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醉满堂

花醉满堂

西子情

古代言情/连载中

90万字

更新时间:2023-03-25 09:01:00
初时,他说:“江宁郡的小庶女啊,这什么破身份,我不娶!” 见过后,他啧啧:“弱不禁风,不堪一折,太弱了,我不要!” 当她孤身一人拿着婚书上门,他倚门而立,欠扁地笑,“来让我娶你啊?可是小爷不想英年早婚!” 得知她是前来退婚,他脸色彻底黑了,阴沉沉要杀人,“谁给你的胆子敢退小爷的婚?” …… 苏容觉得,端华郡主怕是眼瞎,这人一身娇纵,哪里值得她为了他要死要活? 早知道,她第一次见他时,就把退婚书甩他脸上。 ————————————— 芙蓉枕上娇春色,花醉满堂不自知。——苏容 鲜衣怒马少年行,平生一顾误浮生。——周顾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识你,护你玉堂香里堆锦红,破迷障,斩荆棘,手不染血,一身干净,还是初见那个温温软软的小姑娘。 你愿是我愿,我愿早知你,那时你光风霁月,我小心翼翼不敢靠近,恐惊了凤雀,祈祷化为天上月,投影入你怀,陪你春看百花冬看雪,岁岁长安。

第一章 苏容

苏容被一阵压抑的哭声吵醒。

她睁开眼睛,抬手揉眉心,“咝”地一声,一阵钻心疼痛,她才想起,她的额头磕破了,照这个疼法,显然还没人来给她医治。

她放下手,艰难地坐起身,透过破门破窗对外喊,“月弯,进来。”

月弯一惊,连忙息了声,抹干净脸上的泪,推开门进了屋,眼眶发红,眼底冒着水意,可怜巴巴的,“小姐,您醒啦?”

“你哭什么?我不就磕了一下吗?你家小姐我福大命大,就算没人来医治,也死不了。”

月弯一下子绷不住了,眼泪又流下来,“不是。”

“不是什么?”

月弯用袖子抹眼泪,哽咽又难受地说:“外面都传遍了,说京城出了一件大事儿,护国公府的小公子和瑞安王府的小王爷抢女人,当街大打出手,呜呜呜,周小公子怎么能跟人家抢女人?”

苏容愕然,“他抢就抢呗?你哭什么?碍你什么事儿了?”

月弯一哽,愤怒,双拳紧攥,“小姐,周小公子是您的未婚夫啊。”

苏容:“……”

哦,她忘了,她是有个未婚夫,护国公府小公子,周顾,是她娘生前不知怎么给她订下的,到死都没跟她说一句原因。

她一个江宁郡太守府的小庶女,有个正儿八经的护国公府长房嫡出小公子做未婚夫,这门楣八竿子打不着。她娘跟她说时,她愣了一盏茶,也就是这一盏茶的工夫,她回过神想了解详情时,她娘没给她问的机会,咽气了。

她咳嗽一声,好奇地问:“那他抢过了吗?”

月弯垮下脸,“抢过了。”

苏容松了一口气,“那就行,若连个女人都抢不到手,他也太废物了。”

月弯睁大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苏容,“小姐!您没磕坏脑子吧?那可是您的未婚夫,您还没过门,他就如此荒唐,闹的人尽皆知,待您过门……”

“你觉得这门婚事儿成得了吗?”苏容打断她。

月弯瞬间哑声。

苏容对她招手,“扶我起来,我这伤得赶紧请大夫,若是毁了容,才真嫁不出去了。”

月弯惊醒,连忙上前扶苏容,红着眼睛说:“大夫人说您这个月光大夫就请了三回了,这么下去,府中的银子都被您一个人请大夫使完了,说您长这么一张脸,又嫁不去周家,免得也是与人为妾的命,不如不治,毁了得了,兴许还能做个正牌娘子。”

苏容走到一面破镜子前,看着额头上的伤,一大片,惨不忍睹,她断然说:“不行,我唯有这张脸拿得出手了,怎么能不治?就算不嫁周顾,也能嫁个秀才吧?”

月弯委屈,“秀才卖妻求荣者比比皆是。”

苏容无语,伸手点月弯额头,“画本子看多了吧?你对秀才哪儿来的这么大的恶意?

