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崩了!将军的病弱美人是杀手

人设崩了!将军的病弱美人是杀手

南天湖

古代言情/已完结

41.5万字

完结于2023-01-1022:35:56
世人皆知,贤昌伯爵府嫡女,虽倾国倾城,却娇弱不能自理,风不能吹,雨不能淋,三天一灵芝,五日一人参,世间除了贤昌伯,没人养得起。 世人还知,宁远大将军虽是少年英雄,却穷得叮当响,为了自己那二十万兵马,府邸都抵押换钱了。 然而世事难料,富贵花居然嫁了,更难料的是,穷将军居然养得起。 ** 唐兮犹记得曾经—— 她说:我是贤昌伯爵府的嫡女,今日我若出事,我父亲是不会放过你的。 他勾勒着她的腰线,爱不释手:我看未必?” ** 简迟瑾也记得—— 他苦攻城池数日不下,数十万将士口粮无依,胜负在即,成败于此,她一袭红衣,策马扬鞭,身后,是十万石粮草。 ** 搞笑夫妻日常: “将军,夫人又被关到大理寺了。” “因为什么?” “她带着大理寺卿的女儿偷东西,被大理寺卿当场抓获。”

第一章针锋相对

上京城二十里外的连绵密林里。

一辆内敛的马车由远及近驶来,小路泥泞坎坷,马车走得很是颠簸。

密叶遮掩的树枝后,一双乌黑清冷的眼眸紧盯着马车,目测马车已经行驶到目标位置,她弯起食指吹了声哨子。

尖锐的哨声瞬间打破密林的沉寂。

一根粗壮的绳子陡然从地底升起,马来不及闪躲,嘶鸣一声,踉跄跪倒在地。

刹时,隐藏在密林里的黑衣鬼魅从天而降,亮出森然惨白的兵器,直冲车厢。

再看车厢四周,不知何时已经守了一圈身披青衣软甲,手执长枪利剑之徒。

黑影与软甲缠斗在一起,一时难舍难分。

唐兮隐藏在暗处,趁着软甲守卫无法分身,一跃跳在车顶。

还未站稳,一柄利剑从她落脚处刺穿。

唐兮旋身躲闪,同时提剑携带雷霆之势直逼车内男人。

如此强大的剑气不容小觑,简迟瑾沉眸,手中雪白如霜的长剑挽出数个精妙剑花。

两刃相撞,锵鸣声瞬间朝四周横冲直撞,雕花木窗应声而裂。

这第一招不分胜负。

两人对视一眼,电光火石间,双方默契的抛弃长剑,抽出匕首,短兵相接。

车厢内空间逼仄,两人近身搏击,短短几息,已过百招。

你来我往,双方身上皆挂了彩。

又是百来回合,唐兮体力略有不支,招式不复先前的干净利落,接二连三露出漏洞。

简迟瑾眸光锐利,抓准时机,将她逼到角落,反手一刀把她手里的匕首打落,接着一脚踢出车厢。

唐兮短暂错愕后,立马采取躲闪策略,寻机逃离。

但简迟瑾已然察觉到她的意图,将门堵的严丝合缝。

唐兮眼里闪过一丝慌乱,狠狠瞪向简迟瑾。

简迟瑾居高临下俯视她,似乎有些惋惜,声音却冷漠无情,“永夜阁的甲级杀手,可惜了。”

手起刀落,就要给她致命一击。

瞳孔里的刀芒越来越大,唐兮眼里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诡异光辉,她抬手,攥住简迟瑾的手腕。

闪烁着寒光的刀尖堪堪在她眼前一寸处停下。

简迟瑾皱了皱眉,嫌恶的看着自己腕上的手,加重刺下的力道。

他用力,唐兮也用力。

攥得简迟瑾手腕生疼,硬是不让他再近一步。

唐兮身下是柔软的毯子,眼前是绷着一张俊脸要置她于死地的男人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唐兮忽然“噗嗤”一声,不合时宜的笑了。

简迟瑾疑惑看她,脑子一闪而过一个念头,他暗道中计了,忙甩开唐兮的手。

但已经迟了,手腕一阵酥麻如闪电般迅速四散游蹿到整个身体,他重重跌在还来不及起身的唐兮身上。

唐兮被砸的翻白眼。

这人看着精瘦,怎么这般沉重。

唐兮狠狠将他从身上推下去,扶着腰坐起身。

简迟瑾半躺半倚的跌在纯黑的毛绒地毯上,盯着眼前带着面巾的女人,面色阴沉的可怕。

她方才的弱势都是装的。

简迟瑾的目光聚在她食指上的黑色戒指上。

戒指上有毒针,他却任由她握了那么久。

“简大将军不必觉得丢脸,毕竟你是带兵打仗的将军,不了解我们杀手的这些阴谋诡计也正常。”唐兮弓着腰,在车厢翻找她要的东西,补充道:“更何况是输在我的手中,您得反以为荣。”

