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赴星河

不赴星河

柠檬味的猫L

现代言情/连载中

58.7万字

更新时间:2023-02-09 19:13:37
左星云销声匿迹八年,向晚等了他八年,等回来的,却是他带给她的家破人亡。 她以为她也是他野心之下的牺牲品,却不想在她遇险时他紧拥着她轻语:“我在,别怕。” —— 所有人都知道,他狠绝、冷血,极具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唯一的软肋。 只有向晚不知道。 直至被逼到墙角,向晚才后知后觉,眼前男人的野心,一直都是她。

第1章 归来

海城的五月,草长莺飞。

向家庭院里的各色玫瑰早已争相开放,攀上院墙的藤蔓垂下了老长,老远就能看见这绝美的风景。

向晚放学回到家,母亲却没有跟往常一样出来迎接,只有她养了八年的肥猫‘年年’趴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假寐。

她抱起猫踏进客厅,询问保姆:“我妈呢?”

保姆张妈低声回应:“在房间休息,应该是这几天天气忽冷忽热,感冒了吧。”

向晚有些担忧,秀眉不禁皱成了一团,去母亲安芸华房前敲了半晌的门,却没得到回应。

她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也没多想。

夜里睡觉前,安芸华突然披头散发的走进了她的房间,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印象中,母亲是那种精致到极致的女人,哪怕是在家里,也绝对不会有这么不修边幅的时候。

向晚略微有些诧异,但想着许是病痛磨人,便释然的迎上前:“妈,你不舒服就早点休息吧,送牛奶这些小事让下人做就好。”

安芸华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并不明亮的台灯光线下,安芸华的脸色苍白得骇人,布满红血丝的眼中隐隐积攒着些许晶莹。

向晚没有注意到母亲的反常,接过牛奶喝了一大口,突然皱起了眉头:“妈,你在牛奶里放了什么?好苦……”

安芸华哑着嗓子:“都喝掉……一滴也别剩!”说着,便大力的把杯子往她嘴边推。

向晚从来不爱喝苦味的东西,浑身都在抗拒:“我不喝……”

“不喝也得喝!”

安芸华突然跟疯了似的,掐着向晚的下颚把牛奶往她嘴里灌,少许牛奶顺着向晚的嘴角流下,弄脏了纯白的睡衣。

向晚好不容易挣脱母亲的手,牛奶杯摔在地上,砸了个粉碎。

她惊魂未定,有些温怒,从小到大母亲对她都是温柔到极点的:“妈!你在干什么?!”

安芸华看着地上已经空了的牛奶杯,忽的笑了起来。

她笑得有些渗人,眼底里浮现出的,尽是绝望之色:“晚晚……别怪妈妈,妈妈也是没办法……”

向晚听不懂,微微有些错愕,更多的是迷茫和恐惧,口腔里还残留着的苦涩在提醒她,牛奶里一定加了‘料’……

突然想到今天晚上父亲没回家吃饭,她下意识的猜想:“你和爸吵架了?”

“不会吵架了……再也不会了……”安芸华耷拉着双肩,似哭似笑,忽的又伸手捧起向晚的脸颊:“好好睡一觉吧,妈妈就在这里守着你……”

这种情况,向晚断然是睡不着的,她想问清楚母亲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奇怪,可突如其来的眩晕感,却让她控制不住跌跌撞撞的瘫坐在了床沿。

眼前母亲的脸变得模糊起来,她感觉得到,从母亲身上散发出的浓烈的悲伤。

她无力的倒下时,听见母亲哽咽的带着浓浓恨意的声音:“左星云回来了,他杀了你爸!咱们家的天……塌了!与其让你落在那些人渣手里,不如我亲手……送你一程!”

左星云……

向晚脑海中忽然冒出来一张冷硬清隽的俊脸,一张她以为早就忘记的脸。

他不是走了八年了吗?怎么可能杀了她父亲!

她更不敢相信向来将她捧在掌心里视若珍宝的父亲会突然去世,明明早上父亲还宠溺的问她18岁生日宴想怎么办……

忽然,她看到母亲僵直的朝着窗户边走了过去,赤裸的脚踩在杯子的碎片上,双脚瞬间鲜血淋漓。

而母亲却浑然不觉得疼一般,直直的朝前。

向晚意识到了什么,浓浓的恐惧袭上心头,她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想抓住母亲,却重重摔倒在地。

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从窗口,栽了下去。

夜风呼啸着掀起了白纱窗帘,仿佛想挽救什么,但除了一行血红的脚印,什么都没能留下。

一声闷响之后,是向晚撕心裂肺的呐喊:“妈——!”

