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小饭堂

大理寺小饭堂

漫漫步归

古代言情/连载中

97.3万字

更新时间:2023-06-2718:53:38
午夜梦回,温明棠看到了那个娇养金屋的金雀美人的结局; 梦醒之后,换了个芯子的温明棠决定换条接地气的路走走…… **** 去年年末,京城各部衙门人员变动考评表流出,大理寺公厨以半年换了十二个厨子的佳绩高居榜首。 自此,大理寺公厨一战成名,成了全京城厨子的噩梦。 …… 这日,空缺了半月有余的大理寺公厨新来了一个厨娘……

楔子

梆子敲了三声,两个被请来念经的和尚也抵挡不住困意下去歇息了。

整个灵堂里只有两个粗壮丫头在烧纸钱。

其中一个打了个哈欠,拿起手边的白帛,起身,道:“起来吧!”

另一个随手扔了一沓纸钱到火盆里,跟着站了起来。

夜风吹来,纸扎被吹的哗哗作响,雪白的灵堂里显得空空荡荡的,莫名的有些渗人。

两个丫头却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径自走到了正中停着的那具没有封口的棺材旁。

抬脚踩上架住棺材的条凳,两人看向躺在棺材里的人。

雪肤玉貌的少女正静静的躺在里头,灵堂昏昏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其容貌夺目、栩栩如生。

“温小娘子?”其中一个丫头唤了一声。

躺在棺中的少女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原来不是栩栩如生,而是棺材里的少女原本就是个活人。

看着棺材里骤然坐起的人,两个丫头脸上没有半点意外之色,其中一个笑着说道:“委屈温小娘子了。”

少女轻“嗯”了一声,抬头看向四周。

这举动看的两个粗壮丫头不由一顿:坐在棺材里的少女一抬眸,目光流转。会动的美人比起方才沉睡之时,更为活色生香。

这么个美人,难怪公子舍不得,不肯放手了。也难怪那位不放心,要千方百计的命人解决她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向少女伸出了手:“温小娘子,奴婢扶您起来吧!”

少女不疑有他,向她伸出了手,下一刻,“唔”的一声,脸色陡变。

白帛缠绕住了少女的脖颈,紧紧的向后勒去。

烛光摇晃,将灵堂里三人的影子无限拉长到了地面之上,两个粗壮丫头紧紧勒住少女的脖颈,少女奋力反抗。

影子摇摇晃晃,从挣扎到颓然松手,从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到冰冷的尸体不过转瞬之间。

两个粗壮的丫头在少女脖颈边探了许久,确定确实死了,才松开了布帛,将少女重新放回了棺材里。

灵堂都设了,当然要有死人了,一个假死人怎么够?

做完这一切,两个粗壮丫头走下条凳,回到火盆旁,不复方才的漫不经心,神情凝重的往火盆里扔了一大把纸钱。

做了亏心事,到底不如方才那般无惧了。

“莫怪我们,要怪也只怪你们温家的人挡了旁人的路!”一个丫头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那位那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容许公子心中另有她人?”

“也怪你们温家不识抬举,若不是……诶,也不至于获罪抄了家,还喊冤无门,叫你从一个好端端的世家大族的娘子沦落至此!”

……

这个梦做了不知多少次了,从最开始的只能如提线木偶一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眼前的事情经过,到渐渐开始能在濒临梦醒之时掌控自己的身体了。

背对着她,不敢看她的两个丫头正在絮絮叨叨的说话,也不曾注意到方才被他们勒死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后悄悄坐了起来。

她知道梦快结束了,能做的不多了。

少女想了想,手伸出棺材,晃了晃棺材旁的纸扎。

方才对纸扎声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两个粗壮丫头此时却被晃动的纸扎声骇了一大跳,本能的回头看了过去。

却见方才还躺在棺材里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咧嘴露出森森的白牙,朝她们笑着伸出了手:“搭把手可好?”

