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偏宠

野性偏宠

爱吃香瓜的女孩

现代言情/连载中

44.5万字

更新时间:2023-01-28 12:00:00
【白切黑霸总VS疯批小白花】 一张邀请函,一座豪华孤岛,一场盛大宴会,一桩连环杀人案。 谁是凶手,谁是证人,又是谁作的局? · 林妄是从长安村考进桃李大学的省状元,一袭旗袍,拥有不似人间烟火的冷系美貌,是这场亿万富翁聚会的绝色猎物,却也是顶级猎人。 她了解宴会上的每位客人,除了举办这次宴会的主人。 江家的现任家主江曌,把人抵在门后,低哑道:“我等了两晚,创造了十次机会,现在你终于来了。” “我们确实认识,在十年前。” 林妄:…… 她以为自己是在后的黄雀,没想到雄鹰早已站在身前。 · 本文又名《作局》

第1章 你还有个哥哥

太阳在西方落下时,他的早晨在东方已静悄悄地站在他面前。

——飞鸟集·泰戈尔

-

榕城十月。

似火的娇阳孤独落幕,月光与星辰在夜下狂欢。

林妄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

一身简约的白裙,长发半挽,皮肤雪白,不施半点粉黛。

她站在那,又仙又纯,压下了整个世界的浮躁与喧嚣。

世间的美有千万种,海棠花落的一半春,江南仲夏的时雨,塞上秋风的落日,日暮苍山的千秋雪。

现在只有一种,那便是月光与灯光下,美得如梦似幻的女孩。

看到她,不安分的男男女女,目光骚动。

林妄没在意旁人的目光。

一双透亮清澈的桃花眼,淡漠的看了眼手机。

这里是榕城最繁华的步行街,眼前是这条长街人流最大的酒吧,也是男友江远帆约她见面的地方。

酒吧是水晶立面的简约设计,搭配整墙的LED灯光,加上频频进出的男男女女,看上去比另一侧的商场还要热闹。

确认了地点,林妄没有直接进去,捏着手机走向另一侧隐藏在昏暗灯火下的小巷子。

林妄没有深入,在距巷口几步的地方,准备给江远帆打电话,就听到一声微弱的呼救声。

酒吧上面就是高档的酒店,现在整栋几乎都亮着灯,看不出异状,呼救声也比较模糊,一两声就没了。

可能是风吹的声音,又或者听岔了。

林妄没太在意,继续拨打电话。

电话拨出第一通没人接,第二通则直接被挂断了。

这是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吗?

林妄想了想,收起手机,还是决定进酒吧看看。毕竟来都来了,满足一下这位公子哥的特殊爱好也没什么。

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余光里一道黑影咻的声从高处落下,砰地一声重重摔在地上,落在离她脚边五六米的位置。

一股血腥味迅速散开。

林妄眉头一皱,看脑袋着地,没有抽搐,一动不动,身下迅速溢出大滩血的尸体。

榕城是座文明城市,有时也会发生一些阳光下的罪恶,可这种凶杀案,她还是第一次见。

是凶杀,不是失足跌落。

人的死亡有一个过程,一般脑子停止供血五到六分钟会出现不可逆的损伤,但躯体其它部分仍然会受到脊椎神经原的调节和指挥,所以人死前往往会有抽搐现象。

加上此前听到微弱的难以确认的呼救声,基本可以断定是先杀人,再抛尸。

而且如果不是抛尸,作案人大多会探头观望,确认是否死亡再离开。

林妄看了眼漫延至脚边的血,抬头往上看。

根据刚才的声音判断,应该是从六楼以下的位置,或者是四五楼。

五楼之前是亮灯的,现在熄了,映着霓虹灯光的窗子上,窗帘在微微摆动,显然是有人刚走不久。

林妄垂帘,慵懒冷清的眸子,瞧着骨瘦如柴的男尸,以及他脖子旁积成水洼的鲜血,好奇的迟疑片刻,最后还是没有过去查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不是好善之徒,也不喜欢多管闲事。

在她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五楼那个房间的灯,突然亮了。

林妄抬头,就看到一个男人探出窗户。

男人似乎视力不太好,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什么。

这个有轻微夜盲症的人,能看清这黑灯瞎火的地方才有鬼了。

林妄看无端出现那里的男友,疑惑的想了半秒,用手机拍了张照片。

刚拍完,江远帆就缩进了窗户,接着灯也灭了。

林妄看着手机照片,微微挑眉。

是巧合,还是事情跟这三少爷有关?