月弯含着泪,“您昏迷了半日,奴婢求了大夫人一个多时辰,大夫人始终不点头。”

“父亲呢?他最在乎我这张脸了。”

“老爷外出公干了,要三日后才回来。”

苏容跺脚,“走,我去找大夫人。”

她忍着头晕,出了小破屋子小破院子,走了大约两炷香的功夫,才来到大夫人的住处。

此时,大夫人的屋内,一片欢声笑语。

苏容听的牙疼,站在门外喊了一声,“母亲。”

屋内霎时一静。

苏容满意,挑开帘子,迈步走进屋,入眼处,大夫人坐在正中主位,左右围坐了五六个妙龄少女,与她年岁都相差不大,一个个花枝招展,与她一身脏污没收拾形成鲜明的对比。

见到苏容,几个人脸上都没什么表情,一个比一个麻木。

苏容屈膝见礼,不等大夫人叫起,便自动起身,不理别人,径直走到大夫人面前,让她看清额头上的伤,“母亲,周家还没说退婚。即便周家前来退婚,若看到我顶着这么一张脸,到时候说不得看在婚约的份上,为我做一回主。护国公府啊,听说他家凶得很,一把金剪子还能打皇上呢,您确定不给我医治吗?”

大夫人似乎也没想到她额头上的伤这么严重,惊了一跳,还没缓过神,便听了苏容这一番话,顿时勃然大怒,“你拿护国公府威胁我?”

“女儿不敢,女儿就是觉得,无论将来是做正牌娘子,还是做小妾,这张脸都不能毁了。”

大夫人怒火不息,伸手指着她,“你这个月,请了三回大夫了,你这么爱打架,你倒是别落伤啊?上一回伤了腿,管给大夫的诊金就给了百两。大上回,扭伤了胳膊,用好药养了半个月,也花出去百两。如今脸又伤了,你这脸若是想不落疤,岂不是得用凝脂玉缎膏?那药什么价?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瓶就要千金。”

苏容惭愧,“您给我准备的嫁妆……”

大夫人更来气,“我给你准备的嫁妆,你都折腾出去一半了,如今还有脸提?”

苏容小声说:“我可以孤身上轿。”

大夫人险些被气死,“孤身上轿史无前例,你是想让咱们太守府和我都被人笑话死吗?你给我滚!”

苏容站着不动,“母亲,我的脸必须治。”

大夫人气怒地瞪着她,“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

苏容转过身,看着门口要冲进来的丫鬟婆子,她一个眼神看过去,丫鬟婆子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没人敢上前。

七小姐打架不要命,不管是谁,只要惹了她,抬手就揍。从三五岁时小胳膊小腿,到如今快及笄了,相当于从小打到大。且还越打越厉害,连都尉府的公子今儿早上都挨了她的打。她是伤了额头不假,但都尉府的公子都快被打成猪头毁容了。这府里没人敢惹她,他们做下人的,更不敢。

大夫人的命令也不及七小姐一个眼神,他们唯唯诺诺不敢上前拖她。

大夫人虽然见惯了这场面,但依旧气的心口疼,哆嗦地指着苏容,“你就气我吧!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开心?”

“哪儿能呢?”苏容回过身,摇头,认真地说:“母亲,您一定要长命百岁,若不是您出了名的厉害,都尉夫人都怕您,不敢找上门来,我也不敢打都尉府的公子。”

大夫人险些气厥过去。

“母亲,请大夫,就用我的嫁妆,给我看完脸,也给您号号脉,我觉得您最近涵养有些差,气性也大,都没以前有养气的功夫了。”苏容坐下身,此时这里成了她的主场,对门口吩咐,“还不快去请大夫,回春堂那个最好的大夫,让他带一瓶凝脂玉缎膏来。”

门口的丫鬟婆子齐齐看向大夫人。

大夫人捂着心口,黑着脸,好半晌,才愤怒地吐出一个字,“滚!”

丫鬟婆子们懂了,齐齐退了下去,有人立马飞奔出了府,跑去回春堂。

苏容满意,露出笑容,伸手去拉大夫人的手,“母亲消消气,陈州那混账玩意儿调戏我,我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他还觉得我们太守府的人好欺负呢。”

大夫人甩开她的手,“这些年,你打了多少架?我帮你四处擦屁股,花钱消灾,让人瞒着,才有你如今的名声。但你惹谁不好?偏偏去惹陈州,陈都尉府虽然是陈姓旁支,但可是京城大族出来的旁支,打了他,还怎么能瞒住不传到京城去?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女儿家的名声最要紧,你就是不听,护国公府那是什么门楣?你觉得若是他们听到了风声,会要一个整日里惹是生非爱打架的女人吗?”

“母亲,外面不是都传遍了,说周小公子和瑞安王府小王爷为了抢女人大打出手?他们自家都出了个爱惹是生非的人,凭什么嫌弃我?”苏容很光棍,不当回事儿,“再说,我觉得这门婚事儿早晚得毁,您就别再做攀高枝的梦了,咱们攀不起。”

大夫人:“……”

这般有自知之明的话,着实让她心梗。

她一脸恨铁不成钢,“你这张脸,真是白长了这张脸!”

