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我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陆方之

现代言情/连载中

57.4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9 18:37:10
(俏皮可爱憨憨大小姐x斯文禁欲金融巨鳄) 南歌最近一直想换掉自己的兰博基尼,但凑来凑去就差几万块。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哥哥给她找了份使命感十足的好差事——银河护胃队,简称送外卖。 第一天上岗,她一路身残志坚,把外卖送到了富人区的大佬沈晏清手里。 —— 沈晏清,淮城商界神话,为人低调。合作过的人都说他是批着温柔皮的清冷谪仙。看似温润有礼,实际上本人绝情的很。 一次意外,沈晏清遇到一个颇有好感的小姑娘,本以为很难再见,直到某个雪天他点了个外卖,门打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沈先生晚上好,我是irelyn餐厅的外卖员,祝您用餐愉快!” 沈晏清以为南歌是个勤工俭学的小可怜,从那之后,便一直照顾她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的车坏了临时要出门—— 听到他有急事的南歌:“我有车!” 沈晏清还在犹豫该怎么拒绝她那四面漏风的小电驴时,转头看到她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按。 不远处,一辆价值三百万的兰博基尼车灯一闪: “愣着干嘛,上车呀!” “……” (一句话简介:我开着兰博基尼体验生活,霸总自我攻略后爱我爱到无法自拔 ̄▽ ̄)

第1章 能请您喝杯酒吗

“嘀——嘀嘀——”

淮南中路,此时正堵得水泄不通,鸣笛声此起彼伏。

“半小时前跑这里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么堵啊?”

说着,出租车司机不耐烦的又按了两声喇叭。

后座上,正在打瞌睡的少女被这动静吵醒,眼睫轻轻一颤,缓缓睁开眼。

刚睡醒南歌整个人还有些懵。

回了回神,她伸出手拨开垂下来的头发:“师傅,前面出什么事了吗?”

闻声,司机下意识抬眼看向后视镜,“突然就堵上了,估计是前面出事故了。”

南歌啊了一声,刚想说点什么,放在腿上的手机震了震,微信有几条消息进来。

老鱼:“大小姐!你人呢你人呢你人呢?”

“半个小时前就说出发了,怎么还没到?你这车开哪儿去了?今晚我还能见到你吗?”

“咱就是说,你那破兰博基尼也该换换了吧?都快成拖拉机了。”

“哎,看到我朋友圈的照片没,哥刚提的新款帅不帅!嘿嘿嘿羡慕不?”

“不是我说啊,这都两年了,你还不换新车?南大小姐,你该不会是没钱了吧?”

“……”

“喂你倒是说话啊!人呢?开着你的拖拉机到哪儿了!”

“你说话啊!拖拉机里信号不好吗?”

看着这快要溢出屏幕的冷嘲热讽,南歌气得瞌睡都醒了,她咬着牙回:

“就你那破车免费送我,我都不会多看一眼的!丑死了!你那什么垃圾审美!”

“还有,我哥已经答应我,过年就给我换新车!”

“真的假的?”

“废话。”

“行吧,所以你现在开着你的拖拉机到哪里啦?”

南歌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打字:“……我车送去保养了,打车来的,还堵在路上。”

老鱼发了一串省略号过来,又说:“现在淮城晚高峰都这么夸张的吗?前两年不这样啊。”

老鱼是她发小,两人都不是淮城本地人,家在淮城隔壁。她在淮大读书,老鱼今天正好来这边一家新开的酒吧过生日。

“不是晚高峰,好像是出了点儿事故。”

“行吧。”

过了几秒,那边又发来:

“哦对了,外面下雨了,你带伞没?待会儿需要我去酒吧门口接你吗?”

嗯?下雨了?

