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曳

摇曳

三慕里

现代言情/已完结

79.3万字

完结于2022-10-0403:12:24
简介

豪门

陈洛初对姜钰掏心掏肺,最后却依旧落得一个,他为别人舍掉半条命的下场。后来她再听到姜钰二字,都心如止水,再惊不起一点波澜。

第1章有一种貌合神离

  陈洛初这次回去,正好撞上了喝醉的姜钰。

他闭目躺在床上,床边还坐着一个女人,长得挺好看,在细心的替他擦脸。

女人看到她,脸上流露出几分尴尬,声音也有点拘束,小声的说:“陈小姐。”

陈洛初看着她年轻的脸,浅笑问:“昨天他在好友群里说想结婚了,指的是跟你吧?”

女人慌忙摇头:“不是不是,你是他女朋友,他说的当然是你,我没有这个本事的。”

陈洛初不知道女人是不是装傻。

外头人都知道的一件事,一年前,她跟姜钰求过婚的,三次,他全部拒绝,最后他说自己是不婚主义者,叫她别再费心思。

陈洛初还用跳楼逼过婚,结果姜钰根本就懒得搭理她,闹得挺难看的。

这事当时还是个笑话。

陈洛初也不管女人是不是真心不知道这一茬,客观的说:“能让他收心的,你是第一个。”

女人不安道:“陈小姐,我不会跟你抢。”

陈洛初没说话。

她跟姜钰上次见面,是四个月前的家族聚餐,两人人前说笑,私下一句话都没有。

上上次,则是一年前她跳楼。那天他在她病房里待了五分钟就要走,她哭得歇斯底里,姜钰假模假样的哄了她两句,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从那以后,姜钰开始断了跟她的联系。跳楼太极端,一般人都不会想跟一个疯子有牵扯。

如果不是因为家里长辈关系好,两个人估计已经没有往来。

今天姜钰喝醉也挺好,她能拿完东西就走。

-

陈洛初对这栋别墅已经不熟悉了,所以她不知道自己的车钥匙放在哪。

跟姜钰在一起那两年,一想就能想起来的记忆,好像只有做-爱,其他都开始模糊了。

陈洛初打算去书房找找,路过卧室时,看见姜钰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紧紧的抱着那个女人亲密的喊媳妇儿。

女人整张脸都是红的,样子很羞。

她不想打扰他们,但她今天有正事,所以朝姜钰开了口:“我的车钥匙放哪了?”

男人闻声睁开眼。

姜钰看见她的同时,抱着女人的手松开了,原地站了两秒,揉着太阳穴进了书房,很快拿出一盒的车钥匙。

陈洛初想,可真富。

“能开车了?”他客套了一句。

这句话让陈洛初沉默了几秒,跳楼确实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后遗症:“能了,最近找了个销售的工作,得经常外出,不开车不方便。”

“哦。”挺冷冰冰。

没话了。

陈洛初很快找到了自己的车钥匙,“那我就先走了。”

姜钰揉了揉眉心,“剩下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搬走?有人要住进来,那些留这儿不太方便。”

陈洛初朝身后满脸不安的女人看了一眼,了悟。

姜钰坦诚道:“她总觉得在我身边她是没有名分的,我想给她安全感,让她时时刻刻跟着我就是最好的诚意。”

陈洛初点点头,“那等周末,周末我就把东西搬走。”

姜钰没了耐心,不太满意这个答案,“今明两天不能?”

女人赶忙上来劝道:“阿钰,我不急的,你别催太紧。陈小姐平常也要忙的。”

姜钰脸色因为女人好看了不少,看了眼陈洛初,听了女人的话,不为难她了:“周末吧。”

陈洛初想了想,做了决定:“就今天吧,省得再跑一趟了。”

-

陈洛初把最后一袋东西搬上车的时候,气喘吁吁。

发动车子时,看见姜钰把目送她离开的女人抱起来,一边往里走,一边说:“看她做什么?你男人在,看我。”

如胶似漆的。

陈洛初收回视线,认真开车。

路过红灯,她停下,顺势拿起手机看了看。

这一看,就发现消息炸了。群里都在艾特她,要她发红包,准备喜糖,还喊她嫂子。

姜钰的一句“想结婚”,所有人都直接默认是她。毕竟占着姜钰女朋友这个身份的,独她一个。何况论背景,两个人门当户对。

陈洛初想了想,发了句:不是我。

但消息很快被刷屏,没有人在意她发了什么。依旧都在祝福和揶揄她。

直到姜钰拉了个人进群,群里炸了。

这个群等同于他们圈子,他把陌生人带进了他们圈子,还他妈是个女人。

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个女人的身份。

姜钰发话了:这是温湉,你们嫂子。

没人发消息,人都愣了。

只有陈洛初,早知道答案。

本来都挺好,可不知道是谁脑抽问了一句:不对啊,这是嫂子,那洛初姐算啥?

