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女帝拿了美强惨剧本

重生后女帝拿了美强惨剧本

四平路战神

古代言情/连载中

46.4万字

更新时间:2024-03-2015:12:59
一场宫变,皇位离奇地落在了胸无大志的四皇子叶倾怀头上。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江山早晚要拱手让人,因为她是个女扮男装的皇帝。 这一日来得极快,她在龙椅上只坐了三年,就被叛军兵临城下,逼得殿上自刎。叛军统领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让她芳心暗许的帝师陆宴尘。 重来一次,叶倾怀对情爱再无期许,一心只想铲除危机,早日寻个栋梁之材将皇位禅让出去。 然而,这一世她却发现,万里山河并非她以为的那样河清海晏,肱骨之臣也非她所知的那般忠君爱国。她贵为天子,却不过是一只笼中鸟,所见所听都是表演给她看的童话罢了。 奸佞当道,民生涂炭,景帝叶倾怀是百姓心中唯一的希望和信仰。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终有一日,她不得不在大爱与小爱之中做出抉择。 “老朽想知道,陛下为了这个天下,能付出些什么?” 叶倾怀略一沉吟,答道:“一切。”

第一章落幕

岁和三年的冬天,腊月初七,寒风瑟瑟,黑云压城。

盛京,太和殿。

金碧辉煌的大殿此刻空荡荡的,殿外隐有火光,短兵相接声与凄惶惨叫声被重重的宫门挡在了殿外,闷闷的,听不清楚。桐油和血腥味却溢了进来,在阴冷的空气中肆虐。

叛军已杀入城中。

年轻的帝王身着衮服,独自坐在高高在上的御座上,身子挺得笔直。她双手交握在前,拄着一柄剑气肃杀的重剑。玉墀下扔着一卷撕裂的卷轴,黑底云纹的封面上是一行笔力遒劲的墨迹——“讨叶倾怀传檄天下文”。

叛军统帅陆宴尘传告天下的檄文,讨伐的正是她,大景第七任皇帝叶倾怀。

叶倾怀盯着大殿尽头朱漆的宫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后世史书会如何评论她呢?

“想必是个恶贯满盈的狗皇帝。”叶倾怀心道,“杀兄弑父,矫诏篡位,残害忠良,屠杀百姓,一个都不能少。”

就像檄文中说的那样。

这样才符合一个逼迫百姓揭竿而起的昏君形象。

叶倾怀看过那篇檄文,言辞犀利,字字如刀,写得人神共愤。若非是被声讨的对象,连她都忍不住要跟着唾骂一句“窃国者诛”然后提剑加入声讨的大军。

“不愧是陆先生的文采,笔落惊风雨啊。可惜是连篇鬼话。”叶倾怀评价道。

檄文中的指责,她一件也不认。

自打记事起,叶倾怀就知道自己冒顶了早夭的双胞哥哥的身份,在皇宫里一个不慎便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日子过得可谓如履薄冰。对于皇位,她从来都是避之唯恐不及,有多远躲多远,只盼着到了及冠的年纪能自请离京,远离皇宫这个是非之地,带着母妃去往边陲小镇的封地过上自在日子。

若非父皇子嗣凋零,几个兄弟又斗得太凶,一场宫变四个皇子死了三个,这皇位是无论如何也落不到她的头上的。

叶倾怀能在那场惨烈的宫变中毫发无损地幸存下来,完全得益于她多年以来的低调处事,低调到众人争位时几乎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号皇子的存在。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可偏偏她是个不想打渔的渔翁。当真是天意弄人。

江山从天而降,叶倾怀自知做不了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只求守好江山,安然终老。她亲自取了个国号“岁和”,意为“岁岁祥和”。一愿大景岁岁祥和,二愿她自己能岁岁祥和。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的女子身份一经走漏,一切都变了。

叶倾怀自觉在位三年,无功也无过。若一定要论过失,她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对着她的西席先生动了一点不该动的心,以至于对他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和盘托出。

二十及第、惊才绝艳的太清阁学士,帝师陆宴尘。

对于这位年轻的帝师,她除了孺慕之情外,更有一分难以启齿的倾慕。

她这一生,从未着过红妆,也未施过粉黛,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治国之道,习的是弯弓射雕,修的是兼济天下。仅有的那一点点女儿家的羞赧,全都给了陆宴尘。

