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福夫人要和离

全福夫人要和离

抹茶蘸醋

古代言情/连载中

57.7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0723:46:05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第一章儿女双全

“大娘子,使劲啊。”

“快快快,再拿一碗参汤。”

“小郎君的头出来了,大娘子再加把劲。”

手里的茶碗摔到了地上,清脆地一声,紧接着就是使女婆子慌忙往里奔的呼喊声和脚步声。

吵吵嚷嚷,听不真切,一时分不清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来不及思考只是本能地听着旁边人的指令,一呼一吸,蓄力发力,不自主地吞下喂到嘴边的参汤。

终于,在旁人用力的挤压下,下腹一坠,伴随着一声啼哭,陆风禾再次昏睡了过去。

睁开眼看到的就是百婴嬉戏图,一针一线活灵活现。

陆风禾记得自己的床幔明明是庶子妇刚刚带人换上的祥云纹啊,什么时候又换上了这个?还指望自己老蚌生珠?

搬到小佛堂三年了,每月就初一十五和王爷一同两厢无语没滋没味地吃一顿饭,话都没几句好说的,这样式的床幔确实有点不合时宜了。

百婴嬉戏图晃动,床幔被微微掀开了一条缝。

“呀,大娘子醒了?身上可有不适?可要起身?”

陆风禾看着眼前新鲜靓丽,还一脸稚气的碧荷,有些不可置信。

“碧荷?”

碧荷眼睛笑成了月牙,“是奴婢呢,翠芝姐姐守着枍哥儿在善福堂,可要奴婢唤她过来。”

陆风禾皱眉,翠芝荷碧都还在?

碧荷在大姑娘远嫁之时就指给女儿当陪嫁妈妈,一家人跟着蓁姐儿回了南边。

而翠芝,陪自己搬到佛堂之后,摔了一跤直到咽气都没能再下地走一步。

陆风禾把手从被子里拿出来,看到的并不是满是褶皱沟壑的皮肤下蜷曲着干瘪青筋的手,而是细长娟秀光滑洁净的一双手,指甲饱满粉嫩还透着光泽。

碧荷捕捉到陆风禾眉头微蹙,连忙问:“大娘子可是身子不适?可要叫大夫?”

陆风禾微微动了动,确实难受,整个人仿佛被碾过一样。

碧荷赶紧往前一步,把床幔严丝合缝地拉上,把陆风禾的手塞到被子里,“大娘子再忍忍,现在可不能见风?”

“是娘子吗?”陆风禾问。

陆风禾一生就两个孩子,碧荷说翠芝守着枍哥儿,那刚出生应该就是大姑娘蓁姐儿了。

尽管心里有数,但陆风禾还是想再确认一下。

“是娘子呢,都说大娘子有福气,现在算是儿女双全了。”

蓁姐儿呀,蓁姐儿是永平十六年五月初五出生的。

陆风禾回想起生蓁姐儿的情形。

都说产子是鬼门关走一遭,或许是真的吧,她生蓁姐儿是摔了一跤,早产了几日,期间大出血,真真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

大抵也真是如此,她一个本该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的人又被没踏进鬼门关的半只脚带了回来。

陆风禾正出神呢,门又轻轻被推开,“碧荷,大娘子醒了没?”这是绿芙的声音。

陆风禾眼眶又湿润了,还有青菱,她们四个陪伴了自己的大半生,和自己虽是主仆,可甚似亲人。

“醒了,绿芙进来。”

绿芙轻手轻脚走到床边,并没有掀床幔,隔着床幔问陆风禾,“大娘子身上可好些了,可要叫大夫或者药娘子?”

毕竟刚经历了生产,陆风禾精力确实不太好,吃也不大有胃口,但有些事还是要赶紧叮嘱。

“让福安传信给毗陵,交代青菱不必赶时间走陆路,走水路顺路给我带些特产回来。”

绿芙是四个人里年纪最大,做事也最周全稳重的,陆风禾交代十分的事她通常能做到一百分。

福安是前院专管郎君沈南珣书院的管事,说是管事,其实就是管沈家京都与军中消息传递的,不仅军中,他们有专门传递消息的办法,只要有人的地方,他们就有办法用最快的速度把消息传到。

往常要给毗陵陆家送信送东西,陆风禾会直接吩咐陪房去陆家商铺走一趟,陆家二房的生意遍布雍国各路。

这说明了要找福安,那就是得尽快传消息回去了。

绿芙虽然想不明白,但还是应下,“奴婢这就去前院找福安。”

“枍哥儿用完夕食就带他回来,不必在善福堂留宿。”

“是。”

“端午家宴都安排好了,盯着不要出纰漏。”

绿芙应下,“大娘子你好生歇着。”

碧荷心直口快,知道说出的话陆风禾会不喜,可还是小声嘀咕,“大娘子顾好自己就成,管他们家宴吃得好不好呢。”

“去办吧,碧荷在跟前就行。”

“是。”绿芙转身欲走。

陆风禾想了想又添了一句,“让福安传信给郎君,不必赶路,一切都好。”

“是。”

陆风禾压根没想到沈南珣,只是,她现在好歹还是沈家大娘子,完全不关怀郎君也说不过去。

绿芙出去了,碧荷给陆风禾喂了半盏温水,“娘子且忍一忍,你现在可不能吃茶。”

喝完水,陆风禾挥挥手,想要躺下。

碧荷帮她掖好被角,小心拢上床幔,寻了个藤编坐墩坐到了床边,边做着针线边听着动静等着差使。

房内重新归于寂静,陆风禾回想着自己生产前的情形。

陆风禾记得自己是提前了小半个月生产,用完朝食理了家事,又叮嘱了一番当天的端午家宴便领着还不满三岁枍哥儿在园子里散食。

下台阶时脚下一滑,虽然被碧荷扶住了人,但还是肚子撞上了旁边的栏杆。

痛感还没缓过来,就听到了跑在前面,听到动静又跑回来的枍哥儿的尖叫。

“娘亲,你流血了,好多血。”

