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公孙小月

古代言情/已完结

152万字

完结于2023-06-1918:29:08
新书:上恋综后,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已发书,欢迎收藏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第一章女眷发往教坊司

新皇顾长渊登基的那天,太子妃李樱宁死了,死得很惨。

她被庶妹亲手喂下了剧毒,先从内脏开始腐烂,大量的血从她的七窍涌出,直到淌满了整间屋子。

李樱宁无力看着条凳上被绑住的稚嫩幼子,被一板子,又一板子,打的血肉模糊。

想到父兄被流放,母亲姐妹被发往教坊司,老的为奴,幼的为妓……

顾长渊,你真狠啊。

——

这些年,她与顾长渊两看相厌,而今他登基,即将立安庆郡主为皇后。

她以为只要自己乖乖认命,把位置让出来,顾长渊和安庆郡主就会放她家人一条生路。

然而,她错了。

庶妹李思瑶掩唇轻笑,“李樱宁,你也太蠢了呀。这么多年,竟然一直把我当好姐妹。难道你真的以为,当年你被当作司寝宫女塞进皇上的屋里,是一个误会吗?”

顾长渊当初还只是个不受宠的六皇子。

十六岁按祖制给他安排司寝宫女的那天,李樱宁进宫给姨母淑妃祝寿,因贪杯多吃了点酒,回去的时候迷了路,迷迷糊糊误入顾长渊的房间,被他当做了司寝宫女。

当李思瑶慌慌张张的带人寻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六皇子的床上昏睡。

就这样,她名声尽毁,不得不解除了与前废太子的婚事,与不受宠的六皇子顾长渊成了亲,没多久生下一个孩子。

想起过往,李樱宁脸色惨白,身子摇摇欲坠。

“难道是你,一切都是你的算计……你算计我?”

“不,不仅仅是我。”李思瑶露出残酷的笑容,“当年姐姐是侯府嫡长女,才貌双全,万千宠爱,还是前被废太子的未婚妻,多么耀眼。而妹妹我,却只是个低微的庶女,怎么有能力办到这一切?”

“还有谁?是谁帮你?”李樱宁急促的追问。

“唉,姐姐你真不是一般的蠢啊,至今竟没想明白。”李思瑶轻叹,“好好想想吧,你失利后,谁获利最大?”

电光火石间,李樱宁明白了。

是安庆郡主!

她是异姓王张高秋的独女。

张高秋以战功封王,西南一带必须要他镇守,如今他兵权在握,连皇室也得小心哄着他。

当年李樱宁失身于六皇子,身败名裂。前被废太子与她解除婚约没多久,便与安庆郡主订了婚事。

只可惜,仅仅一年后,前太子被废后暴病而亡。

自那后安庆郡主一直没有再议婚,直到顾长渊登基为帝,她也一跃成为新一任皇后。

李樱宁万万没想到,当年她以为是误会的一切,都是安庆郡主和自己的二妹在背后算计。

“为什么?”

李樱宁颤抖着质问李思瑶,“我们是亲姐妹啊,你为什么帮着外人害我?”

“亲姐妹?不,你我可不是从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

李思瑶轻轻摇头,居高临下轻蔑的望着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从此以后,你拥有的一切,都将属于我。”

李樱宁叫道:“爹和哥哥们被流放,娘和三妹妹四妹妹被发往教坊司了!你何其残忍!”

“谁叫他们只爱你!”

李思瑶的神情变得狰狞,充满了怨恨,“你是嫡女,你娇贵,可是你蠢!你怨我?其实都是你自作自受,是你害了父亲和哥哥们!这些年你爱那个被废的太子,不甘心嫁给皇上,总是和皇上闹。你以为都是谁在护着你?为了你,父亲老迈年纪还要上战场,大哥被硬生生斩断一双腿,二哥被敌军的毒箭射瞎了双眼!这些,你可知道?”

“不,不会是这样,不会!”

李樱宁浑身颤抖,心如刀绞。

生生咬破了舌尖,血流到唇边。

“就算你蠢,作,他们还是宠着你,纵着你,这是他们的报应!”李思瑶的每一句话,都似一根针,针针扎在她的心头,“这万里迢迢的流放路,他们怎么走?”

“皇上为什么要流放他们??你告诉我!”

“因为啊,父亲和哥哥们投敌叛国了!”

“这不可能!”

“张蜀王说他有,他就有。”

“张高秋!!”李樱宁咬碎了牙,“这是栽赃,是陷害!”

