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温轻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7万字

完结于2023-06-1712:16:52
【本书已签出版】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 别的侯府表姑娘夜里送甜汤献殷勤时,他冷冷清清,一概不收:“望你自重。” 沈婳从未见过如此不解风情的男子。 直到后来,她晚归。 男人立在风口处,冷清无波的眸子染上醉态薄红,潋滟无端。 沈婳听到他懒懒散散的一声轻笑。 有点勾人。磨的耳根发软。 “外头凉,姑娘可要进屋坐坐?

第1章娘子是病糊涂了

嘉佑十七年。

凛冽的寒风穿过甬道尽头,白灯和丧幡凭地晃动,窗棱跟着赫赫地响。

沈婳着白衣素缟,跪在灵前。

耳边传来尖细的嗓音。

“你阿爹是个狠心的,说没就没了,沈婳,在我跟前乖觉些,便有你一口饭吃。”

继母沈薛氏眉眼窃喜,居高临下的立在一旁,假意刺耳哭啼几声,不见丧夫之痛。

沈巍在时,她为装贤惠日日扮演慈母一角,可沈婳仍是不与她亲近。也难得沈巍嘴里的一句好。

如今她得以把持中馈,当家做主。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沈婳眸光一颤,仍旧烧着纸钱,眼儿不眨的看着其被火光吞噬,化为灰烬。

不得回应,沈薛氏气急,伸出指尖狠狠的戳着沈婳单薄的背脊。

“和你说话,聋了不是?”

沈婳身子骨虚弱,险些伏倒在地。她额间冷汗涔涔。发白的唇角紧紧抿着。

沈薛氏见状,心口的浊气化成畅快。

“一个用上好药材吊着的病秧子,就你阿爹当个宝。”

如今还不是任她拿捏。

沈婳吃力的起身,直勾勾的对上沈薛氏的眼。发白的唇角朝上扬起一抹清浅冷寂的笑。

“自继母入门,不曾得阿爹半点怜惜,至今无所出,膝下无子,难免生怨。”

这是沈薛氏的痛点!

“你!”

“阿爹走得急。只恨我们大房无男丁。我听闻继母是打算过继二房的庶子?”

她语气平缓,不曾有半点起伏。漆黑的眸子仿若藏了旁人读不懂的凄凄。

沈薛氏一骇,愣是被这还不曾及笄的丫头盯得直发毛。

沈婳很清楚沈薛氏的算盘。

沈巍走后,沈薛氏妇道人家,到底需要子嗣傍身。

可她只是不明白,为何人选是二房比她还年长一岁的沈瞿。

沈薛氏斜睨着她,相当不耐烦:“若不过继,谁给你阿爹送丧摔盆?难不成,大房就此断了香火绝后?”

沈婳取过袖中的香帕,上头缝制的花纹为玉兰。的确是她三年前才会喜欢的花色。

她愣神几秒,这才擦去额间的冷汗。薄唇轻启,她说了三个字。却掷地有声。

“我不许。”

真是翻了天了。

“你说什么?”

沈薛氏气的直翻白眼。

“这是沈氏族老同我定的!二房也允了,由的你在这里指手画脚?”

“亏的你阿爹那般疼惜你,却不想就是个白眼狼!”

“沈婳,你是许了人家的,再过几年,便是何家妇,沈家如何?有你什么事?”

沈婳身心疲惫,却耐心的听她拔高嗓音斥。

她的态度实在是诡异。直到在听到何家后,眸光里嫌恶和排斥一闪而过。

女子呈病状之态,然背脊却挺的笔直。

“阿奶去后,二叔娶了州判府上的千金,一意孤行不顾阿爹劝和非要分家,生怕我们大房沾了他的福气。”

后,沈巍也争气,凭着经商头脑,以刺绣生意发家。成了丰州的最有钱的商贾。

“可二叔呢?没有功名在身,却自持清高,瞧不起商贾,更嫌阿爹一股铜臭味。可这些年一缺银子就寻阿爹,从不归还。如此卑劣无赖之人,焉知他打什么如意算盘!”

