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百里十书

古代言情/已完结

63.7万字

完结于2022-12-24 02:13:19
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拿的是宫斗剧本。 按照套路,要开启宫斗模式? 达咩!她只想猥琐发育。 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 她只想躺着,不想翻身。 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她只想独自美丽。 白天,她是弱柳扶风、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哄得了太后,拿捏得了妃子。 最大爱好,找几个妃子聚众搓麻将。 晚上,她是兴风作浪、偷鸡摸狗的皇宫贼人,爬得了房顶,偷得了御膳房。 最大爱好,带着她的猫儿祸祸御膳房的膳食。 她本想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奈何有人拿针戳着她翻身。 太后赶鸭子上架让她争宠:好孩子,你努力努力,皇后的位置非你莫属。 达咩达咩!她不想做皇后,只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 渣爹渣娘对她劝慰:好女儿,你要努力博得皇上欢心,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侯府久盛不衰。 侯府衰不衰干老娘毛事?死开! 渣姐渣男对她PUA:好妹妹,你要努力往上爬,这样我们的宏图霸业才能尽快实现。 想要她当他们的垫脚石?别说门,窗都没有! 温念软本想着就这样舒舒服服做一条晒干的咸鱼,没想到某一天晚上遇到隔壁宫殿的那位皎如明月、皑如白雪的男子。 从此,咸鱼有了人生目标—— 每天都要想着翻墙! 【双洁,咸鱼女主+双面男主】

001:偷窥的贼人

亥时,月影横斜,夜色朦胧,皇宫灯火煌煌。

霄云殿的屋顶上,一人黑纱覆面,只露一双狐狸眼睛,暗稠的夜色落入眸底,点黑了她的瞳孔,灵动而狡黠。

她旁边还有一只雪白色的猫儿,摇着蓬松的大尾巴。

一人儿,一猫儿,此时正撅着屁股,扒着缝隙欣赏着下面殿里准备上演的活色生香的画面。

只见一身穿薄纱的曼妙美人儿,走到面色冷峻的男子面前,媚眼如丝,涂着蔻丹的大红指尖划过他的胸膛。

“皇上,臣妾帮您宽衣解带~”

娇声软语,勾人心怀。

等衣衫尽褪,男子一把抱住美人儿扔到床榻,美人儿娇呼一声。

“皇上,别那么心急嘛,臣妾还没准备好呢~”

欲拒还迎,妙哉妙哉。

......

暗香浮动,月色撩人。

屋顶上一人儿一猫儿头对着头,欣赏的起劲。

唯一不足的是,那帷幔遮挡的太严实。

温念软挪动身子,准备换个角度继续观摩,却不小心碰到旁边的琉璃瓦片,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动。

殿里的声音蓦地停了。

萧烬燃抬起眸子微眯,眼尾微红,深邃冷幽的眼眸如寒潭,让人望不见底。

美人儿两条柔若无骨的胳膊缠住他的脖颈,哀怨不满:“皇上怎么了呀~”

萧烬燃冷着俊脸翻身下床,拿起外衣随意披在身上,仰头看了一眼房顶,眼神锐利泛着寒光。

他抬头这一眼,看得温念软心肝一颤,一脚踹到那猫儿的屁股上,连忙低声:“被发现了,溜!”

萧烬燃耳朵微动,眼神骤眯,冷喝:“来人!有人擅闯霄云殿,给朕抓住他们!”

“遵命!”

守在殿外的侍卫听到皇命,立马围住霄云殿,捉拿那擅闯宫殿的贼人。

未着寸缕的姜贵嫔还躺在床上不明所以,她坐起身子用被子捂着胸前,小脸疑惑不解:“皇上,哪有什么人呀?您是不是听错了,臣妾怎么没听到任何动静?”

红着脸色,欲语还羞道:“春宵苦短,皇上肯定还没尽兴,不如我们接着继续。”

萧烬燃一言不发,穿戴好衣服直接拂袖离去。

“皇上......”

姜贵嫔看着萧烬燃离去的背影,恼怒的捶了一下床,今日是她第一次被翻牌的日子,事情才做到一半皇上就走了,让她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

殿外,众多御林军层层把守,举着火把搜寻贼人。

萧烬燃负手站在台阶上,棱角分明的五官被火把映衬的忽明忽暗,一身君王之气,不怒而威。

片刻,御林军李统领走过来,单膝跪地:“回禀皇上,属下带人把宫殿周围搜了一遍,也没看见什么可疑人,”顿了一下,迟疑道:“不过,倒是看见了一只白色的猫儿......”

李统领向后招招手,随即一名侍卫提溜着一只雪白色的猫儿走上前,那猫儿一双眼睛来回流转,猥琐极了。

抛开那双猥琐的小眼神,这只猫儿长相还挺漂亮的,一身雪白的光滑亮丽,被保养的非常好,眼珠子是湛蓝色的,纯澈的像是玉石。

这猫儿一看就不是被抛弃的流浪猫,倒是像宫中哪位主子养的爱宠。

那猫儿被抓住后脖颈,四只爪子老老实实的放在前面,猥琐的小眼睛转啊转。

温念软那可恶的女人,自己一个人逃的没影儿了,也不知道回来救它。

萧烬燃漫不经心的眸光落在那猫儿身上,打量了两眼,磁冷的嗓音染着慵懒:“这是哪个宫里养的猫儿?”

