卸甲归田:女战神她回村搞建设

卸甲归田:女战神她回村搞建设

空若然

古代言情/已完结

114万字

完结于2023-06-1223:50:34
叶轻,女,某特种兵队长,战友眼中的兵王! 一次事故后穿越到了东凌皇朝。 成了一名新兵蛋子。 天哪,这个世界简直是玄幻了! 难道是上辈子的自己太男人了?所以这辈子穿成了个男人? 黑暗中上摸下摸,摸了一遍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是名副其实的女人。 只是瘦了点,个子矮小了点,力气小了点,胆子小了点,生存技能差了点。 不怕,养养就好了。 古有木兰替父从军,现有叶轻替兄长从戎。 熟悉的军营,却是不一样的人生。 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军人的职责。 但是,身为西北军的统帅—王威,没有军事领导能力不说,还不把将士们的命当人命看。 新兵报到的第三天,就让新兵营的人上战场。 刀剑无眼,残酷的战争让没有任何作战经验和应付能力的新兵们死伤无数。 叶轻以一己之力,力揽狂澜,救下了将近一万的新兵。 却无法救下已经丧生在敌人刀下的冤魂。 叶轻一腔热血被残酷的现实打击得体无完肤。 上战场,杀敌人。 下战场,修理主帅、为死去的战友讨要抚恤金。 功成名就之后,回到村里当了一名远近闻名的彪悍农家女。 十里八乡的人都不敢惹她,更是活阎王,谁敢娶。 感情戏甚少,完全的大女人,不喜慎入。 推荐一下作者菌哒完结老书:《大晋女县令》~

第1章穿越

八月份的西北,白天还很热,晚上却很凉,必须要盖薄被才能入睡。

西北军的新兵营里,呼噜声此起彼伏立体环绕,还有人不知做了什么好梦,一个劲儿的哼哼,然后还要吧唧嘴,很像梦见吃鸡腿的模样。

这些新兵不知道的是,西北狼群相伴,风暴流沙,多少将士被埋骨在风沙里。

更何况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的残酷无情,等待着这些新兵的命运又不知是如何。

大家从刚开始因为入伍的兴奋,再到经过长途跋涉,再到这两天的高强度训练之后,所有人都高兴不起来,一个字累,两个字很累,三个字累垮了。

今天又是辛苦训练了一整天,所有人都疲惫不堪,早已进入了梦乡。

有些人为了能多睡一会儿,连脚都不洗,更不用说洗澡,营房里简直可以用臭气熏天来形容。

忽而,噌的一下,睡在最外面的一位新兵突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

猛地睁开眼睛,一道犀利如刀的目光横扫四周。

这是哪里?为什么会有男人的呼噜声?出了什么事?遭绑架了吗?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而且还有一股臭味,这是汗臭味、鞋臭味、不搞卫生的那种臭味混合在一起,就是臭味大杂烩,够酸爽。

部队的宿舍不可能有这种味道的,部队讲究的是干净整洁,而这里,简直是一言难尽。

叶轻摸了一把脸上的虚汗,随后,她愣住了,手掌为什么这么粗糙?比自己常年握武器的手还粗糙。

就着昏暗的月光,她惊疑地看向自己的手,好小!

自己可是170的好身材,不可能有这么小的手,这绝对不是自己的!

心中有个大胆的想法,想想又觉得不可能,世界不可能这么玄幻,怎么会有穿越这种说法呢。

三秒钟之后,叶轻确定自己不是被绑架,才开始仔细打量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宿舍,住着10个人,而且住的都是男人。

难道自己变成男人了?

难道就是因为自己上辈子太男人了,所以这辈子直接变成了真实的男人?

呜呜,我不喜欢做男人,姐虽然是女汉子,却是实实在在的女人。

叶轻伸出手,上摸下摸,一通乱摸之后,松了一口气,还好,还是名副其实的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子,这具身体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

“话说回来,这里哪里?这是什么朝代?身上穿的衣服怎么这么奇怪。”

话音一落,她脑袋里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江倒海地涌了上来。

这是东凌国,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国家。

原身名叫叶大丫,南方一个小山村——石河村的姑娘,今年才13岁。

家里四个兄弟姐妹,她排行老二,上面有个哥哥16岁,还有一个弟弟6岁,一个妹妹4岁!

