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有灵泉:捡的相公是暴戾摄政王

农女有灵泉:捡的相公是暴戾摄政王

水墨烟雨

古代言情/已完结

93.8万字

完结于2022-12-3121:32:12
开新文啦,宝子们冲啊《重回失去清白前,她撩翻最野大佬》 一场车祸,苏锦绣穿成被赶出侯府的假千金。 看着家徒四壁,病娘残弟,米缸见底。 苏锦绣表示不慌,指尖灵泉能治病,还能听懂动物言。 野鸭嘎嘎:“捞鱼虾。” 野猪吭哧:“捡人参。” 燕子啾啾:“挖灵芝。” 赚银子,开铺子,带着全家过上好日子。 随手捡个傻男人,竟是当朝九王爷。 人前,冷面活阎王。 人后,宠妻大魔王。 萧景泽:“娘子,找死的极品解决了吗?银子赚够了吗?

第一章假千金,真困境

身上的伤疼的撕心,喉头干得要裂开。

苏锦绣睁开眼,看着漏光的屋顶,熏黄的墙壁,墙角堆放的破桌烂椅。

叹了一口气,这不是梦。

她,华国著名青年企业家,因为一场车祸。

穿成了大盛朝,一个同名同姓的侯府假千金。

十六年前,侯府夫人与原身的娘被山贼抓去。

两人同时分娩,阴差阳错抱错孩子。

真千金流落靠山村,当了十六年村姑。

假千金去了侯府,享了十六年富贵。

三个月前,真千金找上门,让侯府夫人看了身上的胎记。

侯府夫人确认了真千金的身份,呼天抢地认下了亲女儿。

原身瞬间云端跌入泥潭,赶回靠山村。

过了十六年锦衣玉食的好日子,哪儿吃得惯乡下的苦?

不顾大受打击重病在床的父母,偷了家里最后一点银钱回侯府。

连侯府大门都没进,就被家丁乱棍打出来。

原身被一张草席裹了扔回苏家,爹因没了买药钱,丢了性命。

亲娘李招娣舍不得,磕破了头,借钱把人救了回来。

殊不知,壳子里,已经换了个人。

正想着,门被推开。

李招娣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米汤,站在门口。

苏尚武揪着她的衣摆不放,气得跳脚。

“娘,她偷了爹的救命钱也要回去。

你管她做什么?让她去死。”

“尚武。”

李招娣抹了把眼泪,扯开苏尚武的手。

“她是你亲姐,是娘当初没看好她。

娘的错,不怪她。

只要她好起来,咱们一家好好过。”

一回头,见苏锦绣睁着眼,她跌跌撞撞冲到床边。

想摸摸苏锦绣的额头,又无措的收回来。

“苏,苏小姐醒了?

饿不饿?

先喝点米汤。

待会儿,给你做荷包蛋。

你在侯府娇养了十六年,来乡下过这苦日子,是委屈了你。

可是,咱不是侯府的小姐,不能贪不属于自己的富贵。”

李招娣懊恼的住嘴,她忘了,上回就是多说了两句。

锦绣发了好大的脾气,她挤出一个讨好的笑。

“你伤还没好,我喂你吧。”

苏锦绣看着小心翼翼的李招娣,摇摇头。

凭良心说,苏家虽然穷,对原身是真不错。

原身回来三个月,一直端着侯府小姐的架子。

好吃好喝都紧着她,一点活儿都舍不得让她干。

就算“她”害死了自己的爹,李招娣也没有苛责“她”,这些天擦身换药。

不分昼夜的照顾“她”,人都苍老了不少。

这样的亲情,让上辈子孤身一人打拼事业的苏锦绣,十分羡慕。

她伸手,去接米汤。

苏尚武咬牙,一头冲进来。

“你要是再敢摔碗,我就把你扔出去。”

苏锦绣看了看他,接过米汤喝得精光。

“嗯,以后,好好过日子。”

既来之,则安之。

李招娣直到出门,都还没回过神。

“尚武,你捏娘一把,看是不是在做梦?

你姐,咋一下子就懂事了?”