陈洛初这下不得不出面,手正在键盘上敲着字,姜钰却先她一步发了句话。

【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喊她嫂子了?】

陈洛初默默的把打好的字删了。

是的。他没有。

从来都是他们乱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春日折欢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双洁) 七年时间,商应辞以一己之力,让商氏成了青城最负盛名的高门。众人艳羡施意眼光好,高攀良人,余生无忧。 只有施意知道,那个为她跑遍青城买反季桃子的少年,早就消失了。 青城的春日,施意咬着雪糕从超市走出来,看见商应辞和乔家的小姐在街边相拥,难舍难分。 她安静看着,下一秒将订婚戒指和雪糕一起扔进了垃圾桶。 数月后,施家小公主和青城新贵沈先生的婚事传的沸沸扬扬。商应辞死死抵着施家的大门,声线颤抖:“这才几个月?” “施意一脸漠然:“几个月足够我桃子过敏了。” — 施意记事时沈荡就已经是她家的常客了,少年一身洗涤发白的衣裳,从管家手中接过钱,离开时背影挺直单薄。 岂止云泥之别。 后来十九岁的沈荡跪在雪地里,小公主撑伞走过,眉眼间都是厌恶,“一个伸手问我家要钱的穷小子罢了!” 一去经年,当年一贫如洗的少年成了商业新贵。没有报复,他甚至吝惜对她多一个眼神。 直到后来一贯不形于色的男人醉酒后红了眼眶,扣着她的手腕声音低哑:“施施,现在呢?现在我配得上你了吗?” 见到施意的那刻沈荡才明白,那些靠时光释怀的人,是经不起再见的。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前期校园,后期都市】

傅五瑶·完结·38.9万字

限时沉迷

【沪圈门阀贵公子vs纯情美人】 顶级豪门贵公子周律沉权贵显赫,为人独裁利己,偏偏有一癖好,爱包场听琵琶评弹。 朋友纳闷,问他喜欢的原因。 周律沉咬着烟,一本正经,“她漂亮。” 自此,台上的美人成他正牌女友。 1. 周家向来严厉,时刻管制独子的言行品端,偏周律沉行事雷厉风行,今天破家规上头条,明天操作风投市场,周家一怒之下将人送去抄佛经。 寒露,古寺的银杏落一地。 玉佛禅殿,周律沉并非循规蹈矩之人,散落一地的玉律经文,提笔恣意刻篆间全是‘沈婧’二字。 牡丹花下,要他贵公子悔过什么。 他眼皮虚浅轻抬,瞧向伏在怀里睡沉的美人,眸底稍显几分兴味,“跟我这样的人,你怕不怕沉堕。” 她怕。 作为那位美人的沈婧深有体会,贵公子生性游戏人间,并非轻易沉溺情爱。 提分手那天,闹得圈子里人人诧异。 沈婧拉皮箱离开沪城,“他说了不会娶我,把他还给别人好了。” 2. 分开三年,再见周律沉是在国际金融峰会,他以周会长的身份作为执掌人,一身剪裁得体的西服,高挺鼻梁上是细边银丝眼镜,清贵到不知人间疾苦。 相遇拐角,沈婧落荒而逃。 男人卓然而立,从容抻了抻衬衣袖扣,再者,长腿迈步。

时京京·完结·60.3万字

小夜曲

郁时渺离开姜城两年后依旧是圈子里人人津津乐道的谈资。一个佣人的女儿,不知廉耻地接近容家少爷,甚至不惜以孩子为代价逼迫容既娶她。所以,被踢出局是应该的,身败名裂也是应该的。只是谁也没想到两年后,有人亲眼看见容既双眼通红的攥着女人的手,声音颤抖着说,“你不能丢下我的。”女人言笑晏晏,“少爷,你说过的,求人得跪下来求。”

宋缙·连载中·209万字

离职后我被前上司缠上了

流放日子本来不好过,但大概是衰神走了。宋襄一到基层,瞬间是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一咬牙就跑上了人生巅峰。人生就是这么……起起伏伏起起起。严厉寒衰神实锤!酒会上严厉寒端着酒杯,眼神扫到多日不见的她,冷笑。“对我余情未了,直接追到酒会上了?”宋襄死亡微笑:“严总,我好像没有邀请你。”严厉寒:“你脑子伤心坏了?”台上主持人:“让我们欢迎集团新任总裁宋襄小姐。”严厉寒:???

在逃兔子·完结·400万字

夜宴

徐岁宁跟洛之鹤结婚的前一晚,陈律死死拽着她的手腕,颤着声音说:“明明是我,先跟你好的。”——爱情多不可靠,所以我最喜欢,******白日一拍两散。

仅允·连载中·114万字

裙下臣

旁人告诉李翊,陆家女,美则美矣,可惜是块木头。李翊嗤笑,那花样层出不穷之人,敢情是木头成精了?

米团子·连载中·206万字

傅先生的玫瑰砂

池玥从来没有想过,酒后招惹的男人竟然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如果可以,她宁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 — “刑满释放那天,我娶你。” 池玥一身红裙,笑得风情万种,“行啊,只要你能狠得下心把我送进去,只要你能在那天娶我。” 他亲手把她送了进去,出狱那天,他只等来她的骨灰盒。

唐烫·完结·112万字

他似人间妄想

打第一眼起,傅砚临就在谋划一件事:如何将闻笙占为己有? 那些藏在时光里的秘密,终将被揭开。

林又青·连载中·81.1万字

一拍两散

陈念离开那天。徐晏清穿了她最喜欢的白衬衫,站在她的跟前,问:“好玩吗?”他狼狈萧索,眼尾泛红,仿佛她才是他们之中,负心薄幸的那个人。

唐颖小·连载中·20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