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女帝拿了美强惨剧本

重生后女帝拿了美强惨剧本

四平路战神

古代言情/连载中

32.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3 08:51:31
一场宫变,皇位离奇地落在了胸无大志的四皇子叶倾怀头上。但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江山早晚要拱手让人,因为她是个女扮男装的皇帝。 这一日来得极快,她在龙椅上只坐了三年,就被叛军兵临城下,逼得殿上自刎。叛军统领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让她芳心暗许的帝师陆宴尘。 重来一次,叶倾怀对情爱再无期许,一心只想铲除危机,早日寻个栋梁之材将皇位禅让出去。 然而,这一世她却发现,万里山河并非她以为的那样河清海晏,肱骨之臣也非她所知的那般忠君爱国。她贵为天子,却不过是一只笼中鸟,所见所听都是表演给她看的童话罢了。 奸佞当道,民生涂炭,景帝叶倾怀是百姓心中唯一的希望和信仰。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终有一日,她不得不在大爱与小爱之中做出抉择。 “老朽想知道,陛下为了这个天下,能付出些什么?” 叶倾怀略一沉吟,答道:“一切。”

第一章 落幕

岁和三年的冬天,腊月初七,寒风瑟瑟,黑云压城。

盛京,太和殿。

金碧辉煌的大殿此刻空荡荡的,殿外隐有火光,短兵相接声与凄惶惨叫声被重重的宫门挡在了殿外,闷闷的,听不清楚。桐油和血腥味却溢了进来,在阴冷的空气中肆虐。

叛军已杀入城中。

年轻的帝王身着衮服,独自坐在高高在上的御座上,身子挺得笔直。她双手交握在前,拄着一柄剑气肃杀的重剑。玉墀下扔着一卷撕裂的卷轴,黑底云纹的封面上是一行笔力遒劲的墨迹——“讨叶倾怀传檄天下文”。

叛军统帅陆宴尘传告天下的檄文,讨伐的正是她,大景第七任皇帝叶倾怀。

叶倾怀盯着大殿尽头朱漆的宫门,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后世史书会如何评论她呢?

“想必是个恶贯满盈的狗皇帝。”叶倾怀心道,“杀兄弑父,矫诏篡位,残害忠良,屠杀百姓,一个都不能少。”

就像檄文中说的那样。

这样才符合一个逼迫百姓揭竿而起的昏君形象。

叶倾怀看过那篇檄文,言辞犀利,字字如刀,写得人神共愤。若非是被声讨的对象,连她都忍不住要跟着唾骂一句“窃国者诛”然后提剑加入声讨的大军。

“不愧是陆先生的文采,笔落惊风雨啊。可惜是连篇鬼话。”叶倾怀评价道。

檄文中的指责,她一件也不认。

自打记事起,叶倾怀就知道自己冒顶了早夭的双胞哥哥的身份,在皇宫里一个不慎便是欺君之罪满门抄斩,日子过得可谓如履薄冰。对于皇位,她从来都是避之唯恐不及,有多远躲多远,只盼着到了及冠的年纪能自请离京,远离皇宫这个是非之地,带着母妃去往边陲小镇的封地过上自在日子。

若非父皇子嗣凋零,几个兄弟又斗得太凶,一场宫变四个皇子死了三个,这皇位是无论如何也落不到她的头上的。

叶倾怀能在那场惨烈的宫变中毫发无损地幸存下来,完全得益于她多年以来的低调处事,低调到众人争位时几乎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一号皇子的存在。

鹤蚌相争,渔翁得利。可偏偏她是个不想打渔的渔翁。当真是天意弄人。

江山从天而降,叶倾怀自知做不了名垂青史的千古一帝,只求守好江山,安然终老。她亲自取了个国号“岁和”,意为“岁岁祥和”。一愿大景岁岁祥和,二愿她自己能岁岁祥和。

可惜,天不遂人愿,她的女子身份一经走漏,一切都变了。

叶倾怀自觉在位三年,无功也无过。若一定要论过失,她唯一做错的一件事,就是对着她的西席先生动了一点不该动的心,以至于对他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和盘托出。

