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莫西凡

古代言情/连载中

73.6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2 07:01:00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第1章 新生

深冬飞雪,寒风凛冽,云初雪一袭嫁衣躺在地上,视线有些模糊,她努力的睁开双眼,无非是想死个明白。

她出身云家,云家是世家大族,她爹是当朝掌管兵部的六卿之一。

云家的小姐本该是名门贵女。可她不是,她只是个意外,是她爹云尚德酒后与府上乐女贪欢所生。

今日是她出嫁大喜之日,本以为她的人生会有一个新的开始,没想到却是终点!

“贱人,就凭你也想嫁给九郎,做梦,去死吧!”

看着落在脸上的鞋底,云初雪动弹不得,只能任人践踏。

“已经毒发,就算梅时九现在赶来也没用了,走吧,这里毕竟是梅府,被发现可就麻烦了。”说话的男子,便是刚才闯进来灌她毒酒的人。

“谁会管她的死活,她是个什么东西,要不是云初琴那个贱人将她送到九郎床上,九郎能娶她?原本今日嫁给九郎的应该是我云初棋……云初琴自己嫁不得九郎便坏我好事!”

云初棋对着奄奄一息的云初雪一脚一脚的揣着。

“她马上就死了,你若还想嫁给梅时九此时就别多生事端,走!”

男子的声音明显重了几分。

云初棋这才作罢,男子临走时不忘整理一番,造成服毒自尽的假象。

纵然再不甘,云初雪此时也无能为力,无能为力这四个字是她这十七年人生的全部概括,她以为她这平平无奇的一生就这么窝囊的结束了。

双眼合上的时候她心里想着,若有来世,她绝不让自己再活得像尘埃一样卑微,她一定会让害她的人都付出代价。

或许是老天爷听到了她的心声,终是怜悯了她一回。

让她……活了过来。

当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她回到了十岁那年。

熟悉的木板床,熟悉的破棉被,熟悉的一切,这些她曾经想要摆脱的一切,此刻让她无比眷恋。

“咳~”

强撑着身子起身,被屋里的烟子熏得喘不过气来。

其实她醒来了好一会,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就像做了一场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她过完了凄惨又窝囊的一生。

“这天怎么这么冷,咱也是倒霉,被派来伺候这么个主,其他姑娘院子里都是银炭,咱这连黑炭都没有,就给了那么点灶炭…熏得满屋子都是烟子。”

“行了,别说了,六小姐也是个可怜的,还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场病,都跟云姑姑说几次了,也不见让郎中来看看,怕是熬不过去,有一阵没动静了,咱们进去看看吧。”

“小姐?她算哪门子小姐,得,你可怜她你进去看,我可不进去,别过了病气,也不知拖着这口气做什么,这般活着,倒不如死了干脆!”

尖酸刻薄的话让拖着病躯挪到门口的云初雪笑了笑。

她记得这个娟儿是在别的院里犯了事被罚到这来伺候的,这里缺吃少穿,别说油水,出去还要受其他下人的白眼,盼着她死倒也正常。

“娟儿,六小姐怎么说也是府里的小姐,她若是真抗不过去,咱们也不可能再去伺候别的主子,到时候是要发卖出府的,别说了,进去看看吧。”

这个还算清醒的叫桃儿,屋里那点灶炭也是她去要来的。

桃儿说完也不管娟儿了,挑起破旧的棉帘子准备看看去。

棉门帘刚一撩开,桃儿就吓的一声惊叫后退了一步。

再看,只见云初雪扶着门半倚半靠的盯着她。

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瘦得凹进去的双颊,一双原本就有些大的眸子更显大了几分,此刻看上去甚是吓人。

“六小…小姐!”

桃儿吞了下口水小心翼翼的唤了声。

棉门帘撩起了一道缝,冷风灌进去让云初雪不由打了个寒颤。

“进来…把屋里的炭熄了,把窗…打开一会。”

云初雪此时只有一个年头,活着!

拼尽全力的活着!

她记得,这场风寒虽然她命大活下来了,却落下一身病根。

“…是!”

桃儿明显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听话进去照办。

其实这主子除了不受待见让她们跟着不讨好,其他也挺好的,像这样使唤她们的时候几乎没有,凡事都自己来。

“六小姐还病着呢,这风透进去你可受不了,你赶紧进去躺着吧。”

娟儿淡淡扫了一眼云初雪不冷不热道了句,桃儿的话还是起了点作用,这儿再不好,总好过发卖出府,谁知道会被卖到哪里去。

嘴上说小姐还病着,人却站着一动不动不伺候。

桃儿将灶炭弄灭了,又开了一扇窗,知道云初雪可能是被呛着了。

“六小姐,我扶您去床上躺着吧。”

桃儿忙活完见云初雪还靠在门边,想了下上前扶着。

十岁的年纪,因为从小营养不良所以个子不高,家上瘦弱病态,瞧着一阵风就能吹跑了似的。

“你去…打点水来,帮我…梳头净面换…身干爽的衣裳。”

她记得,她染上风寒的时候正是年节,刚才她恍惚中听到竹炮声,只有在节庆日子里才会有竹炮声。

“六小姐…您要…?”