苏尚武翻了个白眼,哼了一声。

“懂事个屁,谁知道她在憋什么坏水?”

苏锦绣靠在窗边,听着娘两的脚步声远去。

要改变家里的现状,得快点养好伤。

她刚准备躺下,就看见自己的指尖冒出一滴水。

清澈透明,不是米汤。

没有下雨,她也没下床,这水是哪儿来的?

她奇怪,低头舔了口。

清冽甘甜,喉头的干裂瞬间被缓解。

她明白过来,这是,指尖灵泉?

她努力挤了挤,身体太虚,就这一滴灵泉。

不过不打紧,有了灵泉,以后的日子不会太难过。

————————

有了灵泉的滋养,苏锦绣的伤肉眼可见的好起来。

三天后她能下床了,打了盆水,准备洗个脸。

看着水盆里,跟发面馒头一样的麻子脸。

她倒抽了一口气,虽然知道原身在一年前生了怪病变丑了。

可没想到,丑成这样。

也不知道,灵泉对这怪病有没有用?

洗完脸,苏锦绣打开门。

苏家大房,就是她爹。

生了她,跟一对双胞胎弟弟。

那天见过的苏尚武,就是双胞胎中的弟弟。

底下,还有两个叔叔一个姑姑。

她爹刚走,二房三房就嚷着分家。

以前她爹在世的时候,可没少照顾二房三房。

现在人刚走,二房三房就翻脸不认人,养不熟的白眼狼。

本来三进的院子,娘几个就分了后院两间偏屋。

为了让她住的舒坦,特意把干净些的那间让给她。

娘跟弟弟,住挨着猪圈的小屋。

现在还没到播种的日子,米缸已经见底,就剩小半袋玉米面。

要不了几天,一家子就得饿死。

正想着,就听苏家二婶在外头嚷嚷。

“大嫂,不是我说你。

我家就两只母鸡,一天一个蛋。

自家娃儿都舍不得吃,你张嘴就借。

再说,你借了,拿啥还?”

李招娣抹了把眼泪,讨好的拿出一个银耳坠递给粟阿芳。

“二弟妹,我拿这个换成吗?

锦绣伤没好全,我想给她补补,怕以后落下病根。”

这是锦绣她爹成婚时给她买的,最后的念想。

粟阿芳眼珠子亮了亮,急忙拿起银耳坠。

面上,却是一副不乐意的样。

“大嫂,她害得你们家破人亡,你还把她当小姐伺候呢?

这也是你,换成别人,我才不换呢!”

“那就别换了。”

苏锦绣走出来,拦住粟阿芳。

“拿出来。”

到手的东西,猪才还回去呢!

粟阿芳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锦绣,眼珠子一转,把耳坠扔进鸡窝。

“哟,苏小姐,不好意思。

我被你吓着了,手一抖就掉进鸡窝了。

你要是不嫌弃,就去鸡粪里把坠子捡出来。”

这苏锦绣成天端着小姐架子,路过鸡窝都得捂鼻子。

让她去鸡窝里捡坠子,那是要她的命。

李招娣见苏锦绣神色不善,赶紧上前。

“锦绣,我去捡。”

苏锦绣一摆手,挽起袖子上前。

“二婶弄丢的,自然是二婶捡。”

她揪着粟阿芳的衣领,把人按进鸡窝的地上使劲儿摩擦。

鸡窝里下蛋的鸡吓得不轻,扑腾腾飞出来。

“咯咯咯,人来了。

咯咯咯,蛋不下。”

苏锦绣愣了愣,看着李招娣神色如常。

不由皱眉,只有她一个人听到鸡说话?

粟阿芳滚了一脑袋鸡粪,被苏锦绣拖出去。

一张嘴,银坠子掉出来。

满嘴都是鸡粪,恶心的说不出话。

手指着苏锦绣,气得浑身发抖。

苏锦绣捡起银坠子,居高临下看着粟阿芳。

“我爹不在了,还有我。”

她伸手,拉起吓傻的李招娣转身。

“娘,我们走!”

