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蓝西梦西

古代言情/已完结

83.1万字

完结于2023-07-1014:47:22
新书已开《重生后,撩翻禁欲侯爷我成白月光》。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第1章穿越!

沈漓猛地睁开眼,剧烈的咳嗽两声,她额头上冒着细细的汗,整个人如梦初醒。

呼吸平复后,沈漓先是迷茫的看了眼四周,然后下意识的瞥向自己,表情瞬间凝固。

这一身大红色的喜服和凤冠霞帔是怎么回事。

沈漓抬手掀开轿帘,只见外面的人皆是穿着古装,一队人马正在击鼓奏乐。

不远处,同样身穿喜服的男人正骑着高头大马。

就在沈漓想要看的更清楚时,脑袋突然疼了起来,她抬手按着额头,感受着原本不属于她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大脑。

缓了良久,沈漓才接受了脑中的信息,这里是大邹国,而她是前任左都御史的女儿,今日与自小便有婚约的靳家长子成婚。

脑海中的画面虽然模糊,但也足够让沈漓震惊。

她这是穿越了?

身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好女青年,她兢兢业业的当着娱乐圈十八线小花,在别人带着八个替身进组时,她连冬天下水都是自己上。

然而,她似乎是淹死了…

要不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正在沈漓陷入沉思时,身下的轿子突然剧烈晃动起来,然后“砰!”的一下落了地。

再往外看去,一群身穿夜行衣的男人手拿大刀,正在肆无忌惮的抢夺东西,迎亲队伍丝毫没有抵抗能力,正在四散而逃。

沈漓手指收紧攥成拳,心道: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土匪吧。

她一边感叹自己点儿背,一边准备逃命。

说起逃跑,沈漓第一时间把视线投向了她的“夫君”。

一柱香前,那人对天发誓说一定会对她好,想必肯定会来救她的。

然而…沈漓只来得及触及到新郎官马不停蹄逃离的背影。

沈漓:……所以爱会消失的对嘛。

土匪一行人近在咫尺,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注意到沈漓所在的轿子,眼疾手快的跑到近前。

在瞅见沈漓的脸后,那男人嘴角咧开一个瘆人的弧度,哈喇子似乎都要淌下来了。

他眼神猥琐的看着沈漓的胸前,跃跃欲试的说。

“小娘子,今晚跟老子洞房,保准伺候的你舒舒服服的。”

话音刚落,沈漓没有任何犹豫的站起身来,顺势摘了头顶的凤冠,然后一脚踢在男人的两腿之间。

“去你大爷的。”

男人痛苦的哀嚎和沈漓的咒骂声同时响起。

沈漓拎着裙摆,不管不顾的拔腿就跑。

后面的男人骂骂咧咧的追着,沈漓跑的气喘吁吁,就在她近乎绝望的时候,突然听见马蹄声由远及近。

沈漓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树林的另一侧是一条小路,想必是有人经过。

她没有丝毫犹豫的跑过去,探头看着一队身穿铠甲的人马疾驰而来,沈漓立马窜出去举着双手呼唤。

“救命,救命!”

几乎是同时,身后的土匪也追了上来,土匪的头头和这群官兵似是认识,两方照面后,互相叫嚣了两句,很快便打了起来。

沈漓在原地愣了两秒,在继续逃跑和向官兵求救中选择了后者。

她眼尖的瞅准了不远处的马车,寻思着在这里面坐着的,应该是这群人的老大,不如去求他把自己带到安全的地方。

这么想着,沈漓很快就付诸行动,她三步并做两步,到了马车前一跃而上。

“大人,求求你救……”

话还没说完,沈漓突然哽住了声。

沈漓的眉心抵着一把剑,剑锋与她的皮肤相触,瞬间印出了一个红点。

沈漓觉得,只要她敢动一下,对方一定会毫不留情的把她脑袋劈成两半。

她睫毛抖了抖,颤着声音说。

“大人饶命。”

马车里的男人五官俊美,脸色却十分阴戾,他眼神锋利的看着沈漓,掀了掀薄唇道。

“谁派你来的。”

沈漓想摇头却不敢,余光瞥见他宛如自己小腿粗的手臂,认命的举起双手做投向状,磕磕绊绊道。

“小女子今日成婚,不成想遇到了土匪,这才贸然求救,并没…没人派我来。”

司炎狭长的眼眸眯了眯,从头到脚打量一遍沈漓,片刻后,眼中的杀意褪去,手中的剑虽然收回但仍成防御姿势。

他挑了挑眉,凉津津的说道。

“那可真巧。”

沈漓听了这话只觉得脊背发凉,她咽了口吐沫,正欲解释,外面却突然响起马儿的嘶鸣声。

与此同时,车身剧烈晃动了两下。

沈漓本就是半跪着,马车晃动后,她重心不稳,整个人没有丝毫防备的扑向前方。

“啊!”