身后一名太监立马上前,弯着腰恭敬道:“回皇上,这猫儿奴才有幸见过两面,好像是扶华宫温妃娘娘养的爱宠。”

温妃娘娘......

温念软?

萧烬燃微眯了下眸子,负手转动着拇指上的墨玉扳指,深邃的眸底暗影憧憧,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皇上不说话,周围的众人屏气凝神,大气不敢喘一下。

片刻,萧烬燃沉声:“确定除了这只猫儿,宫殿周围没有其他可疑人?”

李统领回:“属下确定,在周围只找到了这只猫儿,没有见其他可疑人。”

不知是不是皇上搞错了,根本没什么贼人,可能只是一只猫儿闹出的动静。

当然这话李统领不敢说出口,只敢在心里揣摩一下。

但最近几个月里,皇宫确实是不安生,隔三差五就跟遭贼似的,特别是御膳房,整天不是这位娘娘的燕窝粥被偷喝了,就是那位娘娘的美颜汤没了。

这段时间御膳房没少用尽办法抓贼人,可结果连毛都没抓到,也不知道这贼人是不是会上天遁地。

而且还有不少宫人在夜里会突然看见眼前闪过黑影,可最后什么也没找到,弄的众人毛骨悚然,大晚上都不敢在皇宫溜达。

这时,有侍卫突然慌张高喊:“快、快来人,有、有人影从这边跑了!”

萧烬燃脸色一沉,微勾的唇角似笑非笑,看了跪在地上的李统领一眼,不怒自威:“李统领不是信誓旦旦的说,没发现什么可疑人吗?”

李统领额头冒出冷汗,如芒在背:“属、属下方才可能是眼花了,这次一定把贼人带到皇上面前。”

萧烬燃轻轻冷笑。

“抓不到贼人,你就提头来见朕好了。”

不紧不慢的语气,藏着无形的冷锋,让李统领把头埋的更低,冷汗浸湿了后背,连连应声:“是是是,属下这就立即去捉拿贼人。”

“......”

李统领招手,带上一队人朝着方才侍卫叫喊的方向跑去。

这厢,温念软本来已经逃走了,但发现她的猫儿没跟上来,她怕猫儿被人抓住,顺着那色猫儿再查到她的头上。

那她在后宫的咸鱼日子就到头了。

本想着返回去找那色猫儿,却不小心被人发现,那她只有先跑为敬。

可不能让那狗皇帝发现她,若是知道她在房顶上偷看他和妃子缠绵,那她又得回炉重造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娘娘是个娇气包,得宠着!

现代牛逼轰轰的神棍大佬林苏苏,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成了个弃妃,还是有心疾那种,娇气得风吹就倒。 争宠? 不存在的,咸鱼保命才是生存之道! 可偏偏,身边助攻不断! 太后:趁着皇帝神志不清,快快侍寝,怀上龙子,你就是皇后! 林父:皇上受伤,机会难得,闺女快上,侍疾有功,你就是皇后! 只有宫妃们生怕她林苏苏一朝得宠。 于是! 今日宴席,皇上微熏,绝不能让林苏苏去送醒酒汤! 遂,一众妃嫔齐心协力,把林苏苏困在了冷宫。 可谁来告诉她!冷宫那个眼尾泛红的男人是谁啊! 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又把皇帝送到了她眼前啊!! (1V1,双洁)

玉楼人醉·连载中·146万字

救命!冷冰冰的世子爷对我动了心

【本文1v1,双洁】 瞿扶澜穿到了一本名为《高门嫡女落魄记》的古文小说中,成了因家道中落而沦为定北侯府婢女的女主。 掌握小说剧情又身怀空间的她迅速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 一:两个月内从粗使丫鬟变成主子跟前的红人。 二:拿回身契。 三:赚很多的钱把空间装满! 只是在她努力奋斗的时候,这个侯府世子今天送珍珠,明天送耳环的,是怎么回事? 还有啊,她本来只想做老太太跟前的红人,怎么就成了世子跟前的红人了? 最后,不管成为谁跟前的红人,都不影响她拿回身契的打算啊! …… 从未吃过败仗的裴世子头一次喜欢一个女人,却接二连三受挫。 受挫一,世人皆说女子爱牡丹,他送她白牡丹,结果她喜欢踏雪梅。 受挫二,世人皆说女人不能惯,爱答不理几天她就急了,结果她不急他就先急了。 受挫三,千辛万苦终于让她爱上他,结果她更爱赚钱经商! 【一句话简介:女主努力奋斗升职,最终收获爱情和婚姻的故事】

寒江古月·连载中·92.7万字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瑾夏醉卿颜·完结·77.2万字