然而正是她这一点不合时宜的少女情怀,断送了大景百年江山。她的信任和坦言没能换来陆晏尘的青眼相待,却换来了一纸檄文,国破家亡。

“吱——呀——”太和殿沉重的宫门被人推开,冷风卷着血腥气涌进大殿。

一个身披黑甲的男人大步跨入殿中。他一手持剑,一手拎着一颗人头,一双黑眸又冷又亮,满身血污却难掩风华猎猎。

叶倾怀心中一颤。一年未见,她在心里骂了陆宴尘无数次,恨了他无数次,下定决心要与他恩断义绝,可如今只是远远看他一眼,就将她先前的努力全部化作了乌有。

她的心还是会为他跳动。纵然他举兵反她,在檄文中对她口诛笔伐,纵然此刻的他状若修罗,身后跟着黑压压的叛军。

陆宴尘行到玉墀下,将那颗人头抛在阶下。叶倾怀看了一眼,是首辅陈远思的人头。三朝老臣鬓发缭乱,死不瞑目。

陆宴尘却看也未看那颗人头,他抬头看向御座上的叶倾怀,神色决绝孤执。然后,他还剑入鞘,从怀中取出一卷文书,高举过顶,对着叶倾怀半跪了下来。

“微臣为陛下草拟了一道罪己诏,请陛下以此昭告天下,退位让贤。微臣可保陛下余生安稳。”

叶倾怀并不答他,她的嘴角崩得笔直,握剑的手紧了紧,她站起身,拖着那把十余斤的重剑拾阶而下。大殿上寂寂的,只能听到剑锋划过金阶的声音。

她走到陆宴尘面前,问道:“为什么?”

陆宴尘的身形似乎顿了顿。

叶倾怀加重声音,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陆宴尘头又低了几分,道:“陛下,禁军已降,陈党业已伏诛,大景气数已尽,请陛下顺应天时,早做决断。”

“朕问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三年师生,朕自问待你不薄,视你如师如父,你是怎么能举得起这面反旗?先生,你于心何安啊?”

她说到“如师如父”四个字,看到陆宴尘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他这一僵让叶倾怀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她心道:看来陆宴尘心中良知未泯,尚存一丝师生旧情。

她瞥了一眼那卷被她撕裂一半的檄文,问道:“先生,你抬起头来看着朕。你告诉朕,在你心里,朕当真如你檄文中所写的那般昏聩不堪吗?”

叛军入城,她恋栈不去,为的就是当面问他这一句话。

她想知道,这纸檄文究竟是他心中所想,还是只是一个举兵的借口。

陆宴尘直起了身,抬头看向叶倾怀,一双黑眸如同万古长夜,深不见底:“陛下若是明君,又怎会有今日呢?自古以来,只有被推翻的昏君,没有被推翻的明君。”

他的话像是冬日里的一盆冷水,让叶倾怀冷得窒息。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若是朕说,朕不曾杀兄弑父矫托天诏,承天门之变也非朕的本意,先生可信朕?”

陆宴尘微微蹙了蹙眉,答道:“陛下,事已至此,微臣信不信陛下,又能如何?还请陛下怜惜万民,以一纸诏书,还天下太平。”

叶倾怀轻哂一声。

她一贯知道陆宴尘,他平生不愿扯谎,因此不能点头的时候,便总是避而不谈言之左右。他如此说,就是不信她。他是当真如他檄文中所写那般痛恨她,厌恶她。

叶倾怀轻叹口气,她一直想求一个答案,如今求到了,也算是求仁得仁,了无牵挂了。

她拿起陆宴尘一直捧着的草诏翻看起来,草诏上写着她德不配位,愿禅让于陆宴尘,望他善待百官与黎民。

“若朕如你所愿,退位让贤,传位给你,你准备如何处置朕?”