林妄想了半秒,没再犹豫,顺着人流大大方方进去豪华酒吧,跟一个劲瘦的男人擦肩而过。

男人穿着黑色的T恤,眼神锐利,脸色肃穆,下颌留着精短的胡子,青皮头的发型。

他身后还跟着两个脚步匆匆的人,看着像是跟人吵翻了,不太开心的样子。

林妄侧身让道,当他过去时,在充满酒味的空气中,嗅到了丝血腥的铁锈味。

她不由的返头看离开的男人,直到他淹没人群。

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妄愣了半会,收回神,压下眼底的冷锐,继续往酒吧里面走。

等走过段稍显雅致的长廊,听到音乐的喧嚣,就到酒吧的正门了。

门口有一男一女两个迎宾,确认有预约才可以进去。

林妄报了江远帆的名字,迎着五颜六色的频闪灯,走进男女随着震耳的DJ在舞池中放纵蹦跳,充斥喧嚣和肢体碰撞的酒吧。

酒吧面积超过五百平,沙发桌椅错落有致,四面有吧台和应急通道,这布置大概便是这个酒吧如此火爆的原因之一。

林妄粗略扫了一眼,对这个陌生环境大致有了数,就看到被人簇拥着的江远帆。

江远帆身前的桌上,堆了不少五颜六色的空酒瓶,现正随着音乐摇头晃脑,一手拿着酒杯灌了大杯,一手搂着个戴猫耳朵妆容艳丽的娇小女人。

他这疯狂放肆的模样,跟追她时的乖巧小奶狗,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刚从乡下来这座城市求学的林妄,站在这混乱又激情的地方,看上去有些手足无措。

“三少,这是你女朋友吗?真漂亮!”同一个卡座,穿着黑黄条纹衬衫的小胖子嚷道:“又纯又正!”

一袭白裙的林妄,清冷淡雅,像一朵谦卑又超脱世俗的白茶花,跟这里的奢靡放荡格格不入。

这里的女生基本和娇小猫女一样,穿着热裤,尽情展现年轻美好的身段。

被江远帆搂着的小野猫,看到果真因为江三少爷一句话,就乖乖出来这里的林妄,嘻笑的认同讲:“是真的漂亮。”

江远帆刚喝了不少酒,瞧着还真来了的林妄,扯着唇角邪气的笑:“喜欢就去拉她过来。”

小野猫真听话的去迎接她。

林妄没有拒绝小野猫的拉扯,来到笑得放肆的江远帆身边,看他满是酒气的俊脸。“——远帆,你要介绍谁给我认识?”

江远帆拉住她手,拍了拍腿,大声讲:“听不见,坐下来说!”

坐他腿上,来认识他这些狐朋狗友?

林妄看一脸戏谑,又瞎又菜又爱寻找刺激,眼神迷离的江三少爷。

她犹豫半秒,向他移了小步,腿碰着他膝盖。

看到她的举动。

小野猫以及其他同学,都紧张的屏住呼吸,想看三少爷能不能真把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给拽下凡尘。

江远帆在她过来的时候,又改主意的指着卡座上,刚才夸她好看的小胖子。“他是我今天刚交的朋友,你去跟他喝一杯!”

三少爷这口气,不像是介绍朋友给女朋友认识,倒像叫女朋友来陪酒的。

陪的还是坐在最边上,在他这里最没有什么地位的人。

听到他的话,跟他一起的人吸了口气,一个个即兴奋又忐忑。

林妄是学校的超级学霸,还是校花排行榜的NO1,追她的人能绕学校一周。

现在江三少爷跟她交往还没有一个月呢,就让她来陪酒?

啧!这事真是怎么想怎么刺激!

林妄听到江远帆的话,转头看了下卡座边上的小胖。

没有生气,没有过去,也没有喝酒。

她弯腰凑近卡座上的江远帆,如墨的长发倾泄而下,发梢垂在身下人的手上。

优雅温柔得,像俯身靠近恶魔的天使,用自身的高贵与洁白,来拯救即将坠入黑暗的灵魂。

可实际——

林妄凑在江远帆耳边,极平静的问:“你还有个哥哥,对吗?”