她气不顺地教育苏容,“当今最盛宠的珍贵妃,人家凭的就是一张脸,你既爱惜你的脸,怎么就不能用它攀高枝了?你若攀的上,咱们家还用得着在江宁这小破地方窝着吗?”

苏容搓搓耳朵,叹气,“珍贵妃无儿无女,盛宠之下,也很可怜吧?”

大夫人伸手捂住她的嘴,“要死了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给我闭嘴。再说这话打死你。”

她转头凌厉地看向屋中几人,“把她刚刚说的话都给我忘了,听到没有?若有谁传出去,我先打死。”

小姐妹们齐齐麻木地点头答应,“女儿谨记,已经忘了。”

不是她们做不出别的表情,实在是这些年,她们这个小妹说这种话太多了,每回大夫人都警告她们让她们忘了。

大夫人松开手,珍贵妃锦衣玉食,绫罗绸缎,宠冠后宫,呼风唤雨,敢说珍贵妃可怜,真是不知所谓。她心口疼的难受,嫌弃地推开苏容,“滚一边去。”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大小姐她总是不求上进

‘’所谓太素脉,为相术也,能观贵贱,预吉凶,算祸福,善人,敢让扶脉否?一脉算万金!” 你看,赚钱多容易,上活不? 啊呸! 人活两世,秦流西的理想永远就是得过且过,毕竟世间总有人甘当咸鱼不求上进,而此等废物之事,让她来! 可当一大家子凄凄惨惨戚戚的出现在面前,秦流西的咸鱼日子也跟着不复存在。 面对岌岌可危要崩漏的秦家,婢女拿着空荡荡的钱匣子求营业,秦流西不得不肩负起大小姐的重任,持家,养长辈,鸡娃育儿! 秦流西:我明明拿的是咸鱼剧本,谁给我偷换了? 被大小姐怼得怀疑人生的堂妹:感觉大姐姐看我们像看麻烦一样! 被大小姐揍得皮实教做人的秦四公子:大胆点,把感觉去掉! 被大小姐鸡得自闭的秦小五一本正经掰着手指回答关于大姐姐一无是处的问题:她会驱邪捉鬼,会相面画符,会治病救人,对了,你问哪个? 后来,有人问秦流西如果人生重来一次,梦想是什么? 秦流西沉默了许久:不求上进苟百年! 推荐完结文《老祖宗她是真的狂》

燕小陌·连载中·62.1万字

玉无香

温二姑娘美貌无双,人们提起却要道一声叹息,只因她生来是个哑子。谁知有一日,从墙头掉下砸在靖王世子身上的温二姑娘突然开口说话了。

冬天的柳叶·完结·69.9万字

表姑娘今日立遗嘱了吗

丰州沈氏绣坊之女沈婳,自幼娇纵,生的朱唇粉面,冰肌玉骨,可惜身子虚弱,走三步喘四声,命不久矣。 沈家逐渐没落,她的亲事也跟着一再耽搁。 侯府世子崔韫矜贵冷峻,受人所托照拂沈婳,他想,不若就娶了她吧。 重生后的沈婳一心扑在绣坊上,盼着起死回生,再回往日辉煌。 得知此事,吓得当场晕厥。 醒来后,她眸中含泪,委婉拒绝:“我这个短命鬼何必耽误你。” 崔韫自诩体贴:“区区小事,无需感动落泪,你既投靠崔家,不如彻底留在崔家,病猝后我还能大办丧事让你风风光光的走。” 沈婳绝望:……可我都是装的啊!!!

温轻·连载中·82.5万字

吉时已到

——新书《长安好》正在连载中—— 于北地建功无数,威名赫赫,一把年纪不愿娶妻的定北侯萧牧,面对奉旨前来替自己说亲的官媒画师,心道:这厮必是朝廷派来的奸细无疑—— 于是,千般防备,万般疏远,浑身上下写满了拒绝二字。 不料时运不济,行差踏错,鬼迷心窍,乃至人设逐渐翻车……最后竟还是踩进了这奸细的陷阱里!