陆宴尘古水无波的眼中似乎亮了亮,道:“微臣会在宫中给陛下辟出一处,让陛下在此安度余生。”

“朕明白了。你想要的不仅是皇位,还想要这皇位来的名正言顺。”叶倾怀点了点头,“想得不错,若是没有朕这张罪己诏,你要重整朝政,清除旧臣,平定藩王,恐怕要多花不少时间。”

言罢,叶倾怀莞尔一笑,扬手将那纸草诏高高抛起,一挥剑,那本诏书被她在空中一斩为二。

她执剑而起的一刹,陆晏尘身后的兵士齐齐动作,对着叶倾怀刀剑相向,搭弓引箭。

只要叶倾怀对陆宴尘稍有不利,这些人就会立即让她人头落地。

“住手!”陆宴尘低喝一声,用眼神制止了身后的将军。

那将军吃了他一记眼刀,立即收了剑,守在一旁。他身后的士兵也随着他收了动作。

叶倾怀在心中慨叹:好一个令行禁止。

她收回目光,似乎有些欣慰地松了口气,旋即对陆宴尘笑道:“朕可不能让你如意,否则岂不是愧对了昏君之名。”

“陛下,刀剑无眼,切莫冲动。只要您退位让贤,从此不再踏出后宫一步,微臣愿以身家性命保您余生安稳。”陆宴尘有些谨慎地看着她手中的帝剑龙渊,声音竟有些慌乱。

那柄剑很沉,便是提在手里都觉吃力,叶倾怀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举起了这么重的剑来。

“看来在先生的剧本里,朕不仅要丢了祖宗的江山,还要做仇敌的禁脔啊。”叶倾怀似笑非笑地打趣道,彷佛在说着与己无关的事。

不想她这句打趣却让陆宴尘神色大变,他盯着叶倾怀,眼中似忧似喜,还有一股蓄势待发的危险气息。

“陆宴尘,你可知道朕平生最怕什么?朕不惧生死,也不在乎史官笔下的虚名。朕平生最怕的,是做一只笼中雀。”

叶倾怀转身缓行两步,背对着陆宴尘,抬头望向御座,道:“先生曾教过朕,我叶氏先祖的天下,是马背上得来的。叶氏子女,从来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倾怀不能赓续先祖遗志,却也不愿为叶氏门楣抹灰。”

叶倾怀突然抬手,龙渊剑切入她的颈间,她没有半分迟疑,干净利落地执剑一拉,血脉尽断,刀口处扬起三尺高的血雾。

“倾怀——”

陆宴尘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带着罕见的惊惧和焦虑。

叶倾怀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她曾经朝思暮想的怀抱。

陆宴尘紧紧抱着她,一只手按在她的颈间,似乎想止住那些喷涌而出的鲜血。

“军医呢?陶二龙!去唤军医!快去!”他侧过头怒吼道。

叶倾怀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神色。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大厦倾颓的慌乱。

叶倾怀突然释怀了。有生之年能看到陆宴尘这样紧张自己,纵然他是别有所图,叶倾怀也觉得死而无憾了。

她从怀里取出一封盖好印玺的遗诏,笑道:“先生莫慌……你来之前,朕已立好了遗诏禅让,传位给你,六部旧臣看到这封遗诏,自会归顺于你。国不可一日无君。以后,天下和百姓,就托付给先生了……朕不是个好皇帝,让百姓受苦了,先生可不要再让他们失望了……”她将那封遗诏塞在陆宴尘怀里,握着他的手将那诏书紧紧攥在他手里,又用力推了一推,当真是托孤般的郑重。

叶倾怀的视野暗了下来,她看到陆宴尘的嘴一翕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她听不清,她的耳中有尖锐的耳鸣响起。

听不清也罢,叶倾怀笑了笑,她对他已无所求,也不愿再听他说什么。

她在陆宴尘的怀中艰难地偏过头去,最后一眼望向了威严而冰冷的御座,呢喃道:“天家无父子,兄弟阋于墙。是啊,天家连亲情也无,我却还盼着先生予我真心。是我少不更事,可笑了……”

叶倾怀涣散的视野中,似乎看到了冬日阴沉的天空如同铅灰色的幕布,重重地压在宫城顶上,粒大的雪花缓缓飘落,仿若无声的尘埃漫天飘扬。

大景最后一任皇帝叶倾怀,就这样在她的老师陆宴尘的怀里又哭又笑地闭上了眼,结束了自己短暂而荒诞的一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