回复她的是一阵沉默。

唐兮也没打算听他回复。

车上已经翻了个遍,还未寻到,唐兮顿了顿,将目光落在简迟瑾身上。

他跌坐在地,一条大长腿长长伸着,另一条曲着,一只胳膊松松垮垮的搭在上面,细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很有力量感,再配上那张挑不出一点瑕疵的俊脸,分明是一副醉酒后睥睨人间的潇洒,哪有一点任人宰割的狼狈。

唐兮眸子半敛,面巾下的唇角轻勾。

“对不住了,简大将军。”

语罢,半蹲下身,毫不犹豫的伸手在他衣襟里摸索。

东西不在车上,那就只能在他身上了。

简迟瑾的脸瞬间黑到极点,奈何他此时浑身无力,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她上下其手,随意摆布。

且那只手不知是不是故意的,像极了撩拨,火苗乱窜,简迟瑾耳朵控制不住的红起来。

“简大将军耳朵怎么红了?”唐兮凑到他近前,歪了歪头,眨巴眨巴大眼睛。

属于女儿家的陌生体香笼罩在鼻尖,清冷中夹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甜香,这是简迟瑾从未闻过的味道。

他呼吸一滞,合上眼睛,不看也不闻。

打量着简迟瑾一副僧人入定的模样,唐兮微翘的眼尾染了狡黠的笑意。

自十四岁便威名远扬,令敌人闻风丧胆的简大将军似乎并没有坐怀不乱的本事。

指尖碰到一只细长的信筒,唐兮勾出,是此行要找的东西。

任务完成!

她眸子里的笑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甲级杀手该有的冷峻严酷,利落的跳下马车,曲指吹了声口哨,“撤!”

所有黑衣杀手听令,从混战中快速抽离,消失的无影无踪。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世子爷的心头宠是个疯批美人

卿虞,安定侯府嫡出的大小姐,十岁克死亲生爹娘,十五岁克死养父母,回府不过半月,亲叔叔一家也都意外身亡,人称天煞孤星,盛京唯恐避之不及。 宁执,紫衣墨发,光风霁月,名声正茂的宁王府世子,虽身娇体弱,见不得光,吹不得风,鲜少现身人前,可偏生生了一张惊世颜,弱冠之年,盛京众女争相求嫁。 一个是人人嫌恶的丧门星。 一个是高不可攀的天上月。 月圆夜宫宴。 蛊毒发作痛意难忍的卿虞欲寻个借口溜之大吉,却不想一个不小心跌到了白月光世子宁执的怀里,心口疼痛竟奇迹般倏然缓解! 而后,神志不清的卿虞死死赖在了宁执怀里。 看着卿虞眉心若隐若现的蝶形印记,宁执眸子微动,顺势把卿虞不安分的小脑袋往自己胸口按了按,语气轻柔又带着点点蛊惑,“乖,别动。” 丧门星卿虞与天上月宁执当众深情相拥,全场哗然! 众女一阵痛心,简直是糟蹋了! 眸子里妒火燃烧,这丧门星究竟是何时勾得宁世子倾心? 呸,狐狸精! 却不想更糟心的还在后头,白月光宁执竟然当众求皇帝赐婚! 翌日,宁执与卿虞私定终身的消息传出,整个盛京一片沸腾! 一定是谣言,假的,不可信! 直到亲眼看到从不出现在人前的宁执,牵着卿虞的手,旁若无人的亲密,眉眼间尽是纵容宠溺,众女心碎了一地,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把白月光世子拉回正途。 后来,众人亲眼看见良善可欺的卿虞当街掌掴丞相府嫡女耳光…… 白月光世子宁执却是紧张的抓着卿虞的手吹了又吹,声音里满是心疼,“卿卿,疼不疼?” 再后来,众人又亲眼看到纤细柔弱的卿虞眼都不眨的砍了兵部尚书家小公子的双手…… 白月光世子宁执脸色顿变,赶忙把卿虞搂进怀里,声音里满是紧张,“卿卿,怎的动了这么大火气?” 再再后来,…… 再再再后来……众人怂了,这卿安郡主不仅是个灾星,更是个疯子,惹不起! 至于曾经的白月光世子宁执,已经彻底没救了,不提也罢!