巨大的悲痛伴着重重的眩晕感袭来,向晚开始耳鸣。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秒,她看到房门被破开。

一群黑衣人冲进来后,恭敬的分列两边,低头站定。

而中间那个缓缓走进来的高大男人,赫然就是已经离开八年的左星云……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只对你服软

简介一: 陈宴作为陈家私生子,一直流放在外,不被陈家接纳。 他穷困潦倒,为了给母亲赚钱治病,不得不与对他一见钟情的周棠虚意逢迎。 只因周棠人傻钱多,对他如痴如迷。 他病态冷漠的看着周棠对他越陷越深,他也以为他对她不会动情,然而周棠却像个小太阳,一遍遍的将他从泥泞中拉起。 他也以为周棠会永久迷恋他,没想到他拒绝了她的表白,周棠却真的从他的世界彻底消失。 这一次,陈宴终于知道,周棠也是个心狠的人,是真的可以这么干脆的不要他。 再重逢,他已经是北城顶贵,她是被前男友骗得失心失家的人。 他病态的想让周棠在他身边也吃尽苦痛,没想到他才是重蹈覆辙,越陷越深的那个,甚至丢盔弃甲,偏执到周棠对哪个人笑一下,他都能嫉妒发狂。 简介二: 周棠不顾一切的喜欢陈宴喜欢了三年,人尽皆知。 那天晚上,周棠当着所有人的面表白陈宴,陈宴却当着所有人的面拒绝,牵着白月光走了。 周棠心灰意冷,彻底和他断了联系。 后来,北城人都知万盛集团的总裁陈宴爱惨了白月光女星苏意。 周棠也一直这样认为。 直到周棠分手,主动去用心讨好另外的男人时,陈宴终于坐不住了。

圆子儿·连载中·75万字

限时婚宠

傅三爷和姜沫兮在一起,出于好奇。 姜沫兮和傅三爷在一起,只为好眠。 这场限时一年的隐婚里,他们约定各取所需、只欢不爱。 但事实却是,傅三爷非常霸道。 自己欺负姜沫兮可以,别人欺负姜沫兮,轻则倾家荡产,重则被挫骨扬灰。 众人替傅三爷不值,觉得他黑天鹅被癞蛤蟆叼了腿。 却发现,卸下了伪装的姜沫兮,惊艳卓绝,是天才黑客,是鬼手神医、亦是索命死鬼…… 众人又开始替姜沫兮不值,仙女岂能嫁给残废? 坐了几年轮椅的男人突然就站起来,展示他几年来打下的商业帝国。 后来,人们开始羡慕两人郎才女貌,天造地设时,姜沫兮却发现自己在傅三爷的心里,她不过是一个替身…… 爱情啊,就是糖里藏着砒霜。 当真了,你就输了……

十八岁锦锂·连载中·69.9万字

蚀骨偏宠

温知遥决定将自己全部交给未婚夫的那晚,发现自己被绿。 转身投入江南市赫赫有名的花花少爷江赦怀里。 她以为这只是一场成年人的默契交易。 他帮她羞辱渣男、打脸绿茶。 她甘做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恋人。 等他宣布订婚时,她识趣的退出。 然而男人步步紧逼。 那双情动时将她溺毙的眼里,压抑着怒火,再次将她席卷。 “用完我就想走?”

滴水海棠·连载中·83.6万字

程医生的心尖尖

【先婚后爱,绿茶戏精,卷王附体】 妇产科斯文禁欲系高冷男神VS一级舞蹈演员的绿茶型戏精卷王。 * 舒雅是绝对的卷王,跳舞的时候把自己卷成了圈内独一份的‘沪上歌舞团VS京都舞剧院’双首席,国家一级舞蹈演员,谁曾想也卷没了未婚夫。 舒雅一怒之下,找了渣男的死对头——程年。 * 程年,戚城妇产科一把刀,全院女性医护都想攻略的男神,更是戚城第一世家,程家的嫡孙,却放着大好的继承人不做,一心扑在临床医学的学术上。 虽绯闻无数,但心硬如铁。 手段与行径形成鲜明对比,为他卷出天际的女人多不胜数,却娶回家一个舞台上的玩意儿。 圈内圈外都等着,哪天程年厌倦了,好随时替补上位,谁料等啊等。 却等来程年医生那双莹润金贵的手,为夫人洗手作羹汤;那双睥睨多情的眸,再看不见别人的模样。 * 本文又名《水蛇舞了解一下》《骄矜难哄》《古典美人卷成妖》 卷王戏精美人vs禁欲系白切黑

