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她被病娇王爷逼婚了

重生后,她被病娇王爷逼婚了

望晨莫及

古代言情/连载中

118万字

更新时间:2023-08-3110:14:47
沐云姜冰雪聪明,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一路过关斩将,成为了一代女郡公,结果,却被自己的丈夫害死了。 那畜生居然还要残害他们的女儿。 什么? 女儿不是他亲生的? 死对头才是孩子她爹? * 再世为人,她扭转了自己的命运。 这辈子,她有两个人生目标: 第一,要保护父母兄姐。 第二,她要远离死对头,逍遥江湖之上。 结果,她还是招惹上了死对头——病娇殿下萧祁御。 这人病得不轻,却最喜拆她桃花,还一次一次逼婚于她…… 逼婚不成,他竟还找来了帮手。 “娘亲娘亲,这个爹地我喜欢,快快嫁了吧!” 沐云姜瞪大眼珠子,一脸茫然: 为什么女儿也重生了?

1,惨死

庆元二十九年,七月酷夏,陈塘关。

阴森潮热的地牢内,老鼠四下乱蹿,空气中弥散着浓浓的腐肉的气息。

幽暗的角落里,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女人,华贵的衣裳上沾满血迹,早已看不清衣料原来是怎样的颜色,嗡嗡狂舞的苍蝇围着她乱飞。

她叫沐云姜。

那令人作呕的气味,正是来自她身上。

一个月前,她还是沐家军的三军主帅,镇守一方,是百姓们眼里的护国女郡公,是大凉的中流砥柱。

一个月后,她成了阶下囚,被人挑断手筋脚筋,鞭打得遍体鳞伤,成为了将死之人,被囚于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中。

而害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几年以来默默支持她坐上女郡公之位的丈夫罗郡。

此时此刻,沐云姜清楚地知道自己快死了,她的身体早已严重溃烂,肌肉上更是长满蛆虫。

“娘,娘……”

迷迷糊糊中,她好像听到女儿欢欢的呼唤。

睁开无力的双眸,吃力得抬起头,她赫然看到才六岁的女儿被一脚踹到了她面前。

欢欢嘴里应声发出一记惨叫。

而踹这幼童的不是别人,正是罗郡——孩子的亲生父亲,她的丈夫。

“啊……不许伤我孩儿……”

护犊之情令沐云姜尖叫出声。

她恨不得冲开锁着自己的铁链,将面前这衣冠禽兽给碎尸万段,可她的身体却已丧失反抗之力。

“罗郡,你还有没有人性,这是你亲生女儿,虎毒不食子,你竟然连亲生女儿都要残害……”

六岁的小欢欢,想要爬过来抱她,稚嫩的小脸上尽是惊恐,呜呜哭叫道:“娘亲,娘亲……爹爹是坏蛋,他是大坏蛋……”

罗郡身着银色铠甲,身上早没了当初的老实敦厚,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戾气,走过来直接就把小欢欢踩在脚下,踩得她没办法再说话,嘴里则冷笑道:

“沐云姜,世人皆赞你绝顶聪明,乃是当代女诸葛,我瞧你就是一个蠢货,连当年和谁生了这小孽种都不知道。今日,我就告诉你,这小孽种,从来就不是我罗郡的种。”

这句迟来的揭发,令沐云姜顿时呆若木鸡。

欢欢……竟不是他的亲生骨血?

“知道我为什么要千方百计娶你为妻吗?”

他忽然上前狠狠拑住她瘦得脱相的下巴,冷笑令其面容狰狞:

“一,我知道谁睡了你,我娶你就是故意气他。

“二,我想要的从来只是你手上的沐家军。只要拥有了这支铁骑,他就不敢动我分毫……”

沐云姜是何等的聪明,立刻明白了:“你……你也是大凉皇室中人,而当年和我有过一夜露水姻缘的人是……是三皇子……”

吐出最后三个字时,她的声音颤了好几下。

当今大凉三皇子已被立为太子,罗郡节制了沐家军,就是要和三皇子对抗,为的是分裂大凉。

而那个不可一世的病娇三皇子,正是沐云姜一直以来恨之入骨的“死对头”。

思及此处,她突然大彻大悟,心肝跟着发颤起来:“所以,我父母兄姐,一个个离奇惨死,皆是你设计的?”

