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疯批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

震惊!疯批摄政王的发妻竟然是我

蓝家三少

古代言情/连载中

143万字

更新时间:2024-05-2523:52:32
儿子闯祸,子债母偿。  只是燕绾没想到,竟然撞上了当今摄政王,这祸可就闯大了,几次没跑了,儿子还被拐走了。  燕绾收拾行囊,咬着牙进了摄政王府,当起了她的小厨娘。  哪知这摄政王府里,妖魔鬼怪横行,一帮女人抢一个男人。  豆豆:娘,快坐。  燕绾:来,吃瓜!薄言归脸黑如墨,看着那么多人抢他,她怎么可以无动于衷?!  ——————————————亡国的时候,她心爱的那个男人,领着铁骑踏破宫门,当着她的面,抱她的庶妹离开,她成了被舍弃的那个。  于是乎,她一跃而下,死在枫叶如血的季节。  从此,世间再无燕公主。    后来的后来,她牵着儿子的手,唤那男人为夫君。浮世三千,我所有的放不下与得不到,皆你!——薄言归(我说是甜文,你信吗?)

第1章她,不要他了

  燕国。

乱军攻破宫门的时候,燕绾还在期许着,她的如意郎君会带她离开这人间炼狱。

可当她抱着父王的尸体,跌坐在金殿前的时候,却只看到她的如意郎君,抱起了一旁的庶妹,连看都不多看她一眼。

“言哥哥?”燕绾跌跌撞撞的站起来,掌心里染着父王的血,她不知道该把手放在那里,满脸的慌乱无措。

薄言归转身看她,眼神里透着瘆人的凉薄。

“言哥哥,我疼!”燕莲儿窝在他怀里,柔弱至极的低语。

薄言归敛眸,冲身边人开口,“把她带走。”

他说,把她带走。

可他,却把燕莲儿抱在怀里,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那一瞬间的燕绾,遍体生寒,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低头笑出声来。

他作为大周的质子,初来燕国之时,她一眼便喜欢这个阴郁凉薄的少年,其后多年,他被那些王公子弟欺负,都是她帮着出头。

多少人私底下说她不知廉耻,但她就是喜欢他,就是要护着他,直到他们成婚。

可现在,又换来了什么?

难怪他每次来找她,都是赶在燕莲儿在她宫里的时候;难怪每逢燕莲儿在场,他说话的口吻都是那样轻缓温和,而那一夜的春风,那杯酒……

“公主,快走!”乳母慧娘提着剑,策马疾驰而来。

甫一伸手,燕绾被拽上马背。

快马疾驰,冲破人群,冲过乱军丛中,燕绾回头望去,只见着那人仍是抱着燕莲儿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会为她做。

快马冲出宫门,往后山跑去,只要跑到了江边,过了江就她外祖父的地盘,她就能保全性命。

盘山而下,快马加鞭,侧边悬崖万丈。

“噗”的一声响,将燕绾的思绪拉回。

等她回过神,慧娘已经挨了一箭,滚下马背。

“奶娘!”燕绾疾呼,却只拽住慧娘的一片衣角,眼睁睁的看着她坠入万丈深渊,她歇斯底里的喊着,悲戚的声音在风中回荡。

大批的军士拦住了去路,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会逃往江北的羌国。

前有狼,后有虎。

燕绾无路可退,翻身下马,立在崖边。

冷风吹着她的衣袂猎猎作响,她想不明白,父王是被谁所杀,想不明白,到底是谁打开了宫门,出卖了他们?

直到薄言归和燕莲儿的到来,燕绾骤如醍醐灌顶。

“燕莲儿,是你背叛了父王!”燕绾眦目,“是不是你?”

燕莲儿小脸苍白,柔弱的躲在薄言归身后,抓着薄言归的袖口,冲着燕绾怯怯的开口,“姐姐,我对不起你,你投降吧!”

投降?

前无路,后深渊。

除了投降,她似乎真的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言哥哥,你在燕国这么多年,对我……可曾有过半点喜欢?”燕绾红着眼,攥紧了袖中手。

薄言归只是站在那里,清隽无双的面上,无悲无喜,无波无澜,仿佛是在看陌生人,哪有半点动过心的样子。

答案,昭然若揭。

“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燕绾身姿单薄,呼啸而过的山风,吹起她散乱的发,如振翅将飞的蝴蝶,“可你们阴谋杀我父王,若有来世,必当血债血偿。”

她徐徐张开双臂,身子逐渐后仰,带着狠戾的决绝。

“燕绾!”薄言归疾呼。

那一瞬,她终于看到了他眼中的裂痕,所有的淡定从容,顷刻间成了慌乱无措。

可惜,晚了。

“薄言归,孩子我带走了,你……我不要了!”她咧嘴冲他笑,身如凋零的枯叶蝶,快速朝深渊坠落……

君已言归,卿胡不归?

