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顶级美人,次级替身

曲朝

现代言情/已完结

110万字

完结于2023-04-3022:07:48
姊妹篇《爽!恶毒女配看见弹幕后飒爆了》已开 在右繁霜眼里,陈晏岁只是把她当做白月光的替身。 而陈晏岁,鼎鼎大名的国大校草,一双鹤眸美得惊心动魄,堪称顶级绝色。 不知为何,他和右繁霜在一起,却对她百般刁难,连旁人看了都于心不忍。 可右繁霜始终顺从,从不反抗。 突然右繁霜毫不犹豫把他甩了,众人拍手叫好,留下陈晏岁一脸错愕。 直到看见她夹在书里的照片,她靠在一个和他有五分像的男人肩膀上,笑容如热烈明阳。 背面写着:阿言,我就是想捧起水中碎月,再碎都好,再假都好,我都想要。 那个男人的名字下写着死亡年月日,陈晏岁才猛然意识到,自己才是那个替身 — 遇见苏忧言前,右繁霜想,这个世界没什么可留恋的。 遇见苏忧言时,他在心脏病的包围圈,她在孤立无援的深渊,本以为是在绝望中更深地沦陷,却没想到是紧握住对方的手,成为彼此活下去的信念。 但上天不遂人意。 右繁霜在急救室外许愿苏忧言活下来时,苏忧言在手术台上闭了眼。 希望在他死后,爱右繁霜的,是整个世界 — 你的顶级美貌在旁人眼里是肆意挥霍的资本,但在她眼中只是委曲求全的残次替代品。 男主苏忧言,没死,心脏病治得好。 立意:不准恃靓行凶

第一章来接我

置顶提醒:男主苏忧言

右繁霜看着手里的照片出了神,她一向耳力敏锐,这一刻,却连隔壁闹哄哄的装修声都被她屏蔽,显得不那么刺耳。

细白的指尖滑过照片上的面庞,似乎从前的记忆都在一点点浮现。

医院机器的滴滴声和推动病床进急救室的声音交替。

照片上的她笑着,无比单纯,也无比热烈,似乎只有在那个人身边,她才能拥有这样的心绪。

那个人的眼睛,如此和煦。

手机忽然响起,她依依不舍地看了照片许久,才放下照片,去看手机。

一条信息挂在通知栏里。

『等会儿来后街酒吧接我,买杯解酒汤。』

她一愣,沉默了些许时间,才叹了口气,将照片塞进书里。

而她赶去的时候,陈晏岁正喝得眼尾发红。

他拿着酒杯,生得温柔的眉眼,眼神却无比冷漠凉薄。

他的眼睛是温润和煦的鹤眸,眼神澄澈,神藏不露,上波重叠,清秀而长,可他近来的眼神总是如此冰冷,仿佛失去句芒,一切都不需要他再留心。

他最近,总是酗酒。

右繁霜在酒吧交错的灯影中走近他,温声道:“陈晏岁。”

陈晏岁撩起眼皮看她。

只有喝醉后,眼神微醺迷离的时,这双眼睛才会有那么一刻,温润明亮,专注而温柔,连眼尾那抹微红都那么恰到好处,像是右繁霜刚刚认识他的时候。

右繁霜看着他那双眼睛的时候,不自觉晃了神。

下一刻,陈晏岁却微皱起眉头:“解酒汤你带了吗?”

右繁霜回了神,走到陈晏岁身边,把保温盒递给他:“带了。”

周围人面面相觑,窃窃私语:“她不是晏少上一个女朋友吗,怎么感觉好像没谈多久就这样了?”

旁边人嗤笑:“对晏少来说,那不是正常吗?他哪一个女朋友能超过一星期?”

右繁霜,陈晏岁只谈过两天的女朋友,算什么女朋友?

要不是右繁霜一直跟在他身后,恐怕晏少早把她扔了。

陈晏岁听见她说带了的时候,扫了一眼那个保温袋,眉头却微皱,抬起头晦暗不明地盯了她片刻。

右繁霜,什么都照做。

而旁边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毫不客气地接过来了。

女孩子笑着,故意瞥了一眼右繁霜,一点也没有犹豫,倒出来喝了,倒出来的解酒汤还热。

那女孩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勾了勾唇:“居然还是自己煮的,真用心。”

只可惜是给她的。

陈晏岁转过头,看了那个女孩一眼,眼神落在她手中的保温杯上。

右繁霜被酒吧的灯光闪得有些眼晕,彩色的射灯拂过她素白的面庞,她站在卡座前,却没有回答。

原来陈晏岁让她送解酒汤,是给别的女孩送的。

这份汤,她炖了两个小时。

右繁霜看了那个女孩一眼。

有几分像。

而旁边的人提醒陈晏岁:“欸,你那个小女朋友还没走呢?”