南歌的目光从手机屏幕移到窗外,她这才发现车窗上已经模糊一片。

一月初的淮城突然下了一场雨。

不过看样子,雨势不算大,淅淅沥沥的拍在车窗上。从车内望出去,雨丝倾斜,给淮城繁华的夜景平添了几分朦胧的美。

她下意识摸了摸旁边座位上的雨伞。

这还是出门前室友叫她带上的,说天气预报显示今晚有雨,她本来还不信……

车子以龟速前行,司机慢腾腾的踩着油门,时不时地发出一声牢骚。

过了会儿,南歌听到了司机大叔惊叹的语气:“我滴妈,这么多车追尾啊!”

此时出租车正巧被红灯拦下,南歌和司机不约而同的降下车窗,扭过头看向旁边的行车道。

果然,看热闹是人类的天性。

模糊的雨夜里,南歌被冬日凌冽的寒风吹得下意识眯起眼睛。

车祸现场她倒是没怎么注意,因为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距离她这边不到一米远的那道逆光而站的身影。

光影下,男人西装革履,微微侧着身子,宽肩窄腰大长腿,身材比例完美,标准的男模身材。

在雨夜和灯光的渲染下,像是电影里的长镜头,他单手摘下鼻梁上的银框眼镜轻轻擦拭。

过了会儿,另一只手又抬起,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插入发间,将额前被打湿的碎发拢到脑后。

像是意外坠入人世间的谪仙,孤寂又透着生人勿近的清冷,在这嘈杂的环境中格格不入。

南歌的目光不自觉的被他吸引,呼吸都停滞了几秒。

“姑娘?”

直到司机唤她。

“诶!”

南歌猛地回头,司机叮嘱:“雨下大了,快关窗吧。”

“哦好……”恰好绿灯亮起,见司机要起步,南歌鬼使神差的出声:“等等!”

在司机的疑问声中,她拿起旁边的雨伞,将手伸出车窗:“喂!”

下一秒,雨中的男人身形微顿,侧头向她这边看过来。

雨渐渐大了起来,南歌没太看清对方的脸。在司机的催促中,她把伞努力往前递了递,“伞。”

“……”对方没动。

她又重复一遍:“伞,给你的。”

“你拿着呀,我要走了,快!”

少女被雨丝迷了眼睛,精致的妆容上也沾了几滴雨水,她抿着红唇,已然有些急躁。

终于,男人似乎意识到了绿灯已经亮起。最终犹豫了一秒,迈开步子上前接过伞。

——

追尾点对面的便利店门口,袁特助买了两把伞匆匆冲进雨中。

说来也是倒霉,大概是下雨的原因,刚才他们行驶在淮南中路突然被追尾。

事故发生后,继续留在车里不安全,他和沈总只能下车。

但没想到,这雨下得也挺巧,还越来越大。偏偏撞击后,劳斯莱斯车门里的雨伞还卡住了,一时也拿不出来。

他淋雨倒是没什么大事,主要是沈总啊——

出租车扬长而去,袁特助一回来,就看到沈晏清撑着一把碎花小伞,画风诡异的站在雨中,他一愣:

“沈总,您哪儿来的雨伞啊?”

男人下颌微抬,像是想到了什么,镜片下的眸子有笑意漾开。

“一个,小姑娘送的。”

——

一个小时后,槐北路OC酒吧,一楼卡座。

酒吧老板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贵客:“晏清,你终于来了!”

沈晏清,二十八岁,淮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商业巨擘。据说,他早年间在国外留学时投资创业,后回国建立了华盛集团,被誉为淮城的商界神话。

他为人低调,不曾在媒体前露面,一般这种场合从不参加。只是今天OC酒吧开业,作为老板的朋友,他特地过来捧场。

“路上出了点麻烦。”男人脱下西装外套搭在臂弯,温和的脸上带着歉意:“耽搁了一下,抱歉。”

他能来老板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也不敢多调侃,忙带他进去:“没事没事。快走,我给你留了好位置。”

另一边,七八个年轻人围坐在一起,身着D家最新款黑色小礼裙的南歌稳坐C位。

老鱼刚切完蛋糕,几个年轻人闹着要玩点什么,首选了大冒险。

“芜湖!南歌南歌!”

