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死后第六年崽崽父王追上门

假死后第六年崽崽父王追上门

乔洛川

古代言情/已完结

85.8万字

完结于2023-03-07 17:36:55
六年前,楚家嫡女被庶妹算计,被迫替嫁给了瞎了双眼,命不久矣的临王。 好在她医术高超,替临王解了毒。 谁知他活过来后,皇上竟要给他赐侧妃,关键这个狗男人还不拒绝。 气得她丢下和离书后,就一把火烧了王府,逃之夭夭。 六年后,某临王依旧孤家寡人,众老奴操碎了心。 某日在路上见到一个长得极像临王的小包子,他们瞬间哭成一团。 “王府后继有人了!世子请快快跟我们回王府。” 谁知小包子嫌弃道:“没兴趣。” “世子,王府家财万贯啊……” “我娘是首富!” “世子,王府极其安全啊……” “我娘是武林盟主!” “世子,王府手握重兵啊……” “我娘是南端国继承人!” 突然后面传来一个幽幽的声音:“那你娘可需要皇夫?本王觉得自己尚可。”

第1章被迫成为临王妃

“你当真要逼我嫁给临王?”

将军府的院子里,被两个老嬷嬷推搡着的楚白晗回头大声质问苏远。

她的眼睛微红,精巧的脸上愤然一片,被强迫穿上的嫁衣皱巴巴的,脖子和手背上全触目惊心的伤痕。

不远处的苏远眸子闪烁,他低声道:“你与本世子的婚约作罢吧。你自幼在庄子里长大,而郡王府需要的是一个知书识礼、聪慧大方的儿媳,你……不合适。”

“我不合适,难道楚瑜就合适了?”楚白晗冷笑一声,内心觉得讽刺极了。

她本是将军府嫡女,但八岁那年,娘亲突然病重,不到半个月便死了。

娘亲死后第二日,年近八岁的她被赶到江南的庄子里。

她这一走,便是十一年。

她现在之所以回来,不过是因为前些日子,苏远给她写信,信里提及他们年幼时两家定下的婚约,希望她能回来成婚,字字句句真切极了。

不承想,她才回来便被人强制换上嫁衣。

嫁的人不是苏远,而是那暴戾的八皇子临王!

而她听府内的下人说,苏远与她的庶妹楚瑜早就私定终生了。

她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这是皇上的旨意。再说了,你嫁去当临王妃是抬举你了,你为何那么不懂事呢?”苏远脸色沉下来,语气不耐极了。

听此,楚白晗昂头讽刺大笑。

“苏远,需要我提醒你吗?皇上指定的临王妃是楚瑜,她才是今日要嫁给临王的人!”

“你……”

“还有,你当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临王年初在战场上遭人算计,瞎了双眼。此后,他性子越发暴戾,凡是近他身的人,几乎都身首异处了。你舍不得苏瑜死,所以就想让我替她去送死对吧?”楚白晗毫不留情地揭穿他的险恶用心。

苏远脸一垮,眼神有些恼怒。

他没有想到,楚白晗居然也知道临王的事情。

“你今日若不愿意上花轿,那你婢女的命本世子也不作保证了。”软的不行,他开始威胁她了。

“你要对南星做什么?”楚白晗死死攥着拳头,心还是慌了。

南星是奶娘的女儿,娘亲和奶娘死后,就只有南星陪着她了。

南星与她一同回京,但入了将军府之后就被人带走了。

“你若乖乖听话,她还能活着,否则……”苏远轻蔑一笑。

楚白晗眼睛恨意翻滚,眼尾处的美人痣泛着猩红。

漫长的沉默之后,她浑身泄气,狼狈地说:“我嫁。不过有些话,在临上花轿前我想与你说一下。”

她缓缓抬眸,那双剪水眸里恨意褪去,只剩下了哀求。

她生得极美,既有京城女子的大气,又有江南女子的温婉,被她这样看着,苏远一时失了神,戒备也放下了。

他走过去,语气也放缓和:“临王就是个废人,他不会将你如何。你若是能替本世子监视他,本世子不会亏待你的。”

监视临王府?

楚白晗微愣,很快就心中明了。

苏远,楚府都是太子的人!

宴临在没有出事之前,是最有机会和太子争夺皇位的人。虽说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但也不可放下戒备之心。

他们这是想让她成为棋子,好彻底毁了晏临吗?

又是沉默好一会儿,楚白晗莞尔一笑,“好,我是顾念旧情的人,世子有愿,我理应替你完成。。”

“本世子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苏远心中一喜,就想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谁知道下一瞬,楚白晗眼神一凛,一根尖锐的簪子从她发髻上取下,直插入他的脖颈处。

“你我二人本就没有真情可言,我又怎么可能会顾念旧情?我恨不得取了你的狗命!”