曾经,她以为那是三皇子在暗处施的杀手。

所有证据皆是如此指向的。

原来,竟不是。

“你想知道的真相,下了阴曹地府自去问他们吧……”

罗郡轻蔑一笑,豁然转身,冷酷地下了一条死令:“来人,把这孽种给我吊起来!沐云姜,你等着看一场好戏吧,今天,我会让你们一家齐聚黄泉,绝不让你孤单上路。”

欢欢被吊了起来,惊慌的哭叫声,令心急如焚的沐云姜再次晕死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沐云姜醒了,听到欢欢在那里怯生生地询问:“你们是谁,是来救我和娘亲的吗?”

“乖,别说话……”

温柔又带清冷的嗓音,在耳畔低低响起,沐云姜睁开眼,瞳孔一缩,一个认知钻入大脑。

是当今太子,她的死对头三皇子——萧祁御。

这个疯子,居然……居然不远万里,从天都赶来边塞,亲自来劫牢?

她吃力地抬眼,只看到一身夜行衣的萧祁御抱着欢欢来到了她身边,看她的眼神是复杂的:

“一定要撑住,我们很快就能离开这里……”

“走,快走,罗郡要害你,带着孩子,快走……”

她急不可耐地吼了一声。

只是她太虚弱了,吼出来的声音却轻若蚊呐。

就在这时,整个地牢忽然一阵天旋地转。

随后,罗郡的狂笑声从外头传了进来:

“萧祁御,想不到你会为了个女人甘愿来赴死,很好,那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来人,给我炸!”

伴着话音落下,沐云姜听得一声砰然巨响,整个地牢被瞬间移为平地。

身后,清竹香紧紧地包围着她,失去意识的那一刻,沐云姜心里对罗郡充满了恨意。

她这一生,前十五年,浪迹江湖,由师父带着,于刀光剑影中,学会十八般武艺,尝尽世间百味。

后七年,凭着一己之力将沐家军残余的部曲发扬光大,一步一步成了一方让朝廷心生忌惮的力量,她本盼着有朝一日揭发萧祁御的罪行,为族人报仇。

结果,她被误导恨错了人不说,最后竟还连累萧祁御一同陪葬。

如此大错,真真是叫她悔青肚肠。

如果人生还能重来一遭,她定要将那罗郡千刀万刮,更要保护全家上下。

至于萧祁御,这个心思叵测的复杂男人,她既要深入地研究他,更要远离他……皇权之争这摊浑水,她必不再淌……

喜欢这作品的人还喜欢

退婚后,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重生后,顾卿洛高调退婚,挺着孕肚转身嫁给令人闻风丧胆的修罗皇叔 打脸渣男,狠虐贱女,创办商行,重振师门…前世所有的苦难,今生加倍讨回!  渣男求饶:“洛洛,我错了。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顾卿洛:“叫皇婶!” 假闺蜜求情:“洛洛,我是你最好的姐妹啊……” 顾卿洛:“叫皇婶!” 有修罗皇叔当靠山,顾卿洛这一世活得潇洒恣意 敌国君王慕名而来:“敢问姑娘,你家孩子缺爹不?” 修罗皇叔大手一挥:“出兵,灭了他的国!” 武林盟主献上盟主令:“姑娘若愿意,整个江湖都你的!” 修罗皇叔冷笑:“江湖算什么?整个天下都是我送她的聘礼!”

卿云·连载中·47.4万字

长门好细腰

城破那天,冯蕴被父亲当成战利品献给了敌军将领。 人人都惋惜她即将为俘,堕入火坑。 她却将出城的小驴车遮得严严实实,不敢让人看出心中窃喜…… 年幼时,她行事古怪,语出惊人,曾因说中一场全军覆没的战争,差点被宗族当鬼邪烧死。 长成后,她姝色无双,许州八郡无出其右,却被夫家拒娶。 生逢乱世,礼崩乐坏,一个女俘何去何从? “不求良人白头到老,但求此生横行霸道。” 上辈子冯蕴总被别人渣,这辈子她要先下手为强,将那一个两个的,什么高岭之花、衣冠禽兽、斯文败类……全都渣回来。 —— 别人眼里的冯蕴:脑子有问题的疯美人。 冯蕴眼里的冯蕴:我什么都知道,我大概是这个世界的神吧? 他们眼里的冯蕴:她好特别好奇葩,我好喜欢! —— 【本文架空,请勿考据。作者不避雷,不喜欢请直接X掉,勿告之!】