第一轮,正中心的南歌就不慎中招。

她有些无语,“你们是不是故意的?”

“哈哈哈哈怎么会呢!”

“南大小姐快快快,大冒险!”

“就请隔壁的喝杯酒怎么样?”

“我刚才偷瞄到了,隔壁那男的简直是个极品!!”

“南歌不亏不亏!快上!”

“极品?”南歌才不信,这些人的话真的没一个字能信。

不过愿赌服输,她也不能耍赖。说着就放下酒杯起身:“等着!”

她端着酒杯,借着头顶忽明忽暗的灯光走到隔壁桌:“嗨~打扰一下哈,我刚刚游戏输了,能请您喝杯酒吗?”

酒吧的光线偏暗,南歌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姿态懒散的靠在沙发上。

但很快,她就听到了一道温润的嗓音,但说出的话却字字透着疏离,拒绝的很干脆:“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这女主能处,让她撩顶流她真上

【生死看淡不服就干疯批沙雕美人x人前高冷人后舔狗顶流影帝】 娱乐圈高岭之花韩司白被叶挽星甩的那天发了一条朋友圈—— 【终归是人狗殊途了。(微笑)】 叶挽星刷到的时候:淦,居然敢骂她是狗??? 反手赠送一个尊贵的拉黑删除套餐。 两年后,韩司白回国,二人同上一档综艺。 他看着面前的冷艳小玫瑰晃了晃神。 “挽挽,哥哥还有机会吗?” 叶挽星:“当初分手的时候发朋友圈公开骂我是狗,您说呢?您配钥匙吗?” “那条朋友圈里的狗说的是我自己鸭,哥哥永远都是挽挽的小舔狗,嘤嘤嘤。” 叶挽星:“......?” 经纪人和助理通通嫌弃脸:屁的高岭之花,你看看他那副不值钱的样子。 - 破镜重圆,男主鉴婊达人,纯甜无虐。 1:文中有大量微博网友评论及综艺弹幕。 2:男女主破镜重圆,事业及心性方面共同进步共同成长,非严格意义上的追妻火葬场。

薄荷灯盏·连载中·58.3万字

网恋对象是小甜包

俞芒芒做梦都没想到除夕夜因为无聊想打发时间随手开的一局游戏竟然关系到她下半辈子的幸福。 初识。 俞芒芒:大神求带!!! 对方很是冷漠:没时间。 恋爱初期。 对方秀操作,问她厉不厉害。 俞芒芒捧场道:厉害厉害,好想嫁给你哦~ 没想到对方沉默了几秒。 耳机里传来少年低哑的嗓音:不嫁怎么办。 俞芒芒顿时脸颊爆红,慌忙转移话题。 恋爱中期。 俞芒芒送了对方一个礼物,并开玩笑道:这是本小姐赏赐你的。 对方也很配合的回答道:谢谢小姐的赏赐,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女孩得意的弯了弯唇瓣,笑眯眯道:哎呀哎呀,也不用太感谢,给我磕个头吧~ 对方轻笑了一声:磕头?可以啊。那…当面磕吧。 俞芒芒:……???!!!!!!!!!!! 〖甜宠双洁1V1〗 〖后有平行世界,介意者勿入么么么〗

草莓酸奶冰淇淋·完结·33.1万字

怪力美人她在娱乐圈封神

【古穿今+前世今生+娱乐圈】 终其一生都被困在神殿的少女祭司在叛军攻陷后重生于现代社会跳海的少女祁雾身上。 * 《新秀集结令》是近年来爆火的现象级选秀节目,未来的全能爱豆、电竞大神、乐坛顶流以及国民影后彼时还在这个节目中艰难求生存。 然而节目开始没多久他们就纷纷表示祁雾是他们的人生启明星。 祁雾参加选秀的日常:工作、赚钱、偶尔处理小朋友的问题。 网友们眼中的祁雾:怪力、大佬、时刻都在碾压全场。 * 靳司是娱乐圈公认的高岭毒花,只可远观,碰之即死的那种,就连铁粉也得承认,她们家男神要是没有那张嘴就好了。 直到某天,靳司发了一条微博。 【靳司V:我有一生的机会去证明,我没有怪怪@祁雾】 网友们直接炸了:救命,磕到真cp了!