不久前,一道抓壮丁的公文下到石河村,所有人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叶大丫的哥哥叫叶大牛,这次抓壮丁里,他是合适的人选。

只不过,前不久他开始议亲,相中了邻村的姑娘,对方不嫌弃他家穷,愿意嫁过来,正准备成亲。

这道公文,把他吓得半死,想躲,又不知道躲到哪里去。

有钱的人家,出点银子就可以免除后顾之忧。

可是,叶家穷呀,哪有银子!

家里的那点银子是给他娶媳妇的,大部分还是跟村里人借来的,要还的呀。

上交之后,哪里还能再借到银子娶媳妇,不可能一辈子打光棍吧。

叶父不想让儿子受罪,倒是想从军,只是他不久前摔到腿,无法行走,想去都去不成。

叶大牛怕死,不想从军,于是把目光瞄向了才13岁的妹妹叶大丫!

叶大丫是个姑娘,怎么可能当得了兵。

叶大牛出了个馊主意,让叶大丫女扮男装,替他从军,反正大丫年纪还小,穿上男子的衣服也看不出来。

明目张胆的偷梁换柱,这是当别人是傻子吗?

可是,叶大牛说了,又不是谁都认识他叶大牛,只要出了村子,谁知道叶大丫是个姑娘呢。

叶大丫是不同意的,她连镇上都没有去过几次,连字都不认识,东南西北都分不清楚。

听说这次征兵的是要去西北,可远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能不能回来。

再说她是个姑娘家的,去了军营,岂不是羊入虎口吗,在那个全都是男人的地方,怎么生存?

万一被发现了,会不会连累到家里人,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叶大牛没有别的本事,嘴巴却很能说,不但忽悠了父母,还忽悠了叶大丫,说只要大丫替他从军,他一定会好好孝顺父母的。

待大丫出嫁之时,一定送上大礼。

当个两三年的兵,也就十五六岁,包裹得严实一点就不会被人看穿。

然后再寻个理由,就可以回家了,那有什么困难呢。

经过叶大牛苦苦哀求,叶大丫终于答应替兄从军。

作为父母,手心手背都是肉,不管是叶大牛还是叶大丫,叶父母都舍不得,奈何这个世道就是这样,拿不出钱,只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去受苦受罪。

叶大丫的娘亲从知道叶大丫要去从军那一刻开始,整日以泪洗脸,整宿整宿的睡不着。

父亲更是怨恨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摔到腿,恨自己无能,让年幼的女儿去受罪。

作为村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叶大丫同意代替叶大牛,他也没有办法。

直接捅破了,对谁都不好。

再说了,公文里也没有指名道姓要叶大牛从军,只要家里派出一个人就行了。

至于名字,叶大丫直接取了一个字,大字,她不想用大哥的名字,而自己的名字一听就是个姑娘家。

村长大手一挥,叶大这个名字就这么产生了。

至于县里,压根就不管,都是土包子,谁管你叫什么名字,有村长的证明,就可以直接发身份文牒。

于是,大丫就这样被迫走上了从军之路。

家里没钱,母亲还偷偷从叶大牛娶亲的银子里,拿了500文给她。

500文钱都是铜钱,不好带,叶大丫没有要完,只拿了50文,用来防身。

一再叮嘱叶大牛,一定要好好孝顺父母。

一路上,小姑娘小心谨慎的跟着大部队出发,吃喝都小心翼翼的,更不用说冲凉上厕所之类的。

长途跋涉这么久,竟然没有被人发现是女孩子,可以说是奇迹。

经过一个多月的步行,终于到达了西北。

当兵的日子比想像中的还要苦,到达西北之后,还没有休息整顿,就开始投入到了紧张的训练中,因为前线开战了,他们这些新兵随时都有可能上战场。

士兵果然不是好当的,理论要与实践相结合,不把你整得软趴趴就不罢休。

可怜的叶大丫,从小就吃不饱,哪里经受得起这么高难度的训练,再加上,根本就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来到西北后的第二天晚上,睡梦中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走了。

“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保卫社会主义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背叛祖国。以上誓词,我坚决履行,决不违背…”

想想,前世的入伍誓言还在耳边,转眼就来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

叶轻有一瞬间的懵逼,靠,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玄幻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呢。