二十及第、惊才绝艳的太清阁学士,帝师陆宴尘。

对于这位年轻的帝师,她除了孺慕之情外,更有一分难以启齿的倾慕。

她这一生,从未着过红妆,也未施过粉黛,读的是圣贤之书,学的是治国之道,习的是弯弓射雕,修的是兼济天下。仅有的那一点点女儿家的羞赧,全都给了陆宴尘。

然而正是她这一点不合时宜的少女情怀,断送了大景百年江山。她的信任和坦言没能换来陆晏尘的青眼相待,却换来了一纸檄文,国破家亡。

“吱——呀——”太和殿沉重的宫门被人推开,冷风卷着血腥气涌进大殿。

一个身披黑甲的男人大步跨入殿中。他一手持剑,一手拎着一颗人头,一双黑眸又冷又亮,满身血污却难掩风华猎猎。

叶倾怀心中一颤。一年未见,她在心里骂了陆宴尘无数次,恨了他无数次,下定决心要与他恩断义绝,可如今只是远远看他一眼,就将她先前的努力全部化作了乌有。

她的心还是会为他跳动。纵然他举兵反她,在檄文中对她口诛笔伐,纵然此刻的他状若修罗,身后跟着黑压压的叛军。

陆宴尘行到玉墀下,将那颗人头抛在阶下。叶倾怀看了一眼,是首辅陈远思的人头。三朝老臣鬓发缭乱,死不瞑目。

陆宴尘却看也未看那颗人头,他抬头看向御座上的叶倾怀,神色决绝孤执。然后,他还剑入鞘,从怀中取出一卷文书,高举过顶,对着叶倾怀半跪了下来。

“微臣为陛下草拟了一道罪己诏,请陛下以此昭告天下,退位让贤。微臣可保陛下余生安稳。”

叶倾怀并不答他,她的嘴角崩得笔直,握剑的手紧了紧,她站起身,拖着那把十余斤的重剑拾阶而下。大殿上寂寂的,只能听到剑锋划过金阶的声音。

她走到陆宴尘面前,问道:“为什么?”

陆宴尘的身形似乎顿了顿。

叶倾怀加重声音,又问了一遍:“为什么?”

陆宴尘头又低了几分,道:“陛下,禁军已降,陈党业已伏诛,大景气数已尽,请陛下顺应天时,早做决断。”

“朕问你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你?三年师生,朕自问待你不薄,视你如师如父,你是怎么能举得起这面反旗?先生,你于心何安啊?”

她说到“如师如父”四个字,看到陆宴尘的身子明显僵了一下。他这一僵让叶倾怀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她心道:看来陆宴尘心中良知未泯,尚存一丝师生旧情。

她瞥了一眼那卷被她撕裂一半的檄文,问道:“先生,你抬起头来看着朕。你告诉朕,在你心里,朕当真如你檄文中所写的那般昏聩不堪吗?”

叛军入城,她恋栈不去,为的就是当面问他这一句话。

她想知道,这纸檄文究竟是他心中所想,还是只是一个举兵的借口。

陆宴尘直起了身,抬头看向叶倾怀,一双黑眸如同万古长夜,深不见底:“陛下若是明君,又怎会有今日呢?自古以来,只有被推翻的昏君,没有被推翻的明君。”

他的话像是冬日里的一盆冷水,让叶倾怀冷得窒息。她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若是朕说,朕不曾杀兄弑父矫托天诏,承天门之变也非朕的本意,先生可信朕?”

陆宴尘微微蹙了蹙眉,答道:“陛下,事已至此,微臣信不信陛下,又能如何?还请陛下怜惜万民,以一纸诏书,还天下太平。”

叶倾怀轻哂一声。

她一贯知道陆宴尘,他平生不愿扯谎,因此不能点头的时候,便总是避而不谈言之左右。他如此说,就是不信她。他是当真如他檄文中所写那般痛恨她,厌恶她。

叶倾怀轻叹口气,她一直想求一个答案,如今求到了,也算是求仁得仁,了无牵挂了。

她拿起陆宴尘一直捧着的草诏翻看起来,草诏上写着她德不配位,愿禅让于陆宴尘,望他善待百官与黎民。

“若朕如你所愿,退位让贤,传位给你,你准备如何处置朕?”