两道尖叫声划破了灵堂的上空。

也……把温明棠从睡梦中叫醒了,她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把那两个粗壮丫头吓的那般惨,她觉得神清气爽、心情极佳。

这个梦做了不知多少次了,从穿越过来,成为八岁的温明棠开始便会做。

起初不过一年一两次的样子,随着出宫的日子将近,越来越频繁。频繁到今日就要出宫了,依旧做了一整晚的这个梦。

一切恍若预警。

看着渐露鱼肚白的天色,温明棠走下了床,将包袱里那一沓书信拿了出来。

整整齐齐的七封书信上写着“明棠妹妹亲启”六个大字,右下角刻了个叶字的印章。

成为这个温明棠之后,她也继承了少女八岁之前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

温家没有出事被抄家前,少女同金陵叶家有一桩指腹为婚的亲事。当然,因着年岁较小,婚书未立,只是口头承诺而已。

后来温家出事,这桩口头承诺的亲事自也不作数了。叶家的人在温大人被斩前亲自走了一趟,送了一份丰盛的断头饭,让温大人亲笔书下的婚事不作数的承诺,有了白纸黑字的承诺,算是彻底同温家划清了界限。

不过,叶家那位同她指腹为婚的小公子倒是年年都有书信寄来,虽说没有在书信中提及婚事的事情,字里行间中却仍惦记着几分儿时的情谊。最后一封信是年关的时候寄来的,道听说她能出宫,邀她去金陵看看江南风景。

温明棠看向身旁的铜镜。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出现在了铜镜中,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的脸,也将少女的殊色遮去了大半。

温明棠伸手,将厚重的刘海掀了起来。

没有刘海遮住眉眼,一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出现在了铜镜中。

她皱了皱眉,镜中的美人峨眉微蹙、羽睫轻颤、抬起眸子看向镜中的瞬间,露出了一双形如桃花的眼睛。眼中含水,带着几分湿意,垂眸抬眸之间,水光潋滟,这是一双极致风情勾人的眼睛。

眼睛之下是同样不输眉眼的琼鼻、红唇,配着天生的雪肤乌发,美的动人心魄。

这样一张脸若是尽数展露在人前,入了宫,便不要想出宫了。

温明棠放下了厚重的刘海,垂下眼睑:这是她惯常出现在尚食宫时的模样。

容貌秀美,可……似这样的美人,宫中还有不少,也不算出挑。

温明棠没有再看铜镜中的自己,转身认真收拾起了行李。

待到宫中报晓鼓被敲响的那一刻,温明棠将打包好的三个包袱背在背上,推开了屋门。

五年了!从先帝溘然薨逝等到新帝登基,她总算能出宫了啊!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

(书名和简介雷人,请忽略,书还是很好看的) 修真界资深咸鱼余枝穿成大庆朝武安侯三公子的外室,此女肤白貌美,身娇体软,乃三公子外出查案某地方官所献。 余枝弄清楚自身的情况后,心态稳得很。外室就外室吧,包吃包住,工资高,要求少,老板颜值高身材好,出手大方,这样的好工作上哪找去? 余枝这条咸鱼在大庆朝浪得飞起。 苟着苟着,老板看她的眼神日渐炙热。 苟着苟着,老板不顾家族反对非要娶她当老板娘。 不要啊!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没未来的,办公室恋情是要不得的,她只想做个混日子的小员工,没想上位。 可面对老板的利诱,咸鱼余枝摸下巴,动心!要不,换幅地图继续苟着? 晴天霹雳,大理寺少卿,武安侯府三公子,居然被个出身低贱的小外室迷了眼,硬要娶她做正室夫人。 大婚那日,京城芳心碎了一地。 齐大非偶,谁都不信一个外室能坐稳闻三夫人的位置,众人坐等余枝被休 可一年两年过去了,余枝不仅没有被休,还被夫君宠得越发娇媚了 三年五年过去了,余枝还是没有被休,儿女双全,被夫君捧在手心 她活成了全京城最羡慕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余枝是闻九霄用尽手段拼上性命才娶到的女人,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为了她,他愿意善待这个世界。

两边之和·完结·138万字

玉食锦医

新书《边关小厨娘》 【1V1双洁,种田,美食,医术,日久生情】 【无法决定出身,那就奋斗未来】 对于自己穿成名门望族贺家二公子贺严修的外室这件事,苏玉锦对自己的未来做了一个简单的规划: 第一,美食开道,发家致富 第二,治好二爷隐疾,早日拿回身契,从此天高任鸟飞 …… 但,苏玉锦迟迟没有完成第二项的后半部分 在她纳闷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时,有消息传来,二爷不仅要明媒正娶她,还在朝堂上,为她请封了一品诰命?! 排雷:男主无正妻,身心俱洁,主美食种田发家致富行医

