蓄意沉迷

蓄意沉迷

十七藤月

浪漫青春/已完结

45.9万字

完结于2022-10-1917:22:32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第1章起意

B市的八月热浪如潮,聒噪的蝉鸣不绝于耳。

梁舟月从教学楼出来,纤细高跟鞋踩着中厅长楼梯,身姿摇曳地下楼。单手撑着锦绣花纹的太阳伞,她浓密的黑色长发精致散落肩头。

一袭绿色连衣裙,极其简单的款式,却无法遮盖那一双笔直白皙的美腿,颀长纤细,细腻莹润得无一处瑕疵。

瑰丽的金丝穿过树梢,在她身上镀上浅淡的暖黄色光辉,衬得她奶白色的肌肤更加通透。

耳边的蓝牙耳机微微发出声响,她清润温柔的嗓音回道:“没关系,我如果先到了就看看服装,你别着急,小心开车。”

挂断同事的电话,梁舟月步伐婀娜,高挑的身影俨然是华大一条靓丽的风景线。

刚在门口坐上出租车,男朋友何瑾升的电话就拨了进来:“下班了吗?”

连上两节大课,梁舟月的兴致确实不高昂,或者说,在何瑾升面前,她就是没有那么多的热情,情绪一直很平淡。

“刚刚下班,现在在去和同事拍写真的路上。”

“拍写真?之前怎么没听你提过?”

梁舟月一噎,反驳的话临到嘴边,却被她超强的自控能力拉回,不情愿地改口:“你最近挺忙的,这种小事,我就没打扰你。”

她和何瑾升是家里介绍认识的,平平淡淡地见面,匆匆忙忙地确定关系,枯燥乏味地进行着没有激情的恋爱。

他和她职业相同,没有任何神秘感,都是大学老师。

但因为学校离得远,他们平时见面不频繁,大多是电话沟通,晚上视频。最近联系的次数比以前要少很多,因为正赶上开学,大家都很忙。

梁舟月回神,话筒里正响起何瑾升习惯性的说教口吻:“拍写真我不反对,但你最好不要拍什么私房写真,摄影师都是男的,都会装模做样占你便宜。”

“……”

这边没有声音,何瑾升以为是哪方信号不好,声调上扬:“舟月?你听得到吗?”

梁舟月嗯了一声:“我拍的是闺蜜写真,摄影师是女的。”

她不想给他解释没有发生,以及不会发生的事,只是简单地问候两句,对方就挂了电话。

冗长的一声叹息,梁舟月歪头,目光无神地靠向车窗,总觉得心里压抑。

她从小就不是能够反抗家长的小孩,这些年一门心思读书考试,由本科到博士,她没有败绩,但也不知自由和放纵的滋味。灵魂中的不羁和逆反,都在不合时宜的时间被她强势的母亲扼制,连生根都没有,如何发芽。

出租车缓缓前行,舒缓了生活压力的梁舟月在目的地下车。

这家影楼很贵,一票难求,口碑相当好,是她同事等了三个月才订到的时间。摄影师得过很多奖项,审美新潮,脾气温顺,得到过如潮涌来的好评。

预约的时间是一点,梁舟月到的时候是十二点半。

工作人员带她去看今天拍摄要穿的服装,还未试装,同事就匆匆赶来,看起来确实跑了一路,气喘吁吁:“还好没迟到,累死我了。”

看着自己同事方梓芮不拘小节的活泼模样,梁舟月莞尔,同时心生羡慕。她自己是比较忸怩的性子,学历高,但没有相对应的自信,有点自卑。

“不仅没迟到,你今天还早到了二十分钟呢。”

梁舟月语气温软,像是在诱哄小孩,眉眼间如水的温柔时刻能溺出来,引人心生好感。

照理说,人以类聚,但方梓芮明明是个飒爽女人,却非常想和梁舟月做朋友。她有一种让人心生保护欲的能力,让人爱慕不已,又止步于亵玩之外。

欣赏着梁舟月高挑饱满的身姿,方梓芮不由得语气都缓了下来,却难掩用词直接:“妈的,你好漂亮。”