陆宴尘古水无波的眼中似乎亮了亮,道:“微臣会在宫中给陛下辟出一处,让陛下在此安度余生。”

“朕明白了。你想要的不仅是皇位,还想要这皇位来的名正言顺。”叶倾怀点了点头,“想得不错,若是没有朕这张罪己诏,你要重整朝政,清除旧臣,平定藩王,恐怕要多花不少时间。”

言罢,叶倾怀莞尔一笑,扬手将那纸草诏高高抛起,一挥剑,那本诏书被她在空中一斩为二。

她执剑而起的一刹,陆晏尘身后的兵士齐齐动作,对着叶倾怀刀剑相向,搭弓引箭。

只要叶倾怀对陆宴尘稍有不利,这些人就会立即让她人头落地。

“住手!”陆宴尘低喝一声,用眼神制止了身后的将军。

那将军吃了他一记眼刀,立即收了剑,守在一旁。他身后的士兵也随着他收了动作。

叶倾怀在心中慨叹:好一个令行禁止。

她收回目光,似乎有些欣慰地松了口气,旋即对陆宴尘笑道:“朕可不能让你如意,否则岂不是愧对了昏君之名。”

“陛下,刀剑无眼,切莫冲动。只要您退位让贤,从此不再踏出后宫一步,微臣愿以身家性命保您余生安稳。”陆宴尘有些谨慎地看着她手中的帝剑龙渊,声音竟有些慌乱。

那柄剑很沉,便是提在手里都觉吃力,叶倾怀也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举起了这么重的剑来。

“看来在先生的剧本里,朕不仅要丢了祖宗的江山,还要做仇敌的禁脔啊。”叶倾怀似笑非笑地打趣道,彷佛在说着与己无关的事。

不想她这句打趣却让陆宴尘神色大变,他盯着叶倾怀,眼中似忧似喜,还有一股蓄势待发的危险气息。

“陆宴尘,你可知道朕平生最怕什么?朕不惧生死,也不在乎史官笔下的虚名。朕平生最怕的,是做一只笼中雀。”

叶倾怀转身缓行两步,背对着陆宴尘,抬头望向御座,道:“先生曾教过朕,我叶氏先祖的天下,是马背上得来的。叶氏子女,从来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倾怀不能赓续先祖遗志,却也不愿为叶氏门楣抹灰。”

叶倾怀突然抬手,龙渊剑切入她的颈间,她没有半分迟疑,干净利落地执剑一拉,血脉尽断,刀口处扬起三尺高的血雾。

“倾怀——”

陆宴尘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带着罕见的惊惧和焦虑。

叶倾怀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她曾经朝思暮想的怀抱。

陆宴尘紧紧抱着她,一只手按在她的颈间,似乎想止住那些喷涌而出的鲜血。

“军医呢?陶二龙!去唤军医!快去!”他侧过头怒吼道。

叶倾怀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神色。她在他的眼中,看到了大厦倾颓的慌乱。

叶倾怀突然释怀了。有生之年能看到陆宴尘这样紧张自己,纵然他是别有所图,叶倾怀也觉得死而无憾了。

她从怀里取出一封盖好印玺的遗诏,笑道:“先生莫慌……你来之前,朕已立好了遗诏禅让,传位给你,六部旧臣看到这封遗诏,自会归顺于你。国不可一日无君。以后,天下和百姓,就托付给先生了……朕不是个好皇帝,让百姓受苦了,先生可不要再让他们失望了……”她将那封遗诏塞在陆宴尘怀里,握着他的手将那诏书紧紧攥在他手里,又用力推了一推,当真是托孤般的郑重。

叶倾怀的视野暗了下来,她看到陆宴尘的嘴一翕一合,似乎在说着什么,但她听不清,她的耳中有尖锐的耳鸣响起。

听不清也罢,叶倾怀笑了笑,她对他已无所求,也不愿再听他说什么。

她在陆宴尘的怀中艰难地偏过头去,最后一眼望向了威严而冰冷的御座,呢喃道:“天家无父子,兄弟阋于墙。是啊,天家连亲情也无,我却还盼着先生予我真心。是我少不更事,可笑了……”

叶倾怀涣散的视野中,似乎看到了冬日阴沉的天空如同铅灰色的幕布,重重地压在宫城顶上,粒大的雪花缓缓飘落,仿若无声的尘埃漫天飘扬。

大景最后一任皇帝叶倾怀,就这样在她的老师陆宴尘的怀里又哭又笑地闭上了眼,结束了自己短暂而荒诞的一生。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重生后我成了敌国少年暴君