陈晏岁抬起头看她:“还有事?”

右繁霜看着他,声音平静而温柔:“你让我来接你,现在还没接到你。”

周围的人没忍住笑了,眼神里更是轻蔑:“啧啧,你会开跑车吗就接晏少,清醒一点,想和晏少谈恋爱的人多了,你算什么,以前不讨好,现在来求和,你怎么这么廉价呢?”

右繁霜平静道:“你看上去,也不是很值钱。”

那人挂了脸,刚打算反驳。

陈晏岁甩了那人一眼,冷得刺骨,那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了。

而右繁霜看着陈晏岁的眼睛,这样轻蔑而倨傲,在酒吧的灯光之下更是风流而带着戾气,毫无温润与和煦。

温柔,一点也不。

他不是护着她,只是懒得听人在他耳边聒噪而已。

可她只是轻轻道:“如果你现在想我回去的话,我就回去。”

陈晏岁没再说话,继续和朋友喝酒,陈晏岁旁边那个女孩子却瞟了她一眼,挑衅地晃了晃手里的杯子:“谢谢你的解酒汤。”

右繁霜看了一眼那个女孩子手中的解酒汤,收回了眼神,轻声道:“陈晏岁,我先走了。”

陈晏岁没看她,淡淡嗯了一声。

右繁霜走出两步,回头时看见陈晏岁已经搂住了那个女孩子的肩膀。

右繁霜下意识闭了眼睛不想看,走出几步才睁开眼睛。

他们,如此亲密,又如此随意。

用这张脸,有些微地刺痛她的眼睛。

胸腔中似乎有一团薄薄的墨色云雾,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将那团云雾呼出去。

但右繁霜走后没多久,陈晏岁却放开了那个女生。

众人不解:“晏少这是怎么了?”

陈晏岁一口冷酒往嘴里灌,面色冰冷,比右繁霜来的时候更冰冷,语气淡漠疏离:“没兴致了,都滚吧。”

众人面面相觑,却忙不迭都起身离开。

而那个女生还想留,也被陈晏岁的朋友给拽走了。

路上忽然下了大雨,但右繁霜下意识回头看,并没有人追上来,她干脆走进雨里,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淋得浑身湿透。

句芒正做着瑜伽,一抬头看她淋成这样,连忙起身拿浴巾给她擦头发,语气却说不上多好:“他又欺负你了?”

右繁霜的动作一滞,轻声道:“我只是想多看看他。”

句芒听到这句话,一句都没有再劝:“先把衣服换了吧,别着凉。”

她转身进了厨房,不多时端出一碗姜汤来,塞到右繁霜手上:“快点喝了去洗澡。”

右繁霜手里被塞进温热的姜汤,可心里却空空荡荡,看着姜片在碗里晃悠,不由自主出了神。

句芒看她这样,只能暗叹一口气,虽然心疼,却不好多说什么。

陈晏岁之前喜欢她,但她拒绝了。本来这件事过了就该渐渐放下。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陈晏岁在那之后居然认识了右繁霜,而且迅速确定了关系。

霜霜和她性情相投,说话做事如出一辙,长相上也有相似之处。

这让她很难不怀疑,陈晏岁和右繁霜在一起的动机。

没两天,陈晏岁就发现了她们俩居然认识。

陈晏岁恼羞成怒,直接甩了右繁霜,并且开始报复式地一个接一个地换女朋友,每个都还和她有些像,比起真的是在怀念她,不如说是故意羞辱右繁霜。

陈晏岁认为右繁霜是故意接近。

句芒知道的时候,只觉得心疼。

可右繁霜受尽轻蔑刁难,始终都不愿意分手,陈晏岁说什么她都不生气,让她做什么她大多都照办,句芒完全不能理解。

直到句芒偶然间发现右繁霜房间里的旧照片,猛然间意识到,右繁霜为什么死也不肯分手。

陈晏岁,他很像一个人。

一个可能令右繁霜终生难忘的人。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踹了作精竹马,我被校草娇宠了

