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指挥使大人又戏精了

她的指挥使大人又戏精了

宁木三

古代言情/已完结

55.4万字

完结于2023-03-2610:55:16
宴家长子成亲那日之后,京城众人都知宴家还有个神秘的六姑娘。 这六姑娘极为厉害,不仅与人称笑面阎罗的锦衣卫指挥使相识,还当众拒了那位的礼。 胆子比天大呦! 宴清黎,“……” 不不不,她只是个寻常姑娘,不过随着祖母在外长大,不过回京时遇到了山匪,然后恰好撞到了被那位指挥使大人手中。 她们是萍水相逢,不熟,不熟! 然而,某日,不熟的指挥使大人登堂入室,“想去镇抚司看看吗?” 又一日,指挥使大人吓走同行的人,“宴清黎,你怕我吗?” 他说,“我只在意你的看法……” “无论你如何我都不会失望。” …… 宴清黎自认没有与锦衣卫指挥使作对的能力,所以一切随他,他说什么都是嗯,对,是,然后自己该如何做还是如何。 但是,渐渐地,心动难掩,她还发现这位大人与记忆中的某人,越发相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莫不是,人死还能复生?

第1章,回京遇匪(一)

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时不时还有闷雷声传来。

官道两旁的树木随着风摇晃,呼呼的树叶声不止,像是在与雷声应和。

五六个骑高马的男子护着一辆马车,疾驰在其中。

马蹄声哒哒急促,每次落地带起一片尘土。

车厢中,青衣少女蜷在中年女子的怀中,一手抓着她的衣角,眉头紧皱,却是一声不吭。

张嬷嬷一手揽着她,一手轻拍她的后背,很是心疼,“小姐,不若让赵护卫找个落脚的地方,我们已到皇城山,歇一晚再走也无妨。”

宴清黎睁开眼睛,抬手按了下喉咙,压下上涌的呕吐感,一字一字地缓慢开口,“没事,我还能再坚持,一下。”

张嬷嬷叹气一声,“小姐,出门前老太太说了,让慢慢走就好。您这般着急……”

她顿了下,没忍住说出来,“是不是夫人同您说了什么?”

车厢颠簸,左右摇晃。

宴清黎的肚中胃里仿佛有波涛汹涌翻滚,她再次闭上眼睛,对着张嬷嬷的腹部,闷闷出声,“没有,我只是不想误了大哥的婚事。”

宴清黎与祖母久居在西郊庄园,便是过年都很少回府。

前些日子,府中来信,大哥要成亲了,父亲和母亲请祖母回府。

祖母不愿回京,她也没什么想法,只打算让人送上礼就好。

但是,祖母不同意,还说她该回去一趟了。

宴清黎不太明白自己回去能做什么,观摩别人的婚事?

还是时隔多年,挽救一下疏远的父女、母女关系?

喉间又是一阵翻涌,宴清黎赶紧捂住嘴巴,克制住。

眼角因此溢出些泪水。

张嬷嬷满眼都是怜惜,但也清楚她一旦做出什么决定,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轻叹一声,她打开车窗向外看,心中祈祷,快些到京城吧。

一眼能望到尽头的官道上突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那是什么?”

在张嬷嬷注意到的时候,为首的赵信也发现了。

他当即勒停马,示意其他人护在马车周围,自己手握刀往前走了几步。

远处那一个身影很快变成三四个、五六个,个个人高马大,一身凶悍气势。

他们还兴奋地叫起来,尖利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无比刺耳。

“是山匪!二人护着小姐后退,其他人随我迎敌!”

宴清黎听到车外隐约传来的话,昏昏沉沉的脑袋中艰难抽出一丝理智,“山匪?”

皇城山怎会有山匪?

张嬷嬷见她强撑着坐起,赶紧扶住她。

“小姐别怕,有赵护卫他们在,咱们会没事的!佛祖保佑,一定会没事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惨白,略显胖重的身体不停抖动。

宴清黎伸出一只手,将车窗打开一个缝隙,看到与山匪纠打在一起的赵护卫几人。

仅凭他们几个并不能拦住所有人,已经有山匪朝他们追来。

“嬷嬷你别怕。”

一边说着,宴清黎往远处望去,费力思考,要怎么办。

随着马车疾驰,道路两边的树木越发厚密,而马车后面的山匪越发逼近。

她当即推开马车门。

赶车的车夫见状,赶紧道,“小姐,您快回去。”

车内的张嬷嬷也要把她拉回去。

宴清黎呼吸到外面带着泥土味道的气息,喉中翻涌的异样感终于退去几分。

她没时间细细感受,挡住张嬷嬷的手,对着护在马车周围,时刻准备迎战的两人说道,“你们二人一左一右,尽力跑,去找五城兵马司。”

那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个道,“可是我们要保护小姐您。”

“那就赶紧去找人相救!”宴清黎说得太快,咳出声来,她往身后望了眼,焦急催促,“没时间了,快走!”