瑾夏醉卿颜·完结·77.2万字

咸鱼娘娘一心只想翻墙

温念软身为皇上的妃子,拿的是宫斗剧本。 按照套路,要开启宫斗模式? 达咩!她只想猥琐发育。 她最大的梦想是做条能吃能喝能玩能浪的咸鱼。 她只想躺着,不想翻身。 她更不想跟一群女人争一个狗皇帝,她只想独自美丽。 白天,她是弱柳扶风、一步三喘的温妃娘娘,哄得了太后,拿捏得了妃子。 最大爱好,找几个妃子聚众搓麻将。 晚上,她是兴风作浪、偷鸡摸狗的皇宫贼人,爬得了房顶,偷得了御膳房。 最大爱好,带着她的猫儿祸祸御膳房的膳食。 她本想做一条合格的咸鱼,奈何有人拿针戳着她翻身。 太后赶鸭子上架让她争宠:好孩子,你努力努力,皇后的位置非你莫属。 达咩达咩!她不想做皇后,只想做一条不翻身的咸鱼。 渣爹渣娘对她劝慰:好女儿,你要努力博得皇上欢心,这样才能保证我们侯府久盛不衰。 侯府衰不衰干老娘毛事?死开! 渣姐渣男对她PUA:好妹妹,你要努力往上爬,这样我们的宏图霸业才能尽快实现。 想要她当他们的垫脚石?别说门,窗都没有! 温念软本想着就这样舒舒服服做一条晒干的咸鱼,没想到某一天晚上遇到隔壁宫殿的那位皎如明月、皑如白雪的男子。 从此,咸鱼有了人生目标—— 每天都要想着翻墙! 【双洁,咸鱼女主+双面男主】

百里十书·完结·63.7万字

娘娘她人美路子野

令牌出,天下乱。 令,是明月令;持令之人,乃南蓁。 明月阁一朝叛乱起,南蓁被迫出逃,误入冷宫高墙之中。 本意借住养伤,顺带揪个叛徒,结果伤还没好,就被皇帝抓个正着。 当江湖侠女误入皇室后宫,就如同活鱼游进了死水里。 自此,朝堂风起云涌,后宫再无宁日。 贤妃不贤,端妃不端,她这冷宫也从未被人冷落过。 “娘娘,贤妃带人抄家伙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端妃找您算账来了!” “关门,放狗!” “娘娘……” “继续关门,放狗!” 冬月认真回应道,“不行,狗打不过陛下。” 一句话简介:强强互宠,共谋河清海晏。 另:新文已开《夫人今生不从善》,欢迎大家挪步隔壁!

禾叶苏·完结·89.4万字

她的指挥使大人又戏精了

宴家长子成亲那日之后,京城众人都知宴家还有个神秘的六姑娘。 这六姑娘极为厉害,不仅与人称笑面阎罗的锦衣卫指挥使相识,还当众拒了那位的礼。 胆子比天大呦! 宴清黎,“……” 不不不,她只是个寻常姑娘,不过随着祖母在外长大,不过回京时遇到了山匪,然后恰好撞到了被那位指挥使大人手中。 她们是萍水相逢,不熟,不熟! 然而,某日,不熟的指挥使大人登堂入室,“想去镇抚司看看吗?” 又一日,指挥使大人吓走同行的人,“宴清黎,你怕我吗?” 他说,“我只在意你的看法……” “无论你如何我都不会失望。” …… 宴清黎自认没有与锦衣卫指挥使作对的能力,所以一切随他,他说什么都是嗯,对,是,然后自己该如何做还是如何。 但是,渐渐地,心动难掩,她还发现这位大人与记忆中的某人,越发相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莫不是,人死还能复生?

宁木三·完结·55.4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完结·81.1万字

夫君位极摄政王

【病娇黑莲花女主VS颜值祸国疯批皇叔,双强+团宠+爽文+搞笑】 吕氏出美人唤吕序…… 十二岁至凉州,凉州府再也没办过嫁娶喜事,所有年轻公子都在等她长大。 十五岁回京都,京都的姑娘们如临大敌,半月前就聚在一起商讨应对策略。 后为人妇,南离国当年无士子参加科举…… 吕序:其实家中我最丑…… 梵行:娘子太优秀,只有优秀如我才敢娶……

灵琲·连载中·126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病娇太子今天也在演深情

她是将门嫡女,潇洒恣意,慵懒随心,没什么大的志远,就想天下安宁,躺平摸鱼。 他是当朝太子爷,俊美无铸、尊贵不凡,奈何性格诡异、行事不羁,作天作地,害人害己。 然后这祸害成了她夫君…… 大婚之夜,他扬言休妻,却惹祸被罚进佛门,她翘首以盼,等了足足两年,好不容易把他等回来了,结果特么的居然‘失忆’了? 失忆后的太子爷更加嚣张邪恶,挖坑设局,搭台看戏,将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说好的要和离,结果他却缠着、撩她、命都给她? 明明他就是逗人玩儿,偏偏所有人都觉得他情深似海,劝她怜惜眼前人。 怜惜个屁,真要觉得这人好,你们倒是别抖啊。 太子爷疯批病娇蛇精病,奈何长得好,给得多。 她能怎么办?一边嫌弃,一边宠着呗。 塑料夫妻,相互演情深,相互挖坑,联手坑人。 1V1,两个戏精,互坑出感情,然后一起祸害天下。

妖殊·完结·3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