关甫听到马车里的动静,一边掀开帘子往里看,一边汇报。

“将军,这群不长眼的已经收拾…干净了。”

最后几个字关甫说的特别艰难,因为他发现马车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个姑娘,此时正趴在自家将军的大腿上。

那姿势,很难不叫人多想。

关甫哪里见过司炎这副模样,正眼神躲闪间,只听司炎一声怒斥。

“松手!”

关甫手一哆嗦,立马松开抓着帘子的手。

马车内,司炎深吸一口气,看着仍旧扒着他大腿的女人,咬牙切齿的说。

“让你松手,没听见?”

沈漓被吼的一个激灵,刚想扶着酸软的膝盖撑起身子,就听司炎冲着外面喊。

“关甫,进来把人扔出去。”

沈漓一顿,刚离地的膝盖又跪了下去,她拽着司炎的衣襟,语无伦次的求救。

“别,别扔我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我又不是坏人,我父亲是沈海,生前任都御史,能不能麻烦你们把我送到安定伯爵府。”

沈漓一股脑的说完,突然觉得手下有异样,她搓了搓黏糊糊的手指,垂眸看过去,才发现男人腿上渗着血。

感受着头顶灼热的目光,沈漓缓缓抬头,舌头差点儿打结。

“我…我不是故意的。”

此时此刻,她突然有些后悔招惹这人了。

沉默两秒,沈漓默默转身,干巴巴的说。

“打扰了,要不我还是自己回家吧。”

不就是多走点儿路,她可以的。

然而还没等沈漓迈出脚,整个人突然定在原地。

司炎的大掌温热,指腹带着薄薄的茧子,他捏着沈漓的后脖颈,面色冷冷道。

“沈都御史我还真认识,不过…”

说到这里,司炎的眼神陡然变得凶戾,他手臂用力,把沈漓提溜到面前,那架势活像要把沈漓的脖子掐断。

他语气阴森,压迫性满满的说。

“不过我记得他女儿是哑巴,所以你到底是谁。”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惊!将军读心后咸鱼美人被迫盛宠

小咸鱼姜幼宁穿到古代成了富商的千金,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未婚夫又是威名赫赫的谢将军,让人艳羡不已。 结果真千金归来,她成了假千金,还面临被退婚的危险。 谢璟上门时突然听见一道声音【与谢璟对视就会被读心,不对视就读不了心,这秘密只有我知道,退婚时要稳住,不慌!】 谢璟:…她怎么知道我要退婚? 对方提出退婚,姜幼宁万般不舍盯着他看,【将军这些日子对我一点情意都没有吗?我还想着当将军夫人呢!】 垂下眼帘时激动大喊【将军大人英明神武,现在退婚是最明智的决定,有了银子房子,还要什么男人?】 谢将军:··· 他发现不用对视也可以读心,这秘密姜幼宁不知道。 姜幼宁左等右等没等来退婚却等到了大红花轿,不得已嫁进将军府。 姜幼宁瑟瑟发抖的看着他…… 垂下眼帘时,【虽然我有亿点点馋他,可他受伤导致残疾,我假装不知道就好,不能伤了金主的自尊。】 谢璟:… 直到某日…… 没遇见姜幼宁之前前谢璟不喜娇弱会哭的女子,遇见之后,谢璟把娇软的姜幼宁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她一哭他就慌了【1v1双洁,轻松向甜宠文】

公子云思·完结·89.8万字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完结·81.1万字

重生后,我被冷冰冰皇叔娇宠了

(新文《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宝子们多多支持哦~)前世,身为国公府庶女,夷珠媚色动人,可惜,品性恶毒,未婚生子,死于非命! 重活一世,夷珠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然而,前世的嫡女好姐姐怎么变了模样?竟是白莲花一朵! 姨娘也不对劲!处处维护嫡女,对她不是谩骂就是诋毁,有猫腻! 更令人震惊的是,凭空冒出一个孩子跑到她面前,亲昵地喊她娘亲。 夷珠难以置信,此时的她,怎么会有一个五岁的儿子……难道、难道是她前世生下的儿子? 最可怕的是,孩子的生父竟是权势滔天的渊王! 夷珠脑子一阵阵发晕。 难道,前世害她珠胎暗结的男人,是权势滔天的渊王? 不是说,渊王有恐女症,对女人避之不及,不是正常男人么? “本王的病症,唯二小姐能解!”禁欲矜贵的男人,一反平日的冰冷,将她抵在角落,声音喑哑。 夷珠惊吓过度,欲哭无泪,传言都是骗人的,这个男人正常的不能再正常! (1v1,甜宠)

楚玥·完结·67.7万字

八零离婚夜,我竟认错了老公!

