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一把刀

大宋一把刀

顾婉音

古代言情/连载中

85.2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4 21:14:01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第1章 你是谁

夜幕之中,车水马龙。

高架桥上,汽车的车灯,组成了一条灿烂的涌动灯河。

人们在此汇聚,又四面八方散去。

随着几声巨响,一辆救护车和一辆小轿车,一起从高架桥上摔了下去,“噗通”一声坠入冰冷黝黑的河水中,溅起巨大的浪花。

张司九感觉自己像掉进了滚筒洗衣机,高速旋转中,又碰得支离破碎。

最后失去意识。

再恢复,是因为冰冷和呛水窒息。

还没睁开眼,她就意识到自己在哪里——四周都是水,她在往下沉。

她看着头顶的光亮,迅速舒展四肢,准备上浮。

一串水泡从下方冒上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发现离自己五米远的位置,有个十来岁的小孩。

水里光线并不好,看不清脸。

稍微计算一下自己还能坚持的时间,张司九毅然下潜。

还好她会水,不然就算看见了,也救不了。

小孩已经失去意识,给张司九节省了很多麻烦。

一把抓住他之后,张司九就迅速上浮——

在肺快要憋炸,脑袋都开始发疼的时候,她终于浮上水面,张嘴吸了一大口气。

一切都开始慢慢缓过来,虽然鼻腔和气管还是火辣辣的疼。

但那是呛水造成的,不要紧。

张司九将小孩的脸也从水里托上来。

虽然还在昏迷,但是求生本能也让他迅速呼吸。

张司九松了一口气,四下张望。

雨滴无情的从天空中砸落,水流有点急,他们在离河岸边不远的位置。

河面上还有一些人,同时还看见一艘底朝天的木船。

她不敢多留,夹着小孩奋力往河岸边游过去。那边有人在呼喊。

刚游出去一段,小孩醒了,他几乎是下意识就开始动。

张司九已经快要体力不支,不想废话,直接喝道:“别动!”

小孩果然不动了。而且开始放松四肢,甚至还帮忙一起蹬水。

张司九松了一口气。

在体力耗空之前,张司九和小孩终于踩到了河边的泥沙。

她松开小男孩,喘着气:“走上去。”

小孩不仅自己乖乖站好,还反过来扶住了张司九,显然知道张司九体力几乎耗空。

彻底上了岸后,张司九几乎是一下瘫坐下去,不住的喘息,同时还有点茫然。她四下看了看,目光却顿住了:不对,水泥路呢?护栏呢?高架桥呢?而且天怎么亮了——

虽然天色阴沉,而且刮风下雨,但她很肯定,现在是白天。

举目四望,宽阔的江面上风大浪卷,而岸边上的芦苇更是郁郁葱葱,不见车,不见路,完全是一副还没开发的原始样子。

张司九张了张口,饶是她性格一向沉静,也忍不住惊了:“什么情况!”

她转头猛的盯住救上来的小孩,“小朋友,你知道这是哪吗?”

小孩胖乎乎的,圆脸大眼睛,五官生得挺好,穿着汉服,还扎了头发——对,就是古代画上那种丸子头!

他这会儿也是一脸震惊加茫然,“咕嘟”吞了一口口水之后,他摇摇头,然后缓缓低头看向自己。

一声尖叫后,伴随着一句带着强烈情绪的“卧槽卧槽”,小孩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他“卧槽”个不停,简直像个复读机。

张司九嘴角抽了抽:这小孩受什么刺激了?还有,卧槽……

她忍不住上下打量一下对方,犹豫再三,还是礼貌的问了句:“你是男孩还是女孩?”

结果对方猛然一震,眼睛都瞪大了,然后,他做了一个异常猥琐的动作。

显然他摸到了什么,然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跟软面条一样瘫到了地上,喃喃自语:“还好还好,还好还好。”

张司九围观了全程,一时无言:……

不得不说,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张司九感觉自己内心的震惊和波澜都平复了很多呢。

然后,她忽然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顿时整个人僵住了——

艰难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怀揣着自己也变成了小孩子的震惊,她僵硬地摸了摸脸,发现什么也看不出来摸不出来后,她默默的转过身去,做了一个跟对方一样的猥琐动作。

然后,也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虽然理论上做男人生活上还要方便点,但做了这么多年女人,她觉得还是不要轻易转换得好。

做女人,挺好的。

“鲲之大,一锅炖不下?”对方忽然幽幽的出声。

张司九转过身去,对上对方想笑又很纠结还略带亢奋的目光。然后挑眉,觉得不仅这个事儿挺神奇,就连这个人也很神奇。但她依旧对上了对方暗号:“鹏之大,需要两个烧烤架。”

“爱因斯坦?”对方眼睛都亮了三度,那感觉,像是看见了什么亲人。甚至兴奋地搓了搓手!

张司九淡定的回:“居里夫人?”

眼看对方还想问,张司九干脆利索的抢过话:“你是谁?这是哪?”

对方噎了一下,总算想起来现在不是玩暗号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叫杨元鼎。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刚刚我还是185的成年壮汉——”

“我也是。”张司九言简意赅。

杨元鼎眼睛瞪得溜溜圆:“兄弟!你也是185的成年壮汉?!那你比我惨多了啊!你现在一看就是个小女孩!”