浪九离山·连载中·79.6万字

甩了线上男友后我被亲哭了

【正文完结】唐阮,长相明艳,娱乐圈里的颜值天花板,却因为感情戏不过关,面临被换危机 为此她租了一个线上男友,沉浸式体验,戏拍完后扔了一个五星好评就跑路了。 —— 沈郁,江大无人触及的高岭之花,却因为帮兄弟代“线上男友”的班偶然获得了一个“网恋友女233” 几个月后,沈郁想着奔现,结果却收到了一条五星好评。 沈郁攥着手机,抬眸勾唇,冷笑:很好,他不仅被当做牛郎,还被甩了! —— 那天之后,江大的高岭之花更不近人情了 兄弟看不下去:不就是被玩弄了吗,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一边沈郁看着手机上的新出现的消息,神色晦暗。 【哥哥,我想再租你一段时间好不好,见面的那种。】 沈郁抬眸看着他兄弟,嗤笑:“单恋花?”他要折花! 肤白貌美女明星VS高岭之花男大学生(假)/腹黑装穷(真) 唐阮x沈郁【1v1双洁】

宁清涵·连载中·43万字

心动难挡

简介:[小太阳.漫画家女主vs高岭之花.骨科医生男主] 过完年的第二天,进入本命年的年余余仿佛霉神附体,先是在家崴了脚,误挂号成了有医院“一枝花”之称的骨科医生楚宥,没过多久又因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为左手骨折入院时,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岭之花狂热追求者”的标签。 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热追求者的年余余“……”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楚.高岭之花.宥:“哦,我信了!” -- 两人在一起后,年余余心虚不已,强烈要求地下恋情。 楚宥面上一本正经的答应下来,转手朋友圈官宣,恋情得以曝光。 围观群众激动呐喊:“就知道你们早已暗度陈仓!” -- 对于楚宥而言,年余余就像是刺破黑暗的一抹阳光,让他贫瘠的心房中,重新开出嫩芽。 To 年余余:当你出现,我愿意把自己折下来,送到你手中!——By楚宥 -- ps:男女主双c,1v1,5岁年龄差。 就是一个有点搞笑的温馨向小甜饼,欢迎入坑!

素人洋·连载中·80.3万字

和顶流哥哥上求生综艺后

末世大佬陆漾穿回来了。 她发现自己是一本娱乐圈文的炮灰路人,而哥哥陆明屿是爱女主的男N号。 哥哥参加荒野求生综艺后,吃不饱睡不好,每天都担心食物,落得个臭名昭著。 没多久陆家也没落了。 为摆脱命运,陆漾决定跟哥哥一块上综艺。 节目录制前- 陆明屿:“我妹妹自小体弱多病,软弱不能自理,请大家多多担待。” 求生第一天,陆漾手握飞镖,只闻清脆一声,飞镖从相机穿梭,镜头破碎。 网友:导演!回放一下! 求生第二天,陆漾反应迅速,出手快准狠,捏住蛇头蛇尾,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网友钛合金狗眼瞪大:这叫软弱不能自理? 综艺录制第N天,大家发现,勘探地形下海捕鱼收割猎物……陆漾样样精通,求生技能满分! ** 有狗仔拍到陆漾和陌生男子举止亲密,于车内拥吻,而那辆车被扒出是内娱第一神颜江砚舟的。 全网连忙呼叫:陆明屿快回来!你基友变成你妹夫了! 被某个心机男人送去闭关集训的陆明屿:?!!