我的新书《大院疯批美人又纯又撩》已开,求支持! 前夫是苏茶茶返城后,单位给分配的对象,结婚两年,两个人除了在爷爷面前的时候表现的正常,其他时候都是陌生人相处,前夫很厌恶苏茶茶,认为是她阻碍了自己的白月光。 前夫爷爷葬礼结束当天,他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苏茶茶去民政局离婚,结果回来的路上,遭遇暴徒发疯报复社会,苏茶茶不幸被抓住,解救的过程中,歹徒敲破了她的脑袋。 醒过来的她,一切都好,只是当她看到前夫……身侧兄弟的时候,眼神里都是泪光。 前夫刚要问她要不要叫医生,结果苏茶茶扑到他好兄弟霍战霆的怀里:“老公,头晕,要亲亲!” 前夫:…… 霍战霆:…… 受伤后的苏茶茶以为自己嫁给的是暗恋多年的霍战霆,跟霍战霆是最幸福的夫妻。 即便是朋友和家人都说她跟霍战霆相看生厌,互相嫌弃,可她却认为那些人都是想破坏她的婚姻生活。 苏茶茶暗戳戳的做爱心饭盒带去单位给霍战霆,在上面摆出:我爱你! 惊呆了一众吃瓜群众。 就在所有人都在说苏茶茶舔狗到最后肯定会被甩,结果在前夫求复合的现场,众人看到喝醉的霍战霆抱着苏茶茶深情拥吻。

桔味喵·完结·45.1万字

退婚后,前任他叔对我疯狂爱慕

(新书《嫁给权臣后,女配被娇宠了》已开,多多支持哦~陶夭一朝穿越,成了媚色天成,艳绝天下的陶四小姐,未婚夫为另攀高枝,以她不够端庄贤淑为由,上门退婚。 陶夭当着渣男的面,霸气地撕毁了婚书不说,扭头便嫁了陆家掌权人陆九渊,成了国公夫人。 从此,渣男见了她,只能矮下身段,唤她一声婶娘。 某日,陆九渊在书房办公,下人来禀,“国公爷,夫人砸了人家酒楼。” 陆九渊顿了下,淡淡道:“小丫头罢了,不懂事,赔!” “国公爷,夫人打爆了尚书大人家公子的头。” “死了么?” 下人:“……” “还有事?”陆九渊不耐。 下人咽了咽口水,“夫人、夫人跑了?” “跑了是何意?”陆九渊淡然的神情终于变了。 “夫人、夫人说国公不是男人,她不要跟您过了。”下人顶着脑袋落地的风险,结结巴巴地回禀。 “咔嚓!” 回应下人的是,某个男人生生折断的毛笔。 待下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九渊已经风一样地走了。 当晚,陶夭便体会了一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滋味。 翌日,她扶着腰从陆九渊屋里出来时,怒声大骂,是哪个八婆造谣的? 呜呜,太凶残了! 陶夭悔不当初! (这是一个很甜很甜的故事,双洁,1v1!)

楚玥·完结·97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八零,软糯美人拿捏了狼系老公

软糯少女李峤穿成贫穷家庭的小娇媳。 农村户口,两间破屋。 她不知道的是,家里混不吝的二流子老公将来会成为商业巨子,拥有至高的地位和数不清的财富。 更不知道重生而来的继妹立志要取代她的位置当阔太。 继妹经常劝离:姐夫酗酒打架,不务正业配不上你。 李峤日常烦躁:他说他能配死我。 继妹补充:他太穷,你和孩子跟着他吃苦受累。 李峤小脸羞红:他说一个孩不好分除非再生一个。 继妹:……

玥菀·完结·100万字

年代团宠,小娇娇撩得糙汉心颤

村里来了个娇滴滴的富家女,娇娇女腰软性子野,看上了那个又凶又野的糙汉子。 那个穷的叮当响,穿了一身补丁衣裳却帅的人神共愤的糙男人被撩的面红耳赤,低声呵道,“不知廉耻。” 薛宁一把勾住慕成河脖子,在他耳边低声哄道,“想让我亲你的话就乖乖闭嘴哦。” 男人喉结滚动,又气又羞,看着女孩鲜艳欲滴的唇,终究,闭上了嘴。 薛宁重生归来,强撩上辈子的老公。 可撩着撩着,就不敢了。 糙男人把她按在墙角,哑声道,“你先开始的,怎么不负责?”

囧囧小皮·完结·100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