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有点味道,一闻,天哪,这是多久没有洗澡了。

转眼一想,也能理解,大丫是个姑娘家,那里敢跟一大帮男人一起洗呀,只能趁战友们去洗澡的时候,偷偷擦一下身子。

叶轻恨不得现在马上冲个热水澡,却也知道,这不现实。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土木工程学专家郑曲尺意外穿越到古代,还成为了木匠家女扮男装的丑老二。 刚醒来就被抓壮丁:官府强行征集全县工匠去修筑军事营地? 房舍、羊马圈、仓房这些他们还行,可修河渠、峰火台、组建各类器械……乡下工匠都懵了,俺们也不会啊! 郑曲尺:咦,这不就专业对上口了。 * 郑曲尺发现大邺国真正懂技术的匠师很少,从基础到军事,全靠国外输入。 若非还有一个煞神般的宇文大将军坐镇,早被敌国瓜分侵占了。 宇文晟以为郑曲尺只是个小木匠,后来,双双掉马,他骄傲目睹,她以一人之力,挑战了七国顶尖建筑师、造船师、造车师……完胜而归。 ——夫人,大军压境,我站于你所砌筑的堡垒之上,替你征战赴难,为你慷慨捐躯又何妨? ——那在你的身后,一定有我和我打造的军事大国,替你摇旗呐喊,助你所向披靡。

桑家静·完结·144万字

我的古代继子训练营

现代高级幼师兼考证达人意外穿越成了古代太傅家为爱殉情而亡的幼女林舒然,打着“为爱守丧”的旗号在外逍遥快活了三年,却一朝被自家亲爹和皇帝“算计”嫁给了当朝新贵大将军许钧泽。 她不愿嫁,他不想娶,新婚当晚他们便分被而眠,成婚两日他就出京剿匪去了,只留给她一屋子顽劣难训的继子们。 刚进门就当娘,让她头疼不已,因为这帮小子也太能惹祸了,不是拔了老御史的心头爱,就是毁了公主的手中宝,还一把火烧了她苦心栽培的高产稻田, 要么是今天打了国公府的公子,要么是明天“调戏”了王爷的爱女,要么是后天准备揍一顿他国皇帝的儿子…… 儿子惹祸也就算了,老子也让人不省心,满朝文武都快被他得罪个遍,皇帝也被他气得三天不早朝。 唉,她这大将军府的当家主母还能怎么办,只得一手教导继子,一手调教夫君,且看她如何将一帮惹是生非桀骜不驯的熊孩子训练成知书达理、进退有度人人称赞的英雄少年郎。 至于那位性情刚直众人畏惧的大将军,早已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看得众人是大跌眼镜,不由地伸出大拇指赞一声:“夫人,你厉害!”

倾情一诺·完结·104万字

我在古代靠抄家发家致富

【讨债+玄学+爽文】 凌初死了。 莫名其妙穿越了,穿成了尚书府的大姑娘。 然而却是一个不受宠的,刚出生就被道士批命,刑克六亲。 从小被送到道观里寄养,及笄才被接回府。 本以为从此能过上幸福美好的日子,谁知迎接她的却是满门斩首的圣旨。 为了保住小命,她豁出去配合锦衣卫将自己家抄了一个底朝天。 为此众叛亲离。 别人以为她要痛哭流涕,向家人忏悔求原谅。 她却在忙着四处讨债赚钱吃香喝辣,帮鬼魂完成遗愿攒功德延长自己的小命。 正当她小日子活得有滋有味时,却发现自己爹娘都是假的。 就在京都众人都在等着她回去跟假千金撕逼的时候, 她却转身进了闻风丧胆的锦衣卫,天天忙着跟着杀神一起满京都抄家。 已有完结文《福运嫡女,穿越后靠嘴炮带飞全家》。

半世书音·完结·103万字

大宋女术师

大字不识几个的苏亦欣,掉进湖里一趟,醒来后直接开了挂。 顾卿爵愁的很,媳妇这么厉害怎么破? 唔,自己这副皮囊尚可,实在不行那就躺平吧!