[1v1+团宠+甜宠+马甲+爽文+女强+女扮男装] 曾为大晋最受宠有权的长公主,却被亲弟当成了登基的垫脚石。 一朝重生,她穿成了敌国暴君。 本想肆意妄为延续暴君路,结果这路越走越偏。 原来讨厌她的两个堂哥:“我们容家的人不许别人欺负!” 在朝堂上咸鱼的诸位大臣:“都别拦着我们!我们要为陛下肝胆涂地!” 甚至被她踹出门的荣安异姓王楼星散,半跪在她身前:“臣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这话情真意切,慷锵有力。 容兮信了。 就是没想到说好的赤胆忠心——暗地里变了质。 * 后来楼星散堵在她跟前,阴测测开口:“陛下在看谁?他有臣忠心?有臣好看?” 容兮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还没开口,他就蹭到她脸边来,野狼乖顺的像绵羊。 “陛下莫理会他们,您最喜欢靠着臣了,臣抱着您,您靠个够。” 容兮:…… *

筠倾·完结·91.4万字

皇上他总想以身相许

假儿子又如何,女子照样可以翻云覆雨。 (1v1甜宠爽,疯批病娇狠起来自己都怕女主vs敏感谨慎脑补过头一心护短男主) 萧钰一朝穿越,成了乾国摄政王的“嫡子”,为了活命,她走上她爹的奸臣老路,成了恶名昭著的小摄政王。 天天早起晚睡,担惊受怕,白天震慑朝臣,晚上还要开导自闭小皇帝,日子过得那叫一个惨,只盼着小皇帝快快长大,她可以功成身退。 * 可是不知道哪里出了岔子,小皇帝长着长着就歪了。 小时候还总抱着她哭唧唧,长大了就反过来了…… * 小皇帝君容二十岁的时候反手把他爱重的太傅关进了寝殿。 萧钰:“陛下你想做什么?” 君容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太傅为了朕多年未娶,朕良心不安……” 萧钰:“说人话!” 君容微微一笑:“太傅总想着江山安定,功成身退,可朕只想大权在握,太傅在侧,怕你跑了,朕只好出此下策。” 萧钰:…… 不得了,白菜长大了,想反拱!

非扶·完结·121万字

朕可不能死!朕还没一统天下呢!

【全文免费】 容岑是女扮男装的小皇帝。 因机缘到了异世,那里无君臣战乱,天下大同。 新时代饱学二十余载,如获至宝。再回落后腐朽的旧王朝,容岑准备大刀阔斧搞变革。 然而被告知自己所处的世界只不过是本小说,她则是最悲惨的意难平女配,功在千秋福泽万代却凄凄死于民族大义。 结局虽BE但当事人很欣慰:也算死得其所。后来的大胤,可是国富民安河清海晏? 那人沉重摇头:城破国亡,生灵涂炭。 容岑:那朕可万万不能死!朕还没一统天下呢! - 朝臣一觉醒来,惶恐发现新帝或有脑疾,净做些宇宙强国的白日梦! 后来他们逐渐明悟,有陛下在,胤国未来非梦也! 广积粮高筑墙,设学堂扫盲,开国门外交,促海陆通商,这个由内而外腐烂的王朝终于重获新生。 收故州,御北丘,击东离,退羌蛮,大胤版图一扩再扩,四夷宾服,万邦来朝。唯剩西凛、南浔环伺,呈三足鼎立之势。 恶战在即,可那南浔储君看他们家女帝的眼神却似乎实在算不上清白? 百姓:他定是拜倒在我们女帝龙袍下了! 将军:陌上人如玉,合该掳给陛下当娇夫! 钦天监:得此子则如有神助,陛下大业成矣! #全世界都在嗑朕和男主的CP #朕要搞事业但男主他想和朕谈恋爱 #1V1架空轻松勿考究

偏要点灯·连载中·40.3万字

虐完病娇反派后,他哭着求我别走

楚青玉被系统唤醒前世记忆,才知道自己这辈子拿了恶毒女配剧本。 她,一个平平无奇小喽啰,因为迟来的叛逆,黄泉路上撒了点孟婆汤,成功把自己卡成了bug,还差点惹得三界大乱? 为了修补bug,她需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去把天命反派折磨黑化,然后成为反派进化道路上的升级经验包。 而现在,她刚把天命反派绑回来,抽取了他体内的血脉本源? 楚青玉:我**,要不要这么玩人啊? 楚青玉只好一边勤奋修炼提升实力,一边含泪虐反派,还得想方设法给反派送温暖,以求自己不要在反派手里死的太惨。 多次逃跑追回囚禁凌虐的戏码后,终于到了反派爆发清算的时间。 楚青玉主动解开了锁着反派的镣铐,拿起长剑,“杀了我,你就自由了。” 反派沉沉看了她半晌,重新把手铐拷在了自己手上,手铐的另一端,却拷在了楚青玉手腕上。 “我不想要自由了,我只想要你。” 楚青玉:“???” 反派你的人设呢?系统这真不是我故意要崩命运线啊! 【1v1,双强,剧情线为主,感情线慢热,前期相爱相杀,后期演员的自我修养】