梁舟月教英语,而华大的学生很多都有国外生活背景,可偏偏,她的课是四个年级出勤率最高的一科。

原因不言而喻。

闻言,当事人梁舟月羞涩弯唇,盛赞之下不失谦卑:“你也很美,很酷,比我有魅力。”

梁舟月不敢自诩美人,她自知是花瓶,不灵动,没有让人深入挖掘的性格闪光点。

可方梓芮不同,她可以是活泼的,放肆的,泼辣的,她幽默,有着极其有趣的灵魂。

“哎!”方梓芮瘪嘴叹气,啧声中饱含感慨:“你说再多也没用,你这张脸,谁看了不迷糊啊。”

话落,她竟细细打量起梁舟月来,不厌其烦地欣赏着眼前的美女。

梁舟月是典型的猫系长相。

小圆脸娇软显得幼态满满,眼尾上翘,精致而妩媚。这双眼在她面无表情的时候有距离感,却又可以在委屈难过时潋滟水雾,好是勾人心生怜惜。

鼻头秀气,略显顿感,温润了五官美貌的攻击性。

她最有特色的不止眼睛,还有那张性感的猫咪唇,唇瓣饱满,嘴角上扬,笑起来显得甜美,不笑时娇俏。

更别提她高挑的个子和凹凸有致的好身材,瘦而不柴。

看着看着,方梓芮直接抑郁,打消了再继续欣赏的想法。第二声叹息吐出,她拉着梁舟月的手腕,说道:“先去换衣服吧,等成片出来,我再细细欣赏。”

梁舟月目光宠溺,无奈地跟着她进了换衣间。

……

第一套是华贵礼服风格,拍摄场地在午后花园。

此时方梓芮在拍个人照,梁舟月却总感觉背部不舒服,有种被尖锐物品刺到皮肤的不适。

室外人多,这距离换衣间又有点远。本着不想耽误摄影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时间的考量,她和身边的打光师打了声招呼,就起身走向凉亭附近的休息间,争取快去快回。

来时有人介绍,说这里曾是老板的休息室,但现在已闲置。不对外开放,平时没人进出。

虽然多有打扰,但梁舟月实在是等不及,需要脱下裙子,找出衣服背部上的异物。

她逡巡房间,没有摄像头,也没有人。

反锁房门,她迅速褪下身上的金色长裙,把衣服平铺到沙发,以掌心摸索,寻找刚刚刺到自己的东西。

很快,她就摸到凸起处,是裙子后面亮片里的一个三角亮片,反倒进丝质材料,扎到了她的皮肤。

简单处理后,梁舟月就想穿上裙子。

可这时,身后传来一阵明显的脚步声,让她不受控制地循声转头。

她此时才知道,这竟是这间房间的客厅,里面拐角还有内室。因为那突然出现的男人,明显是在她之前进来的。

一男一女四目相对,眼底情绪各不相同。

梁舟月惊觉自己衣衫不整,甚至可谓不能避体,拿起裙子迅速套好,反手伸到背后,强忍着不发出尖叫,动作慌乱地往上拉拉链。

可这衣服明显和她作对,在她最狼狈之时卡住,不上不下的露出她整张背,蝴蝶骨翕动挥翅,充分暴露出她的无措和努力。

男人眼中映出笑意,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虽然相貌减龄,嗓音却低哑甘醇:“无意冒犯,要不要帮忙?”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诱他上瘾

新文《失控旖旎》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2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玫瑰在他心尖