悠然南菊·连载中·185万字

我家长姐无所不能

叶安澜穿越了,从过期垃圾食品都要抢破头的末日世界,来到仍是落后农耕社会的古代乱世。 山清水秀、沃土千里,这是多么完美的种田环境(。•﹃•。) 她摩拳擦掌,带领小伙伴们种田开荒、打猎养殖、纺线织布、兴修水利...... 一心想要打造“六畜兴旺肥源广,五谷丰登粮满仓”的盛世图景。 奈何生逢乱世,总有那不开眼的家伙囤兵不囤粮,错把她家当粮仓(•́へ•́╬) 被人觊觎劳动成果怎么办?当然是打他丫的!她可是囤兵又屯粮,妥妥的山大王。一心想要安稳种田的小女子长刀遥指,“犯我叶氏者,虽远必诛!” 若干年后,倒在叶氏铁骑前进路上的各方敌对势力:骗子!不是说你一心种田,没兴趣参与乱世争霸、逐鹿天下的?怎的最后我们倒下了,而你却带着两脚的泥,成了立下赫赫战功的开国英雄?

十瑚·完结·98万字

寒门逆袭,科举路上她美又飒

安初夏一个天生拥有超强记忆力,却只想过悠闲生活的人。 无缘无故穿越到一个古代王朝,想着古代山青水秀,空气清新,过安逸舒适的养老生活正好。 哪成想自己穿的这个古代,好像是个假的。 这里女子竟然也可以通过科举当官,于是安初夏悲剧了。 时常被一心望妹成材的便宜哥哥,盯着努力学习,从此后她的日子过得别提多酸爽了…… ———————— 东陵国一个相对男女平等的王朝。 因为开国皇帝元太祖毕生膝下只有一个皇嗣,还是位皇女。 为了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江山,不至于拱手送人。 元太祖在巩固皇权后,强势通过了一道律法!只要是东陵国的子民无论男女都可以通过科举入仕为官。 东陵皇室诸君也是无论皇子,皇女,只要能力够都可以继承皇位。 这样朝堂之上有了女子官员,他唯一的子嗣在继承皇位后,才不会被满朝男性官员孤立。

会散·完结·75.8万字

流放后开始发家致富

【穿越+架空+有超能力】 意外穿越成了人人嫌弃的两百斤大胖纸,胸无点墨,嚣张跋扈,人人鄙夷…… 还有个暴戾相公和自闭症儿子,明岚莺生无可恋,幸好祖传的超能力还在,我的日子我自己慢慢过!谁都别来沾边! 【看个乐子,别带脑子讲逻辑!常识、逻辑、规矩什么的我一个没沾!】

横竖撇点纳·完结·77.5万字

大商小渔娘

陆飖歌死了,一箭穿心。 偌大的陆家庄,被一把火给烧的精光,陆家的罪名是通匪。 神他妈的通匪,不就是因为小姑娘陆飖歌有个有钱且善名在外的爹。 据说,官府从陆家粮仓里往外运粮,数百架的牛车,不停歇地运了三天三夜,才堪堪运了不足半数。 彼时,陆飖歌在矮小的窝棚中醒来,怔怔发呆,不知今夕是何夕。 她是谁? 谁又是她? 算了,不想了,挣钱养家才是要紧。 _________ 听说京城某酒楼日进斗金,分店开了九九八十一家,不仅口味好,后台也硬,酒楼的当家人竟还是个玉树临风的少年。 路人猜测,这少年必定出生不凡。 镇国公叫他贤侄,安平侯家的公子和他称兄道弟,就连三皇子都对他礼遇有加。 陆飖歌笑笑:倒也没有这么夸张。 有一日,连三皇子都忍不住问她,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三教九流,由尊至卑,商人不过排在九流的末尾。 陆飖歌冷静思考:好像也是,要不,我出钱给你弄个皇帝当当?

风初袅·完结·97.9万字

被骂穷寡妇,我靠异能在古代逆袭

新书《我在九零当相师》已开,一道晴天霹雳砸到头上,她竟然穿成了乡野老妇,一睁眼就被逼债,看着眼巴巴等着她做主的几个大儿子,白云溪恨不得再死一遍。从青瓦房变成了摇摇欲坠的窝棚,看着四面漏风的家,白云溪咬着牙拎起擀面杖,把几个儿子分配的清清楚楚,干活的干活,做工的做工,谁要是敢偷懒,直接逐出家门。而她作为老太君……呸,她作为家里最高指挥官,要是连个日子都过不好,还不如用擀面杖闷了自己。

秋风残叶·完结·142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