都病成这样了,她要干嘛?

往常,这些事六小姐也懒得喊她们,都是自己来,现在或是因为病了吧。

有一点娟儿说得倒是没错,这府里上上下下,真没人拿六小姐当主子看,府上不过是顾着脸面,才拨了她和娟儿在这伺候,说是让她们伺候六小姐,其实根本没人管她们。

云府小姐加起来一共有十几个,别的小姐再不济还有个娘护着,不像六小姐,生母出身低微不说,生下她就走了,在这么复杂的世家大族里,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命大了。

“桃儿?”

云初雪抬眼瞟了过去,若非此刻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早就自己动手了。

她现在这般,一半是病的,一半是…饿的!

“六小姐…这会怕是没热水了,咱这没有小灶台也烧不了。”

桃儿有些为难的说着,倒不是她不愿意去。

“没事,你…去帮我打点井水来。”

井水冬暖夏凉,即便这寒冬腊月用着也不会太冷。

桃儿迟疑了下还是点头去了,或许是看着云初雪可怜。

“没有小姐命,使唤人倒是挺像样的,切!”

娟儿腰身一抬,当着面嘲讽了两句扭身就走了,她才不要在这挨冻。

云初雪不予理会,完全无视,再不会像从前一样,因为无关紧要的人自卑伤心。

“六小姐,水来了,奴婢试了下,还好,不是很凉。”

桃儿办事还算利索,没一会就打了一桶水来,用盆装了些替云初雪擦脸。

屋里连一面铜镜都没有,云初雪也不想看,自己现在是什么鬼样子她心里清楚。

“六小姐…您是要去…前头吗?其实前头已经让人…递了话,说六小姐病着,就不用去行礼了。”

年节这天,按着规矩,府上的晚辈是要去跟家中长辈磕头行礼祝安的。

十年,她也就五岁之前去过一两回,那还是溪姨娘在的时候。

说起来,她能活着,不得不说到溪姨娘,当初她娘生下她就死了,溪姨娘不得宠又无儿无女,一时动了恻隐之心就养了她,溪姨娘虽不得宠,却是老夫人的人,她这才有机会被称一声小姐,五岁那年,溪姨娘也死了,她就彻底被遗忘了。

可能因为她在老夫人面前露过面,府上也都知道有这么个六小姐,所以大夫人也懒得为她这个可有可的无费心思,就让她稀里糊涂活到了现在。

“长辈怜我有病在身,我却不能不知礼数,今日年节,礼应给长辈们行礼去。”

今儿年节,她这幅样子过去,众目睽睽之下,当家夫人为了贤德名声也会请郎中替她瞧瞧。

再不济,还能混口吃食。

死过一次的人还在乎什么脸面?没什么比好好活着更实在。

而且,她要借这个机会见一个人,这个人,或许能改变她的现状。

“六小姐…梳好了!”

桃儿本来还想劝一句,想想还是作罢,默默替云初雪换了衣裳梳好头发,这府里若有长辈怜六小姐,六小姐何至于此。

“走吧,你跟我一起去!”

“是!”桃儿有些忐忑的扶着云初雪走出屋子。

一路到前院大堂外,云初雪手脚都冻僵了。

“你们是哪个屋的,有什么事?”

大堂外伺候的下人看着她们以为是哪一屋的小丫头,连忙把人叫住。

“这位是六小姐,来…行礼的!”桃儿忙上前解释。

仆人看向云初雪,“六小姐?”显然没有任何印象,眼里有几分怀疑。

听着大堂里传出来的欢声笑语,云初雪没有理会发愣的仆人。

“桃儿,扶我进去!”

桃儿有些紧张,愣了一下才小心翼翼扶着,算了,都到这了!

迈过门槛,初雪低头审视了一下,水蓝色的袄裙虽然有些退色,好在看着还算干净,抬头摸了摸有些干枯的头发,简单的角髻,也还得体。

“六小姐到!”

大堂外反应过来的仆人来不及阻止,只能扯着嗓子通报一声。

六小姐?