刑烛是许多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 因她漂亮到了极致,潋滟瑰丽,犹如高贵而又浪漫的红玫瑰。但性格却寡淡乏味如冷水,生涩冰冷。 美人无趣,连刚恋爱的男友都怒甩了她,“刑烛,和你在一起,简直浪费了我十五天的生命!” 事情传出,在众人看好戏时,当事人刑烛淡淡勾唇,意味莫名的反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所有人都这样觉得。 直到褚家那位年轻俊朗,手腕决断的年轻掌权人回国。江城大半名媛的目光都粘在了上面,生怕他被人捷足先登。 一场宴会,刑烛黑眸如水,平静的审视不远处众星拱月的男人。四目相对,刑烛错开了视线。 后来的后来,众人口中寡淡无味的女人在后花园里,把那些人眼中可触而不可及的神抵在了墙上,神色勾人缱绻。 “他们都说我无趣。” “你觉得呢…阿尽?” 无趣? 褚尽想,还好,这全世界的人都瞎的差不多了。 - 没人知道那一场雨夜,刑烛在昏暗的灯光下见到褚尽时的感受。 刑烛觉得,褚尽也不知道。 正如她不知道,褚尽早就认识她了一样。 【1v1,类型小众,又名清冷美人儿她勾引反被撩】

乌姜呢·完结·53.2万字

心动热吻

苏云岫在大一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对方主动追求,俩人大二确定关系在一起,从大学毕业默默在一起四年,渐渐磨平了她的温柔和耐性。 面对流言蜚语,苏云岫心甘情愿的承受。 生日聚会上,苏云岫站在半掩的房门口,听着里面的嬉笑,才知道他们在一起从一开始便是他的计划,她不过是他们之间的赌注而已。 真相来临的那一刻,她删光了男人的联系方式,主动收拾东西腾出位置离开。 —— 分手后的苏云岫开始专心搞事业,一心只想搞钱,望着女孩儿越来越出众,许慕心痒痒的想追回,满心欢喜堵在她下班路上,苏云岫冷笑:“这位先生,好狗不挡道,你挡住路了”。 许慕:“......” 身后有位气质出众,风度翩翩的男人戴着口罩,缓缓来到她身边,亲密且带着占有欲的搂住女孩儿,嗓音低沉悦耳:“岫岫,我们该回家了”。 少女从他身边擦肩而过,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留在原地的许少爷眼圈微红成了笑话。 认识余温辞之前她的世界灰暗无光,认识他之后,这男人倾尽一世温柔彻底清除她心底的不安,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他曾说:“小姑娘,怎么每次见面你都这么狼狈?” “好了,别装了,想哭就哭,又不会嘲笑你,端着做什么?” 双洁!!!!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双更

沐沐硒·完结·76.1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完结·54.6万字

独占偏宠

叶奚不拍吻戏,在圈内已不是秘密。 一次颁奖典礼上,刚提名最佳女主角的叶奚突然被主持人cue到。 “叶女神快三年没拍过吻戏了,今天必须得给我们个交代。” 面对现场追问,叶奚眼神温凉:“以前被疯狗咬过,怕传染给男演员。” 众人听后不禁莞尔。 镜头一转来到前排,主持人故作委屈地问:“秦导,你信吗?” 向来高冷寡言的男人,笑的漫不经心:“女神说什么,那就是什么吧。” *人美歌甜顶流女神VS才华横溢深情导演。 *本文又名《返场热恋》,破镜重圆梗,男女主互为初恋。 *年龄差五岁。 *男主导演界颜值天花板,不接受反驳。

匪匪有意·完结·60.5万字

她软在我心上

【乖软甜VS痞帅野】 北鹤九中出了名的大佬江从,桀骜难驯,人有多帅路子就有多野。 巧的是,黎星沉转学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这位传闻中不好惹的大佬旁边。 秉持着不惹事上身,安分度日的原则,于是—— 江从说没他的允许不许换座位,好,那就不换... 江从说要在他打篮球时给他送水,好,那就送... 江从还说,让她和别的男生少说话,尤其不能和其他男生单独讲题,奇怪是奇怪,但惹不起啊惹不起,也照做... 总而言之,坐大佬旁边的生存法则就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哄。 可后来,黎星沉被堵在课桌间,少年将人圈在怀里,嘴角的笑带着坏:“黎星沉,你是不是喜欢我?” 黎星沉:“?” 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后来的后来,江从追着人跑:“祖宗,到底谁哄谁?”

酥九何·完结·50.3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