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良缘

正良缘

郁雨竹

古代言情/连载中

22万字

更新时间:2022-12-19 23:27:55
京城第一才女顾君若下嫁京城第一美男子韩牧,听着似乎是一段佳话,但京城上下没人觉得这是一段好姻缘。 因为京城第一美男子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称号,京城第一纨绔! 果然,顾君若才入门,婚宴上就发生了意外,韩牧打断了前来观礼的永平侯次子江怀的腿,新婚第三天就被逐出京城,去往一个贫瘠县城当县令。 没有人觉得这是一段好良缘,就是韩牧也这么认为,一度想要顾君若脱离他这个苦海。

第一章 打劫

马车一摇一晃的,顾君若掀起眼眸扫了一眼对面的韩牧,见他眼皮往下耷拉已经快要睡着了。

韩牧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瞪着她看,身子还不由的坐直了,结果才坐直,他就牵动了屁股上的伤,忍不住嘶的一声,伸手往后一扶。

顾君若的目光就随着他的手落在了他的腰上。

韩牧对上她的目光,克制的把手收回来,瞪了她一眼,“看什么看?”

顾君若似笑非笑,“看你的腰还好吗?夫君,你这板子挨了有十天吧,还没好?”

“早好了,”韩牧努力的想要坐直,让自己显得更威武些,“我这是坐久了腰疼。”

“那夫君的腰可真不好。”

韩牧脸都黑了,说男人腰不好,这是最大的羞辱了,他沉下脸,不高兴的看着顾君若道:“我的腰好不好,等洞房那天娘子就知道了。”

顾君若小声的哼了一下,扭过去不看他,不过还是嘀咕了一句,“能不能洞房都不一定呢……”

韩牧觉得这个羞辱更大了,正要和她理论,车厢突然一震,然后停了下来,俩人因为惯性齐齐往前一扑。

韩牧眼疾手快的接住顾君若,但没稳住自己的身体,带着她往前一扑,右手垫在她的后脑勺在车壁上一磕,整个人压在了顾君若身上。

顾君若脸色微红,马车才停下她就伸手把人推开,撑着身子坐起来,见他脸色微白的甩着手,便问道:“你没事吧?”

韩牧好面子,故作坚强,“没事,爷我像是有事的人吗?”

顾君若就拉过他的手看,只见手背被磕破了皮,正在往外渗血,而且还是一大片,半个手背都是红色的了。

她脸色一变,忙拿出手帕要给他包扎,车外已经乱起来,俩人听到外面小北喝问,“你们不要命了,车也不看就往路上冲……”

然后听到有人磕磕巴巴的喊,“打打打,打劫!”

顾君若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看向韩牧,韩牧也看向她,俩人一起上前唰的一下掀开了帘子。

他们的小厮和丫鬟坐在车辕上,此时也正一脸惊异的看着挡在车前的五六,哦,不,算上树底下坐着的两个人一起,那是七八个人。

顾君若的目光从他们瘦黄的脸转到他们身上穿的衣裳,衣服破破烂烂的,看着不像是劫匪,倒像是乞丐。

再看他们手上拿的武器,有菜刀,有锄头,还有木棍。

顾君若不由去看韩牧,“我们已经进义县的范围了,说起来这是你的子民,管管?”

韩牧看他们挫成这样还出来打劫,拒绝承认他们是他的子民,“我还没上任呢,不算。”

“你们嘀嘀咕咕什么呢,赶紧下车来,把你们带的粮食和钱都交出来,”为首的一个挥舞着手中的菜刀喝骂道:“敢不听话,我砍死你们。”

顾君若脸色一沉,问道:“你们杀死过人?”

“杀人?那都是小意思,我们还吃过人肉呢,”对方瘦黄的脸上满是戾气,眼神凶恶的盯着他们,目光在顾君若脸上转了又转,突然猥琐的笑起来,看着她意味深长的道:“没有粮食和钱也没什么,看你这娘子长得还可以,到时候卖到花楼里去,多少能填几天肚子。”

目光转到韩牧俊美的脸上,更加惊艳,正要说话,韩牧已经在他看向顾君若时脸色一变,再听他口出恶言,便伸手拽住顾君若往车里一推,他则从车上飞跃而下,一脚将人踢飞……

对方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被人踢飞了,他不由捂着肚子吐出一口血来,目光一缩,震惊的抬头看向韩牧,“你……”

韩牧一脚踩在他拿刀的手上,脸色阴沉,“我夫人也是你能调戏的?”

他踩着对方的手碾了碾,直到对方痛呼的松开了菜刀,他才一脚踢开刀子,冷目看向其他劫匪。

对方抱着手掌哀嚎,见手下就在一旁看着,还倒退了一步,不由大喝,“还愣着干什么,不想饿死就上啊——”

其他人一听,怯弱的目光一厉,周身气质一变,立即紧握手中的武器哇哇大叫的朝韩牧冲去。

韩牧乃武将世家出身,哪怕自己是个纨绔,那也是从小弓马刀剑练着,自然是不怕的,他伸脚踢掉一个人手中的锄头,旋身转到他们中间,一一卸下他们手中的武器,因为动作太大,牵动了屁股上的伤,让他脸上冷峻的表情破了一瞬,然后就更加快速的动作起来,三两下就把人打倒,一个叠着一个的扔到了地上。

他生气了,一定要速战速决!