茶暖·完结·134万字

国子监小厨娘

穿成虐文女主,萧念织看着虐女主九十九章,虐男主半章,还有半章HE的剧情,连夜卷起包袱跑了! 一条路走不通,咱就换一条嘛! 围裙一系,勺子一甩,直接变身国子监小厨娘。 酸辣粉,油泼面,麻汁面藕,鸡公煲…… 珍珠奶茶,茉莉奶绿,牛乳芋圆…… 蛋挞,慕斯,牛角,雪媚娘…… 国子监众学子:呜呜,不想读书,只想干饭! 某干饭王爷:是拿着号码牌排队,就能娶到小厨娘吗? 萧念织:……未必。

二谦·完结·152万字

大宋一把刀

常听穿越,一朝穿越,一起穿越的竟然还有个素不相识的老乡? 本来还有些懵逼的张司九一下冷静了下来。 顺手指点了老乡蒙骗之路后,她也去熟悉自己的新身份。 嗯,只有八岁?啥?惊闻噩耗母亲难产命悬一线? 好不容易抢救下来一个,张司九主动扛起了养家的责任。 新生儿没奶吃怎么办?张医生卷起袖子:我来! 一大家子生计艰难怎么办?张医生卷起了袖子。 大宋医疗环境差怎么办?张医生又卷起了袖子。 张司九信心满满:只要我医书背得够快,一切困难它就追不上我。 至于老乡嘛——张司九礼貌询问:请问你愿意为医学而献身吗?

顾婉音·连载中·188万字

大晋女匠师

新文《大魏女史》已发,拜请书友们多多支持。 【正文已完结,番外不定期掉落】 传统手工匠师王南行,一朝穿越,成为清贫农家女王葛。 既无系统空间辅助,也无天赐金手指外挂。 农家小户如何才能真正崛起,跻身庶族寒门? 王葛摇摇头,庶族只是跳板! 要知道,富贵传家,不过三代!耕读传家,才能绵延不绝!

悟空嚼糖·完结·91.6万字

大理寺来了只小弱鸡

大理寺最近来了只小弱鸡,肩不能提手不能扛,还写一笔歪歪扭扭的毛笔字,这谁让入的职? 报告少卿,叶芝就是个走后门的,而且还是那种最不要脸的。 怎么个不要脸? 世子爷裴景宁发现自己最近很不对劲,目光时不时落在那小人儿身上! 大人,小的们不懂啊!你再不把叶芝一脚踹开,大理寺少卿就要变成她的啦! 这样吗?裴景宁摸着下巴,好像也不错! 老天爷,世子爷吃错药了?

冰河时代·完结·59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完结·97.9万字

我在烂尾楼当包租婆

萧以婧从无限世界九死一生回到现实世界,并拿到了系统给予的奖励——一片烂尾楼群! 虽然烂尾楼破烂不堪,百废待兴,但萧以婧果断选择摆烂,谁爱卷谁卷,反正我不卷! 有空种种菜,养养鸡,放放牛,喂喂猪,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诶?让我扩大养殖规模?——不要,太麻烦了! 什么?想来这里住?——可以,你们自己解决房子。 哈?你们要帮忙干活?——可以,你们自己处理! 等萧以婧回过神的时候,自费干活的人已经卷上天去了,而烂尾楼也不知不觉间重焕生机!

晴空希蓝·完结·137万字

报告将军,夫人她有读心术!

孟婆汤兑水了,糖王的千金带着制糖的记忆重新投了胎,正当她准备带着残存记忆发家致富时,赫赫有名的道长要收她为徒,卯足了力气要引她入正道; 钦天监那会观星算雨的老大人说她运道好,要传她一身本事让我任逍遥。 百福儿小腰一叉,这两个师父就认下啦! 可惜师父不靠谱,说的时候多硬气,做的时候就有多随意。 百福儿被放养了,混到最后就会说:“师父,上!” 本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结果再次天降神迹,百福儿的世界观轰然崩塌...... 谄媚的大骡子:“嗨,你要不要买下我,骡爷带你风里雨里狂奔万里。” 乖巧的小黑狗:“买我呀,我可是挑选小鸡小鸭的好帮手,是你发家致富不二的选择。” 草丛里的菜花蛇:“你踩到我尾巴了你晓得不?” 动物的世界太精彩,百福儿抬眼一瞧,视野中出现一抹身影震的她瞳孔微缩,俊美小公子眉头紧蹙心跳加快,想起了幼时被此女支配的恐惧,拔腿就逃...... 百福儿大喜,“俊美公子你往哪里逃,大骡子给我追~~~”

冬月间·完结·17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