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古代言情/连载中

35.8万字

更新时间:今天00:20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表哥。”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崔韫有诸多表妹。 花样百出表达爱意。 他统统冷漠回绝。 “夜已深,表妹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那夜,她晚归,抄近路经过崔韫院子,被其喊住。 崔韫立在风口处,袖摆随风鼓起。 “外头凉,表妹可要进屋坐坐?”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姜女贵不可言

姜女贵不可言

众所周知,萧元度是棘原城中一霸。 整日价打围追兔斗鸡走狗、眠花宿柳游船吃酒,更兼烧杀抢掠,总之是无恶不有。 十足十的强梁莽霸王,偏偏有个好老子,没人能奈他何。 听说这莽霸王就要成亲了。 城中百姓日日烧香夜夜拜佛,都盼着能给娶个母夜叉好降降他。 可惜天不从人愿—— 新妇是打南边儿过来的,袅袅娜娜,孱孱弱弱,说话高声一些都恐惊着她。 观者无不扼腕:这样一朵娇花,怕是要折在那霸王手里喽! - 姜六娘: “当我的手上空空如也,我告诉自己百忍成钢,忍一世风平浪静。” “当我的手上握有弩箭,我要的是雪恨雪耻,犯我者必诛之。” “而当生杀予夺尽在掌中时,知道我又是怎么想的吗?” ~~~~~~~~~~~~~~~~~ 【食用须知】 1、朝代背景有参照,但总体架空,私设很多,考据党慎入。 2、女主重生后不以相夫教子为目标、不是传统意义上好女人,介意甚入。 3、对女主要求奇高、喜欢各种角度挑剔的,别入。 4、分不清虚幻现实素质欠缺爱上升攻击的,别入。 5、另有完结文《福运娘子山里汉》。

枝上槑·连载中·136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全福夫人要和离

全福夫人要和离

江南第一才女,士族第一家毗陵陆氏女风禾,还未及笄求娶之人已是络绎不绝。 最终陆氏女嫁与本朝唯一异姓王之子,战功赫赫也恶名在外杀人如麻的沈南珣。 不少大家士族痛骂陆家失了士族风骨,丢了大家体面,居然与勋贵做亲,又说二人婚姻必不会美满。 上一世,陆风禾憋着一口气,没一天快活日子过,把自己熬成了名满京城的全福夫人。 这一世,生完女儿的陆风禾第一想做的就是和离,不管世人怎么说,自己快过才重要。 只是,明明要和离的两个人,怎么听说又喜得麟儿千金了。 书友群:169799330欢迎你来唠嗑呀 一六九七九九三三零

抹茶蘸醋·连载中·43.5万字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 ,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公孙小月·连载中·53.7万字

吉时已到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花醉满堂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连载中·30.7万字

又逢君

又逢君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连载中·114万字

花千变

花千变

话说明老太爷在云梦山上修仙十五载,硬生生修出了一个女儿,明家三位老爷看着这个能当自己孙女的小妹子,有点懵。 明大小姐一睁眼,就回到了前世扶灵回乡的路上,那个害她倒霉20年的未婚夫又出现了,明大小姐跺跺脚,退婚!

姚颖怡·连载中·42.7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