“是又如何?你去为他们翻案吗?我想,你这么高傲,这么厌恶皇上,肯定不屑于去求他的。”李思瑶扬手道,“把那个小崽子也弄过来!”

两个太监把一个捆的结结实实的男孩提了进来。

男孩嘴里塞满了布,白皙的脸庞憋成了青紫色。

李樱宁目眦欲裂。

“辞儿!”她挣扎,“李思瑶,你要怎么对我都行,不要动我的儿子!”

“那可不行哦。”

“辞儿是顾长渊的儿子!是皇长子!你怎么敢!”李樱宁相信虎毒不食子,顾长渊与她关系再差,再厌恨她,也不会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动手。

李思瑶轻笑:“在我看来,如果皇嫡长子是皇后娘娘生的,才算实至名归,对吧?”

李樱宁呆住:“是安庆指使你来杀我们?”

“你现在知道,也晚了。”

李思瑶说着,拿出一只小小的黑色瓷瓶,让嬷嬷把李樱宁的嘴巴捏开,强迫她吃下瓷瓶里的东西。

李樱宁只觉一股辛辣下喉,呛的她伏在地上,剧烈咳嗽。

李思瑶欣赏着她的狼狈模样,说:“这满堂红可不是寻常的药,一瓶价值千金,给你吃,你这辈子也算值了。”

“满堂红?”

“很美的名字,是不是?”李思瑶微笑者解释给她听,“服药后,你的喉咙,内脏会开始腐烂,你全身的血都会从七窍中慢慢流出来,直到流满了这间屋子,即所谓,满堂红。”

李思瑶说完,用眼神示意两个太监,他们立即把八岁的顾辞绑到条凳上,然后举起板子,一板子对准他单薄的后背——

小小的顾辞一下子便昏死过去。

“辞儿!!”

李樱宁凄厉的叫了声,却发现自己已经发不出声音。

毒药迅速侵蚀了她的喉咙,向她的体内蔓延。

她跪倒在地,血从鼻子里滴落到了地上,然后是嘴巴,耳朵,眼睛。

大量的血从她体内涌出。

她瘫倒蜷缩在冰凉的地上,眼睛看着条凳上被绑住的孩子。

她的辞儿。

被一板子,又一板子,打的血肉模糊。

李樱宁痛不欲生。

心里的痛,比身体上的痛更痛。

她好恨。

好恨。

若有来世,她绝不会放过他们任何一个。

绝不。

血彻底模糊了她的双眼。

她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了。

世界陷入了安静中。

她挥舞着双手,试图去抓住什么,却摸到了一片柔软的被褥。

李樱宁猛地坐起身,昏黄的光线中,淡青色的帐子映入她的眼帘。

她大口喘了几声,低头看看自己,发现自己正坐在床上,瀑布般青丝垂下来,遮住了她的泛着莹润光泽的肌肤。

她慢慢扭头,看向躺在身边的少年轮廓分明的侧脸,心中全都是震惊,她回到了十五岁那一晚!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7.4万字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双洁、甜宠、0点准时更新】 桑烟穿成了克夫命的美貌寡妇。 夫家厌恨,娘家嫌弃,就在她自请去庄子咸鱼养老时,被病娇暴君给盯上了。 彼时 暴君身有怪病,一靠近女人就痛痒难耐、呕吐不止。 是以 二十六岁大龄还没宠幸过后妃,更别说延续皇嗣了。 前朝后宫整天催生。 民间百姓也在盼望小皇子。 当他们知道暴君心悦桑烟这个克夫命的寡妇时,全国上下一片反对声音。 后来 全国都在跪求桑烟给病娇暴君生崽崽…… 克夫命美貌寡妇VS女色过敏症暴君

麦香芒种·完结·82.7万字

重生后,她被病娇王爷逼婚了

沐云姜冰雪聪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一代女郡公,结果,却被自己的丈夫害死了。 那畜生居然还要残害他们的女儿。 什么? 女儿不是他亲生的? 死对头才是孩子她爹? * 再世为人,她扭转了自己的命运。 这辈子,她有两个人生目标: 第一,要保护父母兄姐。 第二,她要远离死对头,逍遥江湖之上。 结果,她还是招惹上了死对头——病娇殿下萧祁御。 这人病得不轻,却最喜拆她桃花,还一次一次逼婚于她…… 逼婚不成,他竟还找来了帮手。 “娘亲娘亲,这个爹地我喜欢,快快嫁了吧!” 沐云姜瞪大眼珠子,一脸茫然: 为什么女儿也重生了?