姒锦·连载中·150万字

少君骑海上

施宣铃幼年从大山里回了皇城,开始被迫伪装成一个规规矩矩的世家小姐,可骨子里始终渴望自由。 多年后朝中风云变幻,越家世子跌下云端,被流放到海上孤岛,还惨遭她二姐悔婚,她却在这时站了出来。 “我愿陪世子一同被流放!” 机会难得,她终是可以逃脱高门大户。 于是盈盈一拜,演技惊人:“我早已爱慕世子多年,愿生死相随!” 恰巧在门口听到的越世子震惊了—— 施三小姐竟然……心悦于我? 远赴海上的一路,她对他花式表白,鼓励他振作起来,他总忍不住想着—— 她就这么喜欢我吗? * 施宣铃是个很会说甜言蜜语的爱情骗子。 越无咎是个很会自我攻略的病娇恋爱脑。 * 【病娇忠犬美强惨少年VS纯真灵动扮猪吃虎少女】 ——她说,小灰猫不要哭,我陪你等雨停,一同看那道长虹贯日,好不好? ——他说,是你先对我这么好的,我不信命,却信你,我踽踽独行至今,得见天光,宁死也不会放手。 * 少年夫妻,患难与共,生死不弃,无论海上浮沉,波诡云谲,总有我给你的一个家。 * 一事能狂便少年,赤子之心永炙热。 一群少年少女的海上热血历险记,并肩作战,揭开几百年前波诡云谲的王朝秘密。 * 每天中午12点准时更新!

吾玉·连载中·66.2万字

美人羸弱不可欺

第一次见面,杜清檀被退婚,暴跳如雷,恶狠狠挥出一记左勾拳,然后弱鸡身体配不上,晕了……独孤不求帮忙叫了个医,报酬是《五种左勾拳的使用方法》。 第二次见面,杜清檀去退婚,楚楚可怜,一言不合就吐血,顺顺利利挣了百两金,独孤不求见者有份抽走五两金。 第三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债,悲愤欲绝,哭兮兮拿出一份“祖传食疗秘方”偿债务,独孤不求急公好义带头捐款做保镖,顺便带走了《散打鞭腿之要领》。 第四次见面,杜清檀被逼婚,凶悍绝情,硬生生把男方逼得无地自容、只求速死以谢天下,独孤不求两眼放光毛遂自荐想做入幕之宾。 第五次见面,杜清檀做了官,端庄温婉,以食医人,名动天下,只是得了失忆症,忘了故人,独孤不求弱小无助地爆了杜女官的假面具。

意千重·完结·93.8万字

重生后,白月光太子妃她黑化了

新书:上恋综后,假千金闪婚千亿继承人已发书,欢迎收藏 嫁给太子九年,李樱宁和顾长渊两看相厌,最终李樱宁在形容枯槁中死去。 重生后,她发现自己还是怀了顾长渊的孩子。 一次意外导致太子受伤,太医诊断于子嗣有碍,满朝皆惊,太子之位摇摇欲坠。 李樱宁得知后,发誓绝对不让顾长渊知道他还有个儿子。 ** 顾辞重生成了半岁婴儿。 醒来后他想做的第一件事,要让太子爹知道,他是他亲儿子。 第二件事,他想让娘亲和太子爹爹解除误会,不再相互折磨。 可谁知,太子亲爹却拉着娘亲的手说:“孤不能有子嗣了。只要你嫁给孤,孤愿意把这小子当成亲儿子。” 顾辞:“??” 一觉醒来,他变成野种了吗?