两人略作思索,马鞭高扬,驱马离开。

宴清黎目送他们背影远去,让马夫把车停了下来。

脸上有疤的山匪率先追上来,看看已经跑远的两人,看看马车上的三人,嘲笑道,“呦,被抛弃啦,滋味如何?”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娇娇一笑,糙汉他为美人折腰

沈千帷在燕州军营里光着屁股蛋子长大,素来是最见不得那三步一腿一软,五步腰肢酸的娇小姐,直到有一天,苏御史家的嫡出四小姐回了汴京,码头上惊鸿一瞥,一眼就望到心里去了。 然而这小丫头瞧着娇滴滴的,实则满肚子坏水儿的小狐狸一只,巧嘴一张,满汴京的闺秀公子,看谁不爽就骂谁,比那带刺儿的玫瑰还厉害几分。 这脾性,哪能一直惯着?可娇娇一笑,糙汉也软了心肠折了腰,一宠便是一辈子。 新书《东宫掌娇》已发布,宫斗非双洁爽文,有兴趣的朋友可移步一观~

画堂绣阁·完结·76.1万字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美人心上刺

新文《九重之上》开始连载啦(女强+年下) ———————— 元年七十一年间,顾明珠设计了一场绝顶好戏,退了与云家自小定下的亲事,那一夜姑苏无人能安睡,定北王世子徐珏闻着这天大的好消息,上赶着掏心掏肺准备做妻管严。 九月说:世子爷,追姑娘就得不要脸! 顾修荣指责说: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做我妹夫! 百姓说:这顾家小姐是个狐媚,将人迷得五迷三道的。 后来,顾明珠当了造反头子,世子爷为此卸了西北五十万兵权,誓要同她妇唱夫随。

卤蛋专家·完结·36.6万字

人设崩了!将军的病弱美人是杀手

世人皆知,贤昌伯爵府嫡女,虽倾国倾城,却娇弱不能自理,风不能吹,雨不能淋,三天一灵芝,五日一人参,世间除了贤昌伯,没人养得起。 世人还知,宁远大将军虽是少年英雄,却穷得叮当响,为了自己那二十万兵马,府邸都抵押换钱了。 然而世事难料,富贵花居然嫁了,更难料的是,穷将军居然养得起。 ** 唐兮犹记得曾经—— 她说:我是贤昌伯爵府的嫡女,今日我若出事,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勾勒着她的腰线,爱不释手:我看未必?” ** 简迟瑾也记得—— 他苦攻城池数日不下,数十万将士口粮无依,胜负在即,成败于此,她一袭红衣,策马扬鞭,身后,是十万石粮草。 ** 搞笑夫妻日常: “将军,夫人又被关到大理寺了。” “因为什么?” “她带着大理寺卿的女儿偷东西,被大理寺卿当场抓获。”

南天湖·完结·41.5万字

国公夫人上位攻略

有一个做太子妃的姐姐,有一个做江南首富的哥哥,上官宁以为,她有一辈子的时间,去看最美的景、去品最烈的酒、只需纵情山水间,逍遥又快活。 偏……东宫一场大火,世间再无上官女。她覆起容貌,走进繁华帝都,走进鬼蜮人心。 眼见它楼又起,高台之上,琴音高绝,她盈盈一笑间,道一句,小女,姬无盐。 …… 教坊司王先生三次登门意欲收徒,姬无盐:小女有启蒙恩师,虽只是村中一个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敢背弃。 “村中会点儿吹拉弹唱的老头”:……?? 众人:!! 王先生:祖师爷。 …… 众人:听说姬无盐出自江南瀛州那个穷地方,没见过世面,如何能进宁国公府?这不是笑话吗?! 姬家老夫人拄着拐杖冷哼:我百年氏族姬家只是隐世,还没死绝!我姬家下一任家主嫁他宁国公府,那是下嫁! …… 宁国公府宁三爷,面慈而心狠,燕京城中横着走地主儿,从未有人能入其眼,偏总低声唤她,“宁宁。” 宁宁,宁宁。 此去经年,才知那称呼最后的深意——以吾之姓,冠尔之名。