[1v1+团宠+甜宠+马甲+爽文+女强+女扮男装] 曾为大晋最受宠有权的长公主,却被亲弟当成了登基的垫脚石。 一朝重生,她穿成了敌国暴君。 本想肆意妄为延续暴君路,结果这路越走越偏。 原来讨厌她的两个堂哥:“我们容家的人不许别人欺负!” 在朝堂上咸鱼的诸位大臣:“都别拦着我们!我们要为陛下肝胆涂地!” 甚至被她踹出门的荣安异姓王楼星散,半跪在她身前:“臣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这话情真意切,慷锵有力。 容兮信了。 就是没想到说好的赤胆忠心——暗地里变了质。 * 后来楼星散堵在她跟前,阴测测开口:“陛下在看谁?他有臣忠心?有臣好看?” 容兮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还没开口,他就蹭到她脸边来,野狼乖顺的像绵羊。 “陛下莫理会他们,您最喜欢靠着臣了,臣抱着您,您靠个够。” 容兮:…… *

筠倾·完结·91.4万字

独上九霄

傅雪声从末世穿到了一本狗血玄幻文里,成为了女主替身,被天道按头走剧情,完成炮灰的一生……后来,某一日,百年一变的天梯榜更新了,众人看到一名为“独上九霄”的新人,无不瑟瑟发抖,无他,让人毛骨悚然的大魔王正是姓殷,名九霄。 后来…… 殷九霄咬牙切齿:“女人的嘴骗人的鬼,说好的独上九霄呢?我已经躺好了啊!” 女主:“滚!”

荨秣泱泱·连载中·44.6万字

魔尊的棺材板压不住了

魔尊万年忌日这天,魔道酝酿了一件大事。 修真界叫得上名号的魔头,纷纷齐聚祭坛,献上积攒多年的宝物。 一道道华光飞入祭坛,沉睡的魔尊即将苏醒。 魔头们激动不已。 祭坛大开,一道身影从中走出,他们纷纷跪倒在地,俯首称臣。 半晌,娇柔的女声在头顶响起。“平身吧。” 魔头们惊愕抬头。 魔道史籍离了个大谱,竟连魔尊性别都能搞错! * 虞曦是棺材板成精。 自有灵识起,身体里装着魔尊尸骨,尸骨上的气息消失不见,她也陷入沉睡。 再睁眼时,源源不断的灵光汇入体内,她得以化形成精,走出祭坛。 魔道众生称她为尊,奉她为主。 后来有一天,她又遇到熟悉的气息。 对方是修真界有名的高岭之花,一人一剑走天下,从不为情折腰。 正魔大会上,虞曦抽到与对方比试,上台后,大胆发言。 “我的身体装过你。” “你有印象吗?” 众魔道、正道修士:!!!!!!

予山青·连载中·14.3万字

魔宗夫君他是恋爱脑

姜窈自幼拜入修仙顶级宗门云霄宗,是宗门弟子崇拜的天才大师姐,为了救困在秘境的师弟师妹们,被魔龙重伤。 魔龙性淫,姜窈身中淫毒修为大退,能解此毒者唯有魔宗出身的花无垠。 为此,云霄宗不得不求助他。 花无垠从不招惹正道女修,面对姜窈这个正中之正的冰冷美人一度下不去手。 后来,姜窈毒性散尽潇洒离去,花无垠含恨杀上云霄宗。 姜窈:我心中只有修行,你莫强求! 花无垠:你说不要就不要,休想! 一心搞事业天才师姐vs千里追妻恋爱脑宗主

洋盘的折耳猫·连载中·14.4万字

三元及第后,群臣怒喷礼乐崩坏

姜曌穿越到一个才气可杀人的世界。 在这里,诗词镇敌兵,文章安天下。 书生一怒,唇枪舌剑,千里之外斩人首级。 莫道书生无胆气,敢叫日月沉入海。 姜曌一来,便被王爷盯上。 为躲避王爷,女扮男装参加科举,获得才气加持寻求自保。 谁曾想,凭借腹中华夏五千年文明的精华,一路过关斩将连中三元。 然而,女扮男装的秘密泄露。 朝堂之上,群臣怒斥女子科举有悖纲伦有违礼制。若不严惩姜曌,将礼乐崩坏。 年轻的天子,看着姜曌以一介女子之身,在朝堂中舌战群儒。 “男儿能做的,女子能做。男儿做不了的,女子照样能做!科举考试,公平竞争。尔等男子考不过我,便要夺走我的功名?”