…………

五年后。

“阿欠。”燕绾打了个喷嚏,皱眉揉了揉鼻尖,“谁在背后骂我?不对,肯定是臭小子又闯祸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虎子着急忙慌的跑来,连哭带喊的,“豆豆娘,你快去看看吧,豆豆被庙里的那帮人抓起来了。我拼死逃回来,但是豆豆……”

“该死的!”燕绾撒腿就跑。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神医丑妃:禁欲残王乖乖受宠

貌丑?邋遢?性格温吞好欺负?还是个身怀六甲,不守妇道的二百四十斤的胖子?刚穿越过来的云锦姝懵了,她一手医术活死人,肉白骨,原主千人嫌,万人厌,完美蜕变?不过几个月的事。神秘面纱之下,是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双腿残废,常年卧病在床。连当今圣上都要称他一声“九皇叔”?嫁不嫁?嫁!当然嫁。年纪大,有权有势,死得快,到时候所有的都是她的,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可是……那绝世神颜,云锦姝咽了咽口水。“浮世三千,吾爱有三,日,月与锦儿,日为朝,月为暮,锦儿为朝朝暮暮。”人间皆苦,明目张胆的偏爱便是救赎。

黑心的猫·连载中·110万字

大婚日,她带着儿子嫁给帝国总裁

他跟她是包办婚姻。“宝宝,说我就是你的唯一!”

橘子不酸·完结·114万字

冷冰冰的战神王爷对小农妻热情似火

白夙又胖又丑,还是村里恶霸,厌弃得无人敢娶。但有一天,白夙突然转了性子,勤俭持家,经商有道,可盐可甜,活脱脱一只披着羊皮的小美狼。还捡了个相公回家。什么,那相公竟然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战神?某战神:“娘子,我受伤了!”白夙看着他手上起的一丢小皮,眼角抽搐:“这伤要是再不包扎拍是要愈合了吧!”

格零·连载中·122万字

萌妃驾到:王爷太腹黑

重生前,她是一个傻子,受尽各种欺负!重生后,她是被纪王宠上天的纪王妃,遇神杀神,遇鬼灭鬼!啥?不就是仗着有人宠,无法无天么?持宠而娇么?她冷哼道,“那又如何?本妃就是持宠而娇,你能耐我何?”甜蜜宠宠宠……

君落花·完结·119万字

将门娇娇一睁眼,偏执王爷来抢亲

大秦凉国公幺女谢昭昭,错把奸贼当良人,落得家破人亡凄凉惨死的境地。再次睁眼,她重生在花轿里,还被前世冤家抢了亲。冤家眯着阴戾双眸撂下狠话:你注定只能是我的女人!从此——她杀人,他递刀。她点火,他煽风。她一路虐渣报仇,他一路保驾护航。谢昭昭迷惑。前世好好的温良少年,今生怎么成了个混世魔王,还傲娇毒舌不要脸!这画风有点不对哦。

千与千寻·连载中·192万字

新婚夜,王爷非要和我约法三章

新婚夜,他搬出新房,冷冰冰的警告:“我不喜别人碰到我,动我的东西,出入我的屋子!” 众人冷笑,区区一个身份低下,满身铜臭的商女竟敢挟恩图报,痴心妄想嫁给骁勇善战,俊美非凡,皇孙中第一人的暻郡王,当郡王妃? 她给郡王提鞋都不配! 暻郡王屁颠屁颠的提了一双鞋,为她穿上。 众人:“.......” 秦汐笑了:郡王妃?不好意思,她的征途是母仪天下!

渐进淡出·完结·37.2万字

新婚夜!冷冰冰的世子说要把命给我

陆灼,定国公世子,三元及第,文武兼修,惊艳天下。 身边伺候的年轻丫鬟,个个摩拳擦掌、明争暗斗想上位。 只有夏安安,老实巴交,兢兢业业,努力工作。 但是,不知哪里出了问题……陆灼看上了她。 为她推拒皇亲国戚、名门贵女,向全世界宣告非她不娶! 这可捅了马蜂窝了…… 有人嘲她痴心妄想,有人骂她身为下贱,有人给她扣上红颜祸水的帽子,甚至还有人想弄死她! 夏安安被整哭了。 苟着混口饭吃,怎么就这么难? 那就不苟了吧。 于是,当朝首辅失踪多年的嫡长女回来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聪明难缠又毒嘴。 而且……她正是陆灼指腹为婚的未婚妻。 面对一众哑火炮,夏安安羞涩一笑:“你们只是得不到他一人之心,我可是得不到你们这么多人的心啊!” 众女:啊啊啊啊啊!

夏虫语·完结·69.5万字

诱妻入怀:神秘老公是首富

偏执的陆大少伪装成修车工娶了蒋琬,只为报复她,在他眼里她是个嫌弃他残疾的轻浮女人,他表面对她宠爱有加,内心实则毫无波澜,然而沦陷却不自知,离婚后他真香了,百般挽回,却只得到她冷笑连连,“陆大少认错人了吧,我前夫只是个修车工,可不是什么掌管着陆氏集团公司的全国首富,高攀不起。”陆大少嘿嘿两声,“不高攀,我这就把集团董事辞了去修车。”“??”

苏木木浦·连载中·131万字

别闹,霍先生

多年后,记者替万千吃瓜子群众采访简凝:“你一个离婚过的女人,凭什么嫁给完美男人霍司泽?”

别枝·连载中·10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