暖笑无殇·连载中·183万字

世子爷她不可能是女的

燕王府世子云潇生性张扬洒脱,风流肆意,隔三差五就会被燕王拎着戒尺追得上树翻墙这是满盛京都知道的事。 但外界不知道的是,燕王手中戒尺抡了十几年,却一次也没有真正落下过。 更不知那玩世不恭的小魔王,实则是个惊才绝艳的女儿郎。 * 云潇自打五岁那年第一次爬墙爬到了隔壁镇北王府,此后十余年就把那墙当成自家门槛跨了。 小镇北王世子裴翊入京为质,一个人太可怜, 她有事儿没事儿就给人带一大兜吃的用的过去; 国子监的夫子故意冷着裴翊,不好好教, 她打着让人帮她写作业的幌子,一天不落地翻墙给人补课。 眼看着小萝卜头好不容易长成了谪仙般的遗世公子, 天下乱了,战事四起,百姓怨声载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狗皇帝一律看不见,成天就知道阴谋诡计权术制衡,还想灭她全家和她辛辛苦苦养成的镇北王世子。 云潇:“???” 天下风云出我辈,皇图霸业谈笑中。 这皇帝不行,得换。 【女帝女帝女帝】

霖小墨·完结·80.5万字

他的小徒弟腰软妩媚

盛宴铃是岭南一个小官之女,生得面若桃花,腰软妩媚,性子却呆呆糯糯,喜好读书。 十一岁时,她家住的巷子里住进个比她大十岁的病秧子,像极了一块枯木,难以接近。 但他学识渊博,还有好多书啊! 爱书如命的她便动了心思,日日送去好吃的,求他说些书上的道理。 缠着求着,终于成了他的小弟子。 后来,先生病逝,她也说了门京都的婚事,去了京都,住进京都姨母家待嫁。 * 宁朔本是太傅之子,谁知父亲被冤,满门被杀,他也被关在岭南了此残生。 再睁眼,竟然成了宁国公的嫡子,小弟子也成了表姑娘,住到了府上待嫁。 只是命不好,未婚夫心有所属,想要退婚。 最初,宁朔为她筹谋此事,想让她全身而退。 后来,宁朔为自己筹谋婚事:如何让她退进自己的怀里。 * 最初,盛宴铃觉得表兄极像先生,但不敢认。 后来,她咬牙切齿,觉得自己根本不认识先生:这真的是那个清冷自持的先生吗?

素织衣·完结·82.2万字

替嫁后我驯服了草原狼王

1V1双洁【傲娇少年狼王X前怂后勇小宫女】 一场关于家与国,和平与爱的故事 大梁327年,北庭首领加布相查亲率十万铁骑兵临漠北,八百里加急,漠北危矣 一年后,梁国与北庭议和,梁国为求北庭不再发兵,嫁去了嫡公主 漫漫黄沙路,公主的心上人宁愿放弃万千荣华也要带走她,昭昭的人生再一次被别人做了决定 一袭红衣,一张红盖头将她送进了他的帐中,而故乡远在千里之外,从此她再也没有了家 第一次见他,少年戏谑的挑起她的红盖头,笑言:“本王见过梁淑仪,你不是她。” 她掩盖在袖子下的手抓紧了锋利的发簪,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再后来他教她如何握刀,教她骑马,教她做这草原最无拘无束的明月 三朝更迭,她被人挟持,他率草原三十六部,四十万兵马剑指汴京 高坐白马上的少年,一柄红石弯刀握在手中,他道:“交出本王的昭昭,饶你们全尸。” 草原最桀骜的孤狼最终折服在中原的明月手中,甘愿为她穿衣牵马,为她舍却自己。 他教会她如何于乱世中生存,她便为他哪怕拼了命也要守护住家园,在苍茫草原间,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而家与国,和平与爱,便是她在成长路上学会的取舍与抉择。

序临·完结·39.5万字

山河祈宁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眼抬山河·连载中·53.4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