原本热闹一片笑语嫣然的大堂突然安静了,纷纷看向门口。

显然大家对这个六小姐都有些陌生。

云初雪尽力挺直脊梁,让自己看上去可怜却不那么狼狈。

顶着一众诧异的目光步履蹒跚上前在大堂中央跪下。

每一个动作看上去对她来说都那般艰难。

“初雪来迟,请诸位长辈恕罪,初雪给祖母请安,给爹和大夫人请安,给长辈们请安!”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姑娘今生不行善

盛京人人都说沛国公府的姜莞被三殿下退婚之后变了个人,从前冠绝京华的闺秀典范突然成了人人谈之变色的小恶女,偏在二殿下面前扭捏作态,娇羞紧张。 盛京百姓:懂了,故意气三殿下的。

春梦关情·完结·108万字

催昭嫁

重回豆蔻年华的慕昭昭,一想到嫁人之后要对婆婆晨昏定省,还要管教好妾和不是自己生的儿女,奉承上司家的夫人,交好同僚家的太太,打理好家里琐事,她就想绞了头发去当姑子。 可惜计划没有变化快,她遇到了不一样的男人,从此满心欢喜的想嫁人。

酷美人·完结·112万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表哥。”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崔韫有诸多表妹。 花样百出表达爱意。 他统统冷漠回绝。 “夜已深,表妹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那夜,她晚归,抄近路经过崔韫院子,被其喊住。 崔韫立在风口处,袖摆随风鼓起。 “外头凉,表妹可要进屋坐坐?”

温轻·连载中·61.6万字

春满京华

上京城里流言四起,江二姑娘使手段高攀有潘安之貌的孟三公子。 重生后的江意惜暗骂,脑袋坏掉了才想去高攀。 那一世被人设计与大伯子“私通”,最后惨死在庵堂。 满庭芳菲,花开如锦。这辈子要好好享受人生,争取活到寿终正寝。 不过,该报的仇要报,该报的恩嘛……更要报啰。 终于大伯子……

寂寞的清泉·完结·87.6万字

嫡兄万福

秦恬十五岁那年,才知道自己是父亲养在外面的女儿。从前她一直都希望自己可以有兄弟姐妹能相互照应。 如今突然就有了一位嫡兄,才明白并非她想得那般美好。 嫡兄秦大公子秦慎面如冠玉、才华精绝,受世人追捧。只是秦恬的身份,是令嫡母不喜的存在。 他亦与她并无手足情谊,同在一屋檐下却如同末路。 秦恬识情知趣,对这位嫡兄从不麻烦,敬而远之。 她想,等她大一些,就同父亲商议独自搬出去居住,自也不在府里碍眼了。 可秦恬怎么都没有想到,几月之后,新君突发恶疾,先太子旧部举旗造反,朝野动荡至此而始。 纷杂往事纷至沓来,乱世中人身世凌乱。他不再是与她血脉相连嫡兄,她也不是身份尴尬的庶妹... ... 只是,当在她被交战的炮火所伤,于熊熊燃烧的院中孤零零等死的时候,有人低吼着冲入火场之中。 男人高挺的身形挡住了火光,他移开压在她身上的断梁,双手发颤地将躺在血泊里的她,团团抱进了怀中。 “恬恬!恬恬... ...”他唤她乳名。 赤红的血色映在他眸光抖动的眼眸里,秦恬却闭起了眼睛—— 他怎么可能来呢? 他一向不喜欢她这个假妹妹啊。 这定是她死前的胡思乱想了... ... 【伪兄妹,无血缘】

南朝寺·连载中·40.8万字

重生之清贵嫡女

新书《贵妃娘娘宠冠后宫》已上线,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 ****** 凤锦瑶万万没想到,一场大火后竟重生回了十年前。 彼时的她还是全家人的掌心娇,爹娘康泰,哥嫂和睦。 而她还没和那人面兽心的未婚夫定亲。 但她知道眼前的平静都是假象,风雨欲来,大厦将倾,偏爱她的爹娘都不得善终,宠爱她的哥哥们尸骨难寻,就连外祖白家都难逃厄运。 凤锦瑶发誓,这一世一定要护凤白两家安然! 于是…… 本该尸首异处的父亲,这一世官运恒通,升任户部尚书,成了陛下近臣。 本该惨死异地的大哥,这一世年纪轻轻就官拜三品,博得百官称颂。 本该郁郁而终的二哥,这一世意外成为探花郎,入主内阁…… 就连那本该与她毫无交集的十七皇叔,居然都巴巴的凑了上来!

三只鳄梨·完结·104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67.4万字

又逢君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山河祈宁

【清冷才女霍祈*腹黑皇子沈聿宁】 两座冰山,却因为遇见了彼此而互相融化。 上一世,身为宁国公独女,霍祈天真烂漫,温软良善,念的是手足之情,信的是君子之道。谁想母家被夫家构陷谋反,整个宁国公府蒙冤而死,狗男人和表妹搞到一起,自己被逼喝下毒酒,死不瞑目! 重生一回,她杀小鬼,虐渣男,报家仇,一路升级打怪,还混成了太后宫中首席女官。不想,这一世却被另一个男人缠上,还非要给她当垫脚石…… 他,沈聿宁,从小亲娘死了,渣爹不爱。宫中艰难求生,不信真情,只信利益。面上是活菩萨,走的却是阎王道。可遇到霍祈后,他却说:“一直以来,我在你身边,都不是为了绊住你的脚,只要你愿意,把我当作垫脚石也未尝不可。”

眼抬山河·连载中·22.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