顾君若被推进车里,但她还是担心,韩牧刚受过杖刑,刚才又磕坏了手背……她忙扯开头上的帘子,转身又探出头去。

正好看见韩牧将最后一个人一脚踢在了人堆里,正好和前面的人叠在了一起,她正要松一口气,余光看见先前那人已经摸到了菜刀,不知何时站在了韩牧的身后,举着菜刀就朝他砍去……

顾君若脸色一变,不由失声叫道:“韩牧小心——”

韩牧头也不回,脚步一转便朝旁边避去,转了一圈回身直接掐住他的手腕,一扭就下了菜刀,他一手拿着菜刀,一手啪啪的往他头上打了几巴掌,教训道:“叫你背后偷袭,叫你当劫匪,不知道背后偷袭卑鄙,当劫匪……”

韩牧咬牙切齿道:“当劫匪丢我的脸吗?”

对方脑子被打了好几下,加上饿着,等韩牧停下时他便眼冒金星的看着韩牧,身子晃了两下后砰的一下往后砸在了地上。

韩牧吓得往后一跳,扭头对上顾君若默默看着他的目光,他立即辩解道:“不是我打的,我用的力气不大。”

顾君若收回了目光,从车辕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被韩牧全都打倒的劫匪,道:“先把人绑起来吧。”

就算他们看着没有反抗的力量了,那也不能疏忽。

小北这才跳下车,摸了一条绳子出来把人都给绑起来,最后他看向不远处树下坐着的一老一小,扭头问韩牧,“郎君,那两个抓吗?”

韩牧扭头看去,只见树下坐着一个老人和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两个人都瘦,脸上没有多少肉,显得眼睛特别的大,俩人此时正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们,老人爬起来想要把孩子拖走,结果太饿了,手上没力气,拽了两下也没拽动孩子。

见韩牧冲他们走来,他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道:“郎君饶命,郎君饶命啊,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韩牧!”顾君若叫住他,见他回过头来便朝他摇了摇头。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少君骑海上

施宣铃幼年从大山里回了皇城,开始被迫伪装成一个规规矩矩的世家小姐,可骨子里始终渴望自由。 多年后朝中风云变幻,越家世子跌下云端,被流放到海上孤岛,还惨遭她二姐悔婚,她却在这时站了出来。 “我愿陪世子一同被流放!” 机会难得,她终是可以逃脱高门大户。 于是盈盈一拜,演技惊人:“我早已爱慕世子多年,愿生死相随!” 恰巧在门口听到的越世子震惊了—— 施三小姐竟然……心悦于我? 远赴海上的一路,她对他花式表白,鼓励他振作起来,他总忍不住想着—— 她就这么喜欢我吗? * 施宣铃是个很会说甜言蜜语的爱情骗子。 越无咎是个很会自我攻略的病娇恋爱脑。 * 【病娇忠犬美强惨少年 VS 纯真灵动扮猪吃虎少女】 ——她说,小灰猫不要哭,我陪你等雨停,一同看那道长虹贯日,好不好? ——他说,是你先对我这么好的,我不信命,却信你,我踽踽独行至今,得见天光,宁死也不会放手。 * 少年夫妻,患难与共,生死不弃,无论海上浮沉,波诡云谲,总有我给你的一个家。 * 一事能狂便少年,赤子之心永炙热。 一群少年少女的海上热血历险记,并肩作战,揭开几百年前波诡云谲的王朝秘密。 *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

吾玉·连载中·28.7万字

楚后

故事从北曹镇驿站几个驿兵遇到一个求助的女孩儿开始

希行·完结·107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表哥。”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崔韫有诸多表妹。 花样百出表达爱意。 他统统冷漠回绝。 “夜已深,表妹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那夜,她晚归,抄近路经过崔韫院子,被其喊住。 崔韫立在风口处,袖摆随风鼓起。 “外头凉,表妹可要进屋坐坐?”

温轻·连载中·61.6万字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 ,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公孙小月·连载中·80.7万字

掌河山

新书《谜案追凶》已发布~ 在坟头住了十一载的少女段怡,突然成了王孙公子争相求娶的香饽饽…… 公子:愿意江山为聘! 段怡:江山很好,我要了。你?赠品不要。 * 崔子更冷眼旁观,决定张开虎嘴,等着某个想要扮猪吃虎的姑娘,送上门来。

饭团桃子控·完结·94.6万字

寒门大俗人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马不可少,不过分吧。 银子花不完,工作不用上,老公孩子热炕头,这日子......完美! 生活不易,必须好好爱自己,时柳决心要将在末世没经历、没享受过的一切都体验一遍。 可惜,现实狠狠给了她一巴掌。 边关苦寒,连年战乱,别说山珍海味,想要吃饱饭都不容易,生命还时常遭受威胁。 得,撸起袖子奋斗吧! 时柳奉行一句话:只要不挡我的路,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 想要地位稳,做人就得豪横点,人生得意需尽欢,做个肤浅又快乐的俗人吧。

画笔敲敲·连载中·77.1万字

又逢君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系统:你给我支楞起来

我叫贝伊,别看我才18岁,别看我没处过男朋友,但爱情里的套路我都懂,因为我有老嫂子系统。 我的老嫂子系统说:“女人这辈子的难处,永远是证难考、钱难挣,至于男人那玩意儿太好找。” 我的老嫂子系统说,只要我好好读书,只要我挣足人民币,那我往后的生活一定会如意。 我的老嫂子系统还语重心长对我说过:“贝鼻啊,相信我,当你完成所有的升级任务,你的生活里一定会出现非常优秀的人。他会手捧鲜花,盛装出席。他会对你说,你好,你叫什么名字,你们会从这句话开始。”

YTT桃桃·完结·64.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