而那沈瞿如今十五了,已是知事的年纪。若他进门,大房的家业保不齐哪一日就落到了二房手上。

沈婳语气真切又道:“旁系里头寻不到年纪小不记事的儿郎无妨,即便出了五服,那也是同宗同族,任谁都比沈瞿合适。”

她希望沈薛氏改变主意。趁着这事族谱未改,没有板上钉钉。

毕竟,她和沈薛氏再不合,大房的女眷在这件事上,应该站在同一艘船上。

沈薛氏微怔。也不知是心虚,还是不虞多一成。

随即,无名火冒起。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

“我只是望继母三思。”

沈婳静静的看着她。可就算指摘要害,她如今也不过是个未及笄的女娘。实在势单力薄不成气候。

果不其然,沈薛氏大手一挥:“娘子想来是病糊涂了,给我押下去。”

沈巍还不曾入土为安,沈薛氏已是迫不及待的就将娘家那些人全接了过来。

那薛家侄儿三番五次顶着那张肥胖的脸,可劲儿往沈婳面前凑。可见存的什么心思。

府上的奴才一见沈家变天,当即换了一副嘴脸,跟着见风使舵,皆听从沈薛氏的差遣。

眼看着整个沈家都要姓薛了!

她一声令下,四五个婆子领命朝沈婳而去。不由分说架起往日最尊贵不过的娘子。

沈婳身子虚的很,压根挣扎不了,只能被拖着走。很快,被扔出灵堂。

“娘子!”

在外焦急不已却又无法入堂的婢女倚翠惊呼一声,连忙扑上前把人扶住。

她气的涨红了脸,再见沈婳手腕上的印子,恨不得将这些手下没轻重的婆子骂的底朝天。

沈婳无力的将身子靠在倚翠身上:“先回去。”

她的头疼的都要炸了。

繁乱的思绪若一张密密麻麻的网,毫不留情的将她束缚。

那些画面,一帧一帧在眼前浮现,有二叔沈鹤文的小人得志,有沈瞿的狼子野心。有同她一纸婚约的何家大公子何储的凉薄无情。

还有的就是,她被沈鹤文送去伺候州判老丈人,气急攻心后的吐血身亡。

可她回到了三年前。这一切还没发生,却也即将重蹈覆辙。

倚翠将沈婳扶回院子,又伺候她上榻歇息。

穿过垂地的帐幔依稀能瞧见床榻内女子单薄的身影。榻上的沈婳,脆弱的似一触即碎。而她的处境,只怕是会愈发艰难。

她视线迷离,俨然记得上辈子倚翠的不得善终。

倚翠为了护她,被州判朱正玷污。

可那时候的倚翠,分明就快要嫁人了。

沈婳支起身子,喉咙干涩痒的厉害,她止不住低低的咳嗽。

倚翠见状,连忙又取了一杯温水过来。

沈婳抿了几口水,汲取些许暖意,这才拢紧锦被,神色晦涩的环视一周,却不曾见院内伺候的其余奴才。

注意到沈婳动作的倚翠,气的急红了眼直跺脚。

“那些墙头草,都去继夫人院里上赶着献殷勤了。”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穿成外室后我不想奋斗了

(书名和简介雷人,请忽略,书还是很好看的) 修真界资深咸鱼余枝穿成大庆朝武安侯三公子的外室,此女肤白貌美,身娇体软,乃三公子外出查案某地方官所献。 余枝弄清楚自身的情况后,心态稳得很。外室就外室吧,包吃包住,工资高,要求少,老板颜值高身材好,出手大方,这样的好工作上哪找去? 余枝这条咸鱼在大庆朝浪得飞起。 苟着苟着,老板看她的眼神日渐炙热。 苟着苟着,老板不顾家族反对非要娶她当老板娘。 不要啊!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是没未来的,办公室恋情是要不得的,她只想做个混日子的小员工,没想上位。 可面对老板的利诱,咸鱼余枝摸下巴,动心!要不,换幅地图继续苟着? 晴天霹雳,大理寺少卿,武安侯府三公子,居然被个出身低贱的小外室迷了眼,硬要娶她做正室夫人。 大婚那日,京城芳心碎了一地。 齐大非偶,谁都不信一个外室能坐稳闻三夫人的位置,众人坐等余枝被休 可一年两年过去了,余枝不仅没有被休,还被夫君宠得越发娇媚了 三年五年过去了,余枝还是没有被休,儿女双全,被夫君捧在手心 她活成了全京城最羡慕的女人! 没有人知道,余枝是闻九霄用尽手段拼上性命才娶到的女人,他不爱这个世界,可为了她,他愿意善待这个世界。