太子妃被新帝娇宠了

【专情帝王VS矫情宠妃】双洁 嫁入东宫三年,姜容鹤做了三年的笑话。 太子梁笙与小妾爱的死去活来。 却让她受尽冷落虐待。 直到那一日,首阳城破。 太子拉着她的手说:“容鹤,你愿意为我殉节吗?” 姜容鹤一个耳刮子就扇上去了:“殉你爹,渣渣。” 顶着前朝太子妃的身份,姜容鹤直奔敌营办了年纪轻轻的叛军头头。 倚在叛军头头怀里,她得意张扬,以为自己手段了得,发誓以后做个祸国殃民的妖妃,好好享受一把恃宠生娇。 熟不知,人家对她蓄谋已久,就等着她自投罗网。 人前她矫情做作楚楚可怜,人后张牙舞爪毒舌八卦。 高座帝位的那个男人,只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偏心她,把她纵容的无法无天。 前朝后宫都知道,自荐枕席的前朝太子妃是个妖孽,将英明神武的新帝迷的神魂颠倒。 新帝则表示:姜容鹤你尽管演,拆穿你算我输! 【非爽文!非爽文!非爽文!】

拾筝·完结·60.7万字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 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 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 ****** 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 “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 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 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 【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 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风舞苏苏·连载中·76.2万字

世子就喜欢她不上进

花仙云漓受不了加班潜规则,暴揍了玉皇大帝的三儿子,被收了仙法,坠落凡间,成为臾国宁远侯世子众多妾室中的一个。 她吃喝玩乐不争宠,还能借花仙天眼看破人心隐藏的秘密,无限吃瓜。 …… “原来贵妃身边的春公公是假太监?” “忠勇伯世子是个女的?!就为了不丢爵位女扮男装二十年,还被小公主给爱上了!” 云漓一转头,看到英俊绝伦的世子夜丰烨:中毒多年,难怪日夜审案疯狂内卷,真是可惜了这张脸。 什么?! 夜丰烨:你是解药有疗效! 云漓泣不成声:男人亲亲腻腻夺她仙气,严重影响吃瓜速度,她只能抛瓜哄他去破案,没想到还被男人爱上了! 夜丰烨:夺你仙气解毒,把我赔你一生可好? 云漓:不然还能怎么办?肚子都大了……不过朝争影响顺产,宅斗不利胎教,内卷爹自己努力拼皇位,我先带球跑一跑。 …… 几年后,崽崽看着英姿飒爽找上门的夜丰烨:娘,什么叫爱啊?

琴律·连载中·35.6万字

顾总心尖宠她从古代来

【娇软古穿今咸鱼美人x矜贵清冷闷骚总裁】 顾总从海上捡回一条失忆的“咸鱼”,怀疑是对家派来的内线,决定带回去暗中观察。 小女人每天吃他的喝他的,懒趴趴过着小日子,不仅毫不在意他家商业机密,还暗戳戳送着秋波。 终于,顾总忍不住了,大半夜爬起来发帖:如何才能抵住咸鱼的诱惑? 网友:忍什么? 顾衍黑眸一暗,瞬间醍醐灌顶。 * 某日,顾衍刚到家,满地都是碎成片儿的六位数西装。 “……解释?” 管家十分淡定:“入冬了,太太说要给您绣个厚实的香囊。” 果然,顾衍那点小火苗啪唧一下熄灭了,次日褚音收到了十枚纯金打造的顶针。 * 又一日,顾总刷到一条火爆全网的短视频。 视频中,女人裙摆飞扬,舞姿曼妙如踏月仙子。虽然带着面具,他却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家咸鱼。 当晚,顾衍将安安静静纳鞋底子的小女人捞了过来,一双暗眸黑压压盯着她: “你到底还有几个马甲?” 褚音心尖一突:“夫…夫君且息怒…” 为了哄回男人,褚音洗手做羹汤。 拎上汤桶,她望向蓝天,太阳这么大,还是回去躺平吧。 一转身,不小心踢飞了女配摆在门口的水果篮,又顺便踩烂了塞进门缝儿的情书。 唔…好像踩到什么东西了? 算了,转身看还要费气力,好累哦……

百里成双·完结·53.4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重生后!我嫁给了奸臣爹的死对头

重回二十年前的苏知意很忙,忙着带奸臣爹走向贤臣之路,忙着种田赚钱,忙着与奸臣爹的死对头首辅搞好关系。 因为阿爹的死对头是少年首辅,过于冷漠,不好接近。 所以苏知意坚持每天都在他身边晃,晃着晃着,少年眉头突突一跳,觉得不对劲儿:小姑娘心悦我?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感觉小姑娘每个行为都有目的。之后……少年首辅彻底沦陷了。他开始爱屋及乌,给那个奸臣善后了,也开始帮他往贤臣的路上带。 就在奸臣爹以为收获了一个朝堂上志同道合的好兄弟时,发现那所谓好兄弟,正在和自己家的娇娇低声耳语。 他怒了: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岳丈!

棒棒小可爱·完结·46.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