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宋一沁

古代言情/连载中

91.7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4 23:50:09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第1章 被迫替嫁

“说,你嫁不嫁?”

一根带钩的鞭子下去,被人摁在地上的于云夕后背皮开肉绽,鲜血染红了素色长裙。

“我不会去冲喜的。”于云夕艰难地抬头对陈氏开口,她头发凌乱,看起来极其狼狈。

“呵,你不过是相府的庶女,注定要给人当小妾的。现在让你去给摄政王冲喜,是本夫人抬举你,给你送了一门好亲事!”

陈氏俯身,挑起了于云夕精巧的下巴。

这小贱人的脸和她娘亲一样,都是狐媚子的样子,让人恨不得马上毁了它。

“可宫里来圣旨的时候,明明是说国师看中了妹妹的生辰八字,这门‘好亲事’应该是妹妹的吧?”于云夕捂着发疼的伤口,喘着气反问,眼神里并无妥协,有的只是倔强与抗拒。

“啪”,又是一鞭子下去,于云夕的后背疼到发麻。

“你妹妹是未来的太子妃,怎么可以嫁给一个将死之人呢?你若是不愿意上花轿的话,你奶娘现在就得死。”陈氏轻蔑地笑了起来。

“噗,”于云夕猛吐了一口鲜血,她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紧张,“你要对奶娘做什么?”

母亲过世多年,奶娘便是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了。

她绝不能让奶娘有事!

“你若乖乖上花轿,本夫人便会给你的病痨子奶娘请大夫,否则……”

“我可以嫁。”于云夕攥着拳头,声音都是发现的,她终究还是妥协了。

“你早这么听话……”

“我是有条件的,第一,于府要照顾好奶娘;第二,把我娘当年留给我的玉佩还给我。”于云夕倔强地看着陈氏,一字一句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娘亲临死之前再三叮嘱过,那玉佩非常特殊,关键时候可保命。只是娘亲死后,陈氏就来她们的院子抢走了所有东西,就连玉佩也不能幸免。

陈氏听此,轻蔑地笑了起来,“不过是一块不值钱的暖玉罢了,放在本夫人手里又如何,难道本夫人还会贪了它不成?”

“两个条件,若有一个做不到,你休想我上花轿!”于云夕强硬地开口。

陈氏虽可以用奶娘来威胁她,但她也绝不是轻易妥协的人!

“你……”

“你若再犹豫,摄政王府那边发现猫腻,你们也不得安生。到时候有整个丞相府给奶娘和我陪葬,也值了。”于云夕的声音又冷了许多。

“够了。”陈氏怒气腾腾地盯着于云夕。

她没有想到,这个一直任由她抓捏的庶女,现在居然有胆子威胁她了。

不过太妃那边的确是催得急……

深呼吸一口气,陈氏忍着要杀了于云夕的冲动,大声呵斥下人:“还不赶紧去取玉佩?”

等到玉佩被拿来的时候,旁边的下人趁机绑住于云夕的手,她的嘴巴也被人用一块布捂住。

很快晕眩感袭来,她的意识逐渐抽离。

紧接着,丞相府外面锣鼓喧天,她就这样被人披上嫁衣抬上花轿。

半个月前,皇上最信任的九皇弟,天夏国百姓极其敬重的战神王爷遭人暗算,长睡不醒。

国师说了,必须要找一个生辰八字与他相配的女子给他冲喜,他才有可能苏醒过来。

他们相中的是相府嫡女于婉容的生辰八字,但丞相府的人却偏要说那生辰八字是庶女于云夕的。

……

冷意袭来,于云夕被冷醒。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被人随意丢在地上的。

伤口疼极了,她想动手检查自己的伤势,结果发现手还是被绑着的。

她挪着身体站起来,抬头,入眼便是大红的喜字,红蜡烛,红帘子……

床上还躺着一个穿着红色新郎服的男子。

她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凑过去看一眼。但仅此一眼,她就失了神。

对方脸庞轮廓完美无瑕,鼻子高挺,即使现在毫无生机,但也难掩身上曾经拥有的肃杀之气。

“他就是摄政王风易离,我要代为冲喜的夫君?”回过神后,于云夕轻声低喃。

“大小姐管好自己的嘴,代为冲喜,这种说辞以后就不要说出来了。国师看中的只能是你的生辰八字,你就是摄政王妃。”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冷漠的女声传来。

于云夕回头,就看到一个面色不善的女人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青姑姑?”于云夕脸色微变。

眼前人是陈氏的心腹之一青姑姑,她这些年可没有少帮陈氏做肮脏之事。

她怎么在这里?