非10·完结·86.8万字

如初似锦

《如初似锦》 (甜宠、小虐、诙谐、爽文。) 活在尘埃里的云府六小姐云初雪,意外的高嫁进了太傅府,嫁给了都城姑娘心中的那轮明月。 结果新婚当天就被合欢酒毒死了。 配角终究是配角? 本以为这一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她重生了。 重活一世,断不能悲剧重演,读书、经商、女红、厨艺等等,除去风花雪月她全都要。 一心想着悄无声息脱离云家自力更生顺便报仇雪恨。 却被人一点点揭开她的伪装,逼得她光芒万丈。 小剧场: “桃儿,快走。”看到梅时九,云初雪避恐不及。 “小姐,你为什么每次都躲着九公子?” 转角处,梅时九停下脚步顿足细听,他…也很好奇。 “桃儿,你知道红颜祸水吗?” “……” “梅时九于你家小姐而言就是祸水,避之可保平安!” 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祸水,梅时九一生就这么陷进去了。

莫西凡·连载中·95.7万字

囚云雀

谢珩从来便知他那个从崖边救下的小表妹是个假的。 她温顺,乖巧,处处皆顺他心意。 于是他也乐意陪她做戏,看她长袖善舞地与人周旋,最终得偿所愿,欢欢喜喜地去嫁她的如意郎君。 寿宴当日,走投无路的姑娘求到了他的面前。 “哥哥救我。” 溶溶月色下,姑娘哭得泪眼婆娑,当真可怜。 他挑起她的下颌,看着她泪水涟涟的脸,循循善诱,“妹妹可想清楚了?” 她闭眼,沉默点头。 数月后,他又入闺房。 偶有情动,他将滚烫的话送进她耳里,“妹妹既骗了我,为何不细心遮掩,索性便骗我一世呢?” 云奚初见谢珩,他是将自己从山匪手中救下的翩翩少年郎,儒雅谦逊,温润有礼。 后来才知,那温润是伪装,儒雅也是假象。 “如果那日我没赶到,妹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被山匪凌辱,还是从崖上跳下?不管是哪一个,妹妹最后都难逃一死吧?” 他终于卸下所有伪装,冷漠地抬眼看她,“妹妹的命是我救的。既然如此,妹妹的命自然也应当属于我,妹妹说是吗?” 道貌岸然大灰狼vs心机深重小白兔

山等月归·完结·24.2万字

长安好

京城那位胆小娇弱的第一美人不幸落到了人贩子手中。 京中众人摇头叹息:这波要完。 千里之外,废物美人睁开眼睛,反手就把人贩子给卖了—— …… 换了芯儿的少女挥霍着贩卖人贩子得来的银钱回到都城,才发现昔日的小弟如今都成了大佬,且一个个的都把“她”当作女儿养—— 一,二,三,四…… 所以,如今她竟有四个男妈妈?! …… 本文又名《美强惨女主重生后》《废物美人她为何突然倒拔垂杨柳》

非10·连载中·51.2万字

又逢君

新书《尽欢颜》发布啦,欢迎新老书友~ #锦衣卫指挥使是我的裙下不二臣# 亲娘病故,亲爹冤死,留下千万家资。 十四岁的冯少君,成了冯府众人眼中的肥肉。一个个摩拳擦掌,想咬下一口。顺便将她许给病怏怏的秦王幼子冲喜,借此攀附权贵。 日后权势滔天的锦衣卫指挥使沈祐,此时还是个寄人篱下的落魄少年。怎么也没料到,刚回京城的冯三姑娘相中了自己……

寻找失落的爱情·完结·128万字

汴京小医娘

【男主版】: 广陵郡王是长公主的独子、天之骄子,京中少女的春闺梦里人。谁料,他的专房独宠竟是一个拖儿带女的“丑医娘”。 其实,傅九衢有苦难言。兄弟死前,将小嫂子托付给他照顾。 只是后来,一不小心照顾到了自己怀里而已。 至于丑么?傅九衢眯起眼,想起她低头捣药时那一截细腰…… * 【女主版】:辛夷身负中医药传承,踏着VR时空而来,竟是一个四面楚歌的开局——婆母不喜,妯娌相欺,丑死丈夫,衣不遮体。 还有一桩怪谈奇案,说她是个杀人的妖姬。 辛夷咬牙,侦查、破案,撸起袖管搞事业,将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 【CP版】: 一桩水鬼案,她莫名其妙从新寡之妇变成了广陵郡王的专属医官——白天医人,晚上医德 两件无价宝,她无可奈何从恶毒后娘变成了有实无名的郡王外室——白天查案,晚上查寝 【轻松日常、吊诡案件。热血悬疑、甜宠爱情,色香味俱全——制最好的药,嫁最烈的人,做最牛的cp】 * 【注】:作者非专业医生,书中药方和涉及的医学知识,请当成文学创作看待,勿对症入座。 (书友群:36138976)

姒锦·连载中·183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