春末夏初的衣裳本就轻薄,根本遮不住什么血迹,很快脚边就晕了一滩血迹。

也幸好陆风禾早有准备,当下就被抬进了产房,被吓到了的枍哥儿也被送到了善福堂,沈家老夫人处。

想到枍哥儿,陆风禾被子里的手不禁攥成了拳,她好好的枍哥儿,生生就被老太太养成了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成天遛狗斗鸡之辈。

枍哥儿被送到了善福堂,老太太当天就留下了枍哥儿,说陆风禾这边乱成一团,照顾不了孩子,这一留,枍哥儿就再也没回过棠春院,在善福堂住到了八岁搬到前院。

陆风禾攥紧了拳头,再来一次,怎么也不可能让枍哥儿离了自己身边,文武不成也就罢了,还不明不白送了性命。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佛桑: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金,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刀剑,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慎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完结·150万字

独占金枝

安国公府二公子季崇欢与杨家大小姐杨唯娴可谓天造地设的一对才子佳人,长安第一胖的姜四小姐却无自知之明,偏想要横插一脚。 在颜值巅峰呆了一辈子的姜韶颜一睁眼便变成了这位身形能够以一敌三的姜四小姐。 …… 上辈子为族人百般筹谋,到头来却落得个“祸国妖女”的下场为世人所唾弃,重生一世,姜韶颜只想当条咸鱼,从此桃花美酒、金齑玉鲙、华服罗裳,肆意一生。 安国公府世子季崇言简在帝心、城府极深,素有长安第一公子的美誉,走了一趟宝陵城,一向自视身高的他目光却落在了那个斜风细雨撑伞的女子身上。 季崇言看的目不转睛,感慨不已:“真是冰肌玉骨、步步生莲。” 随从大惊:此女身形壮如小山,世子是不是眼睛出毛病了?

漫漫步归·完结·193万字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完结·112万字

名门第一儿媳

他说:我们可以合离。 她说:不,我要做你父亲的儿媳! 一切尘埃落定,她终于在改朝换代的山河震荡中保全了一家老小。 秦王妃:殿下,我们可以合离了? 秦王:你休想~! PS:大唐架空背景~ 【能文能武没落士族大小姐VS老爹让我疼媳妇之霸道秦王】

冷青衫·连载中·222万字

郡主长乐

人人都夸司宁命好,母亲是长公主,父亲是大将军,舅舅是皇帝,祖母是皇太后。 还嫁了个颇有才华的如意郎君。 但成婚不过短短三年,亲人尽皆离她而去。 夫君是间接害死他阿爹的凶手,她疲惫地觉得活着真的是太累了。 重生后司宁想通了,上一世焐了那么久也没有焐热的心,她不打算再焐了。 既然他无意,那自己何不放手,不如放彼此自由。 这偷来的一世,她只想守住她的亲人 **************************************** 中秋宫宴上,李肃看着司宁朝那位新进探花郎灿然一笑。 平日温润宽和的李侍郎眼中乍现戾色,手中的酒杯被捏个粉碎,红色的酒痕沾染了一手。 (ps: 男主是李肃,不会变。 女主父亲的死和李肃并没有关系,一切都是女主因为亲人骤然离世而产生的偏激想法。 女主父亲作为一个将军战死沙场,保家卫国,死得其所。 男主作为一个首辅,只是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不喜欢左滑返回,不必告知,谢谢~)

妍九笙·完结·102万字

我成了表哥的白月光

宋昀盼做了个噩梦。梦里她虽然如愿嫁给了二表哥,最后却落得个从追云阁纵身一跃的下场。醒来后她决定:就算天底下的男人都死光了,也再不跟苏家的表哥们玩了! ———— 苏老太太:我看那个叫高斌的举子仪表堂堂,跟你表妹倒也相配…… 苏珩:他家三代单传,家里急着开枝散叶,盼表妹身子又单薄…… 苏老太太:姓纪的那个呢?瞧着怪稳重的。 苏珩:他父亲早逝,靠母亲跟姐姐养大,他姐姐更是为了他至今还没说亲,性子据说也有些古怪…… 苏老太太:那姜毅呢?也是读书人家出身…… 苏珩:听说他们家规矩大,吃饭是不许女眷上桌的。 苏老太太怒:这不行那不行,你倒是说个行的我听? 苏珩一脸虔诚:祖母,您看我可还行?

桥边芍药·完结·72.6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离侯门》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侯门丫鬟她不想上位

新书:《被鸩杀后,王妃靠修罗场权倾朝野》已签约,欢迎查看~ 为了生计,养护幼弟,时锦只能委曲求全卖身侯府为婢。 时锦向来安分,原想着跟个良善的主子,尽心尽力,这一辈子也就谨小慎微地过去了。 却不曾想被配给了侯府最难惹的齐二爷! 别的婢女都盼着一朝得了青眼,攀了高枝儿,只有她安分谨慎地像个鹌鹑。 只是某天夜里,那齐二爷居然幽幽来了声:以后都由你来守夜。 ———— 侯府二爷,身份尊贵,又有朗月之姿,偏偏性子冷、脾气暴,最看不得身旁自荐枕席的丫鬟小姐们。 直到他见着了新来的贴身丫鬟,低着雪白的脖颈怯生生唤了声“二爷”。 这坚如磐石的心都被喊软了。

进阶的兔子·完结·65.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