秦时如音·连载中·47.8万字

心动侵占

(傲慢骄矜第一恶女VS狂妄霸道第一恶男) 南城慕家大小姐慕晚棠姿容妍丽,行事骄纵,水性扬花,素有名门第一恶女之称。 某一日嫁给了南城第一恶男楚北衍,婚礼当日,两人双双缺席婚礼,却是在长辈们的操持下完成婚礼成了夫妻。 自此慕晚棠有了大靠山,一旦有男人靠近便笑盈盈地道:“我家那位凶名在外,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类型,尤其是爱吃醋,心眼小的跟针眼没法比,但凡知道有男人主动靠近我,都要发作一通,对方不是缺胳膊断腿的,就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大恶男楚北衍闻言,转头就对慕晚棠说:“慕小姐既然顶着我老婆的名头,是不是也该在我想你的时候出现呢?” 这一用就用得有些停不下来,轻狂明艳的慕晚棠挤走了楚北衍心头的白月光,嚣张霸道的楚北衍占据了慕晚棠的整颗心。 ——时光正好,相见未晚,你是我的命中注定。

Cindy寒莺·连载中·104万字

病态沉迷

傅景行,身家千亿,高岭之花,被媒体戏称为壕圈颜值杠把子,行走的荷尔蒙。 前半生顺风顺水,直到在26岁那年对年仅20岁的黎荆曼一见钟情。 少女白裙黑发,眉目清冷,仰头远远地与他对视,礼貌微笑,他目光深深地看着她,回以一笑。 那是她眼中的初遇,却是他欣喜若狂的重逢。 他从未尝试过如此喜欢一个人,昼思夜想,只想把她据为己有。 追求失败后,干脆用强硬而卑劣的手段,逼她嫁给了自己。 婚礼前夜,她难得主动给他打一次电话。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傅景行,你父母给你取这个名字,是希望你能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他听出她的讽刺,却仍旧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你尽管安心嫁给我,我会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丈夫。” 可他最终食言了,她用那双冷如海水般的眼睛,浇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期冀。 “这婚不能白结,老婆,你得给我生个孩子。” “傅景行!你知不知道你有病!” “黎荆曼,假如爱你是我的心疾,那我早已无药可医。” 又名《求偶失败后霸总他黑化了》~ 钓不到的钓系雅痞腹黑男vs清冷系貌美小仙女

又浪又慢·完结·64.2万字

尝桃

陈氏家族聚会上,有人起哄问陈京裴:“裴哥,你的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陈京裴略微沉吟,想起那个阳光温暖的慵懒午后,小姑娘怯生生的喂他一瓣桃。 他笑容邪性桀骜,目光挑衅般的投向那个坐在他堂哥身边吃桃的女孩,一字一顿道:“桃子味。” 宣枳:“……” 现在戒桃还来得及吗? … 无人知晓,他们曾经疯狂相爱过。 陈京裴VS宣枳 CP名:奉枳陈婚 【有钱有颜的游戏公司大老板X娇软漂亮的一线记者】

火几·连载中·15.1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先婚厚爱:隐婚大佬他急了

五年前,黎苏苏抛弃了霍斯臣,一声不吭远赴国外留学。 五年后,霍斯臣弃医从商身价暴涨,一举成为商界新贵,资产百亿! 黎家破产,他用一纸协议将她变成了霍太太,誓让她后悔当初的背叛! 婚后—— 霍斯臣:“你不是拜金吗?每天必须花光给你的零花钱,没花完不许回家!” 她提着大包小包半夜蹲在家门口,泪眼汪汪,不敢进去。 黑卡是无限额的,花不完! 霍斯臣:“谁准许你减肥了?现在开始,你身上的每寸肉都是我的,只能胖不能瘦!” 爱美的黎苏苏,因为各式各样的大补之物,身材肉眼可见的膨胀……哦不,圆润起来! 她不仅每天要绞尽脑汁怎么花钱,姣好的身材也逐渐走样,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霍斯臣,有本事你换个方式报复我?” 男人佞笑:“那就给我生仔,生够十个原谅你。” 黎苏苏:“……” 知道真相后,霍爷追妻火葬场—— “老婆,钱给你、人给你,求复合!” 崽崽们:“妈咪,再给爹地一次机会!”

杜蜜玥·连载中·58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