两边之和·完结·138万字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封奕登基之前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这个没存在感不受宠的皇子,登基之后后宫里塞满了朝中重臣的女儿。 看着伤眼,处着心烦,宠幸她们都觉得自己脏了自己的龙体。 他决定选一个性子泼辣嚣张跋扈爱吃醋的女子进宫,替他将这些垃圾全都打进冷宫。 宋云昭穿到古代十四年,一直猥琐发育,苟着度日,就等着剧情开启,然后化身嚣张跋扈泼辣善妒的恶女,等到落选好挑一个夫婿逍遥快活的过日子。 后来,宋云昭看着对着她笑的十分宠溺的陛下说道:“昭昭,过来。” 宋云昭只觉得大事不妙,脚底发凉,狗皇帝面带温柔眼神冰冷,分明是想拿她当刀使!

暗香·完结·149万字

太子入戏之后

重生前商君衍看苏辛夷:卑鄙无耻,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做梦都想休妻。 重生后商君衍看苏辛夷:人美心善,光明磊落,心怀大义,做梦都想娶她。 重生前苏辛夷看商君衍:宽仁敦厚,稳重可靠,端方君子,可嫁。 重生后苏辛夷看商君衍:小心眼,装逼犯,真小人,死也不嫁。 上辈子的苏辛夷活得不容易,从乡下小村姑一跃成为京都齐国公府四房唯一的女儿,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齐国公府其他三房觊觎四房产业,将认祖归宗的她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出嫁后丈夫厌弃,婆婆不喜,为了让丈夫娶高门贵女逼着她去死。苏辛夷一把火烧了平靖郡王府,那大家一起死好了。 重生后苏辛夷什么都不怕了,首先把自己的婚事给毁了,然后好好孝顺嫡母,让她长命百岁,最后报答前世太子对她的援手之恩,见人就夸殿下良善仁厚,扶困济危,是个大大的好人。   大好人太子殿下:听说有人四处宣扬我是好人。 被人夸着夸着入戏之后的太子,却发现满口夸他的小女子正在与别人相亲,满口谎言的小骗子! 他这样黑透的一颗心,渐渐因为一个人有了这人世间的温度。 后来的后来,小骗子嫁给了自己夸出来入戏十分成功的太子殿下,渣前夫成了殿下的马前卒。

暗香·完结·182万字

世子爷他不可能惧内

新书《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已开,可去隔壁看看。 顾淮之救驾遇刺,死里脱险后染上恶疾。梦中有女子的嗓音怯怯唤着淮郎。 此等魔怔之事愈发频繁。 顾淮之的脸也一天比一天黑。 直到花朝节上,阮家姑娘不慎将墨汁洒在他的外袍上,闯祸后小脸煞白,战战兢兢:“请世子安。” 轻软甜腻的嗓音,与梦境如出一辙。 他神色一怔,夜夜声音带来的烦躁在此刻终于找到突破口,他捏起女子白如玉的下巴,冷淡一笑:“阮姑娘?” ……

温轻·完结·105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完结·197万字

花醉满堂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西子情·完结·197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204万字

又逢君

新书《度韶华》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宫阙有时晴

沈时晴,先大学士之女,宁安伯府谢家二少夫人。 人人皆知她寡言淡泊,柔软可欺。 婚后第七年,她被幽禁城外佛堂,谢家上下逼她自请下堂。 赵肃睿,当朝皇帝,年号昭德,十六岁登基。 每年皆兴起战事,北伐西征,逢战必胜,对下严酷,是天下皆知的暴君。 一日,昭德帝正在朝堂上大发雷霆,命人把直言上书的文官捉拿下狱。 一晃神,却发现自己面前立着一尊佛像,而“他”正跪在佛像前,被人逼着背“三从四德”。 被幽禁的沈时晴却发现,自己突然穿着龙袍站在大殿之上,而面前却跪着自己的公公。 自此,宁安伯府二少夫人成了拳打燕京的混世魔王。 好杀善战的当朝陛下,却变得比从前更让人难以琢磨了。 无人知晓的私语之时,沈时晴笑容温软: “陛下替我跪佛堂,我替陛下定八方。” 正文完结,番外在专栏《山河自垂照》免费看

六喑·完结·71.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