沈唯一有个年下竹马男朋友,弟弟好,弟弟妙,身高腿长腰力好,心思很野很会撩。 十八岁的江执意肆意爱玩没有定性,奶or狼一键切换,弟弟颜正性野,受到无数女生追捧。总以为那个只要他叫声姐姐就会无条件妥协的人,会一直哄着她,却不料那个人突然就不要他了。 分手就分手,谁反悔谁是狗。 却不想那个自己叫一声“姐姐”就红了耳根,什么都愿意让着他的人竟然一去不回头。 十八岁的沈唯一喜欢一个人是真喜欢,说不爱的时候,也比谁都决绝。她说:“江执意,老娘谈恋爱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给自己添堵的。” 后来的江执意,为她不顾一切,把自己弄得满身是伤,把头低到了尘埃里,却看到她在别的男生怀里笑颜如花,嫉妒地发了狂。 盛汀,Z大的学霸男神,高岭之花,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眼里除了学习什么都没有,是他们见过最清心寡欲的人。殊不知在见到沈唯一的第一面,他连她们未来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 【#竹马VS天降,不求被全世界宠爱,但求这一生是你一个人的例外。】

梨萌鱼·完结·50.2万字

踹了白切黑影帝后,我翻车了

【破镜重圆\双向奔赴\团宠\女帝】 沈栖宴交往过一个男朋友,男友二十四孝,唯命是从。 后来…… 沈栖宴踹了他。 再后来…… 她翻车了…… 前男友进入娱乐圈,一朝成为顶流影帝,她还是个苦哈哈的N线女明星。 她被前男友步步紧逼,“还爱我吗?” “还想和好吗?” “做梦吧。” 沈栖宴“……” 哪里还有一丝小奶狗的样,愣是把24孝好男友整成了白切黑。 - 盛时妄进入娱乐圈后,无时无刻不在提及那个踹了他的前女友。 全网都知道影帝盛时妄有一个前女友。 直到某天,热搜爆了。 全网都是盛时妄和沈栖宴的接吻照。 沈栖宴“为什么有我都没见过的照片?狗仔哪弄到的?” 盛时妄“你该不会觉得是我曝光的吧?你也不看看谁蹭谁的热度。” 沈栖宴:“……” - 无数影视资源砸来,纷纷让两人营销CP。 网友高举CP大旗!高喊复合! 沈栖宴为了违约金疯狂否认。 盛时妄本尊直接顶着ID来了直播间,礼物刷满屏幕。 沈栖宴:“我的违约金,呜呜呜。” 盛时妄:“我付!” 莫名冒出的几个哥哥纷纷来抢着送钱、给她送别墅、砸资源,甚至直言,“宴宴你回来当咸鱼吧,哥哥养你。” 沈栖宴“?” 这些人是谁? 她怎么成了团宠? 怎么还成了女帝?

九木颖颖·完结·95万字

不止沦陷

林姣和顾权恋爱两年,为了他的喜好扮演起乖巧顺从的小白花,甘愿卑微如尘。 她以为,顾权同她一样爱着彼此。 却在一次聚会上,听见他与旁人说:“林姣很好,但始终不是她。” 那时,林姣才知道她的角色有多可笑。 她撇下所有的怨意及执念,在他与心上人缠绵时,黯然退场。 * 后来,心生悔意的顾权找到林姣。 他紧紧抓住她的手,沙哑的嗓音下藏满祈求:“姣姣,原谅我好不好?” 他妄想她跟以前一样,轻易原谅他。 却在某道身影闯入眼帘时,彻底惊慌。 “老婆。”他揽着林姣步步后退,似玩味似挑衅地瞥了顾权一眼。 又俯身浅触她的侧颜:“我们继续?” 【顾权火葬场】 【男二上位】 【双C、小甜饼】

难赴星河·完结·42.7万字

他以温柔越界

「广播剧在喜马拉雅已上线」 (男二上位文,双洁,男主黑切黑,男二白切黑) 北城皆知唐如锦恣情傲物,却在家中养了个娇气的病美人,一养就是八年。 病美人辛甜五步一咳,十步一喘,十八岁进演艺圈,次年就成了当红花旦。 后来同年颁奖典礼,他将美艳影后揽入怀中,辛甜当场掌掴后者,至此身败名裂。 所有人都说辛甜恃宠而骄,无人知当天夜里她将一张卡扔在唐如锦面前,姿态疏离:“这是我这八年的抚养费。” 后者捻着烟,隔着轻烟薄雾,眯眸冷笑:“很好。” * 北城秦家家主秦时遇,曾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心胸外科教授。 只是他常年与世隔绝,神秘至极。 有传闻说:他冷淡寡言,性情暴戾,曾刺人上百刀血流不止,最终却判定轻伤。 有传闻说:他温柔如明月,样貌倾倒众生,是世间难得的君子。 辛甜身败名裂的19岁严冬,踏着冬日冷清月色,敲开了他的房门。 春日如约到来之前,他要让他的蝴蝶,飞回他的身边… * 很久以后,唐如锦在访谈现场拉住对自己熟视无睹的辛甜,眼眶猩红:“别闹了,你要玩死我吗?” 后者笑容烂漫,是唐如锦从未听过的冷淡语气:“放手,我丈夫还在家等我。” 而秦时遇走到她身侧,将外套披在她身上,笑意温隽:“甜甜,回家。”