晏南殊·连载中·25.8万字

我在仙门修魔道

她曾与三界为敌,也曾信一人为侣。 可下场是在九曲黄河阵里灰飞烟灭。 堂堂魔尊恋爱脑,真三界第一耻! 崩解前,她悟了,拼着献祭元神,强行盗山海!!! 命魂重塑,时光重来,她回到了万年前。 这次绝不恋爱脑,她不仅要做魔尊,还要做三界的绝对霸主! 定要干死天帝,让他无路可活! 因为,渣男必须死! 世间三界,仙界,魔界,人间界。 仙界在天之极,魔界在地之渊,人间界在浮华世。 这个女人带着摇人系统,从浮华世开始…… “仙门女徒是魔尊,天帝渣男必须死!”

粉笔琴·连载中·53.8万字

小千岁

沈却做了一个梦,梦里江山倾覆,皇室被囚,锦衣华服的青年高坐玄堂之上,眼尾轻挑时,皙白指尖杵着脸侧朝着下方说道: “都杀了吧。” 京城血流成河,民不聊生,二十六岁的他被迫自尽于沈家祠堂。 醒来后,沈却只想找到梦里那人,早早杀了这狼子野心之人以绝后患,可谁也没告诉过他,那个视人命如儿戏的小千岁。 她居然是个女人!

月下无美人·完结·107万字

皇子不争嫡

傅雪辰穿回了另一个时空的封建王朝大容帝国。 嫡亲的龙凤胎哥哥却在皇子伴读选拔前摔断了小腿骨,傅家情急之下灵机一动,让傅雪辰女扮男装,顶替哥哥去了皇宫参与伴读选拔。 傅雪辰:…… 哥哥:造吧!随便造!我给你兜底。 公主:喜欢玉辰哥哥,啊?不是!喜欢雪辰姐姐! 六皇子:(冷汗)差点以为自己的取向出了毛病,原来我没有!我不是! 四皇子: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都没有。 这是一个,女穿越者硬生生在古代蹚出另类出路的故事。

雪兰悠·完结·47.7万字

剑仙她以理服人

千年前,林意歌持剑行道。 人间的帝王将相?杀过; 妖族的妖王妖帝?杀过; 仙门的大能天骄?也杀过。 林意歌自忖剑下无冤魂,却被九大仙门诬为魔道,联手镇杀于归一派千里之外。 千年后,林意歌凝魂聚魄,重获肉身,提剑归来! 在破败的归一派山门前,决心“改过自新”的林意歌,心平气和地撸起袖子:你过来,我跟你讲道理。 众人:…… —————— 女主无CP,女主无敌,女主护短。 轻松向,非传统修仙,宗门流。 谢绝写作指导,弃文不必告知。

关灯吃榴莲·连载中·78.3万字

孤非良臣

因为一个扯淡的谶语,宋沅被迫女扮男装,谨小慎微好不容易长大,结果一朝被穿,穿越女的下头操作硬是把她从皇孙弄成了一无所有的通缉犯,倾世美貌也被渣男看中,自信发话可以纳她做妾。 滚吧,渣男贱女!少挡本皇孙的富贵之路。 意外回归的宋沅在王朝土著与穿越联盟之间两边演戏,娇滴滴的温柔善良穿越女是她,狠辣果决的王朝皇孙也是她,逢场作戏被她玩的炉火纯青,主打的就是一个两面三刀。 男人?不要,轰轰烈烈干事业不香吗? 她征战四方战功累累,安民改革青史留名,从寂寂无名的皇室老幺一路高歌猛进,成了兄长们最强劲的对手。 什么?让她红妆作嫁相夫教子? 滚粗,本皇孙吃苦耐劳勤勤恳恳这么多年,从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 当皇帝不香吗? 排雷提醒:大女主,成长型,感情少,女扮男装,被穿回归

拾筝·完结·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