他上下打量张司九,目光充满同情。

张司九:……好想把他送去神经内科好好照一照CT。看看是不是进的水压迫到了脑神经。造成了什么逻辑障碍。

她抬手揉了揉还疼着的脑袋,耐着性子解释清楚:“我是说情况一样,是说境遇。”

杨元鼎“哦”了一声,目光居然有点遗憾。

张司九:或许应该转送精神科?

好在杨元鼎很快就收回了那种目光,惆怅道:“我觉得,我们好像穿越了,你觉得呢?”

他又提了句:“你说咱们现在跳回水里,还能回去吗?”

顿了顿,他又要求道:“不行,你掐我一下,我怎么感觉我像是做梦呢?会不会是昏迷了,然后就产生了幻觉——”

张司九感觉,在对方的唠叨下,自己的那点不安和震惊,已经彻底消散得连渣都不剩了。

她一时之间竟然有点不知道该先去掐他一把好,还是应该先去晃一晃他的脑袋控控水才好。

如果世界上有什么事情比穿越还让可怕,那么一定是和一个185的话痨一起呆着。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我在古代当名师

地狱一般的开局! 前世全家不得善终,腹中孩子没保住,长子死于伤寒,丈夫断腿卧床不起,最后她与丈夫死于火海。 得以重生,回来的时机不对,夫家正面临生死存亡,公爹再次以死谋生护他们逃离! 杨兮,“......” 丈夫说:“这一次我会护你周全。” 杨兮,“......” 轮回转世不是她一人? 【达则兼济天下,是真名师也】

三羊泰来·连载中·140万字

理科学霸的穿书团宠日常

远在岭南做知府的宋家旁支庶子,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屡次得了皇帝青眼,十几载待在偏远的岭南竟然也混出了名堂,力压宋家嫡支长孙,回京成了大周朝最年轻的阁老。 正值众皇孙选妻,宋阁老家那位岌岌无名,且自打回了京就一直住在庄子上的庶女也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机缘巧合救了被刺杀重伤的肃王府世子,直接被世子以身相许了!京中闺秀圈震惊! 宋清月:MD!她明明是来救男主的啊,怎么会救成反派大boss的? (男主恶人,极限拉扯,饲狼训狗,生活不易。)

鞋底红·连载中·124万字

战朱门

开局一艘小破船,全家蜗居船上,漏风又漏雨。 霍惜半点不慌,卯着劲划着小破船就开始发家致富。一不留神就成了江南巨富。 是时候回京报仇夺回身份了。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某腹黑:一个人未免寂寞,带上我呗? 霍惜杏眼圆瞪:你赶紧交了谢金走人!别耽误我给人套麻袋。 某腹黑:就不走。救命之恩岂敢儿戏?自当以身相许,当牛做马,任凭驱使。 霍惜:哈?一起套麻袋? 某腹黑:走!

芭蕉夜喜雨·连载中·160万字

姜六娘发家日常

别人穿越,不是叱咤风云就是笑傲人生,轮到她姜留儿却变成了渡劫。没落的家族,不着调的爹,书呆子小姐姐还有不知道打哪蹦出来的腹黑小哥哥……个个都是她的劫。姜留不憷,用小胖手将劫拧成发家绳,一块过上脱线的幸福日子。 新文:《娇娇女古代发奋日常》已发,欢迎入坑。

南极蓝·完结·262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掌术

失踪一夜的贺七娘子,从荒林中的小土坑里爬出来,却突然见不得日光了。 安居乡野的百年世族,如同平静的水面上寒风乍起,瞬时掀起了层层涟漪。 慈母、病父、叔婶、手足,接连登场。 精怪、咒术、权势、人心,诡谲惊奇。 然而,掀起风浪的贺七娘子,却正忙着穿针引线,素手翻飞间,歪头缝补自己那已然断了喉管的新皮。 道家说,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人循其一。 对于如今的贺令姜而言,她眼下要做的,就是拼尽全力,在大道之中,争那一线生机。 —————————— 日出汤谷,落于虞渊,生属郢都,魂归太山。 贺令姜睁开眼,摸摸自己顶着的这幅生机全无的陌生躯壳,仰天长叹: 她想做回自己,还要先做个人才行……

卫拂衣·连载中·88.3万字

大理寺小饭堂

午夜梦回,温明棠看到了那个娇养金屋的金雀美人的结局; 梦醒之后,换了个芯子的温明棠决定换条接地气的路走走…… **** 去年年末,京城各部衙门人员变动考评表流出,大理寺公厨以半年换了十二个厨子的佳绩高居榜首。 自此,大理寺公厨一战成名,成了全京城厨子的噩梦。 …… 这日,空缺了半月有余的大理寺公厨新来了一个厨娘……

漫漫步归·连载中·67.7万字

寒门大俗人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马不可少,不过分吧。 银子花不完,工作不用上,老公孩子热炕头,这日子......完美! 生活不易,必须好好爱自己,时柳决心要将在末世没经历、没享受过的一切都体验一遍。 可惜,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边关苦寒,连年战乱,别说山珍海味,想要吃饱饭都不容易,生命还时常遭受威胁。 得,撸起袖子奋斗吧! 时柳奉行一句话:只要不挡我的路,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 想要地位稳,做人就得豪横点,人生得意需尽欢,做个肤浅又快乐的俗人吧。

画笔敲敲·连载中·78.5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连载中·66.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