随着簪子的插入,楚白晗狠声开口。

苏远吃疼,他用力甩开她的手,还狠狠一巴掌打下去。

被甩了一巴掌,楚白晗额头磕在旁边的石桌上,鲜血横流,渗透入眼。

但她却不在意,她捂着红肿的半边脸,回头,冷漠地看着踉踉跄跄向后退的苏远。

旁边的下人们都扑过来了,“世子您没事吧。快叫府医!”

看着他们这般慌乱的样子,她的内心终于起了一点痛快。

“只可惜啊,这种人渣现在还不能死。”她轻声低喃。

没错,苏远死不了。

她可太懂人的穴位了,方才那一扎只会让苏远痛很久,但不致命。

至于为何不取他的性命……

这里是将军府,估计她那位好父亲此时就在暗处盯着呢。

南星在他们手上,苏远若是死了,她与南星都活不成。

“杀了这个贱人!”苏远暴跳如雷。

但恰好这个时候,下人匆匆来报,“世子,临王府迎亲的轿子到了。”

“苏远,你现在若杀了我,那可就没有人能替你的心上人出嫁了。”睨着苏远,楚白晗冷笑一声,讽刺道。

转身,她挺直背脊,一步步朝着门口走去。

在脚即将跨过门槛的时候,她背对着院子,高声道:“父亲大人,女儿知道您就在暗处看着。女儿自此前去便是临王妃了。女儿没有什么本事,但胡搅蛮缠,拖累家族却是轻而易举的。所以,好好替女儿照顾南星,若不然楚府上下都不会好过!”

……

孤身一人走出去,楚白晗看到来接亲的只有一顶破旧小轿子,和几个神情不耐的下人。

她明白了,临王也厌恶这门婚事呢。

可她也不抱怨,而是静静地坐上轿子。

她已经没有回头路了,临王府哪怕是龙潭虎穴她也得闯。

就这样,她被人悄无声息地抬进临王府。

没有迎接,也没有拜堂,她就这样被丢进了一个昏暗的小屋子里。

“王妃,贵妃娘娘说了,你们楚家女子福薄,冲撞到王爷就不好了。所以你还是静心在屋子里给王爷祈福,等福气攒够了再出来吧。”王府婢女隔着门,阴阳怪气地说道。

楚白晗心微沉,看来她这位“婆婆”也很不喜欢她啊。

罢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屋子黑漆漆的,得先把屋子点亮。

在屋子摸索着,折腾了好久,可算是找到了火折子和油灯。

但当她把油灯给点亮的那一瞬,她惊喊了一声……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1.1万字

退婚夜!我撕了战神王爷的衣服

新婚夜,被陷害与男子有染,还要被放火烧死? 楚千漓笑得没心没肺:“休书我已替你写好,告辞。” 风夜玄将她一把擒住,冷肆阴鸷:“想走?除非从本王尸体上跨过去!” …… 神医大佬意外穿成不学无术的玄王妃,楚千漓只想当一条混吃等死的咸鱼。 谁知惹上偏执疯批玄王爷,一不小心被宠上了天! 某日。 众臣哭丧着脸:“王爷,王妃又在大闹金銮殿,请重振夫纲!” 风夜玄咚的一声跪在自家娘子面前,双手奉上驯夫鞭:“漓儿,本王将他们的嘴都撕了,轻一点可好?”

半世轻狂·完结·204万字

替摄政王养崽后,他来陪我种田了

【系统空间+1v1+萌娃+极品+又奶又狼+又美又飒】 前脚搬空了渣男的小金库,后脚就穿越了。 什么?她未婚先孕?亲爹和后娘要弄死她? 农场系统在手,事情反转亲爹后娘脸啪啪作响。在她活下去的道路上各种奇葩,欺骗,打秋风的人接踵而至。三天两头道德绑架打秋风。 叔可忍婶不可忍。 还好,她有三个哥哥宠着。 在幸福的道路上,让她万万没有想到娃的亲爹找上门了。 高大英俊的小狼狗,又奶又狼又傲娇,关键护犊子…… 这是假娘变亲娘的节奏哇~~~ 推荐:【空间农女:弃妇再嫁高门】