李招娣听到这声娘,泪如雨下。

回过神来的粟阿芳看着她们的背影,跳起来大骂。

“家里连个顶梁柱都没有,我看你们嚣张到啥时候。

哼,快饿死的时候,别来求我。”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空间种田:带着崽崽虐渣忙

二十一世纪国家重点大学,软萌女汉子的她,其实却是某个组织从小培养起来的特工,她刚从外面出了任务,回来就要迎接毕业考试,却因课间趴在桌上小睡,意外穿越到架空的古代。 不但没有了娇美的容貌,没有了现代的高科技,还成了一个下堂的弃妇,她对此表示,正合我意。 从此,软妹养崽儿种田,还要时不时的接受极品的骚扰。 她说:人生无趣,极品甚好 男主说道:我家有极品,正好我的儿子缺个娘,不知小娘子原意来我家,搭伙计过日子么? 女主回家寻问爱女:宝宝,你缺啥不? 宝宝回答:我缺个爹 行吧,那边缺娘,这边缺爹,那就搭伙吧,不过呢,不是我过去,而是你过来。 男主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小娘子,且容我几日,我这就回家断亲。 一个是与家里断亲带着一个男娃的男主,一个是被婆家休弃,且带着一女儿的下堂妇 两人为了孩子组成一个家,扮成假夫妻搭伙过日子,最后到底能不能做成真夫妻,敬请观看

黑色幕帏·完结·95.8万字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

刚睁眼,就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剖腹产手术。 看着怀里嗷嗷待哺的小弟小妹,骨瘦如柴的二妹三妹,柔柔弱弱的娇娘亲。 花酒酒决定远离极品亲戚,再发家致富。 断亲出去后,村里人都说: 家里没粮食,会被饿死的。 哦,空间有好几亩地的粮食,等着她去割。 家里没银子,会活不下去。 哦,一手医术,活死人肉白骨,为了一个医治名额,王公贵族都抢破了脑袋。 家里没男人,会被欺负的。 哦,额,这...... 花酒酒蹬蹬蹬的跑去后山破草屋,将某男逼到墙角。 “男人,入赘给我!” 原本以为可以和和美美的过着乡间生活。 却不想,某一天,这个男人摇身一变,成了威震天下的战神王爷。 花酒酒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 男人一把将她捞进怀中,满眼的宠溺。 “娘子,晚上想要为夫如何服侍你?”

雨天意境·完结·102万字

空间超市:农家哑女超旺夫

【穿越+空间+种田+甜宠】胡星儿穿越了,穿成痴傻农家哑女不说,还被亲爹卖给十里八村闻风丧胆的糙汉猎户。 只是这个八尺高的大丑男买她回来不是当娘子,而是当奶妈? 胡星儿牙关一咬:只要不退回那个拿她不当人的娘家,养个奶娃娃有什么! 没有奶水?不要紧,随身空间超市奶粉管够,家徒四壁怎么办?一手带娃,一手致富,从此,过上不愁吃穿的幸福生活! 好不容易,胡星儿等来了一个逃离的机会,却被奶娃娃的一声“娘亲”绊住了脚步…… 大丑男也摇身一变成了当朝威名赫赫的大将军,不但身份不单纯,心思也不单纯,抱着她超狗腿:“你一个人抚养孩子太累,我帮你一起养!当然,再多生上几个一起养更好~“

一颗糖Y·完结·63.9万字

农家辣娘子有空间

穿越成假寡妇,身边多了一个小包子。 公婆不慈,妯娌刁钻,联合下毒毒死她。 董月重生,面对如此惨状,她懒得与这群畜生纠缠,想带包子离开。 *** 将军下跪为罪臣求情:“他是被人陷害。” 众人感叹:将军善良。 董月知:陷害之人就是他。 将军为囚禁王爷奔走:“王爷不会做出大逆不道之事。” 众人感叹:将军耿直。 董月知:奔走是真,只为让王爷坐实罪名。 *** 他唯独对她是真心。 “月月,我嘴笨,不会说好话,我会护你一辈子周全。” “嘴笨?”顶着一张憨厚老实的脸,上下嘴皮子翻动,让人永无翻身之日,“将军,别装了!” 他收敛憨厚表情,眸光幽深灼灼逼人:“你是我最爱的人!” 【他杀敌无数,战功无数,直到他遇到了她,她的一举一动牵动了他的心】 【她万能全才,没有她解决不了的事,唯独这个男人,变成了甩不掉的牛皮糖】