“你自幼就没有教养、不懂规矩,夫人担心你连累丞相府,故而让奴婢跟着你出嫁,好帮持你。”青姑姑嫌弃地开口。

帮持?是监视吧!

听到这里,于云夕只想冷笑。

“大小姐……不,王妃,虽然王爷是个半死人,但摄政王府还有这么多眼睛盯着你呢。他们对你什么态度,取决于丞相府,所以你若想做什么对丞相府不利的事情可得先掂量掂量。”

青姑姑鄙夷地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风易离,然后走过来帮于云夕把绳子给解开。

于云夕垂眸,没有说话。

可青姑姑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她盯上了她不小心露出来的玉佩。

“夫人说了,玉佩还是由奴婢先给你保管……”

说话间,她就伸手过来想要夺玉佩。

于云夕眼里闪过了怒意。

她们竟然还想继续控制她!

她快速向后退,躲过了青姑姑的手。

她还想继续躲闪的,但才动了几下,身后的伤口裂开,疼得她满头大汗,举步维艰。

焦急之际,她余光扫到了床上的风易离,她赶紧把玉佩塞进他的衣裳里。

青姑姑还想去抢,她则是高声呵斥:“青姑姑,这可是摄政王,你确定你要冒犯他?听闻他是因为中毒才变成这样,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

听到这话,青姑姑脸色骤变,赶紧捂着口鼻后退。

“青姑姑,现在是我与王爷的洞房花烛夜,你确定你要一直盯着?”于云夕幽幽反问。

青姑姑愤怒地看了一眼床上的风易离,又看了一眼于云夕,最后只能咬牙刀:“那奴婢就在此祝贺王妃你和王爷‘洞房花烛,早生贵子’了。”

说完,她拂袖推门出去。

趁着这个机会,于云夕看出去,发现院子里好多侍卫在守着。

“丞相府扣着奶娘,摄政王府又有这么多守卫,我当真是逃不了。”她自嘲道。

身上的痛疼更是让她心力交瘁,摸了一下腰侧,摸到了一个药瓶子。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她这些年有随身带药的习惯。

她赶紧给自己喂了几颗,身上的疼痛终于舒缓了些许。

转身,看着床上的风易离,她赶伸手去扒拉他的衣服。

他的身体非常冰冷,玉佩正好被放在他心口的位置,把那里都给焐热了。

“娘的玉佩,可算是重新回到我的手上了。”于云轻轻擦着玉佩,庆幸道。

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在她把玉佩给拿起来的时候,风易离冷冰冰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新婚夜,王爷有读心术后演技爆棚

【双洁,甜宠,白切黑,欢喜冤家,1v1】 云染堂堂阁主,医毒蛊武,样样精通,日子快活似神仙,奈何一朝被雷劈,魂穿成尚书府饱受欺凌的大小姐,日子过的狗都不如…… 继妹悔婚,直接命人将她打晕扔上花轿,嫁给那个传闻中集眼疾腿疾隐疾于一身的男人 ****** 新婚夜,南宫墨对她说: “本王眼瞎腿残且命不久矣,不愿误佳人,卿可和离,另觅良人。” 云染深情款款回话:“世人常说,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你我既已成婚,便该不离不弃,我会陪你到生命最后一刻的。” 然而南宫墨却听到了她的心声: 【和离?为啥要和离?住你的房,花你的钱,等你两眼一闭腿一蹬,我就挖个坑把你埋了,然后继承你的万贯家财良田美眷,岂不美哉?】 南宫墨缓缓咬牙:“呵……甚美!”

风舞苏苏·连载中·76.3万字

救命!嫁给糙汉将军后被宠野了

沈漓本以为穿越到古代已是此生最大的挑战,看着面前的赐婚圣旨,她两眼一黑,嫁给司炎那个疯批?还是一起毁灭吧! 赐婚的传闻不胫而走,有不少人幸灾乐祸,谁不知道那冷面将军最厌烦娇滴滴的贵女。 然而… 在不久后的宫宴上,众人亲眼看到司炎把小娇妻压在墙角,宠溺满满的摸了摸她的头,并低声诱哄。 “看你刚才跑的挺快,腿不疼了?” 沈漓红着耳根拍掉他的手,嗔他一眼。 “还好意思说,你能不能正常点,没看到刚才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多奇怪。” 开口后,沈漓才反应过来自己更像是在撒娇,顿时板起小脸。 “不管不管,你晚上去书房睡。” 被教训一通后,司炎不怒反笑。 “好,书房里的塌正好能睡两个人。” 沈漓皱眉:? 司炎看她表情“啧”了一声:“想我抱你睡?真麻烦,不过也不是不可以。” 众人:我是瞎了还是聋了,这还是那个杀伐果断不苟言笑的司炎? 这大概是一个野狼变忠犬的故事。