公孙小月·完结·152万字

渣男成亲当天,我躺平当他嫂嫂

刚退亲,顾夕颜又被秦王缠上了。 秦王瞧不起顾夕颜,却馋她的身子,打算纳她为妾。 顾夕颜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给前任当妾?笑话,搞钱它不香吗? 不想桃花朵朵开,永成侯二公子、齐安伯三公子皆钟情于她。 【腿长】【臀翘】且【颜值逆天】的周暮更是简单粗暴,直接上门求娶。 * 秦王成亲当天,顾夕颜也风光大嫁。 这天秦王府宾客门可罗雀,全城权贵都去了周府吃喜酒,皇帝也纡尊降贵,为周暮和顾夕颜主持婚礼。 众人方知,周暮是皇帝养在民间的嫡长子。 后来,周暮成为帝王,顾夕颜靠躺平就当了皇后。 * 周暮此人风华绝代,世无其二,引得全城少女芳心暗许,偏他不解风情,不懂情为何物。 重生归来的顾夕颜却知周暮是不婚主义者,从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 谁知她和齐安伯三公子相约那日,素来清贵自持的男人突然当街发狂,把她拖进马车,红眼求娶:“姑娘清誉被我毁了,只能嫁我!” 【重生,架空,双C,甜宠】

一千万·完结·127万字

惊爆!她带着缩小版大佬杀回来了

上一世,姐姐订婚宴上被人设计,顾瓷一刀送渣男进医院,她被判五年牢狱之灾,失去所有。 一觉醒来,她又回到订婚宴上,她将计就计时,一道稚嫩的声音传来。 “妈妈?” 她的宝贝儿子竟然穿越而来,十八岁的她无痛当妈,亲生的。 顾子遇问,“妈妈,我的爸爸到底是谁?” 顾瓷沉默良久,“实不相瞒,宝宝,你有个爸爸,他既是全球首富,也是世界冠军。” 顾子遇一脸懵懂,顾瓷说,“都是亲生的!”

安知晓·完结·173万字

重生可以撤回吗

钟少虞是修仙界难得一遇的奇才,也是修仙界鲜有的好人缘。 大师兄,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白月光,对钟少虞一见钟情:“等天下无恶妖,我就娶你。” 小师弟,顽劣的很,怼天怼地怼空气,唯独对钟少虞言听计从:“我得回家问我师姐。” 就连隔壁山上的小师妹,都把钟少虞当成偶像一样供着:“钟少虞用的是这个颜色的剑穗,所以我也要用。” 后来……这些哄着围着她转的人联手把她挫骨扬灰了。 再后来,钟少虞没想到自己会再活过来,但是她睁眼遇见的不是那些把她挫骨扬灰的旧人,而是她曾经活着誓死要除去却没能除掉的大敌姜予。 那个时候的姜予,她都不是对手,这个时候的姜予,已经强到整个修仙界绕而远之。 钟少虞看着随随便便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的姜予,险些哭出声来:嗷呜~重生可以撤回吗?

叶非夜·连载中·14.7万字

长公主娇养了美强惨质子后

“既生天家,如不能执刀斩鹿,就要砧上待宰。” 她是南朝最尊贵的长公主,以扶光为名,意扶光之光,日华也,睥睨众生。 后来她遇到了,那个从北朝来的质子—— 姬如玄!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疯批。 他们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南国公主,一个卑微如泥的北朝质子,命运注定,永无交汇。 怎料一夜之间,风雨骤来, 混身是血的北朝质子,以血肉铺途,尸骨载道向她走来,跪在她的面前: “长公主,是要做与臣共享山河,此生独一的皇后?” “还是君临天下,生杀予夺的至尊女帝?” “如果都不愿,就做我的妻,我把命给你,余生都依你。” “你,永远是我的云上日,扶桑光。” “臣,永远是您的裙下之臣。” …… 姬如玄被送到南朝做质子那天,见到了一抹光。 她叫姜扶光。 她高高在上对他说:“常言道,狗仗人势,既是丧家之狗,便也无势可依!” 后来他对她说:“养狗吗?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狗,可奶可狼,会看家、会打架、会咬人、会护主,会暖床,讨主人欢心,且忠心主人,永远不会背叛。” 来南朝之前,姬如玄对属下说:“去南朝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杀姜扶光。” 后来属下看到,主上将南朝长公主按在怀里亲,嘶声哄她:“乖,叫一声君玄哥哥,命都给你。”

犹似·连载中·115万字

客户端电脑版

版权所有:上海玄霆娱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008658号