清凛纯美的柔软嗓音,带着温润的气息,可让人感到莫名的寒意。

江远帆嗅到她身上的体香,有些心猿意马,忽然听到这话,一下怔住。

别人叫他三少爷,在家中自然是排行老三的,上边确实有个哥哥。

但这跟他哥哥有什么关系?

没等江远帆反应过来。

林妄起身,对卡座的其他几人讲:“替我照顾好他。”

拔高声的话,没有指责,反倒是关心的嘱托。

她说完,便没停留的转身走了,徒留玩世不恭的三少爷和一脸懵逼的众人。

众人看她轻蹙的眉宇,好似藏着碎裂的伤心,匆促得落荒而逃。

江远帆没有去追,冲身边的几人挑眉,得瑟的讲:“看到没?这就是本少爷的魅力!来,接着凑乐接着喝!”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不赴星河

左星云销声匿迹八年,向晚等了他八年,等回来的,却是他带给她的家破人亡。 她以为她也是他野心之下的牺牲品,却不想在她遇险时他紧拥着她轻语:“我在,别怕。” —— 所有人都知道,他狠绝、冷血,极具野心,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所有人都知道,她是他唯一的软肋。 只有向晚不知道。 直至被逼到墙角,向晚才后知后觉,眼前男人的野心,一直都是她。

柠檬味的猫L·连载中·54.4万字

诱他上瘾

新文《她以温柔作饵》已发~ 【先婚后爱】 傲娇爱装乖大小姐VS性感桀骜退役赛车手 宋旎一眼看中了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 她不喜欢烟味,可她喜欢谈峥抽完烟后身上的味道。 她并不是手控,可她喜欢谈峥手背性感凸出的青筋。 她爱惨了谈峥抽烟喝酒时那一副慵懒随意却性感到爆炸的样子。 谈峥对她来说,总是有着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宋旎对闺蜜说: “他抽烟的样子真他妈的帅。” “有机会我一定要好好摸摸他的手。” 谈峥手背凸起的青筋里流的是对她下了蛊的血。 于是她用着那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时而在谈峥面前扮着乖巧,时而高傲得像带刺的野玫瑰。 她擅长用那双稍微润点水就楚楚可怜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表明自己的兴趣,却不明说。 步步为营,请君入瓮。 谈峥觉得这小姑娘是吃不得半点亏的高傲性子,可不娇弱,疼了也不吭声。 他总是能识别出她在装乖,他也总是表现出直男性子,装作看不懂。 可宋旎那一双眼着实勾人,偶尔便如她愿走进她步的圈套。 到最后真真被她套牢,无法抽身。 后来,谈峥说:“你只要看着我,我就想把你摁在怀里。” 宋旎想,能够把谈峥这样的男人给引诱到手,也不妄她装乖撒娇了。

肆媚·完结·73万字

蓄意攻陷

大美人竟然也会被男人劈腿。 棠意礼有钱有颜,怎能咽下这口气。 棠意礼决定追求前任的好兄弟。 …… 荀朗,世界短池游泳锦标赛,蝶泳冠军,典型的力量型选手,以及,典型的坚毅高冷人格。 棠意礼频频出招,始终没有得手。 直到一次偶然,她发现,高冷男神生活拮据。 棠意礼窃喜,计划用金钱俘虏荀朗。 众人哀嚎:别拿你的臭钱,侮辱我们的男神,男神不会看上你! 棠意礼一意孤行,直到她老爸破产—— 棠意礼红着眼眶,来找荀朗:以后我不能继续追你了,因为……我要嫁给渣男才能挽救公司。 沉默片刻。 荀朗缓缓开口:你嫁给我,也可以救公司。 #和前男友的兄弟好上了是种什么体验 #我的寒门男友什么时候这么有钱的 …… 小剧场: 入了水,荀朗就像变了个人,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拉满人类极限。 可,棠意礼是旱鸭子。 她撑着男人肩膀,瑟瑟发抖:不游了吧,我害怕。 荀朗捏住女人水珠滴答的下巴,眸色幽深:这就怕了?拿我当工具人报仇时的胆量呢。 …… 大小姐.棠意礼×运动员.荀朗 表面傲娇实际逗比白富美×冷酷坚毅的泳池王者

