,最后却选择死在花下。

让他成为自己的归途。

-

世人皆知华国最为传奇的那位影后应景喜欢陆家的陆子书,追逐十年初心不改,终于在看着陆子书娶了她人,自杀在三十岁那年。

自此一代传奇落幕。

众人唏嘘不已。

可惜啊可惜。

为情落得如此下场。

后来听得有位寺庙的高僧说啊!

“那位啊!不爱陆子书的,从来爱的都不是他。”

一个和尚的话,听不得。

-

三年后,华国首富温傅丞退位给侄子。

将自己所有的财富全数捐赠给社会。

失踪时四十三岁。

提起这位,能与之并称为传奇的大概只有那位已逝的影后。

一年后,孤坟旁又添新坟。

一座写着:挚爱、应景。

另外一座写着:温傅丞。

-

少时一遇温傅丞,误了十年终身。

二十岁的娇俏少女横冲直撞回到家中,抬手推开一道道繁重的大门。

到口的话还没有说出来,站在院前的男人回头看着她。

午后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是穿透时光的暖意,也降临在她的心上。

她呆呆的看着他。

应景一直都记得那个夏天,连吹过来的风都是甜的。

他说他叫温傅丞。

她将所有的爱意说给了唯一知晓前尘往事的人。

伴随着油尽灯枯,所有的过往也将埋葬在时间里。

-

叮~

重生倒计时开启。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踹了白切黑影帝后,我翻车了

【破镜重圆\双向奔赴\团宠\女帝】 沈栖宴交往过一个男朋友,男友二十四孝,唯命是从。 后来…… 沈栖宴踹了他。 再后来…… 她翻车了…… 前男友进入娱乐圈,一朝成为顶流影帝,她还是个苦哈哈的N线女明星。 她被前男友步步紧逼,“还爱我吗?” “还想和好吗?” “做梦吧。” 沈栖宴“……” 哪里还有一丝小奶狗的样,愣是把24孝好男友整成了白切黑。 - 盛时妄进入娱乐圈后,无时无刻不在提及那个踹了他的前女友。 全网都知道影帝盛时妄有一个前女友。 直到某天,热搜爆了。 全网都是盛时妄和沈栖宴的接吻照。 沈栖宴“为什么有我都没见过的照片?狗仔哪弄到的?” 盛时妄“你该不会觉得是我曝光的吧?你也不看看谁蹭谁的热度。” 沈栖宴:“……” - 无数影视资源砸来,纷纷让两人营销CP。 网友高举CP大旗!高喊复合! 沈栖宴为了违约金疯狂否认。 盛时妄本尊直接顶着ID来了直播间,礼物刷满屏幕。 沈栖宴:“我的违约金,呜呜呜。” 盛时妄:“我付!” 莫名冒出的几个哥哥纷纷来抢着送钱、给她送别墅、砸资源,甚至直言,“宴宴你回来当咸鱼吧,哥哥养你。” 沈栖宴“?” 这些人是谁? 她怎么成了团宠? 怎么还成了女帝?

九木颖颖·连载中·61.3万字

薄先生突然黏她上瘾

【1V1宠文,天生反骨的暴躁大小姐VS表面道德经的白切黑男主】 江摇窈突然被男友劈腿,小三还是她多年的死对头! 给狗男女一人一巴掌后,江家大小姐当众放出狠话:“她搞我,我就搞她哥!” 半小时后,酒吧走廊昏暗的灯光下,俊美淡漠的男人半眯狭眸,轻吐薄烟,嗓音低磁又撩人:“听说你想要搞我?” 江摇窈紧张到结巴:“我我我……我开玩笑的!” 薄锦阑:“……” #等你分手很久了,没想到你这么怂# 【男主篇】 薄锦阑是帝都第一财阀薄家的长子,外人只道他清冷高贵,端方谦和,不食人间烟火,身边从未有女伴出现,是上流社会最后一个优雅绅士。 直到某日,某八卦微博爆出照片:深夜路边,西装革履的薄锦阑把一个穿红裙的小姑娘按在车门上亲。 整个上流社会都炸了,所有人都没想到向来儒雅斯文的薄锦阑私底下会那么野! 江摇窈:薄先生私下不但很野,他还很sao呢! 【女主篇】 江摇窈暗恋薄锦阑多年,小心翼翼,谨慎藏匿,直到某日在酒店醒来,看到他就躺在自己身边…… 后来她摇身一变成了薄锦阑的未婚妻。 江家没人敢再欺负她,京圈大佬对她都无比尊敬,走到哪儿都有一帮晚辈喊她大嫂,薄先生更是突然黏她上瘾!

苏子欢·完结·175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推荐新书:《蛊系美人被大佬碰瓷后》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惊爆!她带着缩小版大佬杀回来了

上一世,姐姐订婚宴上被人设计,顾瓷一刀送渣男进医院,她被判五年牢狱之灾,失去所有。 一觉醒来,她又回到订婚宴上,她将计就计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妈妈?” 她的宝贝儿子竟然穿越而来,十八岁的她无痛当妈,亲生的。 顾子遇问,“妈妈,我的爸爸到底是谁?” 顾瓷沉默良久,“实不相瞒,宝宝,你有个爸爸,他既是全球首富,也是世界冠军。” 顾子遇一脸懵懂,顾瓷说,“都是亲生的!”