蓝西梦西·连载中·48.4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连载中·47.8万字

退婚夜!将门嫡女她被皇叔抢亲了

前世,姜佩环被渣男算计,横遭惨死,还连累满门被灭。 重回十八岁,她还是那个不让须眉的将门骄女。 未婚夫嫌她落水失身,前来退婚换娶她的堂妹? 众人笑话她,她却乐见其成:十万两黄金,我便答应此事。 退婚后,京城都传她临婚被弃,做不成淮南王世子妃也难再嫁出去。 谁知,那位矜贵无双的成王殿下站了出来:娶她,有何不何? 多少名门淑女春闺梦碎,可姜佩环却十动然拒。 他可是渣男的皇叔,先帝幼子,看似倜傥矜贵,实则手段狠辣。 她誓要报前世之仇,好好守护家门亲族,不愿和皇室有半分瓜葛。 可是终于有一天,她还是阴差阳错成了人人称羡的成王妃。 姜佩环回过味来,对着躺在身边的男人恼羞成怒:萧南夜,你算计我? 杀伐果断的成王殿下看着自家王妃炸毛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 他欺身耳语,声线缠绵:卿卿见谅,恕我这一生,只图你一人。

摆米饭·完结·74.8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连载中·78.8万字

将军夫人又在装柔弱

前世,堂堂定国公府嫡女,惨遭姨娘陷害,成了定国公府人人闭口不谈,连最下等奴仆都不如的存在。 此生,穆清瑜浴血归来,势必要夺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贤王名声在外,人人都羡慕穆清瑜与贤王的婚约,只有她知道贤王的真面目。既然庶妹穆清雪要抢走与贤王的婚约,那就给她好了。 谁料圣上为了补偿穆清瑜,将她许给了战神将军李照。 李照冷酷无情,杀人如麻浑身散发着戾气,一个眼神就能让小儿夜啼不止。人人都道定国公府那位娇弱美人,嫁入将军府后撑不了一个月就要吓破了胆…… 掉马小剧场 婚后,李照大气不敢喘,眉头不敢皱,生怕吓坏了美人。 直到这一日,李照得知穆清瑜去了贤王妃设的鸿门宴,手提长剑凶神恶煞赶过去。 他的夫人纯良柔弱,进了贤王府那个狼窝岂不是要被啃得连渣都不剩? 赶到贤王府,只见贤王妃的寝殿冒着窜天的火光,王妃被火熏得狼狈不堪,痛骂着毫发无损的穆清瑜。 穆清瑜柔柔弱弱陪着不是,暗中却把手里的火折子丢了出去,瞬间偏殿也起了火。 见到李照,穆清瑜扑到其怀里小声啜泣:“着火了我好害怕~” 目睹一切的李照:“……” 外表柔弱内心腹黑扮猪吃老虎嫡小姐VS外表冰冷残暴实则惧内大将军

两块小饼干·完结·112万字

偷到休书后,咸鱼王妃掉马了

沐清瑜只想做个平平无奇的美少女,虐渣,抓贼,拿红赏拿到手软! 楚昕元:谁能干掉沐清瑜,本王赏金千金……不,本王亲自动手,王妃外逃,本王丢不起这个人! 楚景弦:遇见你之前,咸鱼皇子很适合我;遇见你之后,天下在握才配得上你的风华! 东方墨晔:天下算什么?我只要沐清瑜! 沐清瑜:专心事业不香吗?统统走开,别挡本女王的路!

楚千墨·连载中·154万字

今日大吉宜和离

堂堂二十一世纪玄门掌门,一朝穿越,竟成了受刑致死的王府弃妃! 丈夫不疼,婆婆不爱,情敌一堆,儿子古怪。 苏识夏看着手里一把稀烂的牌,无比心塞。 好在还有玄术在手,空间在怀,灭渣男,斗白莲,翻身奋斗把命改。 至于某位曾弃了她的王爷? 呵呵,一张休书奉上,拜拜了您嘞!

言千焱·连载中·34.4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