爱读历史·连载中·79.7万字

救命!暴君说他要娶我

身为大殷天子顾庭芳表示心很累。 突然有一天不知为何,自己竟可以听到大殷第一纨绔的心声。偏偏,都是骂自己的。 想处置了她,可大庭广众之下,这人很是卑躬屈膝,抓不到错处,可这人在心里对自己的辱骂却逐渐离谱。 于是,群臣便发现这大殷天子近来有点问题。 比如,上一刻还和颜悦色的,下一刻便踢翻了桌椅,怒目而起,也格外的针对殷世子,可这殷世子,君上坐便坐,让跪便跪,让滚便滚,不知君上怎就看殷世子不顺眼了呢? 一时间,朝堂人人自危,天下皆传,君上病了……

苏宸央·连载中·52.7万字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燕王府世子云潇生性张扬洒脱,风流肆意,隔三差五就会被燕王拎着戒尺追得上树翻墙这是满盛京都知道的事。 但外界不知道的是,燕王手中戒尺抡了十几年,却一次也没有真正落下过。 更不知那玩世不恭的小魔王,实则是个惊才绝艳的女儿郎。 * 云潇自打五岁那年第一次爬墙爬到了隔壁镇北王府,此后十余年就把那墙当成自家门槛跨了。 小镇北王世子裴翊入京为质,一个人太可怜, 她有事儿没事儿就给人带一大兜吃的用的过去; 国子监的夫子故意冷着裴翊,不好好教, 她打着让人帮她写作业的幌子,一天不落地翻墙给人补课。 眼看着小萝卜头好不容易长成了谪仙般的遗世公子, 天下乱了,战事四起,百姓怨声载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狗皇帝一律看不见,成天就知道阴谋诡计权术制衡,还想灭她全家和她辛辛苦苦养成的镇北王世子。 云潇:“???” 天下风云出我辈,皇图霸业谈笑中。 这皇帝不行,得换。 【女帝女帝女帝】

霖小墨·连载中·60.6万字

开局掉马甲,女将军迫嫁心机王爷

本文双洁 简介: 这是一个心机王爷如何扳弯一个钢铁女将军的故事。 …… 屈楚以为联姻只是权宜之计,她终有一日是要重回战场的,孰料楚王是个心机男! 于是,屈楚只好在楚王一步接一步的套路中,从一个冷面阎王变成“娇花”。 …… 故事少不了阴谋诡计、少不了朝堂争斗,少不了武林江湖,当然还有日常。 …… 下属说:楚王心机深沉; 苏应雪说:信楚王,还不如信我; 屈楚说:相公纯良敦厚,绝不是你们口中那般小人。 …… 楚王:我总是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女人救了我,可我一直不知道那是何人? 屈楚:滚犊子! 楚王:我其实不像表面上那么弱,我会武功,武功还很高,我还有一个身份…… 屈楚:冷眼以对(心里默默想着:说慌话都不打草稿) …… 曲冰玉:前世阿楚没有嫁给楚王,这一世为何都不同了?我还想着扭转阿楚战死沙场、自己被人厌弃的命运呢,还需不需要? …… 皇帝:我默默地在一旁看着,看你们如何替我守卫这危机四伏的江山! 屈楚:……

临珩·完结·80.4万字

我逼男主当卷王

退休女杀手意外触发了“龙傲天养成系统”。 周小渡:气运之子?只要学不死,就往死里学!乖崽,卷死他们! 系统:孩子进步很大,宿主请查收奖励! 周小渡:美颜丹?气运之子长青春痘,给他祛痘用;灵药?宠物最近不精神,给它滋补用;绝世功法?垫桌脚用;神兵利器?修剪花草用…… 系统:我觉得你很不尊重我们的奖品。 气运之子:原来她对我好,只是为了得到任务奖励QAQ。 无辜群众:求求了,别卷了!真的卷不过了! 【女强+系统+女扮男装+亦师亦友七岁差姐弟恋+男救赎女+欢喜冤家】 男女主前期相处模式类似暴躁姐姐和冤种弟弟,男主开窍后,类似女大佬和她的甜美小娇夫。 养成系男主,满级开局女主,男强女更强,男主阳光又善良,女主脾气有点暴,只有彼此,HE。

歌以勇者·连载中·50.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