安知晓·完结·173万字

我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俏皮可爱憨憨大小姐x斯文禁欲金融巨鳄) 南歌最近一直想换掉自己的兰博基尼,但凑来凑去就差几万块。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哥哥给她找了份使命感十足的好差事——银河护胃队,简称送外卖。 第一天上岗,她一路身残志坚,把外卖送到了富人区的大佬沈晏清手里。 —— 沈晏清,淮城商界神话,为人低调。合作过的人都说他是批着温柔皮的清冷谪仙。看似温润有礼,实际上本人绝情的很。 一次意外,沈晏清遇到一个颇有好感的小姑娘,本以为很难再见,直到某个雪天他点了个外卖,门打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沈先生晚上好,我是irelyn餐厅的外卖员,祝您用餐愉快!” 沈晏清以为南歌是个勤工俭学的小可怜,从那之后,便一直照顾她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的车坏了临时要出门—— 听到他有急事的南歌:“我有车!” 沈晏清还在犹豫该怎么拒绝她那四面漏风的小电驴时,转头看到她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按。 不远处,一辆价值三百万的兰博基尼车灯一闪: “愣着干嘛,上车呀!” “……” (一句话简介:我开着兰博基尼体验生活,霸总自我攻略后爱我爱到无法自拔 ̄▽ ̄)

陆方之·连载中·56.6万字

空降热搜!裴爷家的娇娇是妖妃

史书上鼎鼎有名的人物、一代妖妃苏己穿越了! 一睁眼,她成了苏家千金——空有一身美貌、谁见谁欺负的小可怜。 也是黑料无数、糊到十八线的女团小透明。 这不是…满级玩家回到新手村? 世人眼中的妖妃:红颜祸水、祸国殃民。 却不知真正的妖妃——身手了得、十项全能、人狠话不多! 公演舞台,一曲惊鸿舞逆风翻盘! 书法大会,失传已久的华金体惊艳四方! 博物馆内,妖妃陵出土万余件文物举国震惊! 直播间里,宫斗剧同款红玉膏息肌丸一夜回春! 超级豪门裴家有位酷爱追星的时髦老爷子,发誓一定要让苏己当他孙媳妇! 世人都知裴三爷富有四海但薄情寡性,对女人不感兴趣。 黑粉盼着她嫁进去守活寡看好戏。 后来大满贯影后颁奖礼上,苏己恶心想吐。 粉丝以为她病了,只有那个追了她两世的裴三爷一脸心疼:都二胎了,怎么反应还这么大? ** 世人皆说妖妃祸国殃民,唯他知她招揽天下贤才,知人善任,为后世太平奠定下基石。 前世,他是爱她入髓却不能露面的忠犬大佬,在她死后,为她亲手打造纯金棺材,带着遗憾随她而去。 这一世,定不会再放她走了… [1v1双洁,甜宠虐渣,全能妖妃征服世界]

糕仁先森·连载中·172万字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娇软古穿今咸鱼美人x矜贵清冷闷骚总裁】 顾总从海上捡回一条失忆的“咸鱼”,怀疑是对家派来的内线,决定带回去暗中观察。 小女人每天吃他的喝他的,懒趴趴过着小日子,不仅毫不在意他家商业机密,还暗戳戳送着秋波。 终于,顾总忍不住了,大半夜爬起来发帖:如何才能抵住咸鱼的诱惑? 网友:忍什么? 顾衍黑眸一暗,瞬间醍醐灌顶。 * 某日,顾衍刚到家,满地都是碎成片儿的六位数西装。 “……解释?” 管家十分淡定:“入冬了,太太说要给您绣个厚实的香囊。” 果然,顾衍那点小火苗啪唧一下熄灭了,次日褚音收到了十枚纯金打造的顶针。 * 又一日,顾总刷到一条火爆全网的短视频。 视频中,女人裙摆飞扬,舞姿曼妙如踏月仙子。虽然带着面具,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家咸鱼。 当晚,顾衍将安安静静纳鞋底子的小女人捞了过来,一双暗眸黑压压盯着她: “你到底还有几个马甲?” 褚音心尖一突:“夫…夫君且息怒…” 为了哄回男人,褚音洗手做羹汤。 拎上汤桶,她望向蓝天,太阳这么大,还是回去躺平吧。 一转身,不小心踢飞了女配摆在门口的水果篮,又顺便踩烂了塞进门缝儿的情书。 唔…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 算了,转身看还要费气力,好累哦……

百里成双·完结·53.4万字

救命!冰冷冷的死对头是孩他爸

众所周知,纨绔跋扈的科研大佬池声,和财阀影帝薄知宴是死对头,连参加恋爱综艺都互不搭理。 直到某天,二人意外捡了个小男孩。 孩子乖萌可爱,眼巴巴的求收留。 死对头暂时休战。 综艺里装不熟,综艺外共同养娃遛娃,帮娃找亲生父母。 这天夜里,池声和薄知宴因故大打出手,惊醒了睡梦中的孩子。 孩子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软萌开口。 “爸爸妈妈,你们在造妹妹吗?” 薄知宴&池声:这是我和死对头的孩子?! —— 天降五岁儿子,来自未来八年后。 萌宝双商超高,身负重任,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手把手教高冷傲娇的亲爹追妻。 薄知宴:火葬场,我来了。 池声:滚!去父留子不香吗? —— 都说薄影帝在节目里转了性,看池声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观众和导演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某晚摄像机没关闭,全网清楚看到薄知宴站在池声房门口,卑微深情的告白: 老婆,我喜欢了你十年。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吧! 全网炸裂。 救命!死对头相爱相杀终成眷属?! 还有了孩子?! —— 又美又飒全能航天少女池声vs又冷又撩傲娇忠犬影帝薄知宴,以及茶艺娴熟的白切黑天才萌宝。 本书又名《高情商萌宝帮亲爹追妻记》、《冰冷冷的影帝父凭子贵脱单了》、《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是死对头,他俩却偷偷的he了?》

兜兜有铜钱·完结·65.9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