拉肚肚·完结·93.5万字

她以温柔作饵

林也也只想跟陈家太子爷做完美的联姻合作伙伴。 谁知,第一次见面太子爷就将她拟定的条约扔下,冷笑。 “你可真够无情的,这么快就把人给忘记了?” “游戏好玩吗?” 林也也只觉得面前这个好看得过分的太子爷脑字可能有点问题。 却不想一周后,感冒痊愈的男人竟然有让她无比心动又无比熟悉的嗓子。 这不是她失明时在乡下养伤遇到的那个声音好听的男人么? 见林也也震惊,陈邺垂眼呵笑一声。 “我说之前怎么在大半夜给我打电话,原来是喜欢我的声音啊。” 是林也也熟悉的那股子散漫少爷的慵懒味,带着京腔,儿化音尾调轻飘飘的,偏偏又挠的人心痒痒,像午后阳光,更像咖啡因,勾她上瘾。 他抬起眼轻飘飘地朝女人看过去,把玩着佛珠手串,徐徐质问。 “不是摸了我的脸么?怎么见面就认不出了?” ...... 在林也也的个人画展上,陈邺双手环胸看着主推作品上的自己,眉头一挑。 “陈夫人好雅致,看不见了还花这么大功夫画男人。” 林也也忍无可忍。 “你简直太幼稚了,连自己的醋都吃!” ...... 陈邺在坐在墙头看到一身温婉仙女打扮的林也也出手打人的那一刻,心里便早已记下了那抹身影。 不知心动,却逐步沦陷。

肆媚·连载中·15.3万字

野性攻陷

「京圈太子暴徒小疯狗vs温柔腹黑大魔王」艺术界新秀画家沈周懿,突然线上表白了。 她@了一个没有任何个人简介的微博用户,高调示爱:「可以跟我接吻吗?」 身为近期获得美术界世界级金奖的黑马画家。 惊才艳艳之余,过人的美貌更是圈粉无数。 可她却以惊人的言论登顶热搜第一。 无数粉丝梦碎深夜。 * 而身为话题主人公裴谨行,在沈周懿眼里,不老实、不好泡、不服软、让人着迷又抓狂。 别人的弟弟要么小奶狗,要么小狼狗。 而他——小疯狗。 总是用最懒淡颓痞的语气说着最欠最让人心火焚烧的话。 ——姐姐,你好会占便宜。 ——姐姐,你这么馋我? ——姐姐,接吻可以给我算时薪么? 沈周懿耐心耗尽,这个磨人的小疯狗爱嚯嚯谁嚯嚯谁去。 她不泡了。 再后来。 她身陷囹圄时,曾经那懒淡颓狂的男人,却在法庭上大杀四方,为她清理一切障碍。 傲慢的来到被告席,隔着桌子宛若情人的捏捏她的后颈,笑的颓唐又放肆:“姐姐,你怎么落魄的样子都……好正啊。” 一众庭审傻眼:? 沈周懿:……说他疯,真不亏他。 这是该调情的时候? 事实证明他就是这么个目无法纪的暴徒,无人能及左右,唯独她,他甘愿撕裂世间规则,成为她的信徒。 「双大佬、非善男信女、前期男主伪装系」

匪弋·完结·92.2万字

蓄意沉迷

【横刀夺爱、he】 【乖戾白切黑小狼狗×温柔猫系女神】 江厉第一次遇见梁舟月,她穿着不舒服的礼服,躲到他的休息室调整衣服。 见他出现,她紧张得拉不上拉链,尴尬窘迫。 那天,江厉罕见动心思,帮她拉了两次拉链。 再次遇见,他是校园贵公子,她是万人迷。 他在操场打球,她长裙摇曳,坐上男友的副驾。 这时的江厉就明白,他要一条路走到黑。 要横刀夺爱,趁虚而入。 姐姐那么漂亮,当然是他的。 * 梁舟月从没想过,会被小五岁的男人喜欢。 他乖戾冷漠,高傲疏离,却唯独对她有求必应。 盛夏日,梁舟月被暴雨拦在教学楼门口,台阶下滚滚污水,污泥横生。 她正愁如何回宿舍,眼前就弯下一道男人硬挺的脊梁。 江厉的语调永远那么慵懒,漫不经心的乱人心弦:“姐姐,怕你害怕,今天特意背你回家。” 那一刻,未曾接近过女生的江厉,于众人面前臣服于她。