孑与鹿·完结·46.9万字

救命!冰冷冷的死对头是孩他爸

众所周知,纨绔跋扈的科研大佬池声,和财阀影帝薄知宴是死对头,连参加恋爱综艺都互不搭理。 直到某天,二人意外捡了个小男孩。 孩子乖萌可爱,眼巴巴的求收留。 死对头暂时休战。 综艺里装不熟,综艺外共同养娃遛娃,帮娃找亲生父母。 这天夜里,池声和薄知宴因故大打出手,惊醒了睡梦中的孩子。 孩子一不小心说漏了嘴,软萌开口。 “爸爸妈妈,你们在造妹妹吗?” 薄知宴&池声:这是我和死对头的孩子?! —— 天降五岁儿子,来自未来八年后。 萌宝双商超高,身负重任,为了未来的幸福生活,手把手教高冷傲娇的亲爹追妻。 薄知宴:火葬场,我来了。 池声:滚!去父留子不香吗? —— 都说薄影帝在节目里转了性,看池声的眼神越来越不对。 观众和导演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某晚摄像机没关闭,全网清楚看到薄知宴站在池声房门口,卑微深情的告白: 老婆,我喜欢了你十年。看在孩子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吧! 全网炸裂。 救命!死对头相爱相杀终成眷属?! 还有了孩子?! —— 又美又飒全能航天少女池声vs又冷又撩傲娇忠犬影帝薄知宴,以及茶艺娴熟的白切黑天才萌宝。 本书又名《高情商萌宝帮亲爹追妻记》、《冰冷冷的影帝父凭子贵脱单了》、《所有人都以为他俩是死对头,他俩却偷偷的he了?》

兜兜有铜钱·完结·65.9万字

夏日陷情

白芒突然被分手,学霸前男友说:“你也不想我只因为你的脸,跟你在一起吧。” 言下之意,她只有一张脸好看。 白芒来到宁市,亲爸对外护短:我家芒芒,读书不好,是云城地方小教育不好。 亲爸家有一对社会姐弟,两人都对她爱护有加,认为她社恐,性子乖,老实人,容易在宁市被人欺负。 突然,一封澜大录取通知书寄了过来。 众人:??? 要不稍微给他们解释一下? 白芒微微一笑,礼貌且谦让:“我妈说,小地方出来,做人要谦虚一点。” 谦让白芒芒,人美钱又多,谦虚挂嘴巴,还是一个干架小能手。 “白芒!你到底还有什么我们是不知道的!” 白芒仍微笑表示:“我妈说,小地方出来,做人要谦虚一点。” - 走过炽热浪漫的夏日,人间枝头,她是他最想摘下的红果。 是他努力伸手去触及的光芒。 ——江川尧

随侯珠·连载中·49.8万字

被豪门父母送上团综后,我爆火了

实力派女演员风雅,在喜提影后大满贯、走上人生巅峰的前夕意外身亡,重生在豪门大小姐身上。 _ 上辈子没来得及享受奋斗成果的她当场看开,选择躺平。 _ 有足够厚的家底挥霍,傻子才进娱乐圈打工! _ 结果第二天一早,追星上头的亲妈就把她打包送上了选秀节目。 _ 为了能早日回家躺平,风雅使出了浑身解数。 别人唱歌,她拍着手唱玛卡巴卡。 别人跳舞,她把军体拳打得虎虎生风。 别人rap,她现场表演嘴拉二胡…… _ 一波自黑猛如虎,一看排名在前五! _ 就连她粉了多年的男神,都借机将她挤在墙角,用他唱情歌时惯用的缱绻声调,似笑非笑:听说你的人生目标是混吃等死? 酥得风雅心尖儿猛颤,磕磕巴巴:怎、怎么了?你有意见? 某男神:没。 就是想问问,我这张永久饭票,你要不要? _ 前世今生、双向暗恋、不甜你来打我!

苟宁·连载中·41.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