望晨莫及·连载中·118万字

退婚后我成了六宫之主

苏静言乃是宣国公夫妇唯一的嫡女,一出生就尽享宠爱。 十六岁那年,皇太后下旨赐婚,苏静言顶着长安众人羡艳的目光出嫁大棠杀神摄政王萧廷。 新婚日,苏静言在闺房中从早等到了黄昏,不见新郎来接她。 至天黑,才知萧廷竟在大婚当日,抛下新娘前往边关征战。 苏静言苦等三年后,边关大捷,萧廷凯旋带回一柔弱女子,要立柔弱女子为妃,一纸退婚书给了苏静言。 被退婚后的苏静言受尽了旁人的嘲笑。 皇太后不忍苏静言被人嘲笑,立志于要让她嫁给大棠朝最有权势的男子。 不久,萧廷后悔与苏静言退婚,跪在宣国公府门口一次次提亲,却是一次次被苏静言所拒。 …… 萧廷:“呵,你想要嫁最有权势的男子,在大棠朝你还能找到比我更有权势的夫君吗?” 苏静言看了一眼一旁看她热闹的小皇帝,指着他道:“他不比你更有权势?” 看热闹的小皇帝:“???” 皇太后便下旨赐婚封苏静言为皇后。 懿旨下,苏静言从被退婚的摄政王妃一跃成了六宫之主。 …… 男主是小皇帝哈~前期会有妃子,但男女主身心1V1。 前未婚夫追妻火葬场挫骨扬灰的那种~ 求收藏,求评论~

五月柚·完结·113万字

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二公子、齐安伯三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三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一千万·完结·127万字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 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 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 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 掉马小剧场 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 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 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 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 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 目睹一切的李照:“……” 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完结·112万字

重生之高门主母

镇国公府世子李陵,英隽异勇,是个铮铮好男儿。 他的娇妻沈氏却觉得跟他过得憋闷。成婚五年,她对他百般柔顺,他却对她没有丁点热乎劲。 若单是因他性子冷,她也认了。 可匈奴来犯,九公主就要被逼着去和亲。李陵居然“冲冠一怒”,为了公主表妹,请旨出征。 她终于明白了他冷待她的原因。 她气得不想跟他过了。 和离书都拟好了,就等着李陵归来署字。 谁知,一觉醒来后,她竟回到了跟李陵新婚时...... --- 李陵娶了个乖巧的小妻子,对他千依百顺。新婚月余,将他伺候得舒舒服服。 这几日,李陵却发现新妇有些不对劲。 清晨再不伺候他着衣了;吃饭也不给他布菜盛汤了;夜里他刚靠近她,她便转过身去了。 威严冷肃的李陵忍不住了。 他凑上前:“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她只给了他个白眼。 李陵抓抓头:“初来府中,夫人可是不甚适应?” 她又低头不语。 某日,观马球赛时,他见她对着场上某男掩面一笑;某日,又见她手托香腮,读着某才子的诗发呆;还有次宫宴,他竟见太子爷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李陵的心一日比一日乱了。 新文《宠妾跑路后,清冷世子失控了》已发布,欢迎阅读!

鹊南枝·完结·162万字

娇软美人重生后被四个哥哥团宠了

【正文完结】 【双重生】 白羡鱼是大夔出了名的美人,娇软貌美,国色天香。 谢行蕴则是候府嫡子,年少扬名,誉满京华。 上辈子白羡鱼做过最后悔的事,就是死缠烂打嫁给了谢行蕴,可经年冷淡,谢行蕴始终不爱她。 - 直到,两人双双重生到了议亲之时。 少将军长兄手持长枪:“要想娶走你,就让他从我身上踏过去!” 首富二哥风流桀骜:“这小子除了穷,哪里比得过你二哥?” 权臣三哥阴鸷冷笑:“我五妹妹性子娇软,定是被你这厮骗了!” 新科状元郎四哥丰神俊朗:“嫁人有什么好,哥哥读书养你……” 白羡鱼怔怔回神:“好……不嫁了。” 众人大喜。 谢行蕴沉默地立在门外,居高临下地凝望着她的笑颜。 - 白羡鱼放弃镇北侯嫡子的消息在京中飞速传开,登门求娶的世家公子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踏破了。 眼看着她对自己视而不见。 眼看着她笑意盈盈地与旁人谈婚论嫁。 素来冷情矜贵的谢行蕴喝了酒,半夜去翻了将军府的墙,“……你说过,除了我你谁都不嫁。” 白羡鱼咬唇,“侯爷请自重,这是我的闺房。” “我是你夫君。” 【将门小白兔x清冷小侯爷】

听风讲故事的猫·完结·105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