月亮月亮·连载中·101万字

分家后,小寡妇相公从京城回来了

睁眼闭眼间,漆柒发现自己穿越了,还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正被婆家驱赶的小寡妇。 不完整的记忆预示着肚子里的小家伙身世不简单,果然,生出来一对活泼可爱的龙凤胎, 身为医学院中西医双修的硕士生,还身怀功德系统,一手医术治病救人,行善积德,待到功成名就时,就算是带着两个拖油瓶的小寡妇,也是个炽手可热,让人追捧的俏寡妇。 多年后,两辆豪华马车堵在家门口,走下来两位俊朗非凡,位高权重的优质男,都说是她丈夫…… 呃,那多年之前埋进坟里,她年年带着娃娃前去磕头祭拜的又是哪位? 难道,诈尸了? 但是,一诈还诈出俩来,她实在齁不住…… 怎么办?带着娃娃跑呗。 比起高门大宅的贵妇生活,她还是喜欢恣意策马扬帆,最爱云开雾散。

不变的时光·连载中·53.3万字

新婚夜,我治好了失明太子的隐疾

一道赐婚,将黎语颜与失明病弱太子绑在一起。 世人嗤笑,一个草包废物第一丑,一个失明病弱有隐疾,绝配! 人前, 黎语颜捏了捏手指,松松筋骨:“太子殿下温润如玉,至纯至善,不许你们说他,冲我来!” 失明太子眼覆白纱,笑意温和:“太子妃来自山沟沟,很多不懂,你们别欺负她,冲孤来!” 人后, 她思忖,他若是嗝屁,她可继承一大笔遗产。 他思量,她若不安分,需得尽快除之而后快。 -- 殊不知,从山沟沟里回来的她容颜绝色,惊才绝艳,风华绝代。 而阴鸷疯批太子渐渐发现重金求而不得的神医就在自己身旁。 直到新婚夜,她扶腰问:“你不是有隐疾么?” 他含笑答:“许是太子妃帮孤治好了吧。” 胡说!她只治过他的眼疾、寒疾,就是没治他的隐疾。 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后,她欲逃。 他轻松将她桎梏住,眼尾泛着红意,低沉魅惑道:“太子妃于孤,好似亘古长夜后,黎明破晓。”

赟子言·连载中·138万字

新婚夜被抢!她把战神王爷踢出房

“我怀孕了!” 正要脱衣服的绝色男人,僵住:“……?” “怀的三胞胎!” “!!!”瞳孔地震!盯向她微微鼓起的肚子! “骗你的!”瞬间收腹,一片平坦。 “……呵~刚刚你算是踩爷刀尖儿上了。” 多年后—— 位极人臣的他,深陷朝廷的勾心斗角之中,乐而不疲堪称废寝忘食。 茶园里的她,也忙的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中秋佳节月圆之夜。 “王妃呢?” “王妃在山上做茶。” “王爷呢?” “王爷在想着弄死谁……” “世子呢?” “上坟……” ********* PS:身心双洁!小仙女们快进坑来瞅瞅喜不喜欢~~

红豆包·完结·81.1万字

惊!王妃一脚踹翻了王爷的轮椅

新婚当晚,她被指控珠胎暗结一月有余。 三十鞭刑,丢入后院禁足五年! 某日,某人竟然发现院里多了个小团子! 小团子奶呼呼地指着他,“喂喂喂,这里是沧沧的地盘,乱闯可是会没命的哦!” “?” 沧沧是谁?这……又是谁? 所有人都当她是个丑女弃妃。 直到后来,人们发现——天下第一阁将她奉为上宾,百草谷谷主对她殷勤谄媚,就连南疆蛊王都扬言非她不娶! 某人愤怒地撕掉休书,“虞沧!你敢对本王始乱终弃?休想!”

云淼·连载中·84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逃婚五年后,带崽撞王爷怀里了

【病痨子摄政王vs冲喜王妃,五年后携萌宝回归】 手握重兵,权倾朝野,不近女色的天夏国摄政王又又又中毒,这次还快死了。 众人正苦恼王府后继无人的时候,一个和摄政王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团子被送到了王府门口。 他们这才想起,五年前摄政王第一次中毒的时候,于家庶女被家人绑来给他冲喜。 因为同病相怜,她用心帮他解毒,结果他苏醒那日,她却被皇家人迫害,离奇失踪。 此时某王爷见到小团子,他眸色一沉,“可是你娘对本王旧情难忘,让你认祖归宗来了?” 小团子咬牙道:“不!过几日西楚小侯爷便要迎娶长公主,也就是我娘。我娘让我来看看你死了没有,可别死在她出嫁那日,晦气。” 话音落下,某位病痨子王爷掀被而起,一把把小团子捞起来,大步走出去。 “放心,你娘成亲那日本王可死不了,毕竟……本王还要去抢亲。”

宋一沁·连载中·10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