桃枝妖妖·完结·207万字

重生空间小悍女

(新书《空间小渔娘:赶海捞鱼暴富了》,喜欢种田赶海的小可爱们可以看一看,谢谢大家~~~) 南宫安珊重生到了古代一个正在逃难的小丫头身上,还未弄清楚状况,发现自己居然被人卖了。 而她的父亲和大哥因从军失踪,母亲因打猎瘫痪毁容,三哥从小体弱多病,还有几个弟妹饿的肚子咕咕叫。 不过这都不是事儿。 天生神力!让她轻而易举地解决了打她家主意的人。 避水珠!让她能在水里找到充足的食物。 空间百货系统!让她要啥有啥,还能治好母亲和三哥。 买田地,建院子,置铺子,家人们健康团圆是迟早的事儿! 只是中途突然冒出的那个谁谁谁,我和你不熟,你别总是凑上来。 那个谁谁谁:“你确定不要我吗?那我现在就走了?” 南宫安珊转头就抱紧了他的大腿…… PS:1.本文1V1,架空,架的很空,考究党请慎入。 2.本文有空间,肯定会有超越现实的情节,看着爽就行了,接受不了勿进。 3.拒绝人身攻击,否则反弹。

青珏宸宸·完结·138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完结·58.3万字

农女悍妃:发家从种田开始

一朝穿越,便成了万千难民中的一员。 兵荒马乱中,一家五口除了人还在,要啥没啥。 没吃的,烤条蛇? 没穿的,兔皮狐皮加狼皮? 躲进深山,从住山洞,到建成庄园。 从自制家俱,到良田百亩,果林满山。 顺带把病娇的姐妹们练成了打猎高手。 猎啥? 美男! 碰到一个找渣的: “我乃王爷!” “你要是王爷,我就是王爷他爹!” 只是后来..... 成了王爷媳妇儿,名曰王妃!

思乡的小猫·完结·120万字

农门医妃:团宠福女她美又飒

特种军医林染穿成古代农女,以为自己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小可怜,却不想她的亲人个个是大佬不说,还把她宠上了天。 娘亲:“染染从小在外面长大,受苦了。娘亲的银子随你花,想去哪就去哪。” 父亲:“都怪爹不好,没有保护好你,害你从小在农家长大。爹爹送你尚方宝剑,上打昏君,下斩奸臣。” 弟弟:“阿姐,以后谁敢欺负你,弟弟让他生不如死。” 躺赢的日子美又甜,林染觉得自己可以当咸鱼了,可总有人看她不顺眼,算计陷害挨个来。却不想,她福运绵绵,算计的毁容断腿;陷害的自食恶果,臭名远扬。 得知有人欺负她,某人千里赶来,拉着她的手,道:“染染,我以江山为聘,娶你为妻,可好?以后谁敢欺负你,我诛他九族!” 从此,他护她!宠她!爱她!黄泉碧落,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畅然·完结·73.3万字

种田开荒,我在古代娇养侯爷

请各位大佬支持我的新文《穿书八零,被残疾大佬掐腰宠》 一觉醒来,耳边就有人喊她傻子,姜欣妍在心里怒怼:你全家都是傻子。 然后她悲催的发现,她穿成了一个替嫁的傻子,还嫁给了个毁容又瘸了一条腿的侯爷,面对候府惨变,重伤的姜欣妍跟新婚瘸相公一家老少被迫流放。 候府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不大不小年纪刚刚好的是残废!姜欣妍有玉佩空间,流放前,搬空候府,流放路上吃穿不愁。 好不容易走过惊险重重流放之路,到了目的地才知道是一个蛮荒之地。 连间顶不遮雨的破屋子都没有,冻死是不可能的。 姜欣妍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医术和玉佩空间。 把蛮荒之地变成世外桃源,把陷害她相公的人一一踩在脚下……

呆川傻流·完结·17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