傅五瑶·完结·71.6万字

我开兰博基尼送外卖

(俏皮可爱憨憨大小姐x斯文禁欲金融巨鳄) 南歌最近一直想换掉自己的兰博基尼,但凑来凑去就差几万块。在她的软磨硬泡下,哥哥给她找了份使命感十足的好差事——银河护胃队,简称送外卖。 第一天上岗,她一路身残志坚,把外卖送到了富人区的大佬沈晏清手里。 —— 沈晏清,淮城商界神话,为人低调。合作过的人都说他是批着温柔皮的清冷谪仙。看似温润有礼,实际上本人绝情的很。 一次意外,沈晏清遇到一个颇有好感的小姑娘,本以为很难再见,直到某个雪天他点了个外卖,门打开,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 “沈先生晚上好,我是irelyn餐厅的外卖员,祝您用餐愉快!” 沈晏清以为南歌是个勤工俭学的小可怜,从那之后,便一直照顾她的工作。直到有一天他的车坏了临时要出门—— 听到他有急事的南歌:“我有车!” 沈晏清还在犹豫该怎么拒绝她那四面漏风的小电驴时,转头看到她掏出车钥匙轻轻一按。 不远处,一辆价值三百万的兰博基尼车灯一闪: “愣着干嘛,上车呀!” “……”

陆方之·完结·62.5万字

Be后我成了纸片人的黑月光

1 作为一个Be美学爱好者,魏淮安在玩全真宫斗游戏的时,攻略成功皇帝君则辞之后留下Be结局,心满意足退游。 那日,众人皆望见,向来最是好脾气的皇后魏淮安再不回头,毅然决然地喝下那一杯鹤顶红,倒在了最爱的凤凰树下。 那日,众人皆望见,向来自持冷静的皇帝,露出了比哭还要难看的笑,抱着皇后的身躯死不放手。 而此后日日夜夜,他们都能看见皇帝温柔地陪伴着树下的棺材,一如所爱之人从未逝去。 全后宫都知道,先皇后是陛下心间的黑月光。 2 然而退出游戏没有多久,魏淮安就被强行拉到游戏世界里了——因为君则辞黑化了,世界崩溃,她需要让游戏世界正常运作才能离开。 魏淮安本来觉得这任务也挺好完成的。 像君则辞这种只有事业的帝王,想必黑化也只是因为朝廷上出现了些问题罢了。 只是真等到她回来之后,她才发现自己想岔了。 君则辞明显不正常啊! 她但凡喝点什么,就要被君则辞认为是鹤顶红;她但凡看会儿凤凰树发呆,就要被他认为是有想自杀的冲动;然后还要时不时地被某人抱在怀里,不停听他道:“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魏淮安欲哭无泪: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 Be,已完结

万陵安·完结·28.9万字

身患绝症的虐文女主觉醒后杀疯了

林善初太爱陆时远了。 即便陆时远对她不屑一顾,她也甘愿为他肝脑涂地,为他付出一切。 直到她查出绝症那天,陆时远为了白月光将她推下楼,撞到脑子的她突然意识觉醒,发现自己其实是个虐文女主。 未来,她还会不停的被男主陆时远虐身虐心,被抛弃被羞辱……直到大结局HE。 拥有了正常智商的林善初:这他妈还能HE?呸! 系统:【检测到虐文女主人设即将崩坏,现在进行修复。】 林善初:渣男必死! 系统:【人设修复失败!】 * 觉醒第一天,林善初就发现了全书最受欢迎的残疾大佬霍浔洲的秘密。 林善初:“搞垮陆时远,我帮你保守秘密。” 霍浔洲坐在轮椅上,眼神玩味:“威胁我?” 系统提醒她:男主是不会轻易狗带的,但女主不谈恋爱就会死。 林善初:懂了。 后来: 【当红小花旦林善初和退圈影帝霍浔洲当街拥吻】引爆热搜。 系统:麻了,只要大结局HE,你高兴就好。

十里青舟·完结·97.6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