十七藤月·完结·45.9万字

蓄意热吻

【已签出版】 男二上位,国民初恋·斯文败类 程微月初见赵寒沉是在父亲的退休宴上。 父亲酒意正酣,拍着男人的肩膀,喊自己小名:“宁宁,这是爸爸最得意的学生。” 赵寒沉闻言轻笑,狭长的眉眼不羁散漫,十八岁的少女心动低头。 后来闹市,天之骄子的男人于昏暗角落掐着美艳的女人,往后者口中渡了一口烟。他余光看见她,咬字轻慢带笑:“宁宁?” 心动避无可避。 可浪子没有回头,分手闹得并不好看。 分手那天,京大校花程微月在众目睽睽下扇了赵公子两个耳光,后者偏过脸半晌没动。 却无人知低调的商务车里,众人口中最端方守礼的周家家主,律政界的传奇周京惟捏着少女小巧的下巴发狠亲吻。 许久,他指腹擦过她眼角的泪水,斯文矜贵的面容,语气温和:“玩够了吗?” … 程微月见过周京惟最温柔的样子。 正月初一的大雪天,泾城灵安寺,鹅雪轻絮的天地间,人头攒动,香火缭绕,她去求和赵寒沉的一纸姻缘。 直到周京惟逆着人流朝自己走来,将姻缘符塞在自己手中,“所愿不一定有所偿。” 他顿了顿,又说:“宁宁,玩够了就回来。” 佛说回头是岸,那一天程微月频频回头,都能看见周京惟站在自己身后,于万千人潮里,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 佛真的从不诳语。

傅五瑶·完结·100万字

偷吻月光

【医学生VS神经外科医生】 云糯在二十岁这年喜欢上了周崇月。两人年龄、辈分和阅历的差距,让她一次次望而却步,以至于在一起后,迫于各方压力,她强烈要求地下恋。 面对女孩的坚持,男人嘴上答应,实则明里暗里,无时无刻不在宣示自己的主权。 某次团建,科室新来的实习生云糯抽到真心话。 同事问:“在场所有男性中,有没有你喜欢的类型?” 云糯说:“没有。” 同事点头正准备继续,坐于角落的周医生却淡声打断:“刚刚那个问题,让她重新答。” 众人:?? 团建结束后,云糯路过洗手间时,被同科室的一名规培生师兄拦住表白。她不知所措愣在原地,还没开口,旁边男厕就走出来一人。 周崇月一边洗着手一边警告:“最好死了这条心,她家长不许。” “她家长?” “我。” 云糯:…… 众人眼中的周崇月:医术高超,为人正派且自律。 云糯眼中的周崇月:年纪大,会疼人,就是心眼小。 但无论哪一面,云糯觉得,有些人从一出生起,就注定要成为她的英雄。 *大叔和少女,年龄差12岁。 *双C,无虐,暗搓搓的甜。

匪匪有意·连载中·23.8万字

于他心上肆意

姜梦竹高三那年,家里来了个转学生。 他不怎说话,看着她的眼眸疏冷沉寂。 但姜梦竹知道,他救流浪猫,他孤冷帅气,他阴沉沉的外表下有一颗温暖的心。 后来,她追着聂则远跑,跑得斛城一高人尽皆知,跑得他身边人都知道,有她这么个热脸贴冷屁股,一心一意满眼爱他的女朋友。 却发现自己错认了他。 他的心本就是冷的。 电话里传来父亲的消息,姜梦竹终于清醒过来,转身松手。 聂则远,我们分手吧。 - 来斛城以前,聂则远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大胆而明媚的女生。 一遍一遍,诉说她喜欢他。 一开始,聂则远觉得她和其他女孩子一样,没放在心上。 后来,聂则远一再打破自己所有的坚持,从淤泥里一路摸爬滚打,站上顶峰。 只为博她一眼回头。 - “我知道当初突然说分手,是我不好。”她道。 “但我突然就不想够那天上的月亮了,我想踏踏实实,踩在地上。花会沿路盛开,你以后的路也是,聂则远。”姜梦竹笑着。 聂则远却目眦欲裂,痛不欲生。 放屁。 他说没了你,从今往后路再怎么走,都只可能是下坡路。 …… *隐忍克制型未来商业大佬x活泼明媚小千金 *前期女追男,后期追妻火葬场,不换狗男主,he *双c,从